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他打出去的劍氣率先虧散,而後勁風吹的死鬼道人雙眼都無法睜開,只能抬起手臂,下意識的擋住那可怕的勁風。

「龍威,這,這,這竟然是真正的龍威。」

在遠處正在救人的大和尚一看,頓時眼睛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之色,這種無上威嚴,在佛家典籍中可是有不少記載的,這是要成為金剛,成為佛教大能才擁有的異像啊!

「哼!狂妄,今天老道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

見自己的劍氣竟然如此輕易就被林逸震散,死鬼老道頓時心中惱怒,身形一晃,欺身而上,手中的拂塵宛如一條鞭子一般,狠狠的朝著林逸的腦袋上抽了過去。

一根根白色的絲線,在這一刻直接化成了鋼針,彷彿要把林逸的腦袋打成馬蜂窩一般。

「不好,小子,快躲開!」

大和尚一看,頓時面色大變,道人的這拂塵,可是一件了不起的寶貝,已經傳承了好幾代人,一旦靈氣灌輸其中,便比鋼鐵還要恐怖。

這要是真的打在腦袋上,絕對能夠輕易要了林逸的性命。

正在幫薛燕療傷的林逸一看,頓時眼睛一瞪,臉上閃過一絲凌厲的殺機,猛的抬頭看向了正朝著自己攻過來的死鬼老道,咧嘴殘忍的獰笑道:「本來,老子準備讓你多活一會兒,可你現在既然急著找死,那我就送你去死好了。」

林逸說完,身形一晃,抱著薛燕整個人沖在原地晃動了起來,那一根根宛如鋼絲一般的拂塵,挨著林逸的臉頰飛了出去,他的拳頭卻帶著千斤之力,狠狠的朝著道人的丹田上打了過去。

「不好!」

死鬼道人一看,頓時面色大變。

他哪裡能夠想到林逸竟然如此恐怖,能夠后發先至,避開的他的攻擊,當即膝蓋猛的抬起,宛如一把力量知足的鐵鎚,狠狠的朝著林逸的手臂上撞了過去。

膝蓋的力量何等恐怖,這一下如果擊中了,林逸的手臂怕是要瞬間斷掉,而那撲空的拂塵,此時也猛的迴旋,帶起一道道厲嘯,宛如十幾條猙獰的毒蛇,狠狠的朝著林逸的腦袋沖了過去。

雙殺。

彼此之間的配合簡直完美到沒有任何的缺陷。

「哎呀,死鬼老道,饒他一命啊!」

大和尚一看,頓時焦急的吼道,他們佛教可是很多年不曾出現過天才了啊! 「哼!不可能,他殺我徒兒,今天我要他死!」

死鬼道人冷哼一聲,眼中閃過一絲瘋狂,殘忍的笑意。

雖然,林逸剛剛的反應讓他很驚訝,不過到此為止了。

不管是他的膝蓋,還是手中的拂塵,都能夠要了林逸的性命。

神仙難救!

「抱緊我!」

林逸附在薛燕的耳邊小聲說道。

「唰!」

薛燕沒有任何的遲疑,兩條小麥色,充滿健康氣息的手臂,幾乎瞬間緊緊纏在了林逸的脖子上。

而後,林逸的拳頭去勢不減繼續朝著死鬼道人的丹田攻了過去。

不過他左邊肩膀,此時卻狠狠的朝著後方打了過去,整個人的姿勢說不出的怪異,可是勢頭卻非常的猛。

好孕嬌寵:甜妻別太撩 「哈哈,小子,你可真是狂妄,區區宗師之境的修為,也敢在我面前放肆,去死吧!」

死鬼道人看著林逸的行為,忍不住傲慢的冷笑了起來。

他的境界在林逸之上,他的實力,他的力量,都不是區區一個宗師之境強者能夠抗衡的,更何況,現在林逸在背著一個人的情況下,還要分心二用,這如何能擋住他的攻擊呢?

