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一幫滅魔戰士眼中都浮現出深深的畏懼,再也顧不上其他,紛紛轉身,企圖逃走。

可是已經晚了,五色神雷一出,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逃脫,除非扛過雷劫,否則必定是飛灰煙滅的下場。

張誠的雙眸中沒有一絲憐憫,如同居高臨下的神靈,無數細長的神雷如暴雨般落下,沒有絲毫停頓。

二十個……

三十個……

五十個……

八十個……

不到兩分鐘時間,所有的滅魔戰士竟然全軍覆沒,連骨灰都沒留下一點。

看到這一幕,聯合指揮部裏的軍官全部面如死灰,如喪考批。

滅魔戰士並不單屬於哪一個,而是類似於維和部隊一樣,由歐洲各國挑選精英組成的特殊軍事單位。

他們花費數十年時間,耗費鉅額金錢,才召集了這麼異能者,又通過特殊的試驗與血清,造出了基因改造戰士和蜥蜴人。

這支力量,原本是人類對抗黑暗生物最強大的武器,也是最引以爲傲的一把利劍。

但是今天只是一戰,居然就被張誠連鍋端了!

歐洲各國的軍事官員看着監視器,心都在滴血,同時對張誠更是恨之入骨。

“沒事!還有伊恩團長在,滅神炮只要啓動,張誠必死無疑!”

“到底還有多久!千萬不能讓這雜碎跑了!”

“殺了他!”

就在一幫人破口大罵的時候,一直沒有動作的奧丁戰甲突然一抖,胸口的炮管驟然亮起,周圍幾公里之內瞬間被刺眼的藍光籠罩,再也看不見任何東西。

而此時,一道前所未有,宏大到極致的巨響出現,一道深藍電芒從奧丁機甲的炮口中猛然爆發,炸裂虛空!

此時的場景,已經無法用語言去描述……

就連張誠招出的劫雲,都被狂暴到極點波動瞬間撕碎!

這一瞬,德國的東境似乎出現了一輪耀眼到極點的藍色太陽,無論是遠處看着這方向的士兵,還是守在監控前的指揮官,全部集體失明,眼前只剩下藍汪汪的一片。

奧丁機甲胸口射出的光芒,哪怕是張誠的眼睛和意識,都沒法捕捉到,剛一出現,瞬間就到了張誠面前,籠罩住周圍幾十米的空間,根本避無可避。

藍光之中,充斥着龐大的毀滅之力,這種毀滅之力與天劫完全不同,跟整個世界都背道而馳,好像一個黑洞,想要吞噬一切!

世間的一切,都是由物質組成,而反物質就是鏡子的另一面,當正反物質相遇,就會相互湮滅抵消,產生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巨大能量!

其實簡單的說,正反物質的根本形態就是混沌,在宇宙未開之時,混沌就如同太極雙魚,共同存在但卻不相互接觸,如同一團迷霧。

而因爲某種不知道的原因,這種平衡突然被打破,混沌二氣相互接觸抵消,最後產生爆炸,這才形成了宇宙與各個空間,這也是科學界宇宙大爆炸學說的由來。

宇宙開始於大爆炸,產生了空間、時間和物質,並且不斷膨脹。

但是如果有一天這種平衡再被打破,反物質佔了上風,那宇宙就會開始塌縮,星系開始相互靠近,最終化爲一個奇點,重歸混沌。

而張誠,就是自混沌而生,如果現在真有什麼東西還能殺死他的話,恐怕也只有同樣從混沌之中分離出來的反物質了。

在這種攻擊之下,別說是人間生物,就算是東方真仙,西方天使也扛不住這一擊。

這是真正湮滅的力量,一旦被激發,只要你存在,就必定消失,任何東西都不會例外! 滅神炮一出,以奧丁裝甲爲起點,反物質的破壞力清晰呈現,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前方數百米的一切物體全部湮滅,出現了一片錐形的真空地帶。

此時張誠身前,就像是出現了一個亮藍色的微型黑洞,一股強悍無匹的吸引力讓周圍的空間不斷塌縮,狂暴的能量急速積聚,下一瞬就要猛然爆發。

身處奧丁裝甲之內的伊恩見此情景,也忍不住露出一絲笑容。

反物質一旦完全爆發,就算奧丁裝甲也承受不住,這一招可以說是玉石俱焚。

這一戰過後,滅魔戰士可以說是全軍覆沒,連自己都不能倖免,但只要殺掉張誠,在伊恩看來一切都是值得的!

