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直到身上明顯地能聞到冰點的味道后,她才趕快將冰點香水藏回褲袋裡。

從另一隻褲袋裡掏出鏡子,洛晨轉過身去,用手撥了撥深褐色的髮絲,拍了拍衣領上微皺的地方,對著鏡子,殷紅的唇線勾起三分溫柔,七分帥氣的弧度,她才滿意地慢慢轉過身去,雙手優雅地插著褲袋,做了個「憂鬱男」的眼神,來迎接對面走來的女子。

「憂鬱」的眼神裡帶著淡不可見的溫柔,等著女子溫婉的身姿優雅地走過來。

第一次相遇時候沒忘記過

壞壞的那個笑容打動了我

學校里好像從沒教過

心動怎麼對她說

不知道什麼時候她走向我

寫著名字的信封好像是我

星座雜誌預測了大成功

我們天衣無縫

兩人的距離,在那優雅的步調中,漸漸拉近,幾乎沒有縫隙地——

擦肩而過!

眾人心頭一酸。

不認識的陌生人,擦肩而過,也許才是最好的結局——

一陣模糊而遙遠的配樂適時地響起,彷彿地獄的彼岸花開,相隔了幾千年的回頭一望。

《錯過》

哀傷的曲調,始終遺憾著那種一眼萬年,卻始終鼓不起勇氣的感覺。

正當女人越過男人,與那頎長的身影交錯而過的一刻,配樂在同一時間,戛然而止。

眾人怔住了。

修長的手指從男子的褲袋裡抽了出來,映在溫柔的陽光下,幾乎能看得清楚那精緻的白皙。

俊美的臉上帶著一絲微不可見的霸道,洛晨伸出手,溫柔而強勢地攥緊了女子的手腕。

雲傲越淡淡地看著那人的手,被洛晨攥在掌心裡,清冷的俊臉如古井一般平靜無波,但秀逸的雙眸卻緩緩變冷。

白皙的手腕被人抓住,女人詫異,微微回頭,散開的黑髮揚起,米白色的夏奈爾長裙在微風中盪出淺淺微波。

深褐色的髮絲被風輕輕吹起,洛晨垂眸,注視著面前的蘭素,鳳眸溫柔。

「如果上天要讓我們的相遇落入俗套的話,那麼我希望,我可以改寫這個結局——」

女人微怔,輕輕地蹙起了柳眉,不自覺地輕聲道:「為什麼?」

當蘭素溫婉的聲音輕輕地說出「為什麼」時,田松不自覺慢慢地從椅子上站起了身來,呼吸漸漸加重。

最後,最後一幕了,只要晨哥說出最後一句話「因為冰點指引我找到了你」,然後做一個擁抱蘭素姐的借位動作,這個廣告就可以完美收官了!

洛晨緩緩地勾起唇,注視著女人的雙眸溫柔得幾乎可以溺出水來。

田松扎著馬步,緊張得身子一起一伏。

「因為——」

安靜!

安靜!

眾人屏住呼吸。

修長的指尖輕輕地撥開了蘭素背後的髮絲,撫上了她修長的頸脖,拇指溫柔地觸碰著那嫩滑的臉頰。

溫情而唯美!

陽光透過繁茂的枝葉,灑下一道道柔和的光束,微風徐徐,娑羅樹的落英在和風中飄浮,花瓣從兩人的發梢溫柔地拂過,留下一縷芳香,便悄然而逝,了無蹤跡。

男子深褐色的頭髮在陽光照耀下,閃爍出細細碎碎的光澤。

「只有你,才配得上冰點的愛!」

冰點的愛,沒有瑕疵,只有純潔的愛!

……

清越的男聲乾淨至極,完全沒有一絲褻瀆,帶著汩汩的溫柔,動聽得不可思議。

純白的紙花適時紛紛揚揚地飄落下來,在柔和的微風中漫天飛舞,帶著浪漫而魅人的氣息!

俊美的男子摟著女人的腰肢,輕輕地撫著她的臉,精緻的俊臉此時異常溫柔,渾身的氣息溫潤如水。

「只有你,才配得上冰點的愛!」

只有她——

淡漠的眸子一寸寸冷下來,雲傲越收回視線,驀地轉身離開。

蕭燁連忙從遠處跟上,只覺得深沉的氣息明顯地從那頎長的身姿淡淡地逸了出來,帶著說不清道不明的冷淡——

像冰冷的秋風從遠處吹過,帶來讓人皮膚生疼的寒意。

蕭燁心下一驚,卻聽到了異常冷漠的一句話。

「拍完這廣告后,蘭素不能再接觸洛晨。」

……

女人被洛晨摟在懷裡,卻並沒有小家碧玉的羞澀,在攝像頭的死角處,她的唇看不清深意地一笑。

畫面漸漸變淡——

定格!

「Good!很好!」

隨著田松的一聲大喊,拍攝結束。

……

拍攝結束后,蘭素拿過助理遞過的毛巾,輕輕擦了擦臉,便對著洛晨溫婉地笑道,「洛晨,你今天拍的很好。」

對於蘭素這麼生硬的客套,洛晨也給足了面子,雙眸微彎道,「是蘭素姐你帶的好。」

蘭素不可置否地微微一笑,而後拿過助理遞來的衣服,往臨時租用的更衣間走去。

見蘭素不來客套了,洛晨頗為無聊地四處尋找著雲傲越,卻發現攘攘的人群里,唯獨不見了雲傲越。

剛一開始拍的時候還看到雲傲越——

他去哪了?

