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她的頭很痛,渾身也發熱的厲害,掀開被子又覺得冷,想從床上坐起來的力氣都沒有。

自己是怎麼了?

童阮阮伸手按了一下僕人鈴。

很快,孫小悅趕了過來,「凱伊小姐怎麼了?」

孫小悅身上還披著衣服,很顯然,她在休息,但是聽到童阮阮的按鈴,她就趕緊過來了。

童阮阮從來沒有在深夜這樣喊過她過來。

「小悅,我的頭好痛。」

孫小悅坐在床邊,伸手試探了一下她的額頭,發現燙的厲害。

「哎呀,你發燒了。」

「……」

童阮阮現在連回應她的力氣都沒有了,直接暈了過去。

孫小悅嚇了一跳,趕緊讓司機備車。

……

翌日,醫院。

童阮阮緩緩睜開眼睛,白色的天花板,周圍一股藥水味。

她記得昨晚她渾身發燙,很難受,於是讓人過來,再然後她又昏了過去。

看來自己現在在醫院睡。

「水,我要喝水……」

很快,一個杯子遞了過來,裡面裝滿了水。

一隻大手,將童阮阮從病床上扶了起來,讓她靠在床頭。

童阮阮沒顧得上看他,接過水杯,咕咚咕咚的將半杯水喝了下去。

瞬間,感覺整個人舒服了很多。

「我昨晚怎麼了?」

「傻丫頭,你昨晚發燒了,怎麼這麼大意?下次不準這樣了。」

聽到這聲音,童阮阮愣了愣,然後轉過頭,看到眼前的男人,一瞬間,她都變得獃滯,甚至連呼吸都忘了。

慕淵臨正坐在輪椅上,溫柔的望著她。

童阮阮忽然笑了,「你這個大壞蛋,終於捨得來我夢裡了。」

童阮阮的手輕輕觸上他的臉,「可是,你怎麼這麼憔悴?這是在夢裡,你應該打扮的帥氣再來見我,你看你,瘦了一大圈,難道這是我的問題嗎?這是我的夢,我應該把你想得精神一點。」

慕淵臨輕輕地握住她的手,在她手心裡吻了一口,「抱歉,我應該打扮的帥氣一點才來見你,不應該這麼憔悴的,先給我幾天時間恢復,等我恢復好了,狠狠的給你幸福。」

童阮阮撲哧一聲笑出聲,「討厭,在夢裡還這麼色。」

「就是要這麼色,只對你一個人。」慕淵臨又在她手上親了一下,「現在感覺怎麼樣?還好嗎?」

童阮阮輕輕「嗯」了一聲,「好多了,我沒事。對了,我記得昨天我問你問題,我應該叫你什麼?叫慕淵臨又太生疏了,感覺我們倆還有仇似的,叫淵臨哥哥,又感覺太小孩子氣,你沒有辦法回答我,不過現在好了,你在我夢裡,我們倆用這樣的方式溝通也挺好的,古老又神秘。」

慕淵臨溫柔一笑,「你想叫我什麼?」

童阮阮想了想,說,「要不我就叫你淵臨吧?」

「好啊,你叫我淵臨也行。」

「挺肉麻的。」童阮阮害羞的說。

「有什麼肉麻的,我不也叫你阮阮嗎?如果你覺得叫我淵臨肉麻,那你可以叫我老公,這樣不就行了。」

「別占我便宜,你別忘了,慕淵臨跟唐斯凱伊,可沒有結婚,我們兩個人的身份都是單身。」

異國他鄉的愛 「別跟我扯這些,」慕淵臨不高興地說,「你就是我老婆,要不然我現在就找個工作人員過來給我們倆辦理結婚證。」

「瞧把你給美的,你以為在夢裡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嗎?」

「那是當然,無論在哪我都會如此為所欲為,尤其是在你身上。」

慕淵臨輕輕握住她的小拇指,用粗糙的拇指摩挲著,異常曖昧。

童阮阮的心裡都酥了,「為什麼只是一場夢而已,她的感覺卻如此真實?」

正在這時,病房的門被打開,兩個小傢伙跑了進來,「媽咪,你醒了。」

他們兩個開心的趴在床邊。

「媽咪,好開心呀,你們都醒了。」童蘇喬興奮的都快要跳了起來。

童阮阮有些詫異,「你們怎麼也來了?先出去一下,媽咪想跟你們的爹地單獨相處一下。」

「媽咪你壞壞,居然叫我們出去。」童蘇喬不高興了,「難道你不愛寶寶了嗎?」

「當然愛了,不過媽咪跟你們相處的時間還多著呢,你們爹地好不容易來媽咪的夢裡,媽咪不想要兩個小燈泡。」 反正這是在自己的夢裡,她說什麼都行,兩個孩子在現實中也聽不到。

聽到這番話,兩個小傢伙都要哭了。

自己怎麼被媽咪這麼嫌棄啊?