然而讓他沒想到的是,面對這根本無法抵抗的恐怖攻擊,張誠並沒有逃跑,甚至連躲閃都沒有,在反物質即將吞噬他的那一瞬,突然揚起手中的黑劍,以肉眼不可見的速度在身前連劈三劍。

“呲呲呲……”

三道尖銳的破裂聲響起,隨着黑劍斬下,張誠前方的虛空居然出現了三道長達百米的裂口,黑洞似的反物質一閃而沒,徑直衝了進去,眨眼就憑空消失不見。

“這……這怎麼可能?”

見到這一幕的,無論是伊恩,還是聯合指揮部裏的高官,都瞪大雙眼,滿臉的不可思議的。

科倫娜總統更是全身一抖,險些從椅子上滑到地下。

不過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張誠劈出的虛空裂縫突然光芒大漲,澎湃的藍光從縫隙中噴涌而出。

這一刻,德國西部的夜空居然都變成了幽深的藍色,緊隨其後的,是一道巨大到如同開天闢地般的炸響。

強大的聲波混合着恐怖的能量從虛空裂縫裏放出,周圍數公里以內的一切物體都瞬間被震成齏粉,宛如核彈爆炸之後的滅世場景。

滅神炮一出,張誠就感覺到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

這股氣息比滅殺劫更盛,他瞬間確定自己絕對擋不下來,一個不小心就可能形神俱滅,從此徹底消失。

危急關頭,他也沒時間多想,直接用殺生之劍劈開空間,將反物質放逐其中。

但是以張誠現在的實力,並不能像無極那樣準確把握空間規律,所以他劈開的空間裂縫,後面有可能是混亂虛空,也有可能是仙界佛界等其他位面,更有可能是人間其他地方。

不過張誠此時已經顧不上想這些了,被放逐虛空之後,僅僅是通過空間裂縫傳出的部分餘波就如此恐怖,可以想見裂縫背後已經是一片什麼場景。

就算是張誠,面對這種恐怖到極點的能量也不禁感覺後背發涼,後怕不已。

世界是同樣的世界,構成世間萬物的各種元素也從未改變,無論是科學還是法術,其實只是人類創造出來,企圖控制自然元素的方法而已,本質上並沒有多大區別。

只要科學的力量足夠強大,人類的確可以滅神!

而歐洲的科技力量,就已經掌握了這種足以滅神的恐怖武器!

如果不是長期鍛煉出來的戰鬥本能,在意識反應過來之前就反射性的出手,張誠絕不可能躲過這一劫,現在只怕已經徹底灰飛煙滅了……

而這一炮雖然被放逐虛空,最後卻不知道落在了什麼地方。

但張誠卻隱隱感覺到,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反物質爆炸的原因,人間突然出現了詭異的波動,就好像有什麼東西被打破了似的。

這種感覺說不清道不明,但是這一瞬,所有地仙境界以上的強者都心有所感,駭然起身,隱約生出一種即將大難臨頭的感覺……

“這不可能,這不可能……”

伊恩看着皺眉沉思的張誠,失魂落魄到了極點。

奧丁機甲中的反物質,可是齊聚整個歐洲之力,花費數十年時間才積存下來的,絕對是人類現在能動用的最高級別力量。

雖然在絕大多數人眼中,核彈纔是人類的終極武器,但是那都是幾十年前的老黃曆了!

