品茅台看小說

早上,趁著林浩峰來的時候,韓楉樰將這個消息告訴了他,然後讓他和自己一起去找村長韓大林買地。

「楉樰,你要蓋新房子啊!」

林浩峰有些驚訝,聲音難免就大了一些,這時候,容初璟和青墨,正在院子裡帶著韓小貝和韓浩興一起練武,聽到他的聲音,都停了下來,看向韓楉樰。

除了韓小貝以外,其他人都還不知道韓楉樰想要蓋一間大房子的事情,所以看向她的眼神,都有些疑惑,要知道這蓋新房子,可不是一件小事啊。

「嗯,我覺得現在的房子有些太小了,所以想蓋一間大一點的,現在就是想要去找村長,看看能不能買到一塊合適的地來新修。」

趁著他們都注意著自己,韓楉樰一次性的就將這個消息說了出來。

已經從驚訝中回過神來的林浩峰,就韓楉樰是真的有這樣的打算,不是開玩笑的,也就沒有再說讓她再考慮之類的話。

「嗯,好,既然楉樰你已經決定了,那我就和你一起去找村長吧。」

林浩峰一向是不會拒絕韓楉樰的提議的,而對於容初璟他們來說,修新房子沒什麼不好,於是就又各做各的去了。

她和林浩峰一起去找了村長說明了來意,對於韓楉樰想要買地蓋房子,自從經歷了她買荒地種果樹之後,已經沒有什麼值得驚訝了的。

而且韓大林也知道韓楉樰現在想要蓋一間房子,是很簡單的一件事情,於是直接問了她想要蓋在哪裡,大概想要蓋個多大的。

「我想蓋一間四進的房子,至於地方的話,沒有什麼特別的,村長大叔你看看哪裡有合適的就行。」

饒是知道韓楉樰一出手,就是大手筆,韓大林還是震驚了一下,四進的大房子,這在他們村裡可是獨一份啊。

就連林浩峰都有些吃驚,他知道韓楉樰想換一間大房子,可沒想到她會蓋一間這麼大的。

「楉樰丫頭,你可想好了,這四進的房子,就你和小貝,會不會太大了。」

韓大林是怕韓楉樰不知道,只是隨便想想的,所以想著勸勸她,免得她破費了一場。

韓楉樰也知道韓大林是為了她好,所以並不在意他說的話,她當然知道四進的房子有多大,不過她有自己的用處,所有堅持。

見韓楉樰注意已定,自己也勸不了,韓大林就想了一下,看看村裡哪裡有這樣大的一塊的拿來蓋四進的大房子。

「對了楉樰,就在你的果林不遠處,還有一片差不多十畝的地,正好用了給你蓋房子,你看怎麼樣?」

這對韓楉樰來說,還真是一個好消息,,而且十畝也不小了,有差不多七千平米了,除了蓋屋子,還能帶上一個大院子了,於是她當機立斷的就將這塊地給買了下來。

「楉樰,你這該新房子,應該要請不少的人幫忙吧,你都請好了嗎?」

說起這個,韓楉樰還真是沒有,不過現在也不是農忙的時候,應該有不少的青壯勞動力在家吧。

「這個啊,還真的得要村長大叔你幫忙了,不如你幫我請吧,至於伙食,就和上次開墾荒地一樣,工錢的話,每天二十五文,不過這次不要女子了。」

上次墾荒是男女都要,不過這次蓋房子,添磚搬瓦,還要抬樹的,都是體力活,女子肯定做不下來。

不過即使只這樣,韓大林都已經很高興了,覺得這是韓楉樰發達了也不忘記韓家村的人,創造這樣的機會,讓他們多掙一點錢,連忙答應了下來。

「楉樰,你就放心吧,我保證明天之前,就把人給你找好了。」

沒想到事情如此順利,和村長談妥了這些事情,韓楉樰拿著買好的地契,和林浩峰一起高興的回家了。 接下來的時間,方逸天還是沒有蘇醒,眼看著他已經是昏迷了將近一個月,所有人都看在眼裡急在心頭。

