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可苦於羅漢卻是一臉的緊張不安啊!因為那洪荒世界中的神靈,仙人,猛獸,此時一個個都眼神冷漠的鎖定著他,那種精神上的壓力簡直可怕到了極致啊!

就像是一個普通人,哪怕那猛虎,狼群,蛇群,離他還有十幾米,甚至數百米遠,也能夠給他們的身心造成極大的干擾困惑,甚至足以把人嚇的癱瘓在地。

現在的苦於羅漢便是這種情況,他的氣勢本就不如林逸,現在又見識到了如此妖孽詭異的一幕,這心裡上瞬間就慫了很多,如果不是那金燦燦的手掌已經凝聚成功,此時他還真不見得有勇氣跟林逸一戰。

可饒是如此,那如純金打造而成的手掌,此時也微微有些潰散的跡象,這差點沒有把三通和尚給嚇死啊!這可是他現在能夠爆發出來最強大的攻擊沒有之一啊!

如果苦於羅漢的大手掌就此潰散,那今天他跟整個極西之地的強者還真不見得能夠拿下林逸啊!

「苦於,你好歹也是我極西之地的強者,為了我整個極西之地的安寧就算是獻出你的生命又如何?大戰就在眼前,最忌諱的便是臨陣膽怯,拿出你的勇氣,默然吾等瞧不起你!」

三通和尚咬著槽牙,神色無比凝重的盯著苦於羅漢呵斥道,現在這種情況,他只能讓苦於羅漢去拼,哪怕是讓苦於羅漢獻出自己的生命他也不介意。

「羅漢加油!」

背後,一眾佛門子弟紛紛盯著苦於羅漢喊道。

「我加油你妹啊!」

苦於羅漢都要哭出來了,這一次可是真的拚命了啊!哪怕有三通和尚的加持,他也依舊能夠感受到那洪荒世界的恐怖跟可怕啊!

萬分之一個呼吸之後。

眾目睽睽之下,那洪荒世界跟那彷彿如天地一般巨大的手掌撞在了一起。

瞬間,彷彿一切都定格了一般,似乎空間,時間,都徹底的消失了,每個人彷彿只留下了一雙眼睛,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一團讓整個極西之地都在顫抖的光芒驟然在萬米高空之上綻放開來,一剎那,彷彿整個天地都被照亮了一般。 洪荒世界內的仙人,猛獸,山川大地,而已在這一刻遭受了滅頂之災,紛紛化成虛無。

巨大蘑菇雲足足數萬米大小,緩緩在天空上綻放開來,在人們的視線中他似乎綻放的非常緩慢,可實則卻以超越音速的可怕速度在飆升。

知道過去了十個呼吸之後,眾人的耳邊才響起了一道道毀天滅地的恐怖巨響,一名名僧侶在這恐怖的音波之下,瞬間就像是被五馬分屍了一般直接炸成了無數碎片,夾雜著血霧朝著遠處疾馳而去。

瞬間,這一方天地就變成了赤紅色,大量的血霧在空中漂浮,屍體碎片,內臟也不斷跌落在地上,曾經的荒古之地在一瞬間變成了阿鼻地獄,那場景簡直讓人不寒而慄。

而那致命的如來神掌在打破了洪荒世界之後,竟然依舊以驚人的速度朝著林逸落下,彷彿這一擊並沒有對他造成多大的損傷一般,這一幕把林逸嚇的亡魂俱冒啊!

他剛剛已經拼盡全力了,此時整個人就像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柔弱書生一般,不要說如此恐怖的大招,便是一般的普通壯漢他也擋不住啊!

「該死,看來境界之間的差距果然是恐怖的啊!戮仙之境八層,該死,該死啊!」

林逸咬著槽牙,心裡無比憤怒的咆哮道,他的天賦,他的戰鬥力,絕對堪稱是前無來者后無古人,只是他修行的時間還是太短了,以至於他的境界尚未提升,若是他能夠進入教主之境,哪怕眼前這一擊是三通和尚跟苦於羅漢聯手,他也有把握殺了對方。

可現在,他無力回天啊!靈氣耗盡,手段齊出,再無能夠抵擋這經天緯地一擊的能力了啊!

「胖子,你走,馬上走,否則,一旦我被擊殺,你也逃不了。」

林逸深吸了一口氣,盯著神府說道,雖然現在的神府依舊還十分的脆弱,可最少他已經能夠脫離林逸了,再加上他的狡詐跟恐怖的佛法,只要稍微小心一些,在外修行一些念頭,自然能夠成長起來,總比跟他一起死在這裡好啊!

