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看樣子,那應該就是馮老爺和馮夫人了。

外人說馮老爺這幾天生了病,足不出戶。不過要是普通的病,應該也不會找人在這唱咒做法吧?

沈笑瀾用陰陽眼定睛一看,那馮老爺身上果然透著穢氣,似是中了屍毒。

沈笑瀾立刻綳直了身子。

馮老爺居然中了毒,這要是傳出去那還得了?

他們一家人大概也知道是癘病,可不想家主被衛兵抓走送去隔離,於是對外避重就輕做了隱瞞,卻偷偷找人來做法事。

做法事這位,就是小廝先前攔門時說的那位「貴客」了。

只是——沈笑瀾仔細看那術士的法事,並沒有產生什麼術法波動。

換言之……這就是一江湖騙子吧!

只聽那術士拖著長音朗聲道:「病除——」

一屋子人大喜過望,馮夫人立刻讓下人給他送上一包酬金。

那術士接過酬金,大搖大擺就要走。

馮繁連忙送出屋來,正要再謝上兩句,突然被一枚小石子砸中了肩頭。

馮繁納悶的朝著石子來的方向看去,卻見假山後面的沈笑瀾朝著自己招手。

雖是嚇了一跳,但馮繁並未聲張,屏退左右,朝著假山走了過去。

「何人在此裝神弄鬼?」馮繁低聲問。

「裝神弄鬼的剛走。我可是有真本事的。」沈笑瀾回答。

馮繁一愣,難以置信的問:「……笑瀾?你是沈笑瀾?」

沈笑瀾也是一愣,原本剛才還打了跟馮繁搭話的腹稿,現在完全用不上了。

「你是馮易?你真是馮易啊?」

馮繁點點頭。

「……不是吧?那你怎麼……」沈笑瀾張口結舌,指了指他現在的裝束和比之前成熟許多的外貌。

「一言難盡。」馮繁嘆了口氣,「我們換個地方說話。」 莫晉北和夏念念同時停下了腳步,朝著聲源看去。

只見,一個打扮時髦的女人興匆匆的從一家珠寶店跑了出來。

「這麼巧!莫總你也在這裡啊?」女人在莫晉北的面前站定。

莫晉北有些晃神地看著眼前的女人,過了好幾秒才想起這是他以前玩過的一個小嫩模。

是叫什麼來著?

莫晉北想不起來了。

他下意識地點頭:「嗯,隨便逛逛。」

霍月沉輕輕勾唇,開口道:「莫總,這是你朋友嗎?」

莫晉北眉頭狠狠蹙起,該死的狐狸,在打什麼鬼主意?

他八百年前就不在外面亂來了!

無奈以前黑歷史太多,被死狐狸抓到了把柄。

果然,霍月沉輕輕笑著,若有所指地說:「莫總人緣不錯,在美國都能遇到你的朋友,呵呵!」

莫晉北直接忽視掉那兩聲「呵呵」的嘲諷聲,有些心虛地看向夏念念。

「你好,我叫樓欣玉。」女人點頭笑道。

夏念念神色平靜,微微點頭:「你好。」

樓欣玉看向霍月沉和夏念念,男的高大英俊,女的美麗恬靜,肚子微微隆起。

她理所當然地就把霍月沉和夏念念當做是夫妻了。

樓欣玉的眼睛轉了轉,裝作有些尷尬地笑笑:「莫總,我到美國來拍雜誌照片,出門的時候忘記帶錢包了……」

接下來的話,樓欣玉沒有說下去,但她相信莫晉北一定懂的。

偏偏莫晉北無動於衷,沒有半點表示。

樓欣玉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怎麼回事?

莫晉北以前不是很大方的嗎?

樓欣玉只好直接說:「莫總,你能不能先借我點錢,我在這家珠寶店裡選了幾件很喜歡的首飾。」

莫晉北有些頭疼了。

他本來不在乎這點錢,可偏偏夏念念在這裡。

要是他隨便給女人錢,夏念念會怎麼想他?

他剛想拒絕,就聽到霍月沉說:「念念,我們也去珠寶店看看吧!」

夏念念輕聲說好。

莫晉北的神經立刻緊繃起來,死狐狸拉著他老婆去珠寶店看什麼?

難道還想給他老婆買戒指不成!

他大步流星的想要跟著去,樓欣玉哪裡肯放他走。

樓欣玉跟在後面撒嬌道:「莫總,你能不能先幫我墊下錢?」

莫晉北微微點了下頭,算是同意了,甩了張卡給她。

只希望這個女人不要纏著自己。

「謝謝莫總了!」樓欣玉開心得合不攏嘴。

霍月沉指著櫥窗里的首飾說:「念念,有喜歡的嗎?」

夏念念搖頭。

霍月沉溫和地笑著:「可我有喜歡的,你買給我好不好?」

夏念念有些愣神地望著他,不明白他堂堂A國皇室,為什麼要自己買給他。

霍月沉故作生氣地說:「我陪你在美國這麼久,你都不謝謝我啊?」

原來是這樣!

夏念念鬆了口氣,笑笑:「我當然應該謝謝你,你喜歡哪件?」

霍月沉看了看,視線落在一個白金的尾戒上。

「就這個吧!」

店員帶著手套把尾戒拿出來,讓霍月沉試戴。

莫晉北看到簡直氣得吐血。

該死的狐狸,上躥下跳的誆騙他老婆買戒指。

送戒指是什麼含義,夏念念這個笨女人不懂嗎?

