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而且,不是還有那麼多可以甩鍋的人嗎?

面對沐暖暖努力睜大的眼睛,莫承佑說不出任何拒絕的話來,朝著她伸出手,「走吧。」 沐暖暖甜甜的笑了,拉著他的手,偷偷從現場溜走。

兩人順利私奔,繞過了婚禮現場,偷偷來到了幽靜的小花園。

為了防止賓客誤闖,小花園的鐵門上了鎖。

其他地方都有很多人,就這個小花園挺安靜的。

兩人決定翻牆過去。

莫承佑穿著一身西裝依舊身手矯健,輕輕鬆鬆翻了上去。

沐暖暖在下面蹦躂半天,宛如短腿貓,就是跳不上去。

她想起又A又颯的楚阮小姐姐的大長腿。

沐暖暖:要是能擁有那樣一雙大長腿,這個牆我可以翻十個!

莫承佑繞過那堵牆,隔著旁邊上鎖的鐵門和她隔空喊話:「要不我再跳回來接你?」

「不用,我再試試。」

沐暖暖好歹也是偶像出身,基本功不離身。

她蹬掉了腳上的高跟鞋,往後退了幾步,凝重地盯著眼前的牆。

氣沉丹田,低喝一聲,朝前面跑。

猛地一提氣,整個身體就凌空而起,朝著牆跳了上去。

結果她高估了她的腿長,堪堪越過去,小jiojio就被絆了一下。

好在她眼疾手快,上半身扒在牆埂上,兩隻jio在風中飄蕩,懸在半空中,差點嚇死她了。

莫承佑哪裡料到她說跳就跳,還以這種難以模仿的動作掛在牆埂上。

沐暖暖的力氣快要用盡了,身子正一點點往下滑。

明明跳下去就可以,但是她就是忽如其來的暈眩,只能咬牙堅持著。

「承佑……」

莫承佑像是一陣風似的,轉眼就跳到她面前,把她從牆上抱了下來。

感受到熟悉的溫度,沐暖暖這才長長的鬆了一口氣,找回安全感。

莫承佑要把她放在地上,忽然看到她白皙的小jiojio。

他皺眉:「你的鞋子呢?」

沐暖暖:?

兩人回頭看過去,果然看到一雙被落下的高跟鞋。

莫承佑用腳把地上的小碎石踢走,確保地上沒有碎石子會弄傷她的腳,這才把她放下來,順便在她的面前蹲下來。

「上來吧,我背你走。」

沐暖暖:正常劇本難道不是你再翻牆回去,幫我撿鞋再翻回來嗎?

有免費勞動力,不用白不用,沐暖暖跳上他的背。

莫承佑背著她在幽靜的小花園裡閑逛。

兩人原本應該是喧囂熱鬧的婚禮現場,此刻卻偷得浮生半日閑。

「我覺得好像是在做夢似的,我們居然結婚了。」沐暖暖捂著嘴偷笑,宛如抱著棉花糖的小浣熊。

莫承佑背著背上輕飄飄的女孩,卻真實的感受到了幸福的重量滿滿壓在身上。

「看來是我給你的安全感還不夠,才會讓你覺得是在做夢。」

沐暖暖趴在他的背上,抱著他的脖子,臉帖在他的耳朵,輕輕地說:「你知道嗎?我做了一個好長好長的夢,醒來后不知道究竟夢裡是現實,還是現在才是真的。這個夢,你想聽嗎?」

莫承佑沉默了一瞬,直覺這個夢不是什麼好的夢。

但他還是想聽,想知道那些她深藏在心底的難忘糾結。

「想聽,你說給我聽。」

沐暖暖的聲音很輕很飄忽,讓人有一種抓不住的感覺,「我夢到我從來沒有對你表白過,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把你罵得很慘……」

她娓娓道來夢中的一切,每一個細節都是那麼的清晰。

看似相同的事情,在夢中做出了不同的選擇,後面的發展就完全不一樣了。

每個人的人生都有那麼幾個重要選擇的時刻,一旦做出了選擇,就再也不能後悔,只能朝著支線劇情發展下去。

有些人原本設計好的人生,規劃好的未來,就因為做出了完全不同的選擇,從而走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

而在沐暖暖的那個夢裡……並沒有莫承佑的存在。

他們兩個人錯過了,各自蹉跎一生,到最後也沒能在一起。

莫承佑沉默著,一直在聽她說。

等到她說到最後,「然後我就醒過來了,再睜開眼睛就看到了你。我想這或許是老天爺給我的再一次機會,讓我再選擇一次,於是我勇敢的對你表白,做出了和夢中完全不同的選擇。」

莫承佑沉默了許久,才說:「我有時候恍惚之間也有種感覺,似乎有些事情是曾經經歷過的。至於你夢中發生的,我不會允許再次發生,至少在我們所存在的現實里,是不會發生的,我不會允許這種可能。」

前世今生一說太過縹緲,但不管過去多久,我一定會再次找到你。

莫承佑將背上的她放下來,垂眸看著她,「暖暖,我們結婚了,這才是真實。這一生一世我們都會在一起,不會再出現夢中的事情。我這一生定不負你。」

他低下頭,輕輕吻上了她。

然而,安逸平靜的偷閑還是被人給打斷了。

南宮少凡咳嗽一聲,連連搖頭:「現在的小年輕,真是的,完全不顧及場合啊!」

克麗緹娜完全興奮中,甚至還衝著他們舉起了相機,「你們繼續!」

婚禮到一半,發現新人不見了。

南宮少凡和克麗緹娜出來尋找,就見到他們正在接吻。

而且沐暖暖衣衫凌亂,裙擺撩起,連鞋子都沒有穿。

實在是太奔放了!