神府一聽,抿嘴自嘲一笑道:「你我一起這麼多年了,讓我丟下你獨自逃命,我可做不到,而且,老子的佛法也如此精湛,我到想要試試看這如來神掌是不是真的這麼牛!」

林逸一聽,頓時心頭一顫,急忙尖叫道:「胖子,你別亂來,你擋不住的。」

「嘿嘿,不試試又怎麼知道呢?」

胖子咧嘴一笑,直接化作一道金光從林逸的丹田處飛出,化作一尊憨態可掬的巨大羅漢盤踞在天空之上,他的突然出現,直接把在場眾人都搞的神情一怔。

畢竟這裡可是極西之地,在這裡的強者,他們幾乎都認識啊!更何況是胖子這麼威風凜凜的存在。

「爾等,身為佛家子弟,卻心懷殺機,簡直如豬狗不如,今天,我便用我的死來證這佛家慈悲之名,當年佛祖割肉喂鷹,從未想過要得到一星半點的好處,而你們倒好見別人得到了寶貝,竟然就想要殺人奪寶,爾等這等行徑,跟那強盜有何區別?」

神府雙眸怒瞪,宛如在呵斥自己的晚輩一般,盯著眾人呵斥道,他的聲音蘊含著無上佛法,不少修為低下之輩,在這一連串的質問之下,個個都忍不住低下了頭,一臉的愧疚之色。

這次他們的確是動了死心,更是違背了佛門的宗旨,可如三通和尚,如苦於羅漢這樣的強者,心境卻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依舊神色冷漠的盯著那金燦燦的手掌。

這一掌乃是決定勝負的關鍵,林逸能夠擋住,極西之地便輸了,如果林逸擋不住,那他們便能夠得到天大的好處,甚至是能夠窺視到神紋的秘密。

天雲在動用神紋之後的實力是何等恐怖,他們可是親眼所見啊!那種提升簡直讓所有人都心動。

神府見自己在動用無上佛法呵斥一翻之後,眾人竟然依舊還是一臉的貪婪之色,忍不住自嘲的笑了起來,佛本是無所無能,本是慈悲善良的,可眼前的這些人很顯然只是打著佛的名頭,在這裡強取豪奪而已,哪裡有一旦佛的慈悲心腸呢?

「今天,我以身殉佛,希望能夠警醒諸位,你們若是一直這樣,早晚會墜入魔道的。」

話落,身材肥胖,慈眉善目的神府便直接衝天而起,朝著那巨大的手掌沖了過去。

這一幕,直接把眾人驚呆了啊!因為神府根本沒有任何的防禦,甚至是靈氣都不曾鼓動啊!這麼直接飛過去,豈不是在找死?

「難道他真的要以身殉葬不成?」

眾人都盯著神府,不解的在心裡嘀咕道。

下一秒,神府便如同一隻撲火的飛蛾一般義無反顧的朝著那巨大的手掌而去。

「胖子!」

林逸悲呼,心痛萬分啊!兩人一起經歷了無數次的生死磨難,在林逸的心中,神府早就是他的兄弟,早就是他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了,可現在,神府竟然遇到了危險,他能夠感受到此時神府的力量,那是一種沒有絲毫保留,前所未有的強大力量。

一旦被這如來神掌擊中,神府真的有可能會徹底泯滅在這天地間啊!

「老大,記得我的女神府!」

神府咧嘴笑道,而後,那他龐大的軀體在那恐怖的手掌之下,直接炸成了齏粉,連阻擋分毫都沒有,鮮血如雨從天而降,灑在了下方几百名和尚的腦袋上,染紅的每個人白凈的臉頰,使得他們在這一刻都變得無比猙獰恐怖起來,彷彿,這才是他們的真面目一般。

「胖子!!!」

林逸悲呼,歇斯底里的咆哮著,體內的靈氣,血液,在這一刻都如開水一般瘋狂的沸騰了起來,原本正常的雙眸,在這一刻也閃爍著燦燦金光,彷彿變成了沒有感情的怪獸,同時,大衍劍法也在他的腦海中瘋狂的演練起來。

那彷彿是一種,一種天性一般,鋒利無匹的盤古幡,在這一刻也隨著腦海中的劍法微微的蕩漾起來。 港風呼嘯,盤古幡在林逸的手中,簡直就像是神出鬼沒的幽靈一般,上一秒,還在左邊,可下一秒卻驟然出現在了後面,讓人無跡可尋,不但如此,隨著他不斷揮動手中的盤古幡,林逸的氣息也在急速的攀升。

那種境界的提升簡直就像是做上了過山車一般可怕。

教主之境。

教主之境初期。

教主之境後期。

戮仙之境一層。

戮仙之境二層。

……

一直到戮仙之境三層的恐怖修為,那種可怕的提升才慢慢的停了下去,而林逸此時散發出來的氣息也恐怖到了極致,簡直就像是一尊真正的戰神一般,整個人往哪裡一站,自然而然的就散發著一股無與倫比的恐怖氣息。