怎麼走了也不說聲。

……

「救命啊!」

女人的聲音尖銳驚恐至極,眾人錯愕地順眼看去,一個貌不驚人的男人從劇組租用的房屋裡跑了出來,迅速地從紅色警戒線中鑽了出去——

他背著一個黑色大背包,邁著兩條飛毛腿,熟稔地朝米蘭大街的另一頭跑去,

緊接著,蘭素提著衣領,衣衫不整地從劇組租來當更衣室用途的房屋裡跑出來,溫婉的小臉驚恐至極,死死地拉著洛晨,毫無儀態地尖叫道:「攔住他——

」攔住他啊!「

聽到蘭素那絕望的聲音,洛晨精緻的臉一冷,如果冰點上線,遇到這樣的醜聞,對冰點的影響或許會很大——

畢竟,蘭素可是超級明星,走的是玉女路線!

偷拍蘭素可以,但是影響她的冰點那就絕對不可以!

想到這裡,修長筆直的雙腿馬上一躍而起,躍過那一米高的紅色警戒線,利索而迅速地朝著男人追去。

真是可惜!

如果不是蘭素撞上和她合作,她可就真的想看看玉女明星遇到偷拍裸照的頭條新聞——

……

貌不驚人的男人似乎對米蘭的地形非常熟悉,從拍攝場地逃奔出來后,便壓低重心,迅速地邁著兩條飛毛腿,繞著四通八達的街道左拐右拐。

左拐

右轉

上竄

下跳

……

瞥了一眼前面像無頭蒼蠅的傢伙,洛晨冷冷地勾起了唇,順手地一把扔開身上穿著的灰色西裝,修長的雙腿馬上一躍而起,動作迅猛而敏捷,精準地朝目標追去。

白色的身姿頓時如箭一樣,」啾「地一下直射出去!

一條街

兩條街

三條街

……

狂風在耳邊」呼呼「地刮過,將男人穿著的黑色皮衣颳得」唰唰「作響,連男人頭上的軍綠色土帽,也被狂風颳得完全地歪到了一邊,露出了幾根地中海黑髮。

他氣喘吁吁地跑在前方,身上背著一個像小山一樣的黑色大背包,累得像快要缺氧一樣,臉色蠟黃蠟黃,嘴唇慘白慘白,眼珠突兀無神——

猥瑣而狼狽!

和前面男人累得想死的樣子不同,身後的白色身影修長而俊酷——

男子神色自然,容貌俊美,她穿著一件單薄的白襯衣,身姿瘦削而利索,速度快得驚人。

那修長的身姿一起一躍,馬上將兩人之間天南地北的距離拉近——

喘了口粗氣,男人忙裡抽空地回頭掃了一眼越逼越近的洛晨,蠟黃的臉色更加憋屈起來,他暗暗咒罵了一聲,心頭的怒火越燒越旺——

該死!

洛晨那個臭小子,怎麼這麼能跑?

是打了激素嗎?

想到這裡,男人鏡片下的雙眸一閃,猴子般地一個轉身,馬上竄入了一條暗黑的巷子里。

見男人轉彎了,洛晨斜挑了下嘴角,身形一閃,馬上跟著邁了過去,卻沒有意料到一個黑影迎面猛撲了過來——

」啊——「

尖叫聲像一個原子彈一樣,猛地在小巷裡爆炸開來!

凄慘而尖厲!

竟然是——

一個女人!

洛晨反應奇快地接住了向自己方向倒下的女人,修長的手臂一繞,繞到了女人的下腰際,動作紳雅,穩穩地扶住了她那下跌的身體。

」沒事吧?「

斜窩在洛晨的懷抱里,中國女人明顯驚魂未定,她深吸了一口氣,小手緊緊攥住了洛晨的衣袖,驚恐地失聲道:」那人,那人想殺我。「

殺她?

聽完女人的話,一絲說不上來的奇怪涌了上來,洛晨眉頭一緊,她淡淡地掃了下窩在她懷裡顫顫發抖的女人,道,」快走吧,以後不要一個人走這些巷子。「

說完,洛晨動作溫柔地將女人拉起,修長的身形利索地一前,正準備往前追去,但瞥眼看過去,巷子里,早已空蕩蕩的一片——

前方的男人,不見了蹤影!

……

見後面終於沒追兵的動靜了,男人像狼一般奔跑的速度稍微慢了下來,卻不時謹慎地回頭,任由帽檐下的眼睛銳利地掃向後面,看看有沒有人追來。

而了無人煙的巷子里,只有他奔跑的腳步聲迴響著——

看著四周寂靜無人,男人終於鬆了一口氣,他將身後的背包一把甩了下來,扔在地上,然後」啪「地一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猥瑣地擦了擦額頭上的汗。

洛晨那個傻逼,被他甩掉了吧。

不過,今天的收穫,還是很豐富!

想到這裡,男人鏡片下的雙眸一閃,笑了起來,沒想到,蘭素那女人,身材真是一等一的好!

正當男人意淫著蘭素的身材時,空空的巷子里,一把清越的男聲如天籟一般響起——

」歇夠了么?「

聽到這個聲音,男人錯愕地抬頭,垂在身側的雙手警惕地攥了起來,鏡片下的雙眸」唰「地一下,集中地往巷子的轉角處看去。

轉角處,男子輕輕地勾著唇,邪肆地抱著手,從巷子中的陰影處慢悠悠地走了出來。

卻讓男人驚恐起來——

是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