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哈哈,小林,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絕對不允許有人傷害到你!」黎老雖老,但是說話間,卻有一股巨大的氣勢,嚇得焦作楠雙腳再次發軟。

「謝謝黎老!」

賀為民冷聲道「焦所長,這是怎麼回事?林洛只是來協助調查,為什麼要帶他來審訊室,還有,為什麼要對他用刑,還有,這兩人又是誰?他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噗通!」

焦作楠猛的朝著賀為民跪下:

「賀書記,我錯了!我錯了!這一切都與我無關啊!都是杜局長下的命令,他讓我將林洛抓起來,然後關進審訊室,至於這兩人,一個是楊氏集團的楊森,還有一個是趙市長的兒子趙禪,他們與林洛有仇,報案的人,就是他們,他們來到審訊室也是為了報復林洛!」

焦作楠為了自保,如同倒豆子一般,將什麼都說了。

賀為民看向兩名暈迷的青年,因為兩人都是一副鼻青臉腫的樣子,他居然在第一時沒有認出他就是趙禪。

賀為民緩緩收回眼神,此事涉及到了趙市長,就有點麻煩了,他冷哼一聲看向焦作楠「哼,焦所長,你濫用職權,隨意抓捕無辜之人,還與外人勾結企圖迫害他人生命,你已經不配做一名人民好人了!現在我就宣布,你被停職了,隨後會有紀委的工作人員來調查你的另外問題!」

聽到賀為民的宣判,焦作楠全身就失去了力氣,他可是經不起查啊,一查准出事,這次算是徹底的完了,誰能料到一個看似普通的年輕人卻有那麼大的來頭。

至於那兩名協警已經完全失去了方寸,渾渾噩噩的站在那裡,就像傻了一般。

「小林,你說這事怎麼辦吧?」賀為民目光望向了林洛說道。

「賀叔叔,我沒事,這事我看就這麼算了吧!」林洛微笑說道。

賀為民微微一愣,隨即就明白了林洛的用意,頓時心中感動「小林就是為替人著想啊!」他現在正是關鍵時刻,不適合大動干戈,如果他要趙市長硬拼,最後就算勝利了,也是殺敵一萬自損三千,完全不划算。 林洛輕聲說道「黎老,賀叔叔今天的事多謝你們了,我就先回去了,我的同學還在等我,我擔心他們會等及了!」

「那好吧,我讓建和送你!」賀為民點點頭道。

「不用麻煩了,我自己打車就行!」

「小林啊,你治好了我的病,我還沒有好好感謝你,有空嗎,陪我這個老頭子吃一頓飯吧!」黎老和顏悅色的說道。

「無上榮幸!」林洛微笑道。

「那就這麼說定了,明天中午,我讓人來接你!」黎老滿臉的笑容。

「麻煩黎老了!我就先走一步了!」

告別了黎老賀為民林洛出了派出所,剛剛出門,就見到一群人涌了進來,正是張帆還有劉凱薛傑,讓他意外的是,鄭柔也來了。

「老大你沒事了!看著你被抓走了,嚇死我們了,沒有辦法,我們只好去找了鄭老師!」張帆三人圍著林洛高興的說道。

「我不是說過嗎?沒事的,我只是協助調查,現在已經沒事了!」隨後林洛的目光轉向鄭柔「鄭老師讓你擔心了,真是不好意思!」

鄭柔沒好氣的盯了林洛一眼「林洛同學,真是沒有看出來,你居然會打架!厲害了吧,被抓進了派出所了吧!」

「這不是意外嘛?鄭老師不帶你這樣的,不但我安慰下我,還要打擊我!」林洛故意做出一副委屈狀來。

一行人向派出所外走去,就在這時,一輛警車從外面竄了進來,猛的停下,一名肥胖的中年人從裡面鑽出,就迅速向派出所內跑去。

大家都好奇的看著那個肥胖中年人,那麼胖,能跑出那個速度,也很為難他了,林洛若有所思「這個人應該就是那個杜局長吧!」

「大家都還沒有吃飽吧,不如我請大家吃宵夜如何?」

「好啊!」對於林洛的提議張帆等人是舉雙手贊成的。

「鄭老師你認為怎麼樣?」林洛徵詢鄭柔的意見。

「我沒有問題的!」

於是,一行人搭車來到了大學城外的一家宵夜店,這是一家燒烤店,做出的味道不錯,所以來這裡吃的學生也比較多。

點了幾十串羊肉串,還有排骨,雞翅,五人就坐在一起閑聊了起來,一開始,大家還顧忌鄭柔老師的身份有點放不開,隨後他們卻發現,鄭柔其實很好說話,而且上次在食堂也有有過接觸過,不由天南海北的胡吹起來。

