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看到他的動作,個體二突然覺得有點受傷,只是失誤了一次而已,就那麼不相信自己么?

個體二決定用行動證明自己,它繃緊神經,再度伸出觸手,迅速地碰觸了一下精靈球的開關。

接著,五秒鐘后。

「砰!」

望著滿地紅白相間的碎片,個體二尷尬到不行,不知道說什麼才好,索性就不說話,等著挨批評。

「幸虧我聰明。」小智幽幽地嘆了口氣,從腰包里拿出大師球,「看來你一時半會兒是沒法控制住自己的力量,不介意的話就進這裡面吧。」

「(這個精靈球,有什麼特殊的嗎?)」

「這是大師球,專門用來關……專門給你們這些特彆強大的精靈準備的,只不過進去以後,你是沒法自己出來的。」

「(哦,好吧,沒關係。)」

本來個體二是有點抵觸的,但一連出了兩次丑,它也不好意思再去拒絕,只得忍一忍了。

「對了,說起來,你的同伴在哪?」

個體一的身體被裂空座毀滅,但核心寶石還在,可小智卻沒見個體二拿在手上。

「(我把它埋在了一個安全的地方。)」個體二回答,「(那裡是深山處,人跡罕至,理想情況下半年就可以復原了。)」

「半年就行了?」小智有些奇怪,當初個體二可是說它花了好幾年的。

「(啊,之前射入我體內的射線能量還有存余,我都分給它了,這能有助於它的恢復。)」

「原來如此,不過你把它獨自放在外面,就不怕出意外么?」

「(我覺得,和我們呆在一起,反而更危險。)」

小智一愣,緩緩點了點頭。

……

翌日清晨,橙華道館門前。

「小遙,你有忘記什麼東西嗎?好好檢查一下吧。」美津子對著女兒叮囑道,語氣充滿不舍。

「可這都是第三遍了。」

小遙有些哭笑不得,但還是按照媽媽說的話,再次打開腰包,將裡面的東西一樣一樣地檢查過去。

「抱歉,麻煩你要照顧小遙了。」千里看著小智,笑道,「老實說就她一個人的話,我還真有點擔心,不過有你和她一起的話我就放心了。」

美津子聽了這話,轉過頭來,一臉認真地道:「那麼,小智,我家的小遙就拜託給你了。」

「恩,我知道了。」

小智信誓旦旦地做出保證,心裡卻是有些汗顏,他總覺得美津子的態度有些古怪,可就是說不上來。

趁著父母在說話,小勝湊到小遙的身邊,握緊拳頭,語氣鏗鏘有力:「加油,姐姐,一定不要輸啊!」

「放心好了,我一定會成為優秀訓練家的。」

「唉!」

誰料小勝卻是大大地嘆了口氣,雙手插腰,不住地搖頭,一副「姐姐你真是無可救藥」的樣子,就差沒直接說出來了。

「臭小子,你這是幹什麼。」小遙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捏緊拳頭,恨不得教訓他一頓。

「難道你忘了?」小勝的聲音悄然低了八度,「雖然姐姐你說的事也很重要,但我說的是那個啊,你不會真忘了吧?」

「呃,咳咳,大人的事,小孩子別管。」

小勝撇撇嘴:「老姐,我勸你別太要面子,不然到時候後悔就晚了。」

「你這小子,到底哪學來這些亂七八糟的啊。」小遙佯裝生氣,暗地裡卻是把弟弟的話記在了心裡。

事實上,怎麼可能會忘。

今天不單是她作為新人訓練家出道的日子,更是和某個狐狸精決一勝負的時刻啊!

……

「各位乘客,本次航班即將到達目的地,降落時請乘客……」

「啊,終於要到了。」

棕發少女小小地伸了個懶腰,拿出隨身攜帶的小鏡子,一遍又一遍地檢查著自己的妝容。

天還沒亮就起床,連續幾個小時的飛行,即使已經在飛機上補了會覺,少女還是感覺有些疲憊。

然而,一想到即將面對的強敵,所有疲乏立刻就一掃而空。

瑟蕾娜,你不會輸的!要知道,你可是青梅竹馬啊!

少女暗暗給自己打著氣,這兩天她分析了情況,發現無論從哪方面比較,都是自己佔盡上風,根本就沒有緊張的必要嘛。

當然,評判出來的結果是否公正,恐怕連當事人自己都不清楚,這也是人之常情吧。

下了飛機,瑟蕾娜站在大廳內左顧右盼,尋找著心目中的那個身影,同時也在祈禱著,最好某人不要出現。

很快,那個身影就如同瑟蕾娜所希望的那般,出現在她的眼前並走了過來,唯一遺憾的是,那個紅頭巾也在旁邊。

不過現在的瑟蕾娜可管不了那麼多,她立刻迎了上去,高興地道:「小智,好久不……」

可最後一個「見」字還沒說完,討厭的紅頭巾就斜跨一步,彷彿經過測量一般,精準無誤地擋在了兩人之間。

「太好了,瑟蕾娜,你終於到了,我早就想親眼見見你呢。」.. 本來,瑟蕾娜都已經想好了劇本,先和小智來一個熱情的擁抱,再在耳邊說點悄悄話,當然內容無所謂,說什麼都可以。