核彈被世人所熟知,主要是因爲它的瞬間熱能和輻射殺傷力,這種武器作用範圍太大,用作戰爭自然是大殺器,但是用來對付超強的個人目標,卻並不見得好用,很有可能最後沒幹掉目標,反而殺死大量平民。

而反物質不同,這種武器完全不管物質的強弱,只要處在破壞範圍之內,無論什麼東西都會被湮滅抵消,然後轉化爲能量,簡直是科幻電影裏的因果律武器了!

原以爲滅神炮一發動,張誠必死無疑,但是結果卻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該你了……”

張誠收回殺生之劍,目光掃向徹底石化的伊恩。

滅魔戰士之中,以伊恩最讓張誠感到棘手,而且對方居然還能放出那種毀滅性的攻擊,更加堅定了他必殺的決心。

不過奧丁裝甲的防禦力實在太強,就算張誠全力攻擊,也沒法輕易破開。

“不知道你這鐵罐頭,面對五色神雷,還能不能扛的住!”

張誠右手一握,五色神光再次放出,在奧丁裝甲上空形成一片雷雲,五色神官融合在一起,化爲一道五彩斑斕的雷電,轟然降下。

“嘭!”

雷柱落在伊恩身上,奧丁裝甲頓時電光環繞,彷彿受到極大的威脅,不斷震動,想要將神雷的力量抵消。

但五行神雷,乃是天道毀滅之力,雖然比不上自混沌而生的反物質,但也不是隨意就可以抵擋的。

在五色神雷的轟擊之下,雖然奧丁裝甲表面沒有損壞,但是整套戰甲的電子系統卻受到了極大的損壞,面罩內部火花四濺。

伊恩大驚,明白要是張誠繼續攻擊下去,奧丁戰甲很快就會徹底癱瘓,到那時自己絕對是死路一條。

連滅神炮都殺不死的目標,伊恩哪裏還有半點爭鬥的勇氣,只想趕緊逃離。

只聽“嘭!”的一聲巨響,奧丁戰甲的彈射裝置,在被破壞前突然啓動,兩條腿在地上猛然一蹬,強大的動能帶着巨大的戰甲,眨眼就飛出雷雲籠罩的範圍,宛如炮彈般朝遠處逃去。 “逃?逃得掉嗎?”

面對可以威脅到自己的力量,張誠絕不可能放過,身形一晃,在原地留下一道虛影,急追而去。

此時的奧丁裝甲,將剩餘的所有能量都注入動力系統,背後噴出數根幾米長的火柱,推動戰甲急速飛行。

此時的奧丁戰甲,幾乎化作一道銀芒,速度極快,很快就突破音速。

周圍的山川、草木、城鎮等等都一閃而過,帶着長長的尖嘯聲,掠過德國西境,朝着腹地方向逃去。

但張誠的速度也很快,雖然不能飛行,但他每踏下一步,身形就爆射出百米,宛如一枚人形炮彈,徑直穿透前方的障礙物,與伊恩之間的距離,也變得越來越近。

五十公里……

四十公里……

三十公里……

奧丁戰甲裝備有最先進的檢測系統,伊恩自然清楚張誠在追殺自己,心裏也是焦急到了極點,拼命提升速度。

可惜戰甲的力量終究有極限,而且發動滅神炮已經耗去了大部分的能量,此時也沒法再快。

看着全息雷達上,代表張誠的光點越來越近,伊恩眼中滿是絕望,可就在此時,頭盔裏突然想起聯合指揮部的命令,讓他更改方向,將張誠引到北海,美軍第七艦隊會接應他。

聽見這話,伊恩頓時大喜,消失殆盡的希望又猛然浮現,操控機甲在半空中一轉,朝着德國北境疾飛而去。

“嗯?”