「嗯,這雞翅挺好吃的!」鄭柔小口的咬著雞翅,輕聲的讚美道。

「好吃嗎,就多吃一塊!」林洛為鄭柔拿起一塊雞翅放入了她面前的碟子中。

「林洛,我算你在賄賂我嗎?」鄭柔笑道。

林洛聳聳肩啦「無所謂啦,你愛怎麼想就這麼想啦!」

「老闆,借點錢來花花!」

忽然一道頗為囂張的聲音響起,林洛等人不由望去,發現三名不良青年來到了燒烤攤前。

老闆是一名五十多歲的中年人,一見到這三人就露出了苦色「我昨天不是才給你們五百嗎?怎麼又來了?」

「老闆,五百哪裡夠啊!你也要體諒一下我們吧!這樣吧,你再給一千,我們立馬走人如何?」三名不良青年嘿嘿的笑著。

中年老闆哀求道「三位老大,你就饒了我吧,我一天還賣不了那麼多,這個月你們幾乎都是隔天來,我現在連進貨的錢都快沒了,我真的拿不出那麼多錢來啊!求求你們行行好,饒了我吧!」

「我呸!老傢伙!不要給臉不要臉!現在給你兩個選擇,要麼給錢,要麼我們砸了你的攤子!二選一你選哪個?」

中年老闆聽著無良青年的威脅,不由痛苦的從兜里掏出一大把零錢來「老大,錢都在這裡了,只有三百的樣子,你們都拿去吧!」

「我擦,老東西,你打發叫花子啊!這點錢怎麼夠花!」無良青年冷笑道。

「對不起,我今天真的只有這麼多啊!」

「兄弟們,給這個老傢伙一點厲害瞧瞧!給我砸!砸了他的攤子!」無良青年冷笑著,就讓他的兩名兄弟砸店。

「住手!」

一道聲音忽然傳來,三名無量青年不由看向一個方向,只見一名高瘦的青年緩緩向他們走來。

為首的無良青年不由冷冷一笑「哥們,你想幹什麼?」

「把錢還給老闆,馬上滾蛋!」林洛用冰冷的目光掃了一眼三人。

「哎呦,這個世界真他媽的瘋狂,連屌絲男也跑出來主持正義!兄弟們,給我揍他,讓他知道我們的厲害!」

兩名無良青年沖了上來,手中的鋼管就朝著林洛的腦袋砸來,不過他們的鋼管還沒有落下,兩隻拳頭就砸在了他們的面上。

「砰砰!」

林洛連連踢出兩腳,兩名無良青年就被他給踢飛了,趴在地上做癩蛤蟆狀,至於另外一名無良青年則有點傻眼,他完全沒有想到,看似瘦弱的林洛居然這麼彪悍。

「怎麼?是不是覺得? 重生八零:媳婦甜辣辣 屌絲男也可以主持正義?」林洛冷笑著,然後就是一腳踢出,頓時,那名無良青年就飛了出去。

林洛緩步走到了三人的跟前,沉聲說道「你們聽好了,下次你們再敢來這裡搗亂,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

