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在他話音落下的瞬間,葉子晨便感覺到黑龍也是出現在了他的身後。兩道氣息將其全然封鎖,一股無形的壓迫感在這虛空中曼延。

「乖乖的留在這吧。」站在前面的古離嗤笑道,「要是你還想活的話,或者說你還想讓她活下去的話。」

突兀的,在古離的手中便是出現一名閉著雙眸的女子。

「明白了么?」 第908章永生永世輪迴畜生道

「蘇煙。」

惡魔boss寵妻成癮 當看清古離手中的女子,她閉著雙眸沒有任何掙扎,不過她身上的生機還是很重的,顯然是被對方用了什麼手段迷昏。

前妻太火辣 葉子晨的身體驟然間僵住,沉默,旋即他的瞳孔便是爬滿了血絲。

「放了她。」

大月謠 雙眸凝視著古離的位置,葉子晨用著深沉的口氣朝著他開口。

在這種沉默之下,任誰都能感覺到他現在心中的暴躁難安的情緒,還有讓人心悸的危機感。

「嘿!」

古離不過是淡淡的笑了笑,手掌抓住蘇煙的頭,將其垂落於虛空之上。

「別……」

看到古離的動作,葉子晨眼皮猛的一跳伸出手制止。

「別擔心葉兄,我怎麼可能會對她怎樣。這可是葉兄的女人,我心中清楚的很。」古離玩味的收回手,讓蘇煙置身於一處雲層之上,道,「我不過就是請她過來安撫下葉兄的情緒,葉兄的情緒實在是太暴躁了。」

看到蘇煙回到雲層,葉子晨的才長舒了一口氣。他重重的看了蘇煙數眼,旋即朝著古離開口道。

「你到底想要怎樣?」

「沒想怎樣呀?」古離擺出很是無奈的神色攤手道,「我就是看葉兄受傷,在說打來打去也不太好,咱們為何不能在這裡好好的看一會,聊聊天談談心?」

「呵……」

殊不知,就在這時,一道火紅色的影子快速的朝著他們掠了過來,其目標……是躺在雲層上的蘇煙。

「嘖嘖嘖,想在我面前搶人?」

淡淡的嗤笑之後古離動了,他右腿一個掃堂腿甩了過去,左手由掌化拳狠狠的朝著那道紅色的影子打了過去。

「哼。」

見來者竟然硬抗他的攻擊,古離的眼中閃過一抹陰翳之色。

「找死。」

話音一落,古離不在有任何留手,化作一縷流光便是和那影子糾纏到了一塊兒。

「這是機會。」

看到古離離開,不知為何葉子晨的心中突然間冒出這樣的念頭。他隱晦的朝著蘇煙的位置看了一眼,他們倆的距離大概只有幾十米的距離。

這種距離只要他想,瞬間就能到達,在彎腰將其抱起逃離……

前後大概需要三個呼吸的時間。

在其右身位的黑龍距離他大概百米遠,可他的氣息一直都鎖定著他,說不定會在他將蘇煙抱起的瞬間將其攔住。

「得試試。」

心下一狠,葉子晨便準備動手。可他的腳才稍微挪動,他便感覺到黑龍已經將他全然鎖定,而且對方更是來到了蘇煙的面前,陰沉的雙眸淡淡的看著他。

「葉帝,你想幹什麼?」

黑龍垂下頭看了眼躺下雲層中的蘇煙,抿嘴輕笑道。

「想要救她走么?難道這就是所謂的英雄難過美人關?這不過就是個女人罷了,葉帝何須如此在意?剛才要是葉帝想要走的話,說真的,我黑龍自問單獨是攔不住你的,可你竟然想要救這女子,呵呵……」

「那你這麼說是想放我走了?」

人都到了蘇煙的身邊,葉子晨就算是想救也是沒有任何可能性。他故意擺出玩味的神色看著黑龍,卻看到黑龍更加玩味的看著他。

「貌似不太可能了。」

話音未落,出去對付那紅影的古離便是回來,在回來時候他的手裡還扣著一名長著九條血色尾巴的狐狸。

「又來一個送的。」

啪。

隨手將九尾狐扔到了蘇煙的身邊,葉子晨定睛望去……

「柳兒姐。」

「葉子晨,你到底在幹什麼!」在落地的瞬間蘇柳兒便是朝著其爆喝。

「閉嘴。」古離蹙眉抽了蘇柳兒一巴掌,這一巴掌的力道直接將其抽的嘴角溢出鮮血,「葉帝的想法怎麼可能是你這種畜生能夠理解的,竟然敢對葉帝大呼小叫,我看你也是活膩了。」

言語間,古離就要再次出手,葉子晨看到瞬間爆喝道。

「住手。」

懸在空中的手停下,將手收回的古離擺出不解的神色,開口道。

「葉兄你阻止我幹嘛,你的身份何等尊貴,他不過就是個獸域的畜生,竟然敢跟您大呼小叫,我這也是幫你管教不是?」

「你要是在敢喊說她一句,死!」

森然的氣息從葉子晨的體內瀰漫而出,在短暫的愕然之後,古離扯著嘴角笑了笑。

「葉兄,威脅我?」

就在他們倆對話間,癱坐在地面的蘇柳兒察覺到他們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葉子晨的身上。

