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電話又斷了,不過三十秒后電話又響了。

「大霖剛才打電話了嗎?我手機被搶走了,剛拿回來就看你的電話,有什麼事兒嗎?是不是需要借錢,師叔為人你是知道的,有事你就和我說,沒問題的,喂,大霖,在聽嗎?喂喂……」

主持人和場上其他的嘉賓自己觀眾心態都崩了,他們真的沒想到會出現神轉折,臉皮這麼厚的還真是很少見啊,不過為什麼有點兒萌呢。

幸虧易陽不知道他們的想法,要不然他肯定會告訴這些人,自己一米八的個頭,全身肌肉,純爺們好嗎!

大霖很後悔自己打了這個電話,本來以為會順順利利的,沒成想就這還出現情況了。

「師叔,不要裝了,你的形象已經沒有了。」

「哦,是嗎,那幫我問下可以把這段剪掉嗎?成功了今年壓歲錢給你翻五倍,,不成功就和去年一樣,怎麼樣,很有誘惑力吧。」

「師叔,就一百塊錢你想讓我做這麼多事兒嗎?」

易陽差點兒沒把電話扔了,熊孩子不討人喜歡。

不過想想,去年好像就給了二十塊錢,這樣說只有一百好像也沒錯。

「大霖的師叔您好,我們還不知道怎麼稱呼您,我是星八點的主持人鶴鳴,我是主持人李冰。」

然後就有好幾個主持人的問好聲傳過來。

「別用您,和各位一比我還年輕,不是,我的意思是說我沒你們老,也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也不知道什麼意思了,我叫易陽,大霖的師叔,你們好。」

話自然是故意這麼說的,就是為了製造點兒氣氛,易陽敢保證,他今天這段通話起碼也要保留大部分,沒別的,因為有吸引人的點,甚至有可能會成預告片。

主持人沒反應過來易陽是誰,不少觀眾知道了,有的甚至早就猜出來了。

「老大,我們愛你!」

易陽也沒想到這觀眾裡面還有陽粉。

「我也愛你們,樓上的觀眾你們好嗎?」

不知道為什說,他這麼一說大家都抬頭向上看了看,包括在這個台上工作了多年的主持人們,可是,二樓的觀眾他們想問問在哪裡……

「哦,我知道了,他是最勁特別火的那個靈魂擺渡裡面的,你不還說他和趙吏才是真愛嗎,你忘了。」

鶴鳴一說,李冰也想起來了。

「啊,是你,真的是你嗎?你和趙吏第二部有感情戲嗎?我們都很期待的。」

易陽嘴角一抽,這個世界綜藝節目尺度這麼大嗎!

「這位美女,請矜持一下,我義正嚴辭的告訴你,如果有人願意花錢,也不是不能商量的嗎,怎麼樣,花嗎?」

最後的話怎麼聽都有種賤賤的感覺,節目世界有限,而且易陽已經提供了這麼多素材,最後簡單說了幾句就掛斷了,主持人還約他一定要去節目,就這點兒東西聊了十幾分鐘。

放下電話,易陽看著現有的綜藝節目,發現雖然人有不同,但是發展趨勢差不多,在國內,綜藝還有很多是靠購買版權,不過易陽也沒想插一腳,畢竟綜藝再怎麼好也是有壽命的,人對於它的記憶里可能有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但是一部好的作品很可能會讓幾輩人都記得。

正月十六,周子怡從家裡回來的日子,不過十八就要去浙省拍戲,回來也就是為了收拾一下那面的東西,順便看看自己得男人。

「要不然你別去了。」

「要賠錢的。」

「賠就賠好了。」

「別廢話,快點兒搬東西。」

易陽乖乖的幹活去了,唉,女人嗎,不和她一般見識。 另一邊,周穎被吳培軍帶回家,一路上被吳培軍劈頭蓋臉的教訓了一大通,哪怕是離開了雙石村,也依舊氣的不行,周穎稍有反駁,便被教訓的不行,若是正常時候,周穎還能與父親爭執上兩句,但眼下她不敢反駁,這種事情越解釋越是亂,最好的解釋就是沉默。

純情大明星 回到家,吳培軍氣的飯都不吃,更是怒斥個不停,周穎母親想要勸阻都不行,一樣被暴脾氣的吳培軍給怒罵回去,一直鬧騰了半夜,才算是停歇下來。

吳培軍給周穎警告,不允許再和林楠有任何瓜葛,看他氣到那般模樣,周穎也只能無奈點頭。

回到房間,周穎這才算是鬆了一口氣,雖然吳培軍不是自己親生父親,但從小到大對自己的寵愛一點都不少,比吳俊凱這個兒子更讓他疼愛,周穎從小也很孝順懂事,但這並不代表著這件事周穎就妥協了。

對於林楠,她真的發現自己是徹底的愛上了!

