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葉飛在聽完之後,臉上露出思索之色,沉默了半響后,隨即望向前方之人輕輕搖了搖頭。 「這件事,晚輩需要考慮一下。」

葉飛抬頭望向前方之人,此刻低聲開口道。

靈冢之地,多半也是一處須彌空間,裡面有什麼東西,葉飛無法確定,但眼前之人所言,很多東西都沒有說清楚。

靈獸之強,不言而喻,若真的有百隻之多,那又是什麼力量,才能將其一舉殲滅?

無論是什麼,這股力量,現在的葉飛還不想遇到。

「等等……你若能夠將本能弟子,安全帶出靈冢,老夫助你界脈之力大成!」胡金此刻站起身來,臉上的表情露出了嚴肅之色。

這無疑是他拋出的最後籌碼。

葉飛面色一怔,原本想要離去的心,此刻也是少有頓住。

「除雷界之外,葉某還有兩道界脈之力,你如何幫我?」葉飛神情認真,望向前方之人開口道。

界脈之力大成,他若是能夠擁有三道界脈真身,其本身的戰力,無疑會暴漲數倍不止。

通神境的天劫,葉飛實際上,已經無法壓制太久,如今對於實力的提升,那可謂是迫在眉睫之事,容不得他有半點懈怠。

木屋內,胡金見到又得商量,頓時臉上露出笑容。

「小子,你也知道,老夫懂得推衍之道。」

「只需耗費一些靈力,便可推衍出你另外兩道界脈之力,凝聚界脈真身,需要的本源之物,即時老夫親自出山,伴你獲得如何?」

前方的胡金,臉上的笑容不變,此刻緩緩開口說道。

這無疑是一個,讓葉飛無法拒絕的交易,此刻的他確實心動了,三道界脈真身,三界齊出,他可戰劫境二重天的強者。

「此話當真?」葉飛目光一閃,開口確認道。

「絕無虛言,老夫以武道根基起誓,定會信守承諾!」胡金臉上的神情,此刻變得極為凝重。

只見他說完之後,掌中符文凝聚,抬手向著半空打出一道古符文,融入了空氣之中。

這種起誓符文,葉飛自然識得,若是眼前之人,違背諾言必將武道根基受損,哪怕是劫境強者,也不敢隨意這般許諾。

符文一處,如稟天地,天地不可欺。

「成交。」葉飛此刻嘴角泛起淡笑,隨即點頭開口道。

木桌前,胡金聞言,同時哈哈一笑。

說罷,只見他身上氣勢一凝,掌中靈光閃動,有一道符文之力,從指尖涌動而出,瞬間穿透了木屋,飛向靈御門北邊山脈。

只待片刻,整個靈御門內,隨之向其了一陣陣震徹心神的鐘聲。

「咚……咚……咚。」

鐘聲不斷,響徹天地。

整個靈御門內,無論是幾代弟子,此刻都是從修鍊的府邸之內齊齊走出,臉上露出恭謹之色,北方的天空,抬手抱拳恭謹一拜。

「靈冢門鍾,試煉禁地開啟了。」

「快,我等必須離開趕赴北山禁地,這是我靈御門百年一遇的盛事。」

「……」

隨即,眾人踏空而去,向著同一方向聚集。

整個靈御門,隨著鐘聲的響起,隨之轟動起來。

靈御門主峰,此刻半山腰的那處木屋之內,葉飛同樣轉過頭,他的眼中有靈光閃過,靈識之力穿透了眼前的木牆,向著鐘聲向其之地伸延而去。

那裡,無視靈御門北山,原本看上去平平無奇,葉飛之前沒有絲毫的注意。

而此刻,隨著鐘聲的響起,北山前方地面,隨之開始顫動,一個大型的平底練場,此刻從地底深處慢慢向上凸起。

練場之上,已經有靈御門弟子趕到,個個面色恭謹,抬頭望向前方。

隨著他們的目光望去,可見前方半空,原本不起眼的後山叢林,同時如同陷入地底一般,慢慢的消失在了眾人眼前。

取而代之的,是一處視線可見的靈光天幕。

「北山禁地,沒開啟前,一直被老夫的劫境封印籠罩,所以你感知不到。」木屋之內,胡金面露笑容,似乎是看出眼前之人的想法。

「劫境封印么……」

葉飛聞言,低語一聲,隨即微微點頭。

他的實力,畢竟還處於半步通神,距離劫境有著不少的差距,若是不利用璇兒的力量,以及知道禁地準確位置,確實無法提前感知。