同一時間,林逸也抬頭朝著天空上的巨大手掌看了過去,那冷漠如金屬一般的眸子里閃爍著可怕冰冷的殺機,手中的盤古幡猛的朝上揮動,頓時,一道可怕的白光直接朝著天空上斬了過去,光芒足足有千米,如利刃一般,朝著天空上殺了過去。

「呼!!!」

虛空裂開,罡風呼嘯,那白色的光刃去勢極為兇猛,幾乎是瞬間就到了金色手掌面前。

「鏘!!!」

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音驟然響起。

白色的光刃攜帶著雷霆萬鈞之勢狠狠的斬在了手掌上,而那急速落下的金色手掌在這一刻也戛然而止的停下,但是卻沒有分出勝負,每個人都瞪大了眼睛,都一臉的緊張不安啊!

苦於羅漢代表著極西之地最強的力量,如果他都擋不住,今天他們恐怕都要死在這裡。

時間慢慢的過去,整個天地間都安靜的針落可聞,沒有人敢呼吸,沒有人敢出氣,每個人都要著槽牙,都一臉的緊張,生怕自己的呼吸,自己的動作影響了勝負。

林逸在揮出一擊之後,那金色雙眸內的冷漠也淡化了一分,而後,咧嘴不屑的嘲諷道:「區區戮仙之境八層的修為,也敢在本少面前放肆,你找死!」

話落。

盤古幡再度揮動,虛空再度一亮,又是一道可怕的光芒飛出,朝著那金色的手掌斬了過去。

「苦於,你還愣著做什麼?給我加持啊!」

三通和尚急眼了,現在這種情況,還發獃不死找死嗎?

在三通和尚的眼睛猛的一瞪焦急十萬分的呵斥道,他能夠感受到林逸的可怕,那是一種他從來沒有感受到的危險,如果這一擊不能殺了林逸,那他的性命恐怕都不一定能夠保住啊!

苦於羅漢一聽,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當即咬著槽牙,血脈逆轉,激發自己的天賦潛力,隨後一口血箭驟然從他的口中噴出。

「噗嗤!!!」

鮮血如雨,飄然而至,落在了那金色手掌上,瞬間,金色手掌光芒大盛,宛如正午時分的烈日一般,散發著一股股讓人心驚膽顫的波動,只是它還來不及再度鎮壓,林逸帶出的第二道光芒卻已經斬在了那金色手掌之上。

「砰!!!」

虛空激蕩,眾人連站穩腳跟都無法做到,在這可怕的悶響中東倒西歪,而那金色的手掌也應聲炸開。

苦於羅漢見狀,蒼老的瞳孔中閃過一道驚慌之色,隨後面色一紅在,再度噴出一道血箭,整個人便眼睛一瞪,當場氣絕身亡。

而三通和尚也是面色猛然一變噴出了一道血箭,神色也同樣狼狽到了極致。

「跪下!」

林逸咬著槽牙,手持盤古幡,宛如魔王一般,盯著三通和尚等人冷冷的呵斥道,聲音並不大,可落在這些人的耳朵里,卻不亞於是旱地驚雷,直接把眾人炸的心頭一顫,紛紛跪在了地上。

便是在極西之地,地位非常高的三通和尚此時都是一臉苦澀的跪在了地上,惹不起,林逸能夠破了苦於的如來神掌,依然足以橫行整個極西之地了。

「諸位,上天好生之德,我希望你們也能仁慈,否則,今天我不殺爾等,來日,自然也會有人殺了爾等。」

林逸收起盤古幡,神色漸漸變的成長了起來,一億五千萬龍之力,讓他有絕對的自信掌控眼前的一切。

「秦少教訓的是,吾等錯了!」

三通和尚恭敬低頭跪拜到。

「吾等錯了,以後自當改進!」

眾人無比恭敬的盯著林逸說道。

林逸聞言深吸了一口氣,也不廢話了,轉身就朝著裡面的虛無走去,剛剛他之所以能夠不斷的突破乃是因為他再度激活了體內的血脈之力,同時也明白了自己的使命。

這裡的東西取走之後,他就必須要去三十三重天了,哪裡有著一場無比重大的盛會在等著他,三天之內他如果不能趕過去,那他這一生的努力幾乎就要白費了。

「你去準備,我一個時辰之後出發!」

林逸淡淡的說道,彷彿在對空氣說話一般。

「是!」

可偏偏空氣中卻傳來了一道聲音,隨後,一股波動慢慢的蕩漾開來,一名穿著袈裟的光頭和尚緩緩浮現出來。

「沒想到少主的天賦竟然如此驚人。」

和尚盯著林逸離開的方向,淡淡的笑道,隨後身形一動,瞬間就是萬米的距離,從眾人的頭頂上方急速飛過,跪在地上的三通等人卻是一點都沒有察覺到的意思,依舊老實巴交的跪在地上。