吳培軍想要阻攔二人,顯然有些難道,為此剛一回到房間,周穎便迫不及待的打開手機聯繫林楠,對於林楠身上的傷勢她依舊有些擔心,同樣的一幕也在林楠家發生著,林楠躺在床上但卻一直不曾休息,在等待著周穎的消息,眼下也不敢主動去聯繫,生怕被吳培軍看到,到時候只會更麻煩。

而今周穎發消息過來,當即讓林楠臉上露出喜色,他也擔心那位舅舅會動粗,真若是打了周穎,林楠就心疼了,好在只是教訓了一通。

二人閑聊著,言語之中透露著對彼此的擔心,一直到確定沒什麼事情才算是安心。

與此同時,吳培軍夫妻二人還沒有休息,吳培軍今日著實被氣的不輕,他就是看不起林楠,前段時間還對著上門還債的林楠開口大罵不休,而今竟然和自己的女兒有關係,這自然讓他一百個不同意。

一旁,林楠的這位舅媽好言相勸,是一個標準的家庭主婦,沒什麼主見,一輩子都是吳培軍做主,但關於女兒的事情,她還是想說上兩句。

「好了,其實林楠那孩子還是不錯的,心地不錯,眼下也有了出息,俺看還是不錯的,咱也知根知底的,反正和小穎也不是真正的表兄妹關係,可以的。」周穎母親勸說道,相比與吳培軍那麼嫌棄林楠,她也算是看著林楠長大的,覺得還不錯的,而且這是女兒的選擇,只要女兒覺得好就好,還算是開明。

吳培軍依舊還在氣頭上,聽到老婆這麼說,頓時又大怒了起來,連帶著她都一起教訓了起來。

「好個屁,我說不行就不行,我就是看不上他們一家,林楠那兔崽子想娶我吳培軍的閨女,萬萬不可能!」吳培軍氣的大罵,就是看不上林楠。

半生荒唐半生你 「明天就給我安排給小穎介紹對象,怎麼都不能便宜了林楠那兔崽子!」吳培軍說道,態度堅定。

第二天一大早,林楠早早吃過早飯,便直接來到公司小樓,這是公司開業的第一天,原本以為自己夠早的,不過真的出現在小樓大門口時林楠才發現自己還是來的有些晚了,倉庫大門口,已經堆的滿滿的,楊老二等人都在這裡忙碌著,看到林楠到來,一個個上前打招呼。

辦公室內,一眾辦公人員也各自到齊,以楊胖子、楊瑾二人為首,其它還有幾人,是負責人事和財務的人員,前前後後這棟小樓內應該有著七八名員工上班。

而且一大早的,都比林楠這個老闆早,各自已然開工了,各就各位,正式站好第一班崗。

林楠率先來到自己的辦公室內,在二樓位置,一台電腦,一張貌似還不錯的辦公桌,不過林楠還沒有什麼需要在這裡辦公的,看了一眼便隨便在各處溜達起來。

「哈哈,林總好!」楊胖子看到林楠,笑著上前打了個招呼,滿是打趣之意。

「楊總辛苦了,來那麼早!」林楠也叫了一聲楊總,讓楊胖子滿是一副得意洋洋之色,他的辦公室和林楠的挨著,公司剛成立,林楠甩手掌柜,其它事情基本上全部交給楊胖子和楊瑾二人打理,林楠倒是清閑,但他們還有不少事情要做。

農門追妻令:娘子你五行缺我 隨後林楠又來到隔壁的財務室和人事科,看上去有模有樣的,都是年輕人,是這十里八鄉的,公司開出的工資不低,再加上在家門口上班,自然有很多人樂意,他們都是楊瑾和楊胖子親自把關招募的,人都還不錯,有學問有經驗。