儘管她現在已是虛弱無比,可她卻還是紅著眼想都不想就抱著蘇煙逃離。

「我讓你走了么?」

正在和葉子晨對話的古離右手一攝,準備跑開的蘇柳兒竟是不能在前行一步。

「看你長的好看饒你一命,可你怎麼就不能乖乖聽話?」

古離陰柔的語氣越來越近,蘇柳兒也能感覺到說話人語氣中的危險。她緊緊的摟住懷中的蘇煙……

不能在失去他了,已經失去了袁洪的蘇柳兒,在失去蘇煙就失去了全部的世界。

「你呀,不乖。」

一把拽在蘇柳兒的長發,生拉硬拽著將她狠狠的拖了回來。

蘇柳兒死死的咬著牙一聲不吭,可她的瞳孔卻是紅的越發妖異。

「乖乖的留在這裡當個寵物不好么,還想跑……還想帶著人跑?」

砰。

一腳踢在蘇柳兒的背部,本來就虛弱的她一口血直接就吐了出來。看古離卻是未曾留守,而是變本加厲的朝著她施以拳腳。

「你給我住手。」

遠處的葉子晨雙眸通紅,古離眨眼回過身,依舊是那副不解的神色。

「葉兄怎麼了,我教訓這畜生,難道不對么?剛才這畜生可還是想要將你的愛人劫走,你不該謝我么?」

砰。

又是一腳。

「住手。」葉子晨開口道。

「嗯?」古離歪著頭道,「葉兄到底是何意?」

「我讓你住手!」一直在壓抑著心頭怒火的葉子晨突然間爆喝,旋即便看到在他的背後有一道道紫色的光芒閃爍,「在動她們一下,在說她一句畜生,我讓你永生永世輪迴畜生道!」

「哦?」古離挑眉。

「我說到做到!」 第909章由我來爭取時間

「殺。」

殺聲震天。

紅楓城西北方赫然成為了此時三方人馬交戰的主戰場,而讓包裹在中間的三界一方,儘管戰士們浴血而戰,可依舊逐漸露出頹勢。

節節敗退。

在血僵和魔族的前後夾擊下,三界一方的活動範圍不停的縮小。

他們踩著同族的屍首不停的退著,眼睜睜的看著身邊的人不停的倒下,卻無法為其收屍。

「看來他們是不行了。」

殭屍始祖中的旱魃嗤笑著,他們幾個殭屍始祖都未曾出手,現在的戰鬥已經無需她們去扭轉戰局,此時的他們戰局絕對的優勢。

他們更享受於看這場廝殺,尤其是那群傢伙的死不瞑目,亦或是絕望的倒地。

其餘的殭屍始祖也是點頭,三界這邊的人的確已是油盡燈枯。

現在要做的就是不停的推進,蠶食他們的活動範圍,到最後三界他們的結果只有一死。

在跟血僵的廝殺中,百花門首席大弟子李佳怡腰間的軟劍已經砍的有些鈍了。

她根本得不到任何喘息的機會,堪堪將身邊的血僵斬殺,就有無數的血僵朝著她身邊衝過來。

就彷彿,不管怎麼斬,這群血僵也是斬不盡的。

眼看著一群血僵朝著她這邊沖了過來,她下意識的想要動用靈技卻對付她們,卻想到她的體內已經壓榨不出任何靈力,供給她來釋放靈技將血僵群殺。

「難道真的要死在這裡了么?」

李佳怡秀氣的臉上露出一抹絕望,她有些失措的呆住,腦海中不停的出現現世時候的場景。

直到最後,她的記憶停留在了和葉子晨算是比較甜,當然是在她看來比較甜美的記憶上。

嘴角洋溢著笑容,她竟然一時間有些痴了。

「師姐,小心。」

就在她失神之時,一道爆喝將她喚醒。放眼望去,那群血僵已經來到了她的身前,而在她的前面……

「師妹!」

跟他同期的師妹就那麼被血僵啃食,她就站在其身後親眼目睹了這一切。

「師姐,要小心呀……」

伴著一道無力的低語,她的那名師妹便是讓血僵全部吞噬。

「我殺了你們。」

李佳怡一直都是很恬靜的女子,就算她來了仙域之後,進入了百花門有了超絕的是實力,可她依舊不好殺虐。

可能她現世的潛意識裡,殺戮是不好的。

就是這樣的人,在這種情況下竟是喊出了這樣的話,那麼由此可以看出她心中到底有多憤怒。

「去死去死去死!」

手中的軟劍不停的將那群血僵的頭顱不停的砍落,脖頸處躥出的鮮血落在她的臉上,胸前……

她就猶如個血人般,身上滴滴答答的落著血水。

「都去死!」

手中的軟劍一甩,一排血僵的頭顱便是高高飛起。旋即她跑到那名師妹的前面,卻發現對方已經沒有了生機。

皚皚白骨露在外面,在其骨頭上夾雜著鮮紅的血肉。

「師妹!」

抱著師妹的屍體痛哭,可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血僵便是又蜂擁而至。

不一會的時間,李佳怡便是讓這群血僵全部包圍,她拾起地面的軟劍想要殊死一搏……

「凋零。」

虛空中出現淡漠的低語,旋即無數的花瓣從空中落下,落在那群血僵的身上。

花瓣落體,那群血僵身上的血肉瞬間被腐蝕。他們咿咿呀呀的喊著,旋即百花門的掌門便是出現在李佳怡的面前。

「走。」

落到一處比較安全的位置,李佳怡的雙眸無神的看著前方,鼻尖不停的抽泣著。

說真的,她真的有些扛不住了。

她不過就是現世的普通女孩兒,為了避免容貌帶來的災難,她無時無刻的都在帶著一張醜陋的皮,保護著自己。

她是個膽小懦弱的人,她性格就是如此。

來到仙域,這裡的一切都不停的帶給她巨大的衝擊。可她不喜麻煩別人,只能將這一切藏在心裡。

何況,葉子晨跟她說過,她們會回去的。

可是……

真的能回去么?

這種屍山血海,那斬不盡殺不絕的血僵,還有魔族在後面虎視眈眈。

回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