荒蕪之地深處很快就傳來了一陣慘叫跟打鬥,只是這打鬥響起的突兀,結束的就更加的突兀,眾人都不曾仔細聆聽便依然結束。

極西之地,東南方向萬里之外,一座浩瀚無邊的煙海中,那穿著袈裟的和尚正靜靜的站在洶湧的海面上,隨著海浪微微的起伏,那感覺彷彿他就是海上的一葉扁舟一般。

林逸徑直落在了他的旁邊,神色冷漠的說道:「可準備好了?」

「少爺放心,我在這裡等候了少爺二十年,一切都已經準備妥當,少爺如果沒事兒我們隨時可以出發!」

和尚對著林逸微微彎腰行禮,笑道。

「出發!」

林逸有些心煩意亂的說道,雖然他非常想回去給青娘等人道別,可時間不允許啊!從這處特殊通道過去,最少都需要兩天的時間,就這還是一切順利的情況下。

所以三天的時間對他來說還是非常緊張的,如果他能夠在那盛會之上大放異彩的話,以後的路自然是一帆風順,可如果他不能在規定的時間趕去,那麼他現在擁有的一切都將會成為過往,包括他的那些女人兄弟,以及現在的這幅軀體。

和尚威嚴,微微一笑,手臂一會,袈裟頓時帶起一股狂風,吹的海面上的海水不斷的沖著天空上凝聚扭曲,很快就在兩人的面前形成了一個巨大透明的原型通道,這通道直指蒼穹深處,給人一種接連天地的感覺。

「少爺,請!」

和尚再度恭敬的對著林逸行禮道。

「好!」

林逸深吸了一口氣,扭頭看向了太白天所在的方向,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那娘們兒要是知道我不辭而別,恐怕會氣瘋吧!等著我,要不了多久,我便會親自歸來,到時候我們一定會永遠在一起,再也不分開了,錦龍魔你回去務必要保護好老闆娘。」

站在旁邊,早就被這一幕驚呆的錦龍魔一聽,慌忙跪在地上顫抖到:「秦少放心,便是我丟了性命,也絕對不會讓老闆娘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的。」

林逸聞言點了點頭,把自己的九龍戒指取下扔給了錦龍魔,「這裡面有我這些年的收藏跟一些心底,你拿著吧!我這一去你們也無需擔心高家的追殺了,我自會搞定!」

話落。

林逸抬腿便朝著裡面走去。

和尚見狀,左右看了一眼,確定沒有問題之後,而已身形一動朝著裡面走去,隨後,一股可怕的吸力驟然從頭頂上方蕩漾開來,兩人就像是升空的火箭一般,以驚人的速度朝著三十重天而去。

錦龍魔看著急速前行的兩人,一臉的震驚唏噓之色啊!因為他在那和尚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絲帝王的氣息,仙帝,仙帝級別的強者啊!不管放在那裡,那都是無比恐怖的存在啊!

可現在,隱匿在這極西之地這麼多年,竟然只是為了等候林逸的到來,帶林逸去三十三重天,那林逸的身份,他簡直不敢去想啊!

「秦少,希望你一帆風順,錦龍魔在九重天等你!」

錦龍魔深吸了一口氣,隨後化作一道烏光便朝著龍騰上會所在的方向而去。小胖子口中的這個瘸子對我來說確實很重要,但是能不能得到我想要的消息卻不好說。

只是對於目前的我來說,但凡有一丁點的可能我都要去試試。

因為,我真的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去努力了。

相比起困難而言,最可怕的是沒有方向。

只要有一個方向可以讓我去努力,哪怕只有一絲希望,那也是希望。

王聖的家在永德縣的一個農村,沒有出雲南,這在我看來算是一個好消息。

如果太遠的話,以我目……

《陰陽低手》第147章想不想玩兒大一點 「葉浪,老子讓你在秘密基地待了八年,就是為了讓你當保安?我葉昊怎麼有你這樣的兒子?」

耳旁電話中傳出一陣怒喝,提到秘密基地,葉浪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秘密基地的八年,是葉浪最不願回憶的過去!

「保安怎麼了?您老人家不也是當保安出身么?」

葉浪叼著煙捲,單手插著口袋,滿臉不在乎,在配上大褲衩,小背心,人字拖,典型頹廢青年模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