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保鏢看向封景。

封景顫抖著手,指著雪薇,想要說話。

但毒藥彷彿刀子一樣,剜割著他的內臟,加上啞葯的作用,根本說不出來一個字。

雪薇抓住了封景的手,深情的落淚道:「親愛的,你不用說,我都知道。你想讓我陪著你去醫院。你放心,我一定對你不離不棄。」

話說完,朝著保鏢嘶吼,「你們還愣著幹嘛?趕緊備車!是不是非要等到,封先生死了,你們才肯行動?」

保鏢哪裡敢再耽誤,趕忙去找車。雪薇抱住渾身是血的封景,眼裡簌簌的吊著淚水,嘴裡卻低聲呢喃道:「看到沒?我的演的戲多好?封景,一直以來,我都在你跟前演戲,你沒發現過吧?另外,我跟你說,你是Yang痿了,這輩子都廢了

。既然做不成男人,你還活著做什麼呢?去死好了。」

封景氣的翻白眼。

雪薇保持著深情的模樣。

沒多會兒,車子備好。

一名保鏢走上前,幫雪薇攙扶封景,朝著外面走。

經過客廳門口時,封景積攢出了力道,猛地把雪薇推開。雪薇沒站穩,一個踉蹌,差點跌倒在地上。

保鏢詫異的看向她。

雪薇眼裡閃過一剎那的惱怒。

這該死的封景,都到這個時候了,還敢算計她!

她忍他最後這點時間!

雪薇情緒轉變的很快,快到讓人根本察覺不到。迎上保鏢打量的眼神,雪薇假裝楚楚可憐道,「對不起,我走的太急了,沒站穩腳步。」

保鏢頓時對雪薇生出了同情。

看來,這個女人也是有情有義之人。

在封先生被人下毒的時候,表現的這麼失態,蓋因她對封先生情根深種呀。

雪薇重新走到了封景的身邊,抓住他一隻胳膊,牢牢地抱住了他的腰肢。

酒名千愁醉 這次,封景無論如何,都不能把她推開了。

……

上了車,雪薇坐在後車座,抱著吐血不止的封景。兩名保鏢坐在前面,全力行駛向醫院。

雪薇在兩人觀察不到的地方,將手攥成拳頭,用力的按壓向了封景的胃部。

一股針扎似的疼痛,瞬間襲來。

封景承受不住,額頭上大汗淋淋。

雪薇低聲在他耳畔輕喃,「敢推開我,封景,你是不是想最後的生命里,也痛不欲生?」

封景大口大口的呼氣,不回答她的話。

籃壇狂鋒之上帝之子 雪薇漫不經心道,「好,我成全你。」

話說完,她的手再次按壓向了他的胃部。

封景疼的身體綳直,嘴角血流如注。

雪薇抱著他,其淚漣漣:「親愛的,你支撐柱,很快就到醫院了。你一定不能撇下我。沒有你,我活不下去。」

跟她說的話相反的是,她此刻狠毒到了極點的動作。

……

終於抵達了醫院。保鏢抱著封景,急匆匆的行駛向了急救室。醫生要替封景做檢查,雪薇紅著眼睛,對兩名保鏢說,「剛才吃晚餐的時候,封景跟我說,要給他爸爸打電話。未免老爺子擔心,我給他發條信息,告訴他這邊暫

時平安。你們幫我好好地看著封景,千萬別讓他出事。」

保鏢忙不迭的點頭。

現在封景成了這樣,封家那邊肯定要給一個交代。

雪薇肯主動出面,包攬下這件事,那再好不過。

保鏢守著封景。

雪薇站在走廊口,掏出封景的手機,找到銀行App,開始轉賬。

她跟封景在一起的時間,偷偷地觀察過,他網銀的密碼。

之前一直按捺著沒動,是不想打草驚蛇。

想現在要一拍兩散了,自然要榨取封景最後的價值了。

看到銀行提示,已經轉賬成功。

雪薇又把封景的海外賬戶里所有的錢,都轉移到了自己的名下。

做好這一切,她隨手把封景的手機丟到了垃圾桶里。

瞥了一眼那兩個保鏢,見沒人注意自己,趕緊閃身走向了電梯。

幾乎在眨眼之間,雪薇消失在了人群里。

兩名保鏢等了一會兒,見雪薇沒有回來,有些焦急的出來找她。

但走廊里根本沒有雪薇這個人。他們以為她去交手術費了,可是,沒多會兒,護士走過來,讓他們把手術費付清,兩人這才意識到事情的不妙! 想去抓捕雪薇,封景這邊又離不開人,無奈之下,兩名保鏢給住宅那邊打電話,讓他們去找雪薇。

兩個小時后——

醫生竭力搶救,還是沒能挽救封景的性命。

手術室的幾台儀器,波動的曲線拉成了直線,發出刺耳的尖叫聲。

醫生走到門口,對兩名保鏢說:「抱歉,我們已經盡最大的努力了,你們聯繫家裡人,為他準備後事吧。」

保鏢互相看了一眼,神情流露出驚恐。

封景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死了。

他們怎麼跟封家交代?

