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等等……好像有點不對……

這是二樓……

他是怎麼從二樓的窗戶上跳進來的啊?!

跳高冠軍都沒他跳的高啊!

果然還是報警比較靠譜,我這麼一想,又奪回手機。

黑衣男子連忙道:「哼!愚蠢的傢伙!我真的和警察差不多,只不過不是陽間的警察而已!」

「我承認你可能不是人。但我接受不了你是警察的可能。」

我覺得我需要喝點飲料壓壓驚。

因為我眼睛的緣故,我是能見到彼岸的東西。

他要不是人,那麼應該是滯留在人間的古代亡靈,可能是古代的某個捕快,也可能是古代的某個差役、侍衛之類的。

既然是亡靈,跟著我總歸是不好的。

我好像被什麼不好的東西纏上了,應該聯繫一下驅魔人,找一找傳說中的天師,得道高僧什麼的。

不如現在就行動,我覺得打電話給林靜怡。

黑衣男子一把奪過我的手機,道:「看來不拿出點兒東西,你是不會相信我的身份了。」

說完,那黑衣男子手微張著,頓時掌心出現一股黑色煙霧,那黑色煙霧並不是禁止的,反而像夏季清晨湖中蓮花一樣鋪展開來,煙霧散盡之後,一本泛著古老暗淡香氣的藍皮裝訂書出現在他手中。

他拿著手裡的書,一邊看一邊道:「顏漠?生於丙年,甲月亥日申時,陰氣重,能看到死去的人……」

他說的都對……

我雖然聽不懂什麼叫做丙年甲月亥日申時,但後面他說我陰氣重,能看到死去的人倒是真的……

他難道是個算命的?

或者他生前是個算命的?

「那麼,你是……」

「我是鬼差。相當於你們陽間的警察。」

……什麼叫相當於……

差很多的好么!

我們陽間的警察才不會私闖民宅呢……

我沉默一會兒,問:「鬼差不是黑白無常嗎?」

「凡間哪天不在死人,黑白無常兩個忙得過來嗎?」鬼差說。

我默默無語,心中倍感凄涼,但仍面不改色的問:「我陽壽到了?」

「不。」

聽到他這麼一說,我鬆了口氣。

這麼說他不會來帶我走的……我還沒死……

鬼差接著說:「只是你能看到我,你是破壞陰陽秩序的人,為了維護陰陽秩序,即使你陽壽沒到,我也要帶你轉世輪迴……」

這麼說……我陽壽到沒到好像沒什麼區別……反正都要死……

而且沒想到面前這個傢伙就是玩忽職守的鬼差……

我長那麼大總算見到了鬼差。

我委婉的提議道:「那不如你給我一雙普通的眼睛。」

鬼差站在窗戶上,迎著秋風,說:說:「對不起,我們鬼差沒有這種能力。」

我一時好奇,問:「那你們鬼差有什麼能力?」

鬼差說:「我們鬼差能溝通陰陽,甚至能連接時空、扭轉乾坤。當然,鬼差日常生活中不會需要經常做連接時空這種事,我們鬼差日常要做的事就是把那些亡魂帶到彼岸。」

看起來好像很高大上,只是連給我一雙普通的眼睛都做不到……

這些話值得商榷……

也許這位鬼差只是吹個牛而已……

「我不想死……」

「那給你第二條路,最近我有點忙,引渡亡靈忙不過來,你幫我引渡幾個,你這件事我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如何?」鬼差正似笑非笑的看著我。 「那給你第二條路,最近我有點忙,引渡亡靈忙不過來,你幫我引渡幾個,你這件事我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如何?」鬼差正似笑非笑的看著我。

等等……

好像有點不對,如果有陰陽眼,能看到亡靈就要被鬼差拉去輪迴的話?那驅魔人家族豈不是要全家死光光?

驅魔人家族基本可是個個都能見鬼的……

所以,驅魔人家族應該早就消失,但是現在並沒有消失,所以……

難道,面前這位鬼差只是來騙我當廉價勞動力的?

我覺得我需要確認什麼,便問:「這個……可能有點難,引渡亡靈這種事我做不來,另外我有一個小小的提議,很多道士都能見鬼,尤其是一個叫做劉道合的道士……不如你抓他去當個臨時工吧……」

道合兄……別怪我坑你……

我真的覺得你去當臨時工比較好……

那麼你就禍害不了眾多像是清雨那樣的無辜少女了(?),還能在現在拯救我這位無辜少女(?)……

道合兄,你算是有價值的犧牲了……

鬼差冷笑一聲,道:「柿子要撿軟的捏啊。那些高人不是那麼容易拿捏的。」

我:……

我就是你口中的軟柿子嗎?

你是因為不敢拿捏那些高人所以欺負弱小無助的我嗎?

你要不要臉!要不要節操!!

而且劉道合算是什麼高人啊!!他是妖人好不好!

鬼差道:「好了,別廢話,趕緊幫我引渡亡靈,幫我引渡三個我就不為難你了。」

我不確定的看著鬼差,問:「真的只要三個嗎?你不會在我引渡三個之後再叫我引渡三個吧?」

鬼差怒極反笑,道:「我像是那種人嗎?」

我懷疑你真的是……

哦,不,不是懷疑,我確定你就是那種人!

