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宣布了韓楉樰獲勝了之後,雲之衡的臉色就更加的差了,而地下,卻是一片歡呼的聲音。

其實,這些人,並不在意,是韓楉樰獲勝,還是雲之衡獲勝,他們只不過,就是想要來,湊湊熱鬧而已。

「真是沒用,原本,還以為,能指望這他呢!」

而這個時候,在二樓的一件包間裡面,一個蒙著面紗的女子,恨恨的將自己手中的茶杯,放在了桌子上,裡面還沒有喝完的茶水,都濺了出來。

「你著什麼急,這才是第一場比試呢,後面還有兩場呢。」

而坐在這個女子對面的,是一個男子,正在不咸不淡的安慰著她,不過,目光,卻是注意著樓下的那個傾城的女子。

「哼,容楚越,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麼主意,你別妄想了,現在韓楉樰那個賤人,可是和容初璟在一起呢。」

提起韓楉樰的時候,女子的聲音都變得有些尖銳了,要不是有面紗遮著的話,臉色肯定也是猙獰的。

這個女子,自然就是自作自受,將自己給毀容了的韓楉榛,而她對面坐著的,也是好長的時間沒有了音訊的容楚越了。

只不過,這會兒,容楚越用的,可不是自己原本的相容,而是一個,看起來二三十歲,長得還算是清秀的人的面貌。

「那又什麼關係,遲早有一天,我會讓容初璟,什麼都沒有的。」

容楚越平靜的說著,語氣里卻帶著篤定,就好像,他真的會讓這件事情,變成真的一樣。

韓楉榛和容楚越,也是聽說了,今天,韓楉榛和雲之衡,要在這裡比試醫術,他們才會來這裡看的。

原本,韓楉榛還想著,要是雲之衡的醫術,真的比韓楉樰要好的話,到時候,就能將她給趕出上京了,同時,還能讓他將自己的臉給治好,這可是一舉幾得的事情啊。

沒有想到,雲之衡居然這樣的沒有用,這才第一場比試,就已經輸給了韓楉樰了,韓楉榛的心裡自然是充滿了怒火的。 「行了,好好的看著吧,不是還有兩場的嘛。」

容楚越有些不耐煩的說了一句,他對於誰贏還是誰輸,都不在意,他會來,也不過是湊個熱鬧而已,而且,還能進一步的了解,自己敵人的能力。

對容楚越來說,韓楉樰,也算是容初璟的助力了,對於她的能力,他自然也是要了解一番的。

上次的事情,容楚越自己覺得,自己已經做好了很充足的準備了,可是,沒有想到,還是輸了,而且輸的一敗塗地的。

後來,容楚越反覆的想過了,這其中,可能出現的變數,可能就是在韓楉樰的身上了,這次,他自然是不會再犯這樣的錯誤了。

「哼,雲之衡這個沒有用的,第一場都輸了,後面兩場,也不見得就能贏。」

韓楉榛有些憤憤的說著,想到,不能讓韓楉樰這個女人,滾出上京,她的心裡,就很不舒服,尤其是,在自己被她給毀容了之後。

當然了,韓楉榛他們不高興,可有的是人高興呢,至少,韓遙微他們這邊,就很高興。

「我就知道,師父肯定會將這個人給打敗的,哼,就他,還想和師父比試醫術呢,簡直就是痴人說夢了。」

韓遙微有些得意的說著,在她的心裡,韓楉樰當然是千好萬好的,容不得別人說一句不好的。

而青墨和容初璟,顯然也是同意了韓遙微的話的,不過,他們兩個人,都只是笑了笑,沒有說話。

韓遙微說,可以說是小孩子的天真之語,他們說,讓人給聽了去,免不了,就回說他們太狂妄了,還會牽連到韓楉樰,這樣就不好了。

而除了容初璟和韓楉榛他們,還有許多的來看熱鬧的人呢,比如,很早之前的時候,就和韓楉樰有過爭執的,神仙醫館的梁東坡等人。

「哎,原本,還指望著,這個雲之衡,能好好的給韓楉樰一個教訓,沒有想到,居然在第一局的時候,就輸了。」