「小子,老夫等你的好消息。」胡金說罷,轉頭再次坐到了木桌旁。

葉飛聞言,抬手抱拳,隨即不在多言。

他轉身走出了木屋,抬頭望向北山,淡笑一聲之後,身形踏空而起,在半空之中劃出一道長虹。

靈御門,北山重地。

此刻,那處練場之上,靈御門的弟子,幾乎全部聚集。

門中弟子不少,但這次參與靈冢試煉的,唯有四位二代弟子,顯然正是宮素素等人,他們這四人,此刻站在人群的最前方。

遠處北山,那是靈光天幕。

眾弟子頭頂,可見一個巨大的金色大鐘,泛著淡淡的靈光,不見有人敲擊,但震徹心神的悶響聲,還在不斷地響起。

不多時,半空之中,只見一道人影,站在了金鐘旁。

鐘聲戛然而止,迴音消散之後,整個靈御門,略顯得有些寂靜,下方練場上的眾弟子,此刻也是同時抬頭,向著半空望去。

那來者,正是這一任靈御門門主岳小洪無疑。

「宮素素,范豐,趙二,徐一。「

「二代弟子,四人何在?」

半空之中,岳小洪此刻氣勢不俗,聲音中夾雜著靈識,瞬傳遍了整個練場。

下方練場之內,靈御門的弟子,對於這位門中,似乎都不太感冒,想必之下,他們更多的是以宮素素等人二代弟子為首。

禮貌抬手之後,場內一片寂靜。

練場前,宮素素輕笑一聲,隨即緩步上前,身旁眾人弟子紛紛讓開一條道來。

「門主,既然靈冢已開,你又何必廢話,我等四人已經準備完畢,還得勞煩門主,打開天幕缺口。」宮素素麵色如常,此時低聲開口道。

在她的身後,范豐等人,此刻沒有多言,只是裡面抬手,顯然並沒有將這位失蹤許久的門主放在眼中。

待他們走出靈冢之後,靈御門的門主之位,也該是時候該換人了。

「宮師妹,這次領路人還來此,你稍安勿躁。」半空之中,岳小洪也不動怒,掃了下方之人一眼后,隨之緩緩開口說道。

下方二代弟子聞言,不禁均是面露不屑之色。

遙想往年,靈冢開啟,領路人的實力,最起碼也是通神之列,這一次來的竟然只是個元嬰巔峰武修,而且還是個散戶。

相比之下,宮素素等人,自然不會將葉飛放在眼中。

說罷,後方不遠處,只見一道流光臨近,葉飛的身影,隨之出現在了眾人面前,他的身形穩住,站在了岳小洪的身旁。

「岳兄,靈冢之事,葉某已經知曉。」

「可以開始了。」

葉飛直奔主題,望向眼前之人,淡聲開口道。

「如此甚好……」岳小洪抬手抱拳,隨之不在多言。

話音落下,只見此人掌中靈光一閃,一個金色的項圈,隨之出現在了他的他的掌中。

靈御門,鎮山仙寶,縛獸仙圈。

此寶一現,下方的門中弟子,均是目光一凝,眼中頓時多了幾分崇敬之色。

而宮素素等人,此刻也是同時矚目,這件仙寶,乃是門主傳承仙寶,只要他們二代弟子,能夠走出靈冢,挑戰門主獲勝,就能夠得到此寶。

這一次,只要獲得伴生獸靈,宮素素有絕對的信心,將岳小洪擊敗。

他們二人,出去門主的輩分不談,實際上以前都是靈御門的二代弟子,最開始沒有什麼高低之分,正因如此,門中二代袋子,對於岳小洪的態度才會如此。

半空之中,岳小洪說罷,掌中靈力涌動,縛獸圈隨之爆出金光。

「開!」只聞一聲低喝,縛獸圈內,衝出白色殘影。

前方不遠處,靈光天幕隨之一顫,緊接著中心位置,慢慢的變得扭曲,很快形成一道旋轉的靈光通道,有如傳送陣法一般。

「葉兄,請。」岳小洪收起縛獸圈,隨即抬手示意。

此時的葉飛,不禁深深地看了身旁之人一眼。

相比起之前,眼前之人明顯變得沉默了不少,這靈御門門主之位,繼承的規矩,確實算得上奇葩,眼前之人此刻的心情,葉飛可以理解。

但在他看來,岳小洪的戰力,絕非表明上這般簡單,或許在眼前之人心中所想的,等待許久的,就是這場靈冢試煉。

他需要一場戰鬥,來證明自己,而宮素素等人,一旦試煉成功,必定會向他挑戰。

「我會將他們,安全帶出來的。」葉飛淡笑一聲,望向眼前之人低語道。