「不會了!我們不會來了!快走快走!」

三人對於林洛已經產生了恐懼,連滾帶爬的離開了這裡,林洛彎身撿起了地上的零錢,交還給了老闆,中年老闆一時無比感動和感激。

「哎呦,我們的大英雄回來了!」

林洛一回到座位,張帆等人就拍起了掌。

「為了慶祝大英雄歸來,我提議大家敬他一杯,老闆拿酒來!」沒有想到鄭柔居然主動喊酒。

林洛四人回到宿舍已經將近凌晨,今晚,大家都喝了不少,就連鄭柔都不例外,最後還是他們一起將她送回去的。

「呼嚕!呼嚕!」

「這三個傢伙!」

林洛回頭一瞧,張帆三人已經躺在床上睡著了,他因為有真氣支撐著,現在卻是清醒得很啊。

腦海中回憶起派出所發生的事情,他心中還真有一些感嘆,現在他對權力的了解似乎又深了一層。

甩了甩腦袋,腦海中出現了方萌萌的身影,這些天他們兩人雖然沒有再見面,但是每天卻是簡訊不斷的,兩人的感情似乎也在急劇的升溫。

躺在床上,慢慢閉上了眼睛,很快他就進入了夢鄉之中,在林洛沉睡之後,他的眉心忽然出現了一點金光。

金光的面積越來越大,一絲一縷,使得整個寢室都明亮了起來,不過林洛四人都睡的很沉,沒有醒來的跡象。

最後一隻拳頭大小的三腳金鼎從他的眉心之中鑽了出來,三腳小鼎渾體呈金色,在金鼎的表面,有神秘的符文閃爍。

下一刻,金鼎就緩緩的變大,並且林洛放在床頭的盒子自動飛了起來,然後就見到今天他所購買的老參,何首烏,以及玉石都從裡面飛了出來。

「嗡!」

忽然,已經有足球大小的金鼎發出一陣顫抖,然後金鼎的蓋子就豁然打開。

「嗖!」

一縷金光從金鼎之中射出,然後席捲老參與何首烏等,瞬間消失不見,卻是被拉入了金鼎之中。

下一剎那,金鼎蓋子自動關上,然後整隻金鼎就開始旋轉起來,並且在金鼎的四周有大量的符文閃耀著,跳動著,看起來詭異而神秘。

十分鐘過去了,金鼎停止了旋轉,金鼎的蓋子再次打開,然後三枚金燦燦有異香拇指大小綠瑩瑩的丹藥就飛了出來,並且落在林洛的枕頭邊上。

金鼎蓋子關上,金鼎瞬間縮小,嗖的一聲鑽入了林洛的眉心最後消失不見,整個寢室的光亮也隨之消失。

第二日清晨,林洛按時醒來,卻聞到了一股異香,隨後卻發現了枕頭邊上的三枚綠瑩瑩的丹藥。

「這是?聚元丹!」

看著手指間的那枚丹藥,林洛無比的驚奇,《丹道寶典》中有聚元丹圖片,這枚聚元丹明顯比真正的聚元丹小了一號,而且色澤比起來也顯得稍稍不如。

即使大小色澤都不如真正的聚元丹,但是他畢竟是一枚丹藥?他又是從哪裡來的呢?忽然他想起了自己買回來的藥物。

翻出袋子卻發現裡面的老參,何首烏,還有玉石都不見了。

「這是怎麼回事?藥材自己變成丹藥了?」林洛百思不得其解。

思索了半晌,林洛猜到了一種可能,這三枚丹藥應該就是他買來藥材玉石的結晶,至於是怎麼煉成的他就不知道了。

「嘿嘿,聚元丹有了,不如試試它的效果!」

想到這裡,林洛就拿出了玉瓶將三枚丹藥都裝了進去,《丹道寶典》中有記載,玉能保證丹藥的藥力不會擴散消失,所以是儲存丹藥最好的器具。

拿起玉瓶,林洛就快速離開了寢室,來到了往常練功的小樹林,現在才清晨六點半,加上天氣又比起冷,所以,林洛完全不用擔心有人來影響他。

盤膝而坐,從玉瓶之中倒入一枚丹藥,然後再納入口中,聚元丹入口即化,隨後就化為到滾燙的液體鑽入了林洛的體內,並且迅速散開,爆發出了強大的真氣。

「這是?」

感受到這些精純的真氣,林洛心中大喜,連忙催動了《混元經》,一時間,他不斷的收集這些散開的真氣,然後將它們納入經脈之中,然後再經過大周天運轉,將它們收入丹田之中。

眨眼間,半個小時就過去了,雙目緊閉,盤坐在地的林洛忽然睜開了眼睛,一道精芒一閃而過,此時他的丹田之中,真氣充沛,並且真氣的質量還更上一層樓。

也就是說,他現在的真氣已經達到了暗勁中期,只要他花一段時間穩固,打磨身體,就能真正的踏入暗勁中期高手的行列。

林洛拿出玉瓶,裡面還有兩枚聚元丹,一枚聚元丹就足以讓他提升一個境界,如果將這剩下的兩枚給吞了,是不是可以達到暗勁後期?