這個時候,他們也是唉聲嘆氣的,原來,他們的神仙醫館,也算得上是上京最有名的醫館了。

可是,自從韓楉樰來了之後,他們醫館的名聲,就是一日不如一日的了,這讓他們這些人,日子也很是不好過啊,現在,也不過是維持著表面的風光而已。

「這個韓楉樰,確實是有些本事的,不過,她能不能笑道最後,可還不好說呢,你們別忘了,這個雲之衡的師父,可是孫長方呢。」

有這樣的一個師父在,想來,也不會讓自己的徒弟,輸的很難看的吧,他們就慢慢的等著好了。

而這個時候,雲之衡也從自己輸了第一場比試的打擊中,回過神來了,去看了看自己師父的臉色,就見他,臉色不怎麼好看,頓時有些心虛。

「既然這第一場比試有了結果了,那就先休息一個半個時辰,再開始比試下一場吧。」

這個,也是之前的時候說好了的,畢竟,這看病,也是需要耗費精力的事情,而且接下來,可是要製作丹藥,那就更加的耗費心神了。

韓楉樰對此,倒是沒有什麼意見,點了點頭,在對著裁判席上的人行了個禮,就先離開了,往容初璟他們的包間走去了。

而這個時候,雲之衡也跟在了孫長方的後面,離開了大家的視野,想來,肯定是他的師父,有什麼話,要好好的交代他了。

「楉樰,你可真是好樣的,你一定要再接再勵,將那個什麼雲之衡的人,給打敗的徹底。」

在韓楉樰前腳剛剛到了容初璟他們的包間,還沒有來得及喝上一口水,後腳,寧靈雲就一臉高興的過來了。

寧靈雲自然也是聽說了,韓楉樰要和雲之衡比試醫術的事情了,所以,早早的,就讓人在這裡定下來包間了。

今天一早的時候,寧靈雲就拉著華若謙一起,要來給韓楉樰加油打氣了,這會兒,見她已經贏了一場,就更加的高興了。

「靈雲,你來了,快做吧。」

對於寧靈雲的到來,韓楉樰還是很高興的,而這個時候,容初璟已經很貼心的,給自己倒了一杯溫熱的茶水了。

韓楉樰接了過來,喝了兩口,她也確實是有些渴了,然後,才和寧靈雲他們說話。

「這個雲之衡,也是個有能力的人,我第一場比試能贏,也是很幸運的,這後面的,我也只能盡自己的所能了。」

對於雲之衡的能力,韓楉樰可是從來都沒有輕視的,要不然,恐怕自己這第一場,也不能贏了,他們兩個人的藥方,可就差了一點點的,當然了,雖然是關鍵的一點。

可是,韓楉樰知道,這是因為,雲之衡對自己有所輕視,所以,才會在第一場的時候,出現了這樣的失誤。

接下來,雲之衡肯定會打起百分之百的精神,絕對不會再犯這樣的錯誤了,而接下來,才是要打硬仗的時候了。

「楉樰,你啊,就是太謙虛了,你放心吧,我們都是很相信你的,你肯定能夠戰勝他的,我們還等著給你慶祝呢。」

寧靈雲聽韓楉樰這樣說,只覺得,她是在謙虛而已,她的醫術,她可是見識過的,可真的是沒有幾個人能比得上的。

雖然說,現在韓楉樰失憶了,可是,寧靈雲是知道的,她的醫術可是還在的,想要贏雲之衡,簡直就是很容易的事情了。

韓楉樰聽了寧靈雲的話,知道她也是想要給自己加油,也不想辜負了她的一番好意,只是笑著點了點頭。

這個時候,韓楉樰放在桌下的手,感覺到了一雙溫暖的大手,握住了自己,不用去看,她也知道,這是容初璟的手。

韓楉樰也明白,容初璟這是在無聲的支持著自己,這樣默默的支持,讓她的心裡,感覺到了很踏實,不由得回握了一下他的手。

「楉樰,等會兒就要開始比賽了,你要不要先去休息一下。」

得到了韓楉樰的回應,容初璟的心裡有些激動,原本,他是沒有想過,她會回應自己的,這簡直就是意外之喜了。

「不用了,一會兒就開始了,我在這裡休息一下就好了。」

韓楉樰見容初璟這樣激動的樣子,有些好笑,不過,還是溫和的拒絕了他,現在去休息,也不能得到什麼很好的效果,這外面的人,吵吵嚷嚷的,也休息不好,還不如,就在這裡坐會兒。