這些天也是發生了不少事,而方逸天受傷昏迷的消息不經意間已經是讓林淺雪所在的華天集團中不少人知道,最先知道的是唐怡紅。

那也是唐怡紅跟隨著林淺雪外出辦事的時候,中途林淺雪去醫院看望方逸天,唐怡紅也跟著過去,便是知道了方逸天受傷的消息。

隨後,夏冰也知道了此事。

說起來也是玄妙,夏冰此前與唐怡紅兩個女人本身有點間隙,但這段時間由於公司的業務問題,她們頻繁來往,而接觸攀談之下卻也是漸漸地冰釋前嫌,成為了比較要好的朋友。

唐怡紅知道方逸天受傷之事後自然是告訴了夏冰,夏冰得知這個消息之後直接不顧一切的驅車去了醫院,在病房中藍雪、林淺雪她們一個個女人詫異的目光之下,直接撲到了方逸天的身上失聲痛哭著。

至此,藍雪她們便是知道這夏冰又是方逸天的又一個女人。

面對這個結果,藍雪她們心中雖說幽怨但看著仍躺著不動的方逸天卻也是怎麼也恨不起來,只能是默默地接受著這樣的事實。

而這段時間中,銀狐與幽靈刺客這兩個女人也回到了天海市。

她們兩人此前分別離開天海市,銀狐調集了國際殺手聯盟的勢力,幽靈刺客則是調集了刺客聯盟的勢力,兩股勢力聯合在一起,在北美、南美這幾大洲中輾轉著,查找出一個個黑十字組織的殘餘分子之後全都格殺無赦!

而黑十字組織在克羅埃西亞一個秘密小島上的總部更是直接被摧毀,而經過了將近大半個月的追殺,黑十字組織這股曾經在暗黑世界中佔據著一席之地的勢力徹底的被摧毀,這裡面冰玫瑰也是提供了極大的幫助。

若非有冰玫瑰的幫助,那麼銀狐她們也不知道黑十字組織的總部位於何處,更無法將一個個黑十字組織的殘餘分子都揪出來殺死。

將黑十字組織的殘餘分子都追殺完畢之後,銀狐著手的便是漸漸地掌管了國際殺手聯盟的絕對權力,這個過程中幽靈刺客也起到了威懾幫忙的作用,畢竟在幽靈刺客的聯手之下,安東尼奧根本不敢耍什麼花招。

特別是安東尼奧得知戰狼憑著一己之力轟殺了黑暗散播者以及亞特伍德、七名黑袍武士后早已經是嚇破了膽,巴不得趁早的將他手中掌握著的國際殺手聯盟的權力移交到銀狐的手中,以便讓他可以跟他的妻子、孩子頤養天年,不想再捲入暗黑世界的爭鬥中。

國際殺手聯盟中的其他高層到下面的眾多殺手,對於銀狐的掌權也是沒有什麼異議,銀狐本身就是國際殺手聯盟中的第一殺手,而這段時間她聯合著幽靈刺客大肆的追殺著一個個黑十字組織的殘餘勢力,也是深得國際殺手聯盟旗下的殺手的崇拜。

畢竟國際殺手聯盟的殺手已經是認定聯盟長之死與黑十字組織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這時候銀狐挺身而出徹底的將黑十字組織從暗黑世界中除名,自然是博得了他們的崇拜。

再說銀狐後面還有著安東尼奧這個原本掌控最大權力的高層人物扶持,因此整個權力交接過程倒也是很順利。

但憑著銀狐的本性,她也是懶得去親自管理國際殺手聯盟的勢力,所以仍是把安東尼奧留在了國際殺手聯盟中代為管理,當然,這當中銀狐也是讓安東尼奧的妻子孩子跟他團聚在了一起。

如今銀狐已經是擁有了絕對的實權,安東尼奧在國際殺手聯盟形同傀儡,自然是折騰不出什麼浪花。

這些事情忙完之後銀狐與幽靈刺客再度回到了天海市。

回來之後看著方逸天仍未醒過來,她們心中也是萬分著急。這當中幽靈刺客對藍雪她們本來是有點間隙的,總覺得方逸天若不是為了去救藍雪她們那麼也不會受傷,也不會昏迷至今。

但轉念想著這樣的事情若是落在自己身上那麼方逸天也是會做出同樣的選擇,想著幽靈刺客心中倒也是釋然,而通過慢慢與藍雪她們的接觸,她也是被藍雪她們的大度與包容所感動。

藍雪她們對銀狐還比較熟悉,對幽靈刺客則是第一次見到,不過漸漸地接觸談話中倒也是知道幽靈刺客是個驕傲而又自強的美麗女人,通過談話,藍雪她們更是知道了方逸天在海外行動時的種種事迹。