而就在保鏢們一籌莫展時,從醫院逃跑的雪薇,混進了大巴,馬不停蹄的趕到了臨市。之後,又跟她收買的人聯繫上,把雪陽接了回來,坐上了前往巴西的游輪……

……

封景死的噩耗在第二天傳到了帝都。

保鏢們不敢說是雪薇把封景毒死,且讓雪薇跑掉了,便把毒死封景的事情,推到了慕家的身上。

這麼一來,封家的人至少又發泄的對象,不至於把怒火都撒在他們身上。

再說了,當時封景死的突然,誰都沒留意到究竟誰是兇手。

他們認定是雪薇做的,也只是猜測罷了。

既然無法確定,那說是慕家的人做的,也無可厚非。

封太太聽到兒子死訊的那一刻,暈厥了過去。

封父氣的捶桌子。

這慕家真是欺人太甚,封景犯了錯誤,他們懲罰是應該的,可至於把孩子弄死嗎?

他們家已經決定,要把封景送進監獄里,待個十年、二十年呀!

這哪怕放在普通人身上,都夠贖罪的了。

更別說他們封家的兒子了!

封父心裡對慕家惱恨到了極點,但心知單憑封家的實力,要和慕家對抗,遠遠不行。

因此,他也沒向慕家發難。

而是默默地把封景的屍體,領會了封家,擇吉日下葬。

……

慕洛琛得知封景的死訊,是宮瀚告訴他的。有了雪薇詐死一事,慕洛琛對死訊這種東西,有點不怎麼相信,問宮瀚:「你親眼看到封景的屍體了?確定他死了嗎?」

如果沒死,他不介意讓封景再死一次!

「親眼看到的,躺在冰棺里呢。全身都凍得結冰了,哪個大活人能經受得了那麼低的溫度?要不,我給你把冰棺撬開,往他心臟上補一刀?」

「挺好的,你給我補一刀,我讓你一個合作項目。」慕洛琛認真的說。

宮瀚:「……」

這位到底有多恨封景,死了還得折磨一下?

「我開玩笑的,你別當真。」

「我沒開玩笑。本來,封景死了,我也不會饒了他。打算拉出來鞭屍。既然,封景已經把屍體拉回去了,我就不跟他們搶了。你告訴封家一聲,想跟我慕洛琛算賬,我隨時奉陪!」

慕洛琛霸氣的把話丟下,結束了通話。

宮瀚拿著手機,無奈的搖頭。

也只有慕洛琛敢這麼說了。

宮瀚自然沒把慕洛琛的話,轉達到封家那邊。

因為他擔心,自己真的說了,封家的人能立刻把他掃地出門。

……

慕洛琛又探查了下雪薇的下落,但雪薇這個人似乎再次消失了,不管是A市,還是封景臨時躲避的臨海市,都找不到她的蹤跡了。

估摸著她是躲起來了,慕洛琛繼續派人調查她的消息。

這個女人不除,他永遠無法踏實。

……

妞妞在醫院裡休息了大概兩周時間,身體漸漸地恢復了過來。可這期間,喬崢一次都沒有來看過她,偶爾聯繫也只是打電話。

妞妞表達了,自己想見喬崢的意願。

喬崢哄她,「我跟爺爺奶奶回帝都了,要過幾個月,才能回來A市。清歡,你耐心的等等我,好嗎?」

「你怎麼要去那麼久呀?我們過幾天就要開學了。」妞妞不願意回米國,但為了喬崢的學業,她也得回去。「清歡……」喬崢頓了片刻,說:「我不怎麼想去米國那邊了。爺爺這次生病,給了我很大的感觸,最寶貴的還是家裡的人。爺爺、奶奶的年級都大了,如果我不陪在他們身邊,很有可能臨死之前,都無法見

一面。」

「所以呢?」

「我想把學籍轉回國內,在清大讀書。」喬崢鼓足了勇氣,說出了這句話。

原以為妞妞會很生他的氣。

因為,自己這個決定,相當於把她撇下了。

可沒想到,電話這頭,妞妞聽到他的話,平靜的說:「你真的想好了嗎?不去米國了?」

「嗯,想好了。」

「那不去就不去吧,剛好我也不想過去。」妞妞道,「不過,咱們倆也不能幾個月才見面吧?現在科技那麼發達,不是可以視頻嗎?阿崢,你跟我視頻,我想看看你呢。」

「……」喬崢語塞,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清歡。

他說要回國內讀書,要幾個月才能跟她見面,為的就是不讓她知道,自己的眼睛受傷了。

可是,再拒絕妞妞的懇求,她會傷心吧?

他捨不得她傷心、掉眼淚。

喬崢思來想去,都沒找到很好的解決辦法。

「阿崢?你怎麼了?不方便說話嗎?」妞妞等不到他的回答,善解人意的問。

「嗯,我在陪著爺爺呢。他找我有事。」

「這樣……那你先陪著爺爺吧。等你有空的時候,記得跟我視頻,知不知道?」妞妞再三的叮囑他。

喬崢應聲:「好。」

結束了通話,妞妞抱著手機,獃獃的坐在床邊,望著外面的窗戶發愣。

真的好想馬上見到喬崢。

她想跟他說,自己被騙去他們家,又被人綁架的事情呢。

可是,看他為了爺爺的事情,忙前忙后,又不忍心他為了自己的事情煩心。

算了……

還是等以後,想好怎麼跟他提起此事,再說吧。

慕洛琛站在病房門口,聽到妞妞全部的講話內容,暗暗地嘆了聲氣,而後沒有進病房,轉身去了喬崢那邊。

……

喬崢坐在床頭,手指摩挲著手機屏幕,神情複雜。

自己該怎麼跟清歡解釋,眼睛的事情?

說是意外弄傷的,她肯定不相信。

可若是告知了事情,只怕她這輩子都要內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