沐暖暖否認三連:「不是,我們沒有,你們別誤會啊!」

莫承佑總覺得舅舅看他的目光頗為微妙,甚至還帶著點驚嘆?

莫承佑:總覺得事情好像朝著奇怪的方向發展了。

新人想甩鍋是不可能甩鍋的,他們還是被逮了回去,被迫繼續營業。

微笑寒暄,認人,吃吃喝喝,合照,最後終於婚禮圓滿結束。

送走客人,沐暖暖感覺全身都要累散架。

接下來還有更讓人臉紅心跳的環節,奈何網站不許寫。

第二天,沐暖暖睡到日上三竿才迷迷糊糊睜開眼睛。

卻發現莫承佑已經不在身邊。

她聽到了房門被打開的聲音,她急忙用被子捂著頭。

莫承佑剛跑完步回來,神清氣爽的,跟她這條鹹魚簡直天差地別。

「醒了?」傳來他低笑的聲音。

沐暖暖露出半個小腦袋,十分幽怨地瞪著他,「你是什麼采陰補陽的魔鬼嗎?一夜之間吸走我的所有體力?」 莫承佑心疼地說:「你累的話就再睡會兒。」

沐暖暖迷迷糊糊地問:「幾點了?」

「上午十一點。」

「都這麼晚了?」睡意瞬間全跑光了,沐暖暖睜大眼睛,手忙腳亂的要起床。

今天可是結婚第一天,她就睡到日上三竿,太不像話了。

按照傳統,早上不是還有敬茶的流程嗎?

莫承佑說:「你不用著急,昨晚那麼累,再休息一會兒。」

沐暖暖氣得推他,「你還說?」

這個男人真當自己年輕,有個不鏽鋼腎就可以為所欲為嗎?

「好,不說,你先洗漱。」莫承佑忍住笑。

沐暖暖扭捏,「你出去,不許在這裡看我。」

莫承佑:「有什麼關係?不是已經看過了?」

沐暖暖急忙捂住他的嘴,莫承佑順勢在她的手心輕輕吻了一下,接著出去了。

南宮念念見到他嘴角上揚的出現,湊過來問:「承佑,暖暖還好嗎?」

「很好。」莫承佑面帶微笑,好得不能再好了。

南宮念念露出神秘笑容,「那我多久能抱上孫子?」

莫承佑臉上的笑容出現一絲裂痕,「媽,你是不是想得太早了?」

「這麼會呢?我當年和你爸爸……也是很快就有你了。」南宮念念開始分享心得。

莫承佑很是無語,「媽,這個事情真的不能著急。」

南宮念念頗為幽怨,「真的不行嗎?」

好想要那種白白胖胖軟乎乎,還會喊奶奶的小孫孫。

莫承佑咳嗽一聲,嚴肅臉說:「暖暖現在還小,不適合生孩子,而且她還是明星,生孩子的計劃還太早了。」

沐暖暖是明星,她的夢想是站上世界級的舞台。

女演員生完孩子再想復出,人氣和生孩子前就是天壤之別。

她那麼想當明星,他不能那麼自私的讓她早早生孩子帶娃,這讓對暖暖不公平。

南宮念念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也知道是自己太過著急了。

只是做父母的都是這樣的心態。

讀書時敢談戀愛打斷腿,一工作就希望天上掉下個完美對象立刻結婚,婚後希望立刻有孩子,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南宮念念訕訕地說:「是我太過著急了,我也不是在逼你們,就是隨口這麼一提。」

三少,復婚請排隊 莫承佑說:「我會尊重暖暖的決定,孩子的事情就順其自然吧!」

沐暖暖洗漱完換好衣服出來,剛好就聽到了這一段對話。

她心裡說不感動那是假的。

作為女明星,確實不應該在事業初期就結婚生子,那樣和隱退也沒什麼區別。

經歷了那麼多的事情,現在沐暖暖最在乎的就是家庭、親人。

莫承佑也不問問她,怎麼知道她不願意生孩子呢?

事業是重要,孩子也很重要。

她也很期待他們的孩子。

南宮念念看到她,立刻住嘴,有些尷尬地說:「暖暖,你醒了啊?」

沐暖暖也沒說剛剛她都聽到了,有些不好意思地說:「不好意思,媽,我起得太晚了。」

南宮念念急忙說:「沒關係,你昨天太累了,睡久一點兒也是應該的。」

沐暖暖尷尬臉。

沐暖暖:我懷疑你在開車,而且掌握了一定的證據。

南宮念念這才意識到自己說錯話,想到自己都是有兒媳婦的人了,說話還這麼不穩重,一定會被暖暖笑話吧?

抬眼一看,卻看到沐暖暖微笑著,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南宮念念默默地鬆了一口氣。

差不多到了吃午飯的時間,幾家人在一起吃了頓午飯。

因為人實在是太多了,所以還是分開兩桌吃的。

吃過了午飯之後,秦家眾人就要準備離開了。

秦爺爺表示不想走,「我難得來一趟紅日帝國,想好好在這裡轉一轉,看一看。」

秦朗立刻表示他也要留下來,保護和照顧秦爺爺。

沐姍姍瞪了他一眼,秦朗回了壞壞的笑容。

沐暖暖發現南宮少凡不在,便問道:「舅舅怎麼沒在?」

「少凡哥他有點急事要去處理。」

南宮少凡身為南宮家的代理家主,平時負責南宮家的事務。

再加上現在莫承佑剛新婚,所以南宮少凡還是繼續當代理家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