關鍵是態度,態度一定要親密,親密到某個紅頭巾能夠看出來,最好氣得她牙痒痒。

可惜,討厭的紅頭巾實在太狡猾,劇本連第一步都沒開始就流產了。

不過女孩子心裡所想與臉上表情往往是相反的,尤其是在真正見面了以後,隱藏在深處的演員天賦立刻就覺醒了。

「哎呀,你就是那位小……小什麼來著?」瑟蕾娜俏皮地敲了敲腦袋,「不好意思呢,那些太普通的名字我老是記不住,這是我的不對,我道歉。」

小遙連連擺手,笑道:「沒關係,那我就給記性不好的瑟蕾娜小姐再說一遍好了,我的名字是千里遙,叫我小遙就可以,是小智的好朋友哦。」

「原來如此,好朋友啊。」瑟蕾娜微笑著,緩緩轉過頭,看向黑髮少年,「小智,能不能和我講講,你和這位小遙是什麼時候成為好朋友的呢。」

完了完了。

皮卡丘冷汗直流,尤其是在接觸到瑟蕾娜的眼睛后,更是嚇得手腳發涼,一直涼到尾巴根了。

這小姑娘明明臉上在笑,眼神卻沒有絲毫感情,簡直是嚇死精靈了!

可惜小智絲毫沒有察覺到,隨口道:「沒什麼好講的,等哪天有空,你去問小遙吧。」

「好啊,好啊。」小遙興高采烈地接下話題,「我一定會和瑟蕾娜好好說說,我和小智是怎麼認識,又是怎麼成為好朋友的。」

瑟蕾娜才不想自討沒趣,立刻拒絕:「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想還是不用了。」

「那怎麼行呢,難得你有興趣,我一定要告訴你才行。」

「真的不用,啊!要不這樣,還是我來說說我和小智當初是怎麼認識的,那要從七歲那年……」

「對了,瑟蕾娜,你剛剛下飛機肯定很口渴吧,要不要嘗嘗我們橙華的特產黑松沙士?」

兩個女孩都想壓制對方,偏偏表面上又裝作很友好的樣子,這讓旁邊的皮卡丘看了后感覺壓力山大。

偏偏某個罪魁禍首毫無所覺,甚至還悄悄地問它:「皮卡丘,她們的樣子好像有點奇怪啊,是不是昨晚沒睡好?」

我看你的腦袋才是真的有點奇怪。

皮卡丘都懶得回答了,只是默默地在心裡吐槽一句,事到如今,它已經不想去管小智的那些破事,省得自找麻煩。

……

小智接下來的目的地,是一座叫古辰鎮的小鎮,根據系統給予的資料,那裡附近有一處遺迹,隱藏著其中一卷石簡。

在此之前,還要先去一趟未白鎮,讓小遙領取新手精靈,好在本來就是順路,倒也不會耽擱什麼。

唯一煩惱的是,一路上小遙和瑟蕾娜都是吵吵鬧鬧的,雖然小智預料過兩個女孩呆在一起會很煩人,可也沒想到能煩人到這種程度。

怎麼以前旅行的時候,就沒有這種感覺呢?

小智仔細想了想,很快就得出了結論,以前組隊的時候,要麼是瑟蕾娜加娜姿,要麼是瑟蕾娜加莉拉,而娜姿和莉拉都可以算作文靜的女孩。

因此,往往都是瑟蕾娜在說,她們在一旁充當聽眾,那噪音自然要小許多,可惜現如今,這種好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