藍雪她們聽著自然是感到驚心動魄,特別是聽到方逸天在聯盟長那片島嶼中曾身中陰煞之毒,性命攸關,最後是銀狐毅然的獻身相救的時候。藍雪她們還真的是嚇出了一身冷汗。

藍雪她們一個個女人也明白了,若非是銀狐那麼方逸天早就回不來了,念及此處,藍雪她們對銀狐與幽靈刺客這兩個在暗黑世界中冷血而又強大的女人倒也是心存感激,彼此的關係自然是更進一步,都接受了彼此的存在。

…………

這一天。

藍雪、林淺雪、慕容晚晴、雲夢、蕭怡她們一個個都雲集在了醫院中,藍老爺子、慕容老爺子以及方烈也都趕了過來。

連續七天來,幾乎是全國範圍內的頂尖腦科專家組成了一個醫療組,正對著方逸天進行腦部的觀察醫治。

從身體內外來看,方逸天基本已經是都痊癒了,但是還沒蘇醒,因此問題自然是出現在了腦部上。

而今天更是最終結果定論的一天,方逸天能否醒過來,或者說是什麼原因讓方逸天一直處在深度昏迷中,今天將會揭曉。

所以,現場中一個個人臉色都充滿了希冀與著急,都在默默地等待著那最終結果的宣判。 「娘親,乾爹,你們回來了!怎麼樣該新房子的事情把安好了嗎?」

一看到韓楉樰和林浩峰迴來,韓小貝就高興的跑過來,詢問著他心心念念的想要蓋新房子的事情。

韓楉樰見韓小貝這樣上心,就笑著和他說了一下已經買好了地,要在哪裡蓋房子的事情。

「就在離我們的果林不遠的地方,以後等水果成熟的時候,我們就回來住一段時間,還可以吃新鮮的水果。」

聽到新房子,就蓋在果林的旁邊,韓小貝很是開心,然後就跑去和已經回家的韓浩興說這個好消息去了,韓楉樰也沒有攔他。

到了第二天,果然如韓大林所說,他已經找好了來幫韓楉樰蓋房子的工人,都是韓家村賦閑在家的長工和農民,大概有三四十個的樣子,就連村長的兒子,韓志新也來了。

韓楉樰給他們登記了一下名字,然後把每天的工錢和一些其他的事情給他們交代了一下,就帶著他們到了昨天買下來的那塊地里。

二缺女青 把範圍劃出來,就讓他們開始了,林浩峰也沒有去果林,打算先幫著韓楉樰把新房子給蓋好在說,於是也和這些工人一起。

趁著這兩天,正是打地基的時候,韓楉樰將自己想要修建的房子的樣式畫了一個大概的出來,結果正畫的差不多的時候,被容初璟給看見了。

「楉樰,你這個是倉庫嗎,怎麼修這麼大一間倉庫?」

因為這個時代的房子,差不多都是對稱的,所以容初璟一看韓楉樰畫的圖樣,就看出其中一間房,明顯的比其他的房間大,差不多是與它對稱的那間房的兩倍大。

「嗯,我這果林,以後也能有收成了,再加上劉家村的那些,應該有不少,先蓋間倉庫放著,而且我還有藥材,總是有用的。」

韓楉樰本來也想修一座比較現代的房子,看起來也美觀,可是一來這些長工並沒有什麼經驗,二來,太過特殊扎眼,也不好,所以就放棄了,只把倉庫修的打了一些。

「楉樰,不如我也去幫你修房子吧?」

突然,容初璟來了這麼一句,讓韓楉樰不解的看向他,眯了眯眼睛,然後搖了搖頭。

「就你,還是算了吧,你就好好待在這裡,就好了。」

韓楉樰實在想象不出,像容初璟這樣一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天皇貴胄,去搬磚抬木頭的幫自己修房子是個什麼樣子。