見伊恩突然改變方向,張誠眉頭也是一皺,但也沒多想,隨之方向一轉,急追而去。

二人就這樣一個逃一個追,居然在短短半個小時之內,就跨越了一半德國領土,來到北海之上。

看着前方廣袤的海洋,伊恩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操控機甲俯衝而下,化作一道銀色長線,掠過天空,轟然砸進北海之中。

落入海中後,奧丁機甲並沒有停留,而是一隻潛到數百米之下,似一條魚雷般朝着第七艦隊的方向逃竄而去。

張誠追至海岸邊,看着伊恩消失的方向,臉色有些不好看。

他現在無法動用龍力,不能飛翔,如果靠遊的話,速度肯定會減慢很多,說不定還真會讓對方逃掉。

但是他也不是沒有辦法,只是想了一想,就吹出一大口鬼氣,鬼氣落在海綿之上,瞬間就凝聚成一條帆板的模樣。

張誠在岸邊的礁石上一蹬,整個人如同大鳥般掠去,跨過幾十米的淺灘,落在了黑色帆板之上。

隨着鬼氣涌動,帆板後面頓時出現了高達幾米的水花,推動張誠在海面上拉出一道長長的白痕,如同劈波斬浪的利劍一般,繼續朝着伊恩逃跑的方向追去。

十公里……

五公里……

三公里……

到了這個距離,張誠幾乎已經能攻擊到伊恩了,但是就在他正準備出手的時候,前方海平面上突然出現了一支龐大的艦隊。

而奧丁裝甲也突然再次加速,身形一晃,直接躲進了艦隊之中。

美國海軍,是當今世界最強大的軍隊,而第七艦隊,更是其中的主力艦隊。

在接到命令後,一艘阿利.伯克級驅逐艦率先開火,朝着海面上的張誠發動了攻擊。

阿利.伯克級驅逐艦,又叫神盾艦,是美國海軍主力驅逐艦,也是世界上最先配備四面相控陣雷達的作戰平臺,無論遠近,無論空海皆可防禦攻擊。

作爲世界上最新銳,最先進,戰鬥力最爲全面的驅逐艦。可以說,全世界的驅逐艦研發,無一例外都借鑑了伯克級的設計思想,是美國海軍最引以爲傲的戰艦!

而在十幾艘神盾艦後面,還有一個龐然大物,正是美國海軍的鎮國重器,尼米茲級核動力航空母艦!

“噠噠噠!”

一道道劃破長空的火光突現,如同一條條死神的火鏈一般,朝張誠覆蓋過去。

不僅僅是神盾艦,無數F35也從航母上騰空而起,同時開火,對準張誠,瘋狂的傾瀉彈藥。

海面上的空間,瞬間被帶着火焰的彈頭擠滿,爆炸聲轟鳴不絕。

張誠周圍的海面,被炸出無數驚天水柱,每一道都有十幾米,整片海面都沸騰起來。

這些艦炮的威力,遠在普通火炮之上,哪怕是半米厚的鋼甲都能撕穿。

不過張誠絲毫不以爲意,只是在鬼力形成的帆板上半蹲下來,將先天聖體轉移到身前,硬扛着漫天炮灰,硬生生的衝了過去。

“嗖!”

一道異常尖銳的聲音,突然響起。

張誠猛地一擡頭,就見到一枚足有十米長的導彈,正以極快的速度朝自己飛來。

“滾!”

張誠右手一揮,殺生之劍再次在身前劈開一道空間裂縫,直接將導彈吞噬。

但這僅僅只是開始而已,第7艦隊這次出動了足足十幾艘神盾艦,還有一艘核動力航母,可以說是勢在必得,火力何其恐怖!

而且這只是看得見的力量,在水面之下的深海中,還有五艘俄亥俄級核動力潛艇正在蟄伏,如同一隻只兇惡的鯊魚,隨時準備發動攻擊。

而第一枚導彈剛剛消失,無數道尖銳的呼嘯聲就從天上、地下、海面同時傳來。

戰斧巡航導彈,三叉戟潛射導彈,Mk46型魚雷、地獄火空對地導彈……這些戰爭兵器,宛如神靈射出的無數利箭,從海上海下的戰艦潛艇,從天空中不斷盤旋的戰機上激射而出。

更恐怖的是,此時北海沿岸的衆多軍事基地也已經鎖定張誠,一枚枚長達十幾米的彈道導彈騰空而起,拖着長長的尾炎,急襲而來。

這一刻,張誠周圍的海域真的是導彈如雨,避無可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