與此同時,雲之衡也在他們的包間裡面,和他的師父,也就是孫長方,在說著話。

「你真的是太讓我失望了,這樣的比賽,也能輸給了這樣的一個小丫頭片子。」

想到,自己的徒弟,居然輸給了韓楉樰這樣一個看起來就名不見經傳,還很年輕的姑娘,孫長方就覺得,自己的心裡堵著一口氣,上不來,也下不去。

雲之衡這個時候,心裡也是很不甘心的,他也沒有想到,韓楉樰的醫術,居然會這樣的好,可是,縱然不甘心,面對著自己的師父,他也只能乖乖的認錯了。

「對不起,師父,徒兒知錯了,是徒兒太輕敵了,才會讓韓楉樰鑽了空子,下面的比賽,肯定是不會的了。」

雲之衡想著,這接下來的比賽,比的可都是經驗和能力了,就算是韓楉樰想要投機取巧,也是沒有機會的了。

「這個丫頭可不是簡單的人,你也不要小瞧了她了。」

見雲之衡的認錯的態度還算是不錯,而且,事已至此,就算是自己生氣,也沒有什麼用了,孫長方也就不再揪著這件事情不放了。

通過剛剛的觀察,孫長方也看出來了,韓楉樰不是個簡單的人,醫術也是很好的,就是不知道,這樣的一個人,師從的是誰,他好像從來都沒有聽說過一樣。

「對了,接下來,你準備練什麼丹藥?」

叮囑了雲之衡一下,孫長方現在最關心的,還是這接下來的比賽,要是,自己的徒弟,真的輸給了韓楉樰,那才真的是丟了大臉了。

「師父,我準備練百花丸,這個,我已經很得心應手了。」

這個百花丸,可以算是雲之衡的招牌了,即是解毒的良藥,也是療傷的聖品,這些年來,對這個藥丸的煉製,也算是得心應手了。

知道自己的師父,在這方面也是很不錯的,雲之衡也沒有什麼隱瞞的,將自己的打算,都告訴了他。

對自己的徒弟,孫長方還是很了解的,知道這個百花丸,確實是他煉製的最好的丹藥了,就點了點頭。

「嗯,這樣也好,為師這裡,還有一株藥材,現在就贈予你,等會兒,你可能會用得上的。」

說著,孫長方從自己的懷裡,拿出來了一個盒子,遞給了雲之衡,讓他等會兒煉丹藥的時候用。

「師父,這個,是紫株草!」

雲之衡接過來之後,就將盒子給打開來看了,他知道,自己的師父給自己的東西,肯定都是好的,只不過,在見到裡面的東西的時候,還是有些震驚的。

「師父,這紫株草可是很難得的,你怎麼給了徒兒了?」

雲之衡可是知道的,這些年,孫長方也是在苦苦的尋找著這紫株草的下落,沒有想到,他居然已經找到了,而且,還在這個時候,將這藥材送給了自己了。

「這個,也是我這次到上京來,一位故人送給為師的,原本,為師也是想要拿來煉製百花丸的,既然你也要煉製,那你就拿去吧。」

這紫株草,放在煉製的百花丸裡面,這效果,可就是不止多了一倍了,簡直是多了好幾倍呢,這樣的一顆百花丸,也算得上是千金難求了。

反正是自己的徒弟煉製出來的,孫長方想著,到時候,那藥丸,還不是自己的,而且,還能贏了這場比賽,何樂而不為呢。

雲之衡有些顫抖的拿著這株紫株草,想孫長方道謝,原本,他就有把握,能贏了韓楉樰,這會兒,有了這株藥材,他的把握,就更加的多了。 「多謝師父,徒兒一定不會辜負師父的一番苦心的。」

想著比賽快要開始了,雲之衡也就沒有在這裡多做逗留,拿著自己剛剛得來的寶貝,離開了這個包間。

很快的,第二場比試就開始了,韓楉樰和雲之衡,都將自己要煉製藥丸所要用到的東西,讓人給搬到了檯子上面。

同時,也將自己這次要用到的藥材,一起給放在了上面,讓裁判檢查,看看有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這,這是紫株草!」

在馮老先生和楚大夫見到了雲之衡的那株紫株草的時候,也都是驚訝了一下,他們也是難得的能見到這樣一株品相好的紫株草呢。

在看看韓楉樰那邊的藥材,雖然說都不錯,但是,能和紫株草相比的,還真的是沒有,不由得有些微微的遺憾,覺得,這一場,她肯定是要輸了。

有了這株紫株草在,就算是雲之衡煉製丹藥的能力一般,出來的效果,肯定也是很好的。

可是,他們雖然遺憾,卻也不能做什麼,他們只不過,是這場比試的裁判罷了,檢查了藥材,都沒有問題之後,他們就決定,比賽開始了。

「這次的比賽,一共兩個時辰,你們要煉製出藥丸出來,要是沒有得話,那就是輸了,要是雙方都煉製出來了,那就從效用還有品相上面來判斷,你們要是沒有異議的話,就可以開始了。」