沒有耽誤他們工作,公司正式運作,對他們也是一種工作的考核,有不少事情要辦,尤其是財務這一塊,哪怕是有著三人,但一時間依舊有些凌亂,需要儘快熟悉這裡的一切。

一樓,楊瑾正仔細的查看一份資料,因為腿腳不便,他的辦公室被安排在這裡,甚至還專門給他派了一個秘書幫助,相比與楊胖子,他這位副總更細心,更有經驗,公司絕大部分事情都是他來考慮與建議的,然後楊胖子負責跑腿,也是在不斷的學習,為了公司的事情,楊瑾這段時間可謂是加班加點的在研究,整個人看上去都消瘦了一圈。

「林大哥,我正要給你說點事情,你看看這東西。」看到林楠,楊瑾開口說道,並且要把這份資料交給林楠查看,相比與楊胖子,他這人也穩重的多。

林楠看了一眼這份東西,是一個什麼管理系統,但林楠不是很懂,看了半天也沒有太多的理解。

「得,你還是告訴我要怎麼做吧。」林楠笑著說道,對於楊瑾他也很相信,否則也不會讓他做公司副總,代替自己管理公司,楊瑾也知道林楠可能不是很明白,當即給林楠進行了一個解釋。

「這是當前最先進的一種ERP生產銷售管理系統,說的直白點就是有了這個系統,我們都可以在辦公室內,甚至是在手機上查看到每日每座大棚的產量,入庫情況,以及運輸、每家門店的銷售情況!」眼睛給林楠解釋道。

此言一出,林楠當即眼前一亮,楊胖子也是一副如夢初醒之色。

「這個東西好!」 林楠和楊胖子對這些都不懂,但楊瑾對於這個領域卻有著不弱的了解,甚至親身經歷過,針對公司目前的情況,這才給林楠提及這件事。

目前大仙農公司的庫存多少,財務收入等等,還停留在元始的人工記錄階段,更不要說直營店的監管,這些都是極大的漏洞,一旦出現問題,就很嚴重。

尤其是公司想要做大,這種模式完全是沒有可能!因此楊瑾向林楠推薦了這個系統,並且之前也進行了一定的資料查閱。

當楊瑾將這種好東西給二人講解了一番后,當即林楠便給予極大的支持,雖然按照楊瑾所言,造價不菲,但只要真有這麼好用,錢都不是問題。

按照目前大仙農公司的出產,一日兩三千斤的產能,便是十幾萬的營業收入,而這其中的收益百分之九十都是純利潤,單單這個掙錢速度,絕對可觀,雖然按照楊瑾所言這麼一套系統至少需要五百萬以上,但林楠依舊是一咬牙,同意了下來。

儘管林楠暫時還負債上百萬,但這都是小問題,眼下自己的農家小店內積累的靈氣值越來越多,每日的訂單數量也多了不少,少的時候也有著上千靈氣值進賬,最好的一天有著五千靈氣值的高收入,只要林楠願意,隨時可以再度擴產。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第三座大棚馬上就要正式開賣了,到時候收入又將大幅度提升。

「老闆,還能不能再度進行擴產,農村的消費畢竟有限,若是有可能,我希望將咱們的直營旗艦店開到城裡,那才是真正賺錢的地方!」楊瑾開口說道,他早就調研過市場,像公司的這種高質量黃瓜和西紅柿,隨隨便便在城裡都是數倍的價格,眼下鄉鎮之中林楠的定價直營店只賣四十塊一斤,但真若是到了城裡,哪怕是一百一斤也完全沒有問題。

如此的話,利潤就來了,而且想要長期發展,也不可能一直拘泥於鄉鎮之中。

「不錯,在魔都就這種黃瓜西紅柿,至少是兩百起步,而且有時還買不到!」楊胖子聞此言深有同感,他在華夏最頂級的都市生活過,接觸的東西也多一些,尤其是本身就和他這個專業相關,研究不少。

林楠聞言點頭,這個他不是沒有考慮過,之所以就在鄉鎮之中鋪開,沒有直接進入城市,最主要的還是擔心供應的問題。

這不是自己真正的科研成果,完全算是投機取巧之法,所依賴的完全是進化液這種東西,依靠靈氣值,倘若是自己大規模擴展開來,突然之間進化液沒有了,再或者是連通天店鋪都消失了,那就悲劇了。

