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呼呼……老大,謝謝你!」

神府有些疲憊的聲音驟然響起,連續這麼多天的瘋狂鎮壓,使得他也疲敝到了一個極致啊!

如果不是林逸如同野獸一般在瘋狂的消耗洪荒氣流,這次,他們兩人恐怕都難以活著。

「呵呵,客氣個幾毛,以後乖一點就行了,那手段我可不想用在你身上。」

林逸咧嘴銀盪一笑,隨後便嘴角噙著笑意,輕蔑的看了一眼周圍的眾人之後,便朝著金門所在的方向而去。

齊曉雪跟他之間算是有一面之緣,而且,按照當日華天雄所言,齊曉雪現在完全是為了幫他報仇,才去的金門,於情於理,他林逸都應該去一趟金門,看看齊曉雪現在過的怎麼樣。

「嘩嘩!!!」

西北方向的一眾強者,一看到林逸竟然朝著他們所在的方向而去,一個個頓時神色驟變,如臨大敵,慌忙後退開來。

而後。

萬眾矚目之下。

林逸就像是一尊從山裡走出的驚世大妖,姿態瀟洒,從容的朝著金門而取。

直到,他離開之後的數十分鐘,議論聲才再度響起。

「他,這練的到底是什麼功法?」

「可不是,這動靜也太恐怖了啊!幾座萬米高的大山,都被他一個人給剷平了,如果他拚命的話,恐怕沒有那個宗門能夠擋住啊!」

「他所前往的方向,幾乎沒有什麼宗門……難道,你們說他會不會是要去金門?」

突然,有一人的聲音驟然高了一個分唄,驚呼到。

「什麼?去金門?」

眾人一聽,全部都神情一怔愣住了啊!

金門,一個充滿了無數神秘色彩的宗門,當之無愧的左旋天第一宗門啊!

雖然,金門幾乎不參與整個左旋天內各大勢力的劃分,可在左旋天,卻沒有任何一個宗門膽敢小覷金門,甚至,很多一品宗門,超越一品宗門的古老存在,在遇到有些不好處理的事情時,都習慣性的找金門來處理。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在眾人的心目中,金門就像是傳聞中的天庭一般,高不可攀,威壓不凡。

可林逸呢?

一個大妖。

一個從來不安套路出牌,又喜歡招惹是非的大妖。

「如果他去金門的話,那……恐怕要出大事了啊!」

有人驚呼道。

隨後,所有人都像是商量好的一般,同時扭頭鎖了西北方向。

而此時,西北方的盡頭,一片黑壓壓的山脈之中,齊曉雪卻是一臉陰沉的坐在閣樓里,當初為了幫林逸報仇,儘快的提升自己的修為,所以,她接受了金門的邀請,加入了金門。

而金門一開始對他也的確不錯,給予了很大的幫助,讓她的境界,戰鬥經驗都有了非常恐怖的提升,只是,最近,她卻陷入了困境之中。

此時的,齊曉雪再也沒有了往日的恬靜,一張臉簡直陰沉的彷彿能夠滴出水一般,心事重重的坐在一座涼亭里,涼亭內,百花綻放,可齊曉雪卻沒有絲毫心情去欣賞。

在她的背後,則站著一名丫鬟,身材清瘦,容貌和善,微微撇嘴,似乎在為齊曉雪抱打不平一般。

十來個呼吸后。

丫鬟終究忍不住了,嘴巴一動,就準備說些什麼,可此時,拱門出卻有一人走了進來,他身材碩長,容貌俊朗,只是,兩隻眼睛卻又細又長,給人一種桀驁不馴,功於心計的感覺。

「小姐,大師兄來了。」

丫鬟輕聲說道。

齊曉雪聞言,眉頭微微一皺,面色再度陰沉了一分,收斂心神,扭頭看向了拱門所在的方向。

章成文,金門的大師兄,道法通玄,在整個金門都有著極為恐怖的威望,堪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

「哈哈,小師妹,天大的喜訊,天大的喜訊啊!」

章成文老遠就看著齊曉雪哈哈大笑了起來,那開心的樣子,彷彿真的有什麼極為了不起的喜訊一般。

「奴婢,小綠見過文爺!」

站在齊曉雪背後的丫鬟小綠,慌忙低頭,恭敬行禮。

「呵呵,好!」

章成文淡然一笑,卻是連看小綠一眼的意思都沒有,目光便落在了齊曉雪的身上。

「小雪見過大師兄!不知今日有什麼喜事?」

齊曉雪起身,同樣無比恭敬的行禮。

不管章成文的人品怎麼樣,他是大師兄這是誰也無法改變的事實,她見到了那就必須要行禮。

「呵呵,你之前不是打傷了,九霄門的小公子嘛!本來九霄門的門主都放話了,一定要你的人頭,我跟師傅周旋了半天之後,九霄門的門主終於答應,娶你為妻,並且不在追究以前的事情了,你說這是不是天大的好事兒?」章成文盯著齊曉雪一臉激動的笑道,只是那薄薄的唇角卻抑制不住的上揚起了一抹陰險狡詐的弧度。 在齊曉雪來金門的第一天,他就喜歡上了齊曉雪,是那種發自肺腑的喜歡,所以,他對齊曉雪展開了瘋狂的追求,可是這幾年下來,齊曉雪不但不同意做他的夫人,反而還多次冷眼相待。

這可讓章成文相當的不爽啊!

作為金門的大師兄,他未來可是要執掌金門的,而金門那幾乎是號令諸雄的宗門啊!