「老東西,你的廢話很多啊!」

林逸咧嘴猙獰一笑,他的左肩膀狠狠的撞在了拂塵上,頓時,一股恐怖的力量從肩膀上爆發而出,那種感覺就像是有人拿著一個大鐵鎚狠狠的從正面砸在了他的拂塵上一般。

那種強大的力量人,讓死鬼道人手中的拂塵瞬間就飛了出去,不過那鋒利的拂塵也在林逸的肩膀上留下了一片血痕。

「唰!」

一擊失敗之後。

戰鬥經驗豐富的死鬼道人就明白自己小看林逸了,當即沒有任何遲疑,整個人猛的吸氣,小腹後退,想要避開自己的要害。

「砰!」

一聲悶響。

林逸的拳頭,彷彿有千斤之力,瞬間砸在了死鬼道人的膝蓋上。

頓時,一股鑽心的劇痛從膝蓋上傳來,死鬼道人身體一顫,還來不及開口求饒。

林逸那恐怖的拳頭就狠狠的落在了他的丹田上,靈氣,宛如奔騰的野馬,瞬間衝進死鬼道人的丹田內,瞬間就把道人的丹田撕裂。

感受著體內的靈氣,瘋狂的朝著外面流失。

死鬼道人的臉上充滿了絕望,驚恐的神情。

原本,仙風道骨的他,在這一瞬間更好像是蒼老了十幾歲一般,竟然連腰板都無法站直,一張老臉上也充滿了褶子。

「道兄!」

大和尚見狀,虎目蘊含淚光,帶著一陣勁風便衝到了死鬼道人面前,一把攙住了搖搖欲墜的死鬼道人,悲戚的吼道。

「呼呼,呼呼!」

死鬼道人哪裡還有之前的囂張,狂妄,此時就像是一個風燭殘年的老者,大口大口的喘息著,似乎隨時都可能死去一般。

「好了,你沒事兒了。」

林逸大手,輕輕的拍了拍薛燕那飽蠻的大腚,淡淡的笑道。

「不,我,我還很害怕!」

薛燕嘟著小嘴,倔強的說道,劫後餘生讓她似乎變得稍微任性了一份,竟然不願意鬆開林逸的脖子。

大和尚聞言,猛的抬頭,咬著槽牙,盯著林逸怒吼道:「小子,你未免太狠了吧?道兄修行近百年,才有今時今日的地位跟修為,你竟然廢了他的丹田?」

「那有如何?」林逸眼眸怒瞪,毫不相讓的冷笑道,隨後指著周圍,已經漸漸康復的薛家子弟,神色冷漠的說道:「他們,那個不是有妻兒老小的,這道人下手的時候,可曾想過別人活著不易?殺人者仁恆殺之,今天,我不但要取他丹田,我還要他狗命!」

林逸聲如洪鐘,冷冷的呵斥道。

大和尚一聽,頓時眼睛一瞪,隨後直接上前一步,擋在了死鬼道人面前,對著林逸宣了一聲佛號,「施主,他的確是做錯了,可他現在只是一個無用的老者了,還請施主能夠給他一個機會,正所謂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你真的要擋我?」林逸眸光陰鷙,盯著大和尚冷冷的質問道,如果不是剛剛大和尚施以援手,救了不少人,就憑他是死鬼道人的朋友,他林逸就要讓對方好看,哪裡會跟他說這麼多的廢話。

「阿彌陀佛,施主,冤家宜解不宜結,何苦再殺人?放他一馬吧!就當是給大和尚一個面子。」

大和尚看著林逸一臉悲戚的哀求道。

一代天驕,縱橫海外仙島幾十年,現如今卻落得如此下場,簡直讓人同情。

「你的廢話有點多,既然如此,便別怪我不客氣了,今天,便是天王老子來了,他也要死!」林逸怒吼一聲,一拳朝著大和尚打了過去。

「哎!」

大和尚重重的嘆息了一聲,右腿往外跨出一步,雙手合十,如不老松一般,擺出了一個奇怪的姿勢。

「嗡!」

金光閃爍,在大和尚的身上竟然出現了一銅鐘幻影,把他整個人緊緊的包裹起來。

「如果老和尚能夠擋住施主一拳,還請施主能夠放過他一次!」

大和尚寶相莊嚴,無悲無喜的說道。

「呵呵,狂妄,你有什麼資格擋我一拳?」

林逸冷笑,此時,體內的靈氣跟武者的力量混合在一起,一拳出,天地變色,整個薛家別院內,彷彿一瞬間落入了烏雲之中一般恐怖。

「這,天地變色,你,你怎麼會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大和尚眸子一瞪,心境瞬間破裂,這種境界,實力,他簡直聞所未聞,可現在,竟然發生在了一名年輕人的身上。