為此林楠一直不敢真正擴產,極為謹慎。

「這個問題我會考慮的,眼下公司其它的事情,你們兩個就先都辦好就行,有什麼需要的直接找我!」林楠開口說道,準備好好研究下這個問題。

隨即,林楠來到倉庫位置,此刻楊老二和劉桂蘭都在這裡,一個指揮著裝卸車,一個則負責帶著人記錄出入庫的情況,看起來確實有些凌亂之感,不過二人乾的卻也很起勁,一車車的黃瓜西紅柿運送過來,讓二人樂不思蜀,然後指揮著工人裝上保鮮車,然後準備朝各個門店配送。

看了一會,林楠眉頭微皺,眼下的情況確實還存在不少的問題,哪怕是自己這個不專業的人士都能發現。

公司所在位置距離村子有點距離,雖然林忠等人一大早就開始採摘,但那麼多地也需要時間,此刻已然是八點鐘左右,依舊還在進行著,按照這個時間,等配送到各個門店的時候,少說也要十點多才行,算起來就太晚了。

另一個問題也隨之暴露在眼前,從大棚的位置將一一筐筐的黃瓜西紅柿等拉到這裡是用普通的農用三輪車,在這鄉間小路上,林楠怎麼都覺得有些不安全,本就狹窄的小路,太過擁擠,效率也太低了。

之前沒有正式開始,林楠不知道,但眼下他都看出來了,看了一會,林楠總結了一下問題,便又回到楊瑾的辦公室內,和他討論這個問題。

對於這些問題,楊瑾也注意到了,針對運輸的問題,他暫時也沒有什麼辦法,告訴林楠會去研究,而採摘配送的問題,楊瑾給林楠提議,建議夜間進行採摘,方便早晨的配送,亦或者是白天採摘,然後等到早晨配送完畢后,當天的產品再入庫,等若是將採摘的產品放置在倉庫內大半日的時間再進行配送。

聽起來,自然是第二種更靠普一些,但問題就在於保鮮,一旦這麼做就沒有了那股新鮮勁,這是林楠不願意看到的,但半夜就工作,這個林楠也覺得很為難。

最後還是楊胖子給林楠提了意見,在這座倉庫的基礎上,改建成保鮮庫,如此這個問題也就解決了,至於運輸問題,他也提到過類似的東西,在國外曾經看到過類似的報道。

人工運輸,存在各種隱患,但可以採取傳送帶運輸,這樣的好處顯而易見,可以直接從雙石村位置搭建傳送帶到這裡,然後直接送到倉庫之中,這又給了林楠極大的啟發,真若是如此就好了。

隨即,楊胖子給林楠和楊瑾查閱相關資料,確實存在,而且看起來完全可行,唯一的麻煩就是一點,需要錢,而且是大量的錢財!

想要鋪設這麼一段距離的傳送帶,造價不菲,而且還需要配合建立完整的自動化保鮮倉庫,沒有巨額資金支持,根本做不好,而林楠眼下最缺的也就是金錢!

「看來要儘快賺錢了!」林楠自語,沒有錢想要做起來還真是有難度,眼下兩三座大棚的賺錢速度,已然跟不上了,之前林楠是擔心進化液不足,擔心靈氣值不足,不過眼下還好,無論是靈氣值還是進化液都是充裕的。

「你們立刻準備縣城開旗艦店的事情,我去安排擴產的事情,最遲十天,或許可以將產量翻倍!」林楠開口說道,心中有了決斷。

有讀者朋友給塵浮提到更新的問題,說實話,塵浮盡量多更新,最近都是日更4章了,真心不少了,還望諸位見諒,一如既往的支持,我努力做到最好!謝謝了,歡迎各位讀者朋友留言! 易陽和周子怡在帝都各大商場逛了兩天,沒辦法,媳婦兒一定要給他買衣服,雖然苦點兒,好在這次沒有臨陣脫逃,全都安排好了,周子怡也去拍戲了,要不然說有個女人家裡屬實不一樣。

易陽因為自己能輕鬆兩天,沒想到一個電話打亂了他全部的計劃。

「老闆,有人舉報我們公司偷稅漏稅,現在網路上輿論聲音很大。」

一聽這個易陽瞬間精神了,他成立公司的時候就說過,該給國家的一分不要少,怎麼可能還涉及到偷稅漏稅的問題。

「什麼情況,財務負責人怎麼說,有沒有人自以為是的做了什麼?」

易陽最怕就是下面人自作聰明。

「全都問過了,包括賬務也核查了一遍,沒有任何問題,網上爆料的內容都不是不真實的,但是網上輿論聲音太大了,我怕會出現不可控的問題。」

易陽太了解網民了,很可能一個假消息就會成為某些不良網民的攻擊點,雖然大多數網民是理智的,但是不可否認,大家關注的永遠是那些搞事情的,久而久之就會假的也被說成真的。