岳小洪聞言,頓時目光一閃,隨即望向眼前的葉飛,他的臉上露出感激之色。

「你看出來了?」岳小洪面露無奈之色,開口低語道。

現在的他,確實急需一場戰鬥,在靈御門內樹立威信,否則這個他這個門主,著實當得有些憋屈。

葉飛微微點頭,隨即不在多言,禮貌抬手之後,轉身向著前方踏空而去。

這些事情,與他無關,等試煉結束之後,他還需儘快將界脈之力大成,才是如今葉飛需要仔細考慮的事情。 靈御門,北山禁地。

下方練場上的宮素素,看到半空之中,葉飛來臨之後,不禁低哼一聲。

「一個元嬰散戶,可有可無。」

「靈冢之內,極其的危險,到時候別人拖累我們就好。」宮素素並沒有壓低聲音,說完之後,此刻聲音傳遍整個練場。

頓時,場內的靈御門弟子,臉上的表情,多數有些變化不定。

「元嬰散戶?

「怎麼回事,根據門主記載,每一次的靈冢開啟,領路人至少是通神前輩啊!」

「宮師姐,不會騙我們的,定是那岳小洪從中作梗……」

練場之上,此刻靈御門眾弟子,目光落在岳小洪身上,眼中都是流露出鄙視之色。

這岳小洪,當年繼承門主之位,並不是經過挑戰而得來的,而是上一任門主,意外身亡,那時門擁有伴生之靈,只有岳小洪一人。

如此,才被老祖破例,任命為門主。

在加上,前些年,岳小洪失蹤了數年,不在靈御門之內,更是讓門中弟子極為不滿,對於這位門主,才會是這樣的態度。

半空之中,岳小洪面色漲紅,本想要開口解釋,但最終還是暗嘆一聲,微微閉上了雙目,不去理會下方的門內弟子。

武道界,強者為尊,他此刻虛空而坐,準備再次等待著二代弟子的歸來,他相信葉飛,能夠將他媽安全帶出。

即時他會向靈御門的所有人證明,他岳小洪配得上這個門主之位。

北山,靈光天幕前,在宮素素的帶領之下,靈御門二代弟子首先進入其內。

而此時的葉飛,轉眼看了後方的岳小洪一眼,隨即不在多言,身形閃動之下,踏入了前方那道靈光漩渦通道之內。

……

進入靈光通道,葉飛只感覺一陣視線模糊。

只待片刻,他的靈識恢復之後,已然身處一座岩石矮坡之上,前不遠處,宮素素等人,早已經進入了這片空間。

天空,很是昏暗。

地面上,許多乾裂的痕迹,腳下的矮坡前方,則是一片彷彿沒有盡頭的荒涼盆地。

盆地上,視線可見,有異獸的骸骨,稀疏地分佈,更有巨型的白色脊骨,深深地鑲入盆地泥土之內,給人的感覺陰森恐怖。

「這裡……」葉飛目光微閃,心中多了幾分警惕。

空氣中,那若有若無的壓迫之感,讓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

就在這時,只見他的衣領處,忽然泛起了金光,一閃而過之下,隨之開始變得虛弱。

「璇兒,你怎麼了?」葉飛心中暗道不好,此刻連忙傳出靈識。

他與上古玄蛇,簽訂了血脈契約,此刻能夠清晰地感受到,踏入這片空間之後,璇兒的氣息,在以一種極快的速度變得虛弱。

「好,好累。」

「璇……璇兒的力量,被完全壓制了,這裡有品階超過了璇兒的獸族。」上古玄蛇的聲音,此刻變得虛弱無比。

再其說完之後,不等葉飛反應過來,他衣領處的金光,隨之徹底消散。

葉飛目光一閃,連忙遠轉靈識查探,在發現璇兒之時陷入了沉睡之後,這才稍稍放下心來。、

「單單隻是踏足此地,就將璇兒硬生生壓制到陷入沉睡。」葉飛眉頭微皺,此刻臉上不禁露出了凝重之色,體內的靈力隨之遠轉。

這裡,怕是遠沒有他想象中的那般簡單。

而此時,前方宮素素等人,臉上不禁露出嘲諷之色。

「怎麼,還要我們抬你走不成?」

「呵,剛剛踏入,就被嚇成這個樣子,我看你還是趕快滾出這裡吧,至少還能保住性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