「媽咪你在說什麼呀?」童嘯卿開口道,「這不是夢。」

「啊?童阮阮愣了愣,又笑了,「好了,別再忽悠媽咪了。」

「媽咪你怎麼了?你是不是燒糊塗了?」童嘯卿說道,「爹地已經醒了。」

「……」

童阮阮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目光再次落在慕淵臨身上。

而慕淵臨此刻也望著她。

四目相對時,彷彿閃過一絲電流。

童蘇喬壞壞的,抓起了媽咪的手,在她的手上輕輕咬了一口。

「哎呀。」一陣輕微的刺痛,讓童阮阮縮回了手。

「媽咪,如果是做夢,是不會痛的,如果痛就不是做夢呦。」

童阮阮看了一眼自己的手,頓時,她臉色驚愕不已,視線再一次落在慕淵臨身上,「怎麼可能?這不是夢嗎?」

「阮阮,這不是夢。」慕淵臨終於開口,「我醒了,只是現在還有點虛弱,所以你看到我很虛弱。」

「不可能。」童阮阮的身子都開始發抖了起來,「這一定是夢,你怎麼會醒呢?求求你不要在夢裡跟我說這些話,要不然我醒來之後會承受不住的。」

童阮阮的眼睛瞬間紅了,眼淚落了下來。

慕淵臨忽然嘆了一口氣,然後,他強撐著從輪椅站了起來,坐在童阮阮的床邊,俯下身在她唇上落下一吻。

深情而熱情。

這一吻,讓童阮阮徹底感受到了夢境無法帶來的真實感。

直到慕淵臨鬆開她,童阮阮睜大了眼睛,淚水不停的往下落,「你醒了,這是真的嗎?」

她顫抖的手輕輕觸上慕淵臨的臉,捧住他的臉,「真的醒了嗎?」

「是真的,阮阮我醒了,昨天晚上半夜醒來的。因為你發燒了,進了醫院,所以沒有能及時通知你。」慕淵臨現在也很激動,可是他在強行克制著,要不然他已經將阮阮狠狠的擁在懷裡,他怕嚇到她,而且阮阮身上還有傷,又發燒了,他怕把她弄壞了。

「媽咪,爹地真的醒了。」童嘯卿開口,「沒有騙你哦,我和喬喬先出去了,你們慢慢相處吧。」

童嘯卿很懂事的牽著童蘇喬的手要將她帶走。

「不要啦,人家要留在這裡盯著他們看。」童蘇喬就想當小電燈泡,她也不知道小燈泡有多招人煩,反正她覺得自己很可愛。

童嘯卿滿頭黑線,「好了喬喬,趕緊走,哥哥給你講故事聽。」

童嘯卿硬是將童蘇喬給拉了出去。

病房裡只剩下了童阮阮跟慕淵臨兩個人。

童阮阮的情緒十分激動,從一開始都不敢相信,到現在一點點的開始接受現實。

等兩個孩子將門關上之後,童阮阮忽然大哭了起來,撲進了慕淵臨的懷裡,「你這個混蛋,你終於醒了,你這個混蛋混蛋混蛋!」

童阮阮攥著拳頭狠狠的敲打著男人的肩膀,「我以為你再也醒不過來了,我以為這是夢,你是個混蛋!」

「我是混蛋,罵的沒錯,你罵我吧,打我吧。」慕淵臨閉上眼睛將女人擁入懷中。

童阮阮抬起頭,盯著慕淵臨敲碎的臉,吻上了他的唇瓣。

她現在什麼也不想多說,就想吻他,甚至想要更多,她太想他了,她以前從來都沒有想過,有一天會這麼想念這個男人。

慕淵臨溫柔一笑,閉上眼睛,回應阮阮的吻。

兩個相愛的人深情的擁吻在了一起,不管天昏地暗,不管彼此的身體都還很虛弱,只想這樣永遠抱在一起,永不分開。

……

幾個小時后。

慕凱岩得知慕淵臨醒了十分開心,立刻來醫院裡看他,可是沒想到被攔在外面了,因為慕淵臨和童阮阮在病房裡單獨相處。

慕凱岩在外面呆了很久,「怎麼樣?什麼時候才能進去看我兒子?」

劉閣說,「要不您再等等吧,他跟凱伊小姐現在,肯定一刻都不能分割,讓他們多相處一會兒。」

「他們兩個該不會在……」慕凱岩不由得產生這樣的想法。

現場的人好像都聽懂了他在說什麼意思,有些尷尬。

劉閣尷尬笑道,「應該不會吧,他們兩個人現在挺虛弱的,我想,應該只是聊聊天吧。」

「誰知道。」慕凱岩嘆了一口氣,「算了,既然淵臨現在醒了,那我也就放心了,這樣吧,我先回去,讓他們兩個先好好相處,我到時候再來看他們。」

「好的。」劉閣說,「那您慢走。」

慕凱岩轉身離開,他忍不住笑了,「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劉閣:「董事長心真大。」