無奈之下,小智只能安慰自己,雖然吵了點,但總好過娜姿和莉拉組隊,那兩個人湊一起真的是要出人命了。

這時,不遠處突然傳來一陣呼救聲

「救命啊!誰來救救我!」

瑟蕾娜和小遙立刻安靜下來,互相看了一眼,接著一左一右抓住小智的胳膊,不由分說拉著他就走。

「快走小智,我們去看看熱鬧。」

「對啊,說不定有人在倒霉呢。

小智本來是不想去的,但被這麼一說,突然又覺得不錯,就乖乖跟著她們走了。

兩個女孩都是摸清了小智的脾氣,與其勸他發善心,還不如換一個說法,先引起他的興趣,具體怎麼樣等到了現場再說。

一直順著聲音走,很快就找到了源頭,小遙突然指著前方喊道:「啊!那個是小田卷博士!」

只見一名身穿白大褂兒的胖子正掛在一棵樹上,死死抱著一根纖細的樹枝不放,而樹下是三隻土狼犬對著他狂吠不止。

「嘿,不錯嘛。」小智誇道,「芳緣的博士很注意健康啊,居然還爬樹鍛煉身體,不像我們這兒的大木博士,成天吃速食麵這種垃圾食品。」

瑟蕾娜哭笑不得:「你別說風涼話了好不好,什麼爬樹鍛煉身體,那人是被野生精靈襲擊了啊!」

「這我也沒辦法啊,土狼犬肚子餓了,自然要吃東西,他身上的肉又那麼多,不吃他吃誰?」

這番話被困在樹上的小田卷博士聽得一清二楚,這位胖博士當即就一臉悲憤地大吼:「你這小子的嘴怎麼這麼壞,合著我人胖就活該被吃是吧!」

「我嘴壞?那我不管你了。」

「別別別,我開玩笑的!你人最好了!」

小田卷博士真的是無語死了,他只是出來實地研究考察,卻無緣無故地被土狼犬襲擊,好不容易有人路過,居然又碰上那麼個極品小鬼。

更無語的還在後面,那根纖細的樹枝終於快要支撐不住他的體重,開始發出「咔嚓咔嚓」的悲鳴聲。

「不會吧!」

小田卷博士臉色一白,看了看底下那三隻土狼犬,又看了看不遠處完全沒有打算插手的小智,心裡極度的後悔。

自己怎麼就不早點減肥呢!.. 見玩笑開得差不多了,小智讓皮卡丘去幫忙,發出一道電流將三隻土狼犬趕走,救出了小田卷博士。

「呼——哎呀!」

小田卷博士長長地鬆了口氣,可這時候樹枝卻是「啪擦」一聲斷掉了,這一摔讓他痛得齜牙咧嘴,好在屁股上肉多,倒也沒什麼大礙。

「你沒事吧!」

兩個女孩子心腸好,趕忙跑上去詢問,唯獨小智漠不關心,慢悠悠地跟在後面。

「沒事,就是摔了下而已,謝謝你們救了我。」小田卷博士心寬體胖,一點兒都沒有和小智計較的意思,只有真誠的道謝。

反倒是小遙覺得有些過意不去,低頭道歉:「真的是很對不起,我家的小智給你添麻煩了,他只是喜歡開玩笑,沒什麼惡意的。」

「哈哈,沒關係,我這人也很喜歡……」

小田卷博士的話沒說完,那邊的瑟蕾娜卻是不樂意了,喊道:「給我等一下!什麼叫你家的啊!話不能亂說知道嗎!」

「我只是隨口一說而已,你這麼激動幹嘛!」

「隨口說也不行!」

見兩個女孩子突然吵了起來,小田卷博士只得問小智:「那個,她們是怎麼了?」

「誰知道。」小智皺起了眉頭,「這兩個傢伙一路上也不知吵了多少次,吵得我頭都大了,可能是剛認識,互相還不熟悉,等混熟以後就好了。」

不是這個原因吧?

小田卷博士心裡暗暗吐槽,嘴上卻是不提,反而笑道:「聽剛才那個女孩說你叫小智,再看你肩膀上的皮卡丘,想必你就是那位真新鎮的小智吧?」

「我那麼有名?」

「哈哈,我果然沒猜錯,大木博士經常和我提到你,說你長得帥,人又好,實力也強,還給他幫過許多忙呢。」

作為芳緣最著名的博士,小田卷博士的國際地位是一點都不下於大木博士,可這麼一位大人物,此時卻是毫不吝嗇自己的誇獎,好話一句接一句地從口中冒出來。

可小智並不領情,當即臉色一板:「胡說八道,那個老頭最多說我實力不錯,後面多半還要跟一句『但脾氣特別差』,哪可能像你說得那樣好聽。」

小田卷博士老臉一紅,只得假裝咳嗽兩聲,乾笑道:「呵呵,沒有沒有,他真的有誇你。」

似乎生怕小智繼續說下去,小田卷連忙轉移話題:「對了,你這次來芳緣是有什麼事嗎?」

「不是我的事。」小智伸手指指小遙,「她叫小遙,是今天出發的新人,預約好要去你的研究所領取初始精靈。」

「原來是這樣,那正好和我一起來吧,我的車就在附近。」

小田卷博士的座駕是一輛越野車,雖不名貴卻十分適用,平時要去荒山野外做考察就全靠它了。

坐上副駕駛的位子,小智系好安全帶,接著便是眼睛一閉,開始假寐起來,把小田卷博士看得傻眼了。

大早上的,有那麼困么。

兩個女孩在後座上,時不時地小聲斗幾句嘴,小田卷博士插不進她們的話題,小智又不理他,只能悶頭開車,神情頗有些鬱悶。

他其實是有些事想和小智討論,卻沒料到對方一上車就睡覺,把他的計劃全部打亂了。

沒過一會,小田卷博士實在忍不住了,輕聲喚道:「小智,小智,那個……你睡著了嗎?」

「廢話,你自己不會看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