下一秒。

在大和尚無比震驚之中。

林逸那宛如萬馬奔騰一般可怕的拳頭狠狠的打在了銅鐘幻影上面。

「咚!」

一聲悶響。

彷彿木頭撞在了銅鐘之上一般,而後,咔擦!一道讓大和尚面色大變的聲音驟然響起。

那無比堅固的銅鐘竟然瞬間裂開,而後恐怖的力量就如同狂風掃落葉一般,直接撞在了大和尚的胸口上。

「噗嗤!」

一道血箭當場噴出。

而後大和尚直接倒飛了出去。

「不,不要殺我,不要殺我啊!」

死鬼道人看著那在他瞳孔中不斷放大,帶著恐怖殺機的拳頭,頓時惶恐,顫抖著驚叫了起來。 「別人在跟你求饒的時候,你可曾繞過別人?所以……去死吧!」

「砰!」

林逸的拳頭,就像是一枚出膛的炮彈,狠狠轟擊在了死鬼道人的小腹上。

「噗嗤!」

一道血箭當場噴出。

而後,死鬼道人的軀體就像是破敗的稻草人一樣,直接倒飛了出去,狠狠的落在了薛家的牆根下,當場身死。

「啊!死鬼道人!」

大和尚一看,頓時仰天怒吼,一雙眼睛瞪的圓鼓鼓的,頗有幾分魯智深的兇悍之氣。

「小子,佛爺說過讓你放他一馬,你竟然敢殺人,今天我要超度你!」

大和尚說完,右腳上前,用力的在地上一跺腳,轟!大地一顫,而後大和尚就像是一隻狂奔的大象,帶著咚咚的可怕腳步聲朝著林逸沖了過去。

「佛也發火,大悲掌!」

大和尚怒吼一聲,整個人猛的跳起,那粗大的手掌狠狠的朝著林逸的腦袋上落下。

罡風咧咧,吹的林逸的髮絲一一根根的抖動起來,趴在他身上,宛如樹懶一般的薛燕,彷彿沒有感受到背後恐怖的殺氣竟然一動不動,兩人都靜靜的站在哪裡。

恐怖的殺招,瞬息而至。

大和尚的眼中閃過一絲焦急之色,隨後一咬槽牙,大悲掌狠狠的打在了一旁的地上。

「砰!」

泥土跟碎裂的地板,宛如暗器一般朝著四周飛濺。

地面上出現了一個足足有臉盆大小的深坑,可見大和尚這一掌是何等的恐怖,如果打在身上的話,怕是足以要了一般宗師之境強者的性命。

「你為何不躲?」

大和尚落下,一臉狐疑的看著林逸質問道,他可以肯定,自己剛剛那一掌便是真的落在林逸身上,對方也不會動,所以他心中充滿了好奇跟不解。

「阿彌陀佛,我突然頓悟了,決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林逸裝模作樣的宣了一聲佛號,淡淡的笑道。

「什麼?皈依我佛?」大和尚一聽,頓時眼睛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不敢置信。

「呵呵,怎麼了?佛門不收殺人放火之輩?」林逸嘴角含笑,一臉玩味的盯著對方冷笑道。

「你……你真的願意皈依我佛?」

大和尚深吸了一口氣,強行壓下心頭的殺機,顯然有些懷疑的問道。

「呵呵,一輩子太長我不敢保證,不過此時嘛!我倒是突然不想殺人了!大和尚,你該不會還想要殺我吧?」

林逸盯著大和尚一臉玩味的笑道。

「這……」

大和尚遲疑了,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這可是佛門的經典語錄,他自然也是非常清楚其中的意義。

當即長長的吐了一口濁氣,心中的殺機在這一刻也蕩然無存,淡淡的笑道:「既然你放下屠刀,那我自然不會殺你了,不過你殺孽太重,必須要跟我回去好生修行佛法十年。」

大和尚虎目怒瞪,盯著林逸淡淡的笑道。

他可沒有忘記,剛剛林逸表現出來的驚人龍威,那可是能夠成為佛門金剛的恐怖存在,絕對是重寶級別的存在,他如何能放棄呢?

「去修行佛法?不不,我現在沒空,我還要娶妻生子為佛門做貢獻呢。」

林逸搖了搖頭,一臉不情願的說道,當和尚,他除非腦袋有病才會去。

「嗯?你娶妻生子如何是給佛門做貢獻了?」

大和尚一聽,愣住了,歪著腦袋一臉不解的問道。

「哈哈,我來問你,佛門可能娶妻生子?」林逸淡淡笑道。

「自然不能,我佛門四大戒律之一,便是戒色!」大和尚馬上一本正經的說道。

「那不就結了,你們不能娶妻生死子,我如果再不辛苦一旦,多娶幾個老婆,多生幾個孩子,以後誰去你們佛門當和尚啊?長此以往下去,那這佛門豈不是斷了傳承?」林逸一臉認真的盯著大和尚胡說道。

「這……貌似是這麼個道理啊!」

大和尚撓了撓腦袋,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辯解了。

「那不就是了,正所謂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呢?這些紅粉骷髏,這些冤孽,就讓我一個人承擔好了,對了,以後有漂亮妹子記得聯繫我啊!」林逸拍了拍大和尚的肩膀,一副捨身成仁的口吻,淡淡的笑道。

「阿彌陀佛,沒想到施主竟然是如此有慧根之人,你放心,你既然是為了佛門的傳承在做貢獻,我自然不會放任不管,以後我見到漂亮的女孩子,一定介紹給你。」

大和尚雙手合十,一臉嚴肅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