這都是一早的時候,就已經說好了的,韓楉樰和雲之衡,當然不會有什麼意見的了,於是點了點頭,就開始了自己的事情。

這製藥煉藥,都是一個很漫長,和枯燥的過程,很多的人,看了一會兒之後,就覺得很無趣了,可是,卻沒有一個人離開,也沒有人吵鬧。

大家都叫了一壺茶水,在大廳裡面坐著,慢慢的等著,這樣的盛事,他們可不能錯過呢,要知道,這外面,還有不少的人,連坐的地方都沒有,都還捨不得離開呢。

而一直在關注著韓楉樰和雲之衡的,也就只有坐在裁判席位上的三個人了,而且,還觀察的很是仔細呢。

「看來,韓姑娘和雲大夫的醫術,都很熟不錯的!」

楚大夫見了韓楉樰和雲之衡的表現之後,給出了一個還算是肯定的評價,而且,他也是真的這樣認為的。

這兩個人,對藥材的分類效用和用量,都把握的很好,和他們比起來,也算是差不了多少了。

「看來,真的是後生可畏啊,我們這些老傢伙,還真的是可以退隱了。」

馮老先生也感嘆了一下,顯然,對韓楉樰他們的醫術,是肯定了的,而且,語氣里,還隱隱的有些滿意的意味。

而韓楉榛和雲之衡,當然是沒有將這些話給聽進去的,他們這個時候,正在專心的煉製自己的丹藥呢。

說快也不快,說慢的話,還真的是不覺得不知不覺地,時間就要到了兩個時辰了,而這個時候,韓楉樰和雲之衡,都還沒有將丹藥給煉製出來。

「怎麼還沒有出來,不會是不能煉製出來了吧?」

就連在底下坐著的人,都有些緊張了起來,也沒有人在說笑了,都緊緊地盯著韓楉樰和雲之衡煉藥的爐子。

「你急什麼,這不是還沒有到兩個時辰嗎,人家比賽的人,都沒有著急。」

一旁也有人看不下去了,幫著韓楉樰他們解釋了一下,他可不相信,弄了這樣大的陣仗,那兩個人,到了最後,什麼都沒有煉製出來了。

「這就還有不到一刻鐘的時間了,他們都還什麼都沒有拿出來呢,我們怎麼能不著急呢。」

那個人,忍不住的狡辯了一下,而且,這個時候,也不止是他一個人著急,相信,大部分的人,心裡都還是很著急的。

當然了,這其中,最淡定的人,也就是在檯子上面的五個人了,他們現在,可是一點都不著急的,畢竟,還沒有到最後一刻,誰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就在還剩下不到半柱香的時間的時候,韓楉樰和雲之衡都齊齊的動手了,先是將火給熄滅了,然後,將自己的葯爐給打開,將自己練好的丹藥給拿了出來,用錦盒裝著。

「我已經好了。」

「我也好了。」

韓楉榛和雲之衡,一前一後的開口了,時間上,也是相差無幾的,然後,兩個人,就將自己煉製出來的藥丸,呈給了裁判席的人評判。

雲之衡做的,當然就是百花丸了,色澤和效果,都是很不錯的,因為之前就見到了紫株草,所以,馮老先生他們,見到了這樣的藥丸,也並沒有覺得有多意外。

反而,這樣的一株紫株草,雲之衡只煉製出來了五顆百花丸,這讓他們有些微微的失望,心裡都在想著,這要是給自己煉製的話,肯定是不了這麼多的。

「這,這!」

等看到韓楉樰的藥丸的時候,大家都還是震驚了一下的,他們剛剛可都是看到了她放的那些藥材的。

最多也就是能煉製出五六個藥丸來的,可是,這會兒,錦盒裡,卻整整齊齊的,擺放了十個品相極佳的藥丸,這讓他們都有些震驚了。

而且,韓楉榛剛剛用的藥材,他們看起來,都是很普通的,這會兒,見到了這些藥丸,他們就覺得,這些藥丸,都是不簡單的。

「請問韓姑娘,不知道,你這個藥丸,有什麼名字,又是什麼樣的作用?」

作用的話,他們還能猜出來一二,可是,這藥丸,確實是他們都沒有見過的,晶瑩剔透的,還帶著淡淡的碧綠色。

「各位前輩,我這個藥丸,名叫生肌丸,就算是你的肌膚腐爛了,用了這個藥丸,也能做到生出新的肌膚出來的。」

見那些人,都有些疑問的樣子,韓楉樰就將自己的藥丸的功效說了出來了,而她的話音落下之後,就聽到了周圍一聲聲的抽氣的聲音。

「真的有這樣的功效?」

一開始的時候,他們見那些藥材,還覺得,韓楉樰做的,可能就是好一些的金創藥丸之類的,沒有想到,還有這樣的效用。

「當然了,你們要是不相信的話,可以找人試一試的。」

韓楉樰對自己做出來的藥丸,當然是有信心的了,自然也就不怕他們找人來試一試這樣的藥丸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