打開新聞網站,果然易陽被舉報偷稅漏稅的新聞上了頭條,沒有被舉報人的信息,這要是以前這種新聞易陽都會認為是侮辱自己的智商,連實名舉報都不是的一次舉報,就能讓媒體把它報道成新聞頭條,不知道是媒體人太閑,還是他不了解媒體人。

想了半個小時,也看了半個小時,易陽決定解鈴還需系鈴人,系鈴人當然不是舉報那個,而是接受舉報的機構,雖然即使機構說了沒有這個事兒,還會有人不相信,那就不是易陽能管得了。

登陸微克,易陽直接發了一條消息。

「聽說我偷稅漏稅了,很有可能是真的,還是讓國家稅務來查查吧,萬一呢,對吧。」

特意艾特的相關機構,網友有點懵,因為正罵著呢,怎麼本尊好像不是很在意啊,這讓他們的鍵盤毫無用武之地。

不過幾分鐘后,易陽又更新了第二條。

「對了,我的新戲馬上要開拍了,敬請期待!」

發完這個網路上的聲音突然轉向了。

「易陽為了宣傳竟然搞這種事情,取關。」

「同意。」

「1」

舉報人萬萬沒想到會是這種方式策反了網友。

相關單位其實也注意到了這條新聞,現在他們最怕的就是涉及到明星名人的舉報,不是不敢查,而是太瑣碎,即使什麼證據都沒有也要去查,因為輿論的力量太可怕。

往往調查結果出來了,也是問題,什麼問題都沒有是問題,調查出來問題又是問題,他們也很難。

半個小時機構微克上發言了,意思就是已經接到相關舉報,正在啟動調查程序,有結果第一時間通報,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易陽本來想通過人問問到底是誰沒事兒干搞得事情,後來一想這個人實名舉報都不敢,就靠輿論導向這麼低級的手段,實在是沒必要為了這種人浪費時間,索性暫時放在一邊,等政府說話就好了。

偷稅的事兒不說,靈魂擺渡要結賬了易陽很興奮,特意換了一身衣服,正裝西服,老林見了第一句話就是:

「結了婚就不一樣啊。」

易陽臉皮厚著呢,無所謂,愛說什麼說什麼,他就當這群人是嫉妒。

「老林,我看你也是紅光滿面啊。」

「彼此彼此,喝茶。」

兩隊人馬坐下來開始溝通結算的問題,這次沒有額外加成,所有收益易陽分百分之四十,這是當初定好的,而且中間財務一直在跟進,今天就是確定收益項目款項有沒有問題,沒問題就簽字轉賬。

「易陽,聽說你新戲要拍了,怎麼打算的,我可是很喜歡和你合作啊。」

老林的意思很簡單,想要摻一腳。

「不瞞你說,新戲奔著電視台去的,所以即使給你,也只能是網路播放了,現在也不敢答應你,還要看具體情況。」

易陽真沒拿架子,現在電視台買劇很多都是要求連帶著網路播放一起,在電視台沒確定之前,他還真不能直接答應老林。

一聽易陽要走電視台路線,老林也沒有很驚訝,他早有直覺,說出來只是確定一下,同時也賣個好,他們這些人看來,關係才是最重要的。

「行,不過有什麼好事一定要想著我啊。」

「沒問題啊,咱們這關係還用說嗎。」

老林沒有繼續這個話題,都是人精一樣的,點到即止,做人說話這方面易陽是甘拜下風的。

一邊喝茶一邊說著些沒營養的話題,來來去去的一個多小時,那邊終於全部搞定,易陽鬆了一口氣,再聊一會兒他怕自己會睡著。

「報數據吧。」

發話的是老林,易陽只負責聽。

「廣告收益第三方收益還有會員收益等加起來是一億七千萬,去掉我們雙方的投資以及後期推廣費用還有稅務方面的,結算利潤是八千三百萬,應付易總的是三千三百二十萬,之前我們已經付了一千萬,還需要支付兩千三百二十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