……

劉閣猜的的確沒錯,童阮阮和慕淵臨兩個人現在彼此身體都很虛弱,不適合做那個事情,他們兩個也沒有做,而是彼此相擁著在聊天。

慕淵臨和童阮阮都坐在床上,而童阮阮蜷縮在他的懷裡,像個小白兔一樣,一刻也不想鬆開她,慕淵臨也是,不想鬆開童阮阮。

他們也沒怎麼聊天,更多的時候就這樣安靜的呆著,擁抱著彼此,感受著彼此的溫度和氣息,這樣就夠了。

已經到了中午了,兩個人還沒有吃早餐呢,童阮阮想到,然後抬起頭,「這麼久,你都沒有好好吃一頓飯。」

「是呀,你這麼一說我肚子的確餓了。

「那讓他們送點午餐來吧,我們一起吃好不好?」

慕淵臨點點頭,「好啊。」

他輕輕的為童阮阮擦去眼角的淚水,「那你別哭了。」

「我沒有哭。」童阮阮害羞的說。

「還說沒哭,都哭成花貓臉了。」慕淵臨的衣服都被阮阮的眼淚給沾濕了,他很心疼。

童阮阮吩咐人進來,很快,保鏢進來了,童阮阮讓他們準備午餐,按照醫囑準備他們兩個都可以吃的。

保鏢便出去安排了,童阮阮跟慕淵臨又在床上呆著,抱著彼此,直到午飯送來。

病床自帶小桌子,可以讓病人坐在床上吃,小桌子上面擺滿了飯菜,童阮阮跟慕淵臨兩個人,恨不得互相給彼此喂飯。

慕淵臨剛醒,躺了這些天,所以身體還有些不太利索,動作稍微有些遲鈍,童阮阮就親自給他喂飯。

甜蜜的午餐結束之後,保鏢過來,將碗盤全都收走。

童阮阮感覺自己的病都好了,頭也不疼了,整個人十分輕鬆。

「淵臨,你感覺身體怎麼樣?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慕淵臨搖搖頭,「沒什麼,就是有點累,現在剛醒,身體還有些不太利索,不過慢慢就好了。」

「那傷口那還疼不疼?」童阮阮的手出場慕淵臨其中一個傷口,一臉心疼的望著他。

阮阮突然對他這樣的溫柔,而且是出自於真心的,慕淵臨突然有點不太適應了,難道自己心底深處是一個受虐狂?他這麼自嘲的想著。

「寶貝別擔心,傷口已經不疼了。倒是你,弄了一身的傷,腿怎麼樣了?疼嗎?」 「我的腿還好,很快就能走了,不要為我擔心。」

「那你也不要再為我擔心。」慕淵臨說。

童阮阮,「討厭,我們兩個都不為彼此擔心,那還在一起幹什麼呀?愛一個人不就是這樣嗎?為不停的為對方擔驚受怕,因為愛情不僅只有甜蜜,還有很多苦澀。」

「阮阮,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在,我不會讓你再苦。」

「我不想聽你的承諾,你只要抱緊我就好了。」她現在好貪戀他的溫度。

慕淵臨也沒有再多說什麼,將她緊緊摟在懷裡,他此刻也想這麼做。

接下來,慕淵臨又在醫院裡觀察了兩天,確保沒什麼大礙之後,就可以出院了。

這一次慕淵臨醒來,震驚了整個醫院,大家都覺得非常吃驚,這簡直是奇迹中的奇迹,因為慕淵臨活著已經是一個奇迹了,昏迷之後又醒了過來,又是另外一個奇迹。

慕淵臨的病歷,甚至被列入了醫院的教科書級別,頂級專家們開會探討進行研究,為什麼他當時受了那樣重的傷,還存活了下來,並且成了植物人之後又醒了過來,恐怕這已經脫離了醫學範疇,要從另一個角度去分析。

人的自身意志真是想象不到的巨大,目前人類開發的,只是少部分而已,還有大部分潛藏在深處,沒有人知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