「你不相信我!」

聽到韓楉樰拒絕了自己,容初璟有些失望,其實一開始,他也並沒有想過,要去幫忙修房子的。

可是看到林浩峰和青墨都去了,而且每天回來的時候,韓楉樰都對他們噓寒問暖,親自下廚給他們做好吃的,還親自給他們倒水。

容初璟沒見一次,就嫉妒一次,心裡也不舒服一次,而且這是韓楉樰母子的房子,他也理應出一份力,這才想親自動手,給他們一個真正的家。

「楉樰,你相信我,我真的可以的,而且,就算沒修過,我也住過,我知道怎麼樣,可以讓這個方子變得冬暖夏涼。」

容初璟這個說的倒是真的,比如如何在屋子裡修地龍,讓冬天的時候,整個屋子都是暖和的,又或是怎樣讓夏天的時候,整個屋子變得涼爽,他都是知道的。

而這些韓楉樰並不清楚,畢竟在現代的時候,已經有空調這樣的發明了,而且這鄉下的長工也沒有修這樣的房子的經驗,這需要一筆不少的錢,在這樣的地方,沒幾個人修得起。

聽了容初璟的話,韓楉樰也有些心動,而且看他也是一副,不到黃河心不死的樣子,也就懶得再管他了。

「既然你想去,那就去吧,不過我可說好了,你去要是傷了,碰了的,我可不會給你負責任的啊,到時候可別賴上我。」

見韓楉樰鬆了口,容初璟也就高興起來,他是真的很想他們母子倆能住在自己動過手,給他們建造的,更舒服的房子里。

「楉樰,你放心吧,我知道你關心我,我一定會小心,不會讓自己受傷的。」

聽到容初璟這樣無恥的話,韓楉樰有些氣結,她什麼時候關心他了,對於他這樣斷章取義的行為,直接無視了,既然他要幫忙,就直接把手上的圖紙給了他。

容初璟接過韓楉樰的圖紙,輕輕的笑了笑,她的圖紙不是用毛筆畫的,而是她自己做的硬筆蘸著墨水畫的,她還不習慣用毛筆畫東西。

仔細的看了下韓楉樰畫的房子示意圖,容初璟重新取了一張紙,然後拿起毛筆,在她原有的基礎上增添刪改,把自己認為需要的東西畫上去。

不過一個時辰的時間,容初璟就把一副新畫好的房子示意圖完成了,然後擱下毛筆,等墨水幹了一些之後,讓韓楉樰過來看看。

「楉樰,你看看這樣可以嗎?還有沒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若是有,你告訴我,我在改改。」