不對,你不是人……

鬼差說他叫陸涯,負責在這一片區域引渡亡靈,平時穿的這種類似於古代圓領服的衣服就是鬼差們的統一制服,上面綉著一些符咒,可以保護他們在一次致命攻擊中活下來,不至於灰飛煙滅。

我一聽,任務好像很危險的樣子……

我一隻菜鳥指不定就是炮灰……

請問陰間投訴熱線在哪兒,我要投訴這隻不負責任的鬼差,居然抓我當臨時工,當臨時工居然也不付報酬……

不付報酬也就算了,還不管吃管住,簡直比黑心工廠還要黑心……

我要投訴!!!

陸涯扔給我一件他的備用制服,叫我套上,然後又丟給我一把扇子,說:「這是我們鬼差的武器之一,借你用一下。扇子正面扇一下會招來引渡亡靈的黑色蝴蝶,一般情況下,滯留在人間的亡靈會跟著黑色蝴蝶來到陰間,也就是你們說的彼岸,扇子反面扇一下會招來陰間罡風,你可以用陰間罡風與妖怪啦鬼怪啦搏鬥。」

我艱難的問:「我的工作需要與鬼怪搏鬥?我能辭職嗎?」

「不能。」

我忍無可忍,道:「我想死……」

陸涯的臉色依舊如常,眼底卻有一種愜意慢慢的溢了出來,「你辭職剛好我立刻讓你死,免得你擾亂陰陽秩序。」

我緊緊抿著嘴……

我說我想死真的只是說說而已……您不用當真!

不要讓我真的死啊!

我忽然好奇,問:「我死了也會和那些亡靈一樣要被你引渡嗎?」

陸涯搖了搖頭,道:「不,你死了我先喂你喝孟婆湯,等你什麼都忘了我再告訴你你是鬼差,然後叫你去引渡亡靈。」

「我要是做了一陣子鬼差之後不想當鬼差,想轉世呢?」

「再灌孟婆湯啊。然後再告訴你你是鬼差。」

「過一陣子,我要是又不想當鬼差,想轉世呢?」

「再灌孟婆湯啊。然後再告訴你你是鬼差。」

「……」

「……」

我彷彿看我我永世不得超生的凄慘生活……

沒工資沒記憶,只知道給這傢伙打工……

打工啊打工,打到時間的盡頭……

可能比這悲慘啊……因為未必需要打到時間的盡頭,我可能在與鬼怪的搏鬥中就灰飛煙滅了……

「還有一個疑問,我要是在引渡這三個亡靈的時候,死了怎麼辦?」我硬著頭皮問。

陸涯那雙幽黑的眼中閃過一絲笑意,唇角輕揚,似是開玩笑道:「那就灰飛煙滅了。」

……都這種時候了,能別開玩笑啊!

你倒是說一下我遇到危險,自己解決不了的時候該怎麼聯繫你啊!

「別開玩笑了。」我無語道。

陸涯奇道:「你覺得我在開玩笑?」

我:……

剛才覺得是笑話,現在忽然不覺得了……

心中酸澀難忍……

這任務有生命危險不說,沒有報酬不包吃住不說,還有一個奇葩上司……

不能忍啊!!

忍無可忍!!

……等等,好像我現在只能忍下去……

陸涯給我一沓符篆,這符篆是幫我靈魂離體的,只有靈魂離體才能穿上鬼差制服,戴上鬼差的那種帽子,才能使用鬼差的扇子。

陸涯說我第一個要引渡的亡靈是徐家凶靈。

徐家凶靈這四個字一聽就很要命好么!

凶靈二字已經告訴我很危險了!

帶著凶靈二字的一般都很可怕……

我能不去嗎?

最後,陸涯給我兩個選擇,第一個死,我沒等他說完就說:「選第二個。」

陸涯說:「那你收拾收拾,過幾天去收了徐家凶靈吧。」

我:「……」

說完陸涯就要離開,我忙問:「那你跟我一起去收它嗎?」

陸涯挑了挑眉,眼中閃過一絲好笑,道:「不啊,我要去嘗嘗街尾那邊關東煮呢,沒時間。」

我:……

欺人太甚!!!

叫我出生入死!

自己去吃關東煮!

吃關東煮重要還是收凶靈重要啊!

你這麼喜歡玩忽職守嗎?陰間投訴熱線在哪兒,我要投訴這隻鬼差!

這麼一想,我真是太悲慘了,別人在吃關東煮,我居然要去孤身一人收凶靈……

……而且你一個鬼差,能吃到人間的東西嗎?

像是感應到我的疑惑,陸涯的鬼差制服瞬間就變成針織背心加襯衫,頭髮也變成很普通的短髮。

乍一看,倒是人模狗樣的很。 變出來的衣服居然也很有品味,再配上他的稍微有點小帥的臉,倒像是男模特一樣……

我碰了碰他,居然驚訝的發現他有實體?

陸涯神色不改,不以為意道:「我們這種比較強的鬼差是有變出實體的能力的。只是你這種菜鳥鬼差沒有。」 女人三十也好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