聚元丹功效如此只好,要多多煉製,不過想到為了煉製這三枚聚元丹,他差不多花了兩千萬來購買材料,也就是說,這麼一枚丹藥就要六百多萬元。

他心中不由感嘆,這還真不是窮人能夠吃得起的。

現在武術境界劃分為明勁,暗勁,化勁,丹勁只要修成暗勁,就能被稱為武術高手了,如果進入化勁就是宗師級別的大人物了,那麼一旦達到丹勁,這就是傳說中的人物了。 現在,林洛有了聚元丹,就算他以後成為丹勁高手都未嘗不可,一時,他心中無比的激動,等他冷靜下來,他就想到了,要煉製大量的聚元丹,就要花費大量的金錢,看來只有努力掙錢了。

收起心思,林洛打了一趟八卦掌,感覺掌聲之間已經有了風雷之音,他心中很是滿意。

提著早餐回到了寢室,並且一一叫醒了三人,今天與歐陽玉嫣約好了,要一起去黑市幫助她選石。

八點五十,林洛緩緩來到了校門之外,目光落在了一輛看起來十分霸道的車上,這霸氣四溢的車叫做路虎。

車窗搖下,伸出一隻腦袋,展露出那美麗而秀氣的容顏,開這麼一輛霸氣車的居然是一名美女?而且,那美女還是被林洛所熟悉的。

「林洛,快上車!」歐陽玉嫣清脆而優美的聲音傳來!

林洛大步走了過去,拉開副駕駛就走了上去,繫上了安全帶,隨口說道「你不是說,要九點才來嗎?」

「我怕你等久了,所以我提前一點來了!對了,這是給你準備的身份令牌!」說著歐陽玉嫣遞給林洛一個巴掌大的銅牌。

「這是什麼?」林洛翻轉著手中的銅牌,好奇的問道。

「身份令牌!我們要去的黑市,不是一般的黑市!而是由一些大勢力一起組建的,不是誰都可以進去的!

凡是進去的人都需要身份令牌,沒有身份令牌的人拒絕入內!身份令牌分為四種,金銀銅鐵,其中金色的身份令牌最為高級,鐵牌最為低級!」

林洛不由感到很是新鮮「那這四種牌子又有什麼區別呢?」

「區別大著呢!在黑市裡面也是劃分了區域的,分為一二三四四個區域,金牌持有者可以在這四個區域隨意購買或者出售物件,並且不會收取半點費用。

而銀牌的持有者,只能在二三四這三個區域進行交易,每次交易都得按照交易的金額收取百分之三的稅。

以此類推,銅牌持有者就只能在三四區域交易,並且要交納交易金額的百分之五的稅收,至於鐵牌持有者只能在四區交易,交易成功后,要收取百分之十的稅收!」

「百分之十,這麼高,難道那些人都不反對嗎?」林洛疑惑的問道。

歐陽玉嫣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反對,誰敢反對?這黑市的背後乃是一群神秘的勢力,非常強大!

以前,有人妄圖吞併黑市,最後他們的下場都很凄慘,幾乎被滅了滿門!而且,在黑市中總是會出現一些意想不到的東西,所以,他們得到了很多勢力的擁護,可以說,黑市的勢力盤根錯節,達到了一種你無法想象的境界!」

林洛點點頭,既然存在就有他的道理。

路虎很快就衝出了市區,進入了郊區,最後居然開入了條崎嶇不平的小路,林洛不由有些意外「難道黑市在農村?」

歐陽玉嫣點點頭「黑市的隱秘性特別的強,半年召開一次,每一次都會出現在不同的地方,而持牌者會在黑市召開的前三天得到通知!」

「原來是這樣!」

路虎又開了半個小時的樣子,忽然來到了一座山谷前,歐陽玉嫣配合的停下了車子,然後就見到從路邊竄出了兩名抱著微沖的男子。

林洛不由一緊,整個人都處於一種緊繃的狀態。

「不要急,這是黑市的人!他們只是例行檢查!」歐陽玉嫣提醒道,雖然如此,但是林洛並沒有放鬆,微沖和手槍不同,即使一個普通人拿著微沖都十分有可能殺死暗勁高手。

「砰砰砰!」

對方敲打著車窗,林洛與歐陽玉嫣搖下了車窗,並且拿出了各自的身份令牌,兩名武裝人員檢查了令牌后,就一揮手示意可以通行了。

路虎鑽入了山谷之中,就出現了一大片開闊的地區,在這片地區上停放著大量的豪車,其數量不下五百。

歐陽玉嫣停了車,然後與林洛一起下車,就有一名男子迎了上來,冷聲說道「請跟我們來!」

跟隨男子的腳步,兩人來到了一片山壁前,只見山壁自動打開,出現了一道門來,林洛見此不由更加的驚奇「難道黑市的人在山峰之中開鑿出了一片空間?真是大手筆啊!」

林洛的猜想沒有錯,果然是在山峰之內開鑿出了一個巨大的空間,進了山壁的大門,隨後又穿過了幾處有武裝人員把守的關卡,二人才算是真正的進入了「黑市」之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