他剛想走過去,就聽到樓欣玉在身後大放豪言狀語。

「這個、這個,還有這個,全都要了!看到沒有,我男朋友知道我在這裡挑珠寶,隨便我買!」

原來是還沒選完,真把他當成冤大頭了?

女店員看向帥氣的莫晉北,露出了驚艷又仰慕的神情。

夏念念聽到這話,抬眸冷冷地看著莫晉北。

莫晉北只覺得頭皮一緊,趕緊結結巴巴的解釋:「老婆,不是那樣的!」

霍月沉淡淡勾唇,眼底掠過嘲諷:「念念,這個人有前科,屢教不改,你不要相信他。」

莫晉北的下巴緊緊繃起,周身散發出一股狠戾之氣:「姓霍的,你找死?」

「打架我隨時奉陪。」霍月沉淡淡地說。

「夠了!」夏念念突然出聲。

這時候,樓欣玉已經選好了珠寶,拿著莫晉北的卡付款,刷了一百多萬。

她得意洋洋地提著珠寶袋子,走到莫晉北的面前,絲毫沒有發現三人的劍拔弩張。

樓欣玉媚媚地說:「謝謝莫總,你要不要去我住的酒店坐坐?」

莫晉北頭都大了,剛想呵斥她幾句。

突然夏念念一個箭步走了過來,冷聲道:「樓小姐是吧?不用謝了!回頭你把錢打到我老公的卡上就行了!」

聞言,樓欣玉的嘴角抽了下。

這個女人竟然是莫太太?

夏念念不客氣的一把搶走莫晉北的黑卡,「啪」的一下甩在了莫晉北的身上。「收好你自己的東西!」

莫晉北狼狽的把卡裝好,可憐兮兮地說:「老婆,你不喜歡,我就不借錢給別人了。」

「我哪有資格管你莫大總裁的錢?」夏念念冷笑了一聲。

她扭頭對著霍月沉說:「月沉,你選好了嗎?我去付款。」

她卡里的是錢是她以前工作攢下來的,這錢她打算自己付。

誰知道霍月沉已經付了賬,笑著說:「我可沒有讓女人付款的習慣。」

「可那不是我送你的嗎?」

霍月沉笑笑,摸了摸尾戒:「你幫我選的,陪我買的,就算是你送我的了。」

「那我們走吧!」

夏念念全程看都沒有看莫晉北一眼,和霍月沉徑直走了。

樓欣玉不滿地嘀咕:「什麼嘛!莫總那麼有錢,我用一點怎麼了?她雖然是莫太太,可我也是莫總的女人啊!」

莫晉北沉著臉,冷冷地盯著樓欣玉,語氣冷森:「記住,回去后把錢打給我的助理,否則我就找你的經紀公司要!」

樓欣玉嚇得縮了縮肩膀。

她還以為今天能白拿這麼多珠寶,沒想到莫晉北竟然會叫她還錢。

她也顧不上店員鄙夷的眼神了,嚇得趕緊把珠寶退了。



回去的飛機上

夏念念和霍月沉坐在一排,莫晉北單獨坐一個位置。

他眼看著霍月沉在夏念念面前狂刷好感,恨得牙痒痒,偏偏夏念念連一個眼神也不肯給他。

該死的狐狸! 馮繁帶著沈笑瀾來到一處僻靜花園的涼亭坐下。

這裡花香濃郁,草木隨風搖曳,沙沙作響。若是白天來觀賞應該別有一番景緻,但此時此處沒有一點燈火,慘白的月光宣洩而下,顯得植被張牙舞爪,有些恐怖。

沈笑瀾一路上沒聽馮繁說話,只覺得他心事重重,正要發問,只聽他幽幽一笑。

「今早在路上見到的人果然是你,我還以為看錯了呢。」

沈笑瀾心思一動,原來他確實能認出自己的原本面目,也能叫得出真實名字,看來並不受到千人千面術和莫名的限制。

難不成是因為他跟自己都是亂入的現代人嗎?

沈笑瀾有些唏噓:「我也認出你來了,想叫你但是又不太確定。你現在跟以前長得……」

「比以前老了?」

「對……怎麼回事啊?你怎麼就成了馮繁呢?」

「你是什麼時候穿越過來的?」馮繁不答反問。

沈笑瀾掐著手指大概算了算,這些天過得黑白顛倒,緊趕慢趕,她已經快失去時間概念了。「……好像是上周吧?」

「哦?」馮繁苦笑一聲,「我穿越過來都快4年了。」

「啥?!」沈笑瀾難以置信,她跟馮易可是一起在九常山山洞裡中了魏槐的幻境場,穿越的時間應該也是一樣的吧,怎麼到了這個時代還會有錯開之說?

「是不是大蛇邪神搗的鬼……你之前帶在身上的那個包,包里不是有個蛇的銅像么,那東西現在在哪?」

馮繁茫然地搖搖頭:「不知道,我穿越過來它就不見了。」

沈笑瀾咬著手指思索。這就難辦了。

雖然找到了馮易,但他身上的關鍵——大蛇銅像的線索卻沒了。

「你穿越過來出現在哪?」

「就在這酆都。」

「哦。」沈笑瀾恍然大悟。

她今天聽聞馮家大少爺一出生就被挾持綁走,時隔十八年後又神奇的回來了,這就是馮易穿越來的時間和年齡。他當時顯然是懵逼和恐懼的,所以便有了老百姓描述的——胡言亂語,經歷成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