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宋晴暖猛然想起,自己和筱雨的手機連接了定位。

那是當初她出車禍后,筱雨非要給她打開的功能。

顧不了那麼多,宋晴暖趕緊打開了查找定位。

果然,小小的手機屏幕上。

一個粉粉的流氓兔頭像在不停的閃爍著。

筱雨在三十里地外的祁臨大街。

有了筱雨的消息,宋晴暖那顆懸著的心,才稍微好一點。

把安之送到幼兒園后。

宋晴暖一刻不停往筱雨的方向趕去。

半個來小時后,她終於見到了筱雨的車。

然而,引起她注意的卻是一輛白色大眾。

駕駛位的窗戶大開著,裡面卻沒有人。

車的座椅上全是水,上面還飄兩三片黃黃的落葉。

大燈還沒有熄滅,汽車引擎的聲音還在不斷的響著。

車身震動。

車輪下的一灘小水花一圈一圈向外盪著。

怎麼看,都覺得詭異。

宋晴暖也只是停留了一秒,又立馬朝著筱雨的車子走去。

沒有人。

透過明凈的車窗玻璃。

她清楚地看到,裡面沒有半分人影。

「眶。」

車門被輕而易舉的打開。

連門都沒有關。

導航上,「洛縣」兩個大字還亮著。

宋晴暖的心立刻又提了起來。

種種跡象都表明,筱雨出事了。

後面那輛同樣奇怪的大眾,和筱雨有關嗎?

「滴滴——」

正當她疑惑時,包里的反跟蹤器徒然響了起來。 車上居然有跟蹤器!

宋晴暖的臉色,霎那間無比蒼白。

自從上次出事後,她特意留了個心眼。

沒想到,竟然會是在這樣的場合下響起。

初陽已經漸漸升起,晨輝把大樹的影子拉的好長好長。

連下了一個星期小雨的臨城,終於雨過天晴。

溫暖的陽光透過車窗照進來。

那張憔悴的小臉卻越發慘白。

晨光習習。

宋晴暖卻覺得自己掉入了冰河。

大顆大顆的冷汗已然濡濕了整個後背。

報警。

這是此刻大腦空白下她唯一能記起來的東西。

「喂,您好,這裡是110報警服務中心。」

「喂,您好,我要抱警,我朋友失蹤了,她的車上有跟蹤器,車子停了一天一夜沒有關,車門也開著。」

我家王妃超凶的 宋晴暖很慌亂,顫抖的聲音不斷的向那邊傳達著所有她認為能證明筱雨已經出事的信息。

「不好意思,女士,您說的太快了,可以再說一遍嗎?」

那邊抱歉的聲音幾乎就要讓她崩潰。

宋晴暖努力平靜下來,盡量讓自己的語氣不要太緊張,「我朋友失蹤了,她很有可能被人綁架了。」

頂級閃婚:帝少的心尖寵 「那麼請問你朋友是什麼不時候見的呢?」

「我不知道,昨天下午我們通完電話后,就一直聯繫不上她。」宋晴暖吸了吸氣,盡量讓自己的聲音保持鎮定。

「抱歉女士,未到24小時是不能以失蹤立案的,要不你再多找找其他的地方或者給她家裡人打電話試試看。」

電話那邊,職業禮貌的聲音卻如此寒涼。

「我問過了,我問過了……」宋晴暖帶著哭腔的聲音里有明顯的不悅,「我說了,她的車上有跟蹤器,她的車子後面還停著一輛很可疑的車子,而且她車門沒關,停了一天一夜,正常人誰會這麼做。」

越來越高的音量在不大的空間里響起。

路邊有不少行人紛紛駐足,看向車內這個近似瘋狂的女人。

「抱歉,女士。」略微歉意的話再次傳來。

冷靜,一定要冷靜。

宋晴暖努力使自己鎮定下來。

腦海里一遍一遍搜索著能幫到自己的人。

那個神秘人……

對,他神通廣大,手段通天,也許他可以幫自己。

這麼想著,剛熄滅的手機再次亮起。

不管怎樣,都要試一試。

然而,無論她怎麼打。

那邊依舊一直是關機狀態。

宋晴暖無力的癱坐在車上,唇角幾乎要被咬出血來,一雙眸子因為激動變得猩紅起來。

秦騁……

這兩個字突然出現在腦海之中。

她猛地嚇了一跳。

會跟他有關嗎?

宋晴暖再次拿起手機,屏幕上秦騁的號碼靜靜的躺在那裡。

不停顫抖的手指,卻始終沒有落下。

一雙手猛然垂下,女人閉上眼,長長的睫毛不停的抖動著。

她恨透了此刻自己的無能。

然而,筱雨等不了啊。

就在她下定決心時,副駕駛上一大袋零食引起了注意。

薯片,餅乾,果凍……

裡面全都是筱雨愛吃的。

袋子上「嘉然超市」幾個紅紅的字格外引人注目。

宋晴暖的心裡又亮起一絲微乎其微的希望。

既然沒有人幫她,她自己去查。

一聲「轟」的油門聲,停了一夜的車子再次啟動。

嘉然超市。

「您再好好想想,真的沒有見過她嗎?」

宋晴暖拿著手機,給收銀員看筱雨的照片。

手機里,筱雨笑的溫暖,捧著一杯大大的珍珠奶茶。

「沒印象,來來往往的人太多,記不住。」收銀員認真的看著照片,回憶著。

宋晴暖才燃起的希望被瞬間澆滅。

「那,我能看看監控嗎?」她盯著收銀員頭上的監控,希望能從那裡能找到一點蛛絲馬跡。

「這……」本想拒絕的話在看到女人那張精緻卻瘦弱,疲憊不堪的臉時,又都吞了回去,「好吧,你跟我來,但是時間不要太長了。」

「謝謝你。」宋晴暖點了點頭,跟著收銀員到了監控室。

看了很久,那道熟悉的身影,終於出現在屏幕上。

是她的筱雨。

宋晴暖有些激動,眼眶裡有淚光。

視頻里筱雨那張清秀的臉上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宋晴暖鼻頭一酸,她知道,是為了她……

到這裡,筱雨的信息再次斷了。

所有的辦法她都試過了,她真的快要堅持不住了。

這次沒有絲毫猶豫。

看了看手機。

那個她一直迴避的名字,在屏幕上面亮起。

彼時。

剛開完會的秦騁一臉疲憊。

「滴——」桌上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是不是厲鋒胤那個傢伙有消息了?

秦騁漫不經心的拿起手機。

然而,當目光一眼望到那三個字時。

秦騁幽黑的深眸,驟然一沉。

宋晴暖。

男人臉上的疲意消失的無影無蹤。

甚至。

內心竟不受控制的興奮起來。

電話鈴聲源源不斷,卻好像都聽不見了。

沒想到她居然主動給自己打了電話。

秦騁壓了壓內心的激動,覺得有些不真實。

但下一秒,他又在心裡極力否定著自己這份竊喜。

終於,電話在快要掛斷的前一秒被接通。

「嗯?」

雖然嗓音還是那般森冷,但他還是忍不住的先開口。

「筱雨呢?」

宋晴暖開門見山。

這一聲「嗯」面對筱雨的失蹤變得毫無分量。

聽到久違的聲音。

她以為自己本該是複雜的,紛亂的。

然而並沒有。

她淡漠的聲音里只有質問。

「筱雨?」秦騁皺了皺眉,萬分疑惑。

「你不是派厲鋒胤去接近筱雨了嗎?別告訴我你不知道!你有什麼事沖我來,我都接著,是不是你讓厲鋒胤把筱雨帶走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