容初璟畫畫的時候,韓楉樰就在一旁靜靜的看著,看著這個男人,下筆有神,利落流暢,雖然不是真容,但是身姿挺拔,看得她都微微的失了神。

不過好在,在容初璟放下毛筆的時候,韓楉樰就已經回過神來了,聽到他的話,慢慢的走了過去,同時也暗自慶幸,還好沒有被他發現,不然的話,還指不定怎麼笑話自己呢。

韓楉樰走到容初璟畫好的示意圖旁邊,仔細的看了一下,整體上和自己的還是差不多,不過細節上更完善了一些。

尤其是帶院子的地方,和怎麼樣能在不破壞整體的情況下,給屋子弄上地龍,這些都處理的很好,韓楉樰也不得不承認,她很滿意。

「嗯,這樣就挺好的,我沒有什麼地方要改動了的,就按照你的圖紙修吧。」

見韓楉樰肯定了自己的方案,容初璟別提有多高興了,連著兩日,林浩峰和韓楉樰接近帶來的鬱悶都消散了不少,越發覺得自己親自動手幫他們母子蓋新房子的主意很好。

同時也更加堅定了自己一定要給韓楉樰他們,蓋一間大房子的想法,說做就做,第二天容初璟就和青墨一起,加入了蓋房子的大軍之中。

因為鄭氏在益生堂,沒有回來,而春香嫂子,和小敏的娘親張氏,要忙著葯田的事情,所以這次做飯的,就只有韓楉樰和菊香嫂子兩個人。

「菊香嫂子,這次又麻煩你了。」

菊香嫂子也是在韓楉樰蓋房子的第二天,才過來的,知道只有她一個人,就每天來幫忙。

也是多虧了菊香嫂子,不然的話,韓楉樰覺得自己一個人,準備那麼多人的飯菜,肯定是忙不過來的,而且食材什麼的也不太夠。

每天都是讓馬車到郁林鎮去買的,正好也去把小敏給接了回來,雖然小一些,但是也能幫韓楉樰做不少的事情。

「楉樰,跟嫂子還這麼客氣,這兩年,你不知幫了我們多少的忙。」

菊香嫂子一邊切菜,一邊和韓楉樰說著話,雖然現在時間還早,但是吃飯的人多,花的時間也多,而且做好之後,還要給他們送到修房子的那裡去。

「王叔叔,乾爹,青墨哥哥,你們回來了啊。」

傍晚的時候,容初璟和青墨,還有林浩峰,都一起回來了,正好趕上了吃晚飯的時候,這次是韓楉樰親自做的晚飯。

因為工人都是韓家村的人,所以韓楉樰只包了他們一頓午飯,不過這頓午飯卻也是十足的下了功夫,有葷有素,還有湯,這樣一來他們也沒有意見,她也能輕鬆一些。

「你們回來了,累了吧,飯菜已經好了,快去洗手吃飯吧。」

聽到韓小貝的聲音,韓楉樰從廚房出來,就看到三個男人,從院子里走了進來,然後招呼著他們。

容初璟他們聽了韓楉樰的話,也就沒有說什麼,一起到井邊打了水上來,洗個臉和手,然後就進去和他們一起吃飯。

「王景,你今天感覺怎麼樣?」

容初璟今天畢竟是第一天去工地,而且以前肯定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所以韓楉樰理所當然的問了一下他的情況。

雖然有一身的武功內力,但是這樣勞累的一天,而且是做自己從來沒有做過的事情的容初璟,確實是感覺到有些疲憊。

但是聽到韓楉樰的問話,容初璟自動把它理解為她對自己的關心,突然感覺,好像連身上的疲倦都消失了一樣,連心裡都是暖暖的,不自覺的揚起了一絲笑意。

「放心吧楉樰,我不累的,而且我一定會給你蓋一座最舒適的房子的!」

誰問他這個了,韓楉樰有些無語,不過想到他們今天都工作了一天了,也就不再多說,直接開飯。

晚上的時候,趁著韓楉樰他們都睡下了,洗邑趁著夜色,到了容初璟的房間了。

「你來做什麼,是楉樰有事嗎?」

容初璟本來也已經快要睡著了,不過他一向警覺,在洗邑進來的一瞬間,就發現了,然後做了起來,借著朦朧的月色,緊緊地盯著他。

「王妃無事,王爺不要擔心,屬下打擾了王爺的休息,還請王爺恕罪。」

知道容初璟最擔心什麼,洗邑趕緊說了出來,然後態度恭敬的向她請罪。

果然,聽到韓楉樰沒有什麼事情發生,容初璟那緊張的心,也放鬆了下來,整個人又變得慵懶起來,然後略帶不悅的看著洗邑。

「既然王妃無事,你不好好在她身邊保護,到本王這裡來做什麼?」

洗邑聽到這話,稍微沉默了一下,才再次開口。

「王爺,你千金之軀,怎麼能和那些平頭百姓一樣,在烈日之下,做著搬磚挖土的事情呢,不如這些,就讓屬下來吧,王爺你就不要去了。」

洗邑實在是想不明白,為何容初璟要親自做這樣的事情,就算是為了韓楉樰,可是他貴為王爺,想要蓋一座房子,還不是一句話的事情。 醫院中藍老爺子、慕容老爺子、藍雪、慕容晚晴、林淺雪她們一個個都在焦急不安的等待著,等著那最後的結果。

小刀、劉猛、張老闆、嚴明他們幾個兄弟也是站在一邊,臉上帶著急切之意,也是在焦急的等待著醫生的最後定論,在他們看來,方逸天肯定沒事,肯定能蘇醒過來。

可是,這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方逸天還躺著不動,也是讓他們漸漸地感到不安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