也就是說他章成文將來,註定要成為整個左旋天內舉足輕重的人物,平日里在金門內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巴結他,想要當他的夫人,他不屑一顧,可現在,主動追求,齊曉雪竟然還敢不把他放在眼裡。

而前些日子,齊曉雪在山下坊市內逛街購買修行資源的時候,卻倒霉的遇到了九霄門的小公子,這傢伙,從小嬌生慣養,竟然當眾朝著齊曉雪的身上丟果皮。

當時就讓齊曉雪不爽了,畢竟她現在好歹也是一名半步戮仙之境的強者了,自然也有屬於自己的傲氣。

只是,她做夢都想不到,就這麼一聲呵斥,卻得罪了九霄門。

九霄門的門主,最近又好死不活的讓他進入了戮仙之境第一層,別看僅僅只是第一層,可他的戰鬥力,卻有了一個翻天覆地的變化。

現如今,不要說齊曉雪了,便是這號稱雄霸整個左旋天的金門,都不敢在九霄門前放肆。

而章成文便是被安排去跟九霄門談判化解這件事兒的人。

齊曉雪那真是做夢都想不到,章成文竟然會無恥到了這種地步,直接把她許配給九霄門的門主,九霄門門主,向天成,只是一個一米五左右的侏儒啊!

不但如此,還是一名活了三百年的老怪物,為人極為的陰邪怪異,絕非一般人能夠與之相處的。

如果齊曉雪嫁給向天成的話,那幾乎等同於是掉進了火坑裡啊!恐怕是徹底沒有了活路。

小綠一聽,那清澈的大眼睛里也明顯浮現了一抹濃濃的震驚跟詫異之色啊!

章成文這完全是要讓齊曉雪去死的節奏啊!

「呵呵,師妹,高興的愣住了啊?你放心,向門主雖然長相一般,可他的修為跟實力你也是知曉的,絕對不會丟人的,你將來嫁給他,我保證,你一個鳳臨天下,成為讓無數女人羨慕的存在!」

章成文彷彿沒有看到齊曉雪低落的情緒,依舊一臉笑意的盯著齊曉雪說道。

「你……你真的就這麼見不得我好?」

齊曉雪面色蒼白,整個人如遭雷擊,抬頭,一臉不敢置信的盯著章成文質問道。

章成文對她的追求,她如何能看不出來呢?只是,在那吞天雷王的遺迹內,當看到林逸被眾人轟成渣渣之後,齊曉雪就已經明白,原來在不知不覺間,林逸已經深深的刻畫在了他的腦海中。

惡魔前夫認栽吧 現在的她,心裡只有一個念頭,報仇,幫林逸報仇,把當日那些曾經偷襲過林逸的人全部殺死,所以,不管章成文對她多好,他都沒有放在心裡的意思。

卻不曾想到,章成文竟然如此害她,在明知她得罪了九霄門小公子的情況下,還要把她下嫁給九霄門門主,這不是讓她去死嗎?

光是那囂張跋扈的小公子,都足以要了她的性命啊!

更不用說向天成這個老怪物了啊!

「師妹,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為兄還能夠害你不成?那向天成的實力如何,你應該比我清楚吧!現在,他光是姨太太都有十三人了,可見他是何等的受歡迎,你嫁給他,還辱沒了你不成?而且,我實話告訴你,這事兒師傅也已經同意了。」

章成文面色冷漠了下去,顯然,已經懶得跟齊曉雪再玩兒套路了。

「我不嫁,我要去找我師傅問個清楚!」

齊曉雪一臉倔強的說道,隨後邁開雙腿便朝著外面走去。

「呵呵,師妹,我跟那向天成也有幾分交情,如果你實在不想嫁他的話,我倒是可以勉為其難,我想以我跟他的交情,我若是娶了你,他應該不會說什麼的。」

章成文抿著嘴,宛如邪惡的魔鬼一般,湊近齊曉雪的耳邊,輕聲嘀咕道。

剛剛起身的齊曉雪一聽,頓時眼睛一瞪,那絕美,而蒼白的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震驚跟不敢置信。

「章成文,你……混蛋!我便是死,也不會嫁給你這樣的人!」

齊曉雪咬著銀牙,一臉鄙夷厭惡的呵斥道,隨後袖子一甩,便轉身朝著拱門出走去。

章成文看著齊曉雪急匆匆的背影,嘴角卻是抑制不住的扯過一抹極為殘忍邪惡的冷笑起來。

「小綠,走,陪我喝幾杯!我倒要看看她能撐到什麼時候!」

滿庭芳:穿越之紅顏天下 章成文宛如蛇蠍一般陰險的獰笑道。

小綠一聽,頓時身體一抖,面色也在瞬間蒼白到了極致,一雙清澈的大眼睛里更是充滿了驚恐,可,卻不敢拒絕,她是下人,是丫鬟,拒絕金門年輕一輩第一人,等待她的只有一條路,死路!

「嗯?沒聽到本公子的話?」

章成文輕輕哼了一聲,扭頭,盯著小綠不滿的質問道。

就這麼輕輕的一聲質問,卻讓小綠驚恐到了極致,竟然當場就跪在了地上。

章成文見狀,一臉陰邪的朝著小綠走了過去。

而林逸,此時也到了金門附近的山脈,這裡的山脈不知道為何,總是給人一種壓抑,霧騰騰的感覺,彷彿根本無法看清楚這山脈內到底蘊含著什麼一般。

金光鎮,金門山腳下唯一的集鎮,雖然不大,卻很是繁華,特別是沿途修建的房屋,旅社,大氣磅礴,雕樑畫棟,簡直給人一種行走在帝王宮闕內的感覺。

一家酒樓的二樓,靠窗的位置,這幾乎是林逸最喜歡的位置,既能夠欣賞到街上的美景,也能夠觀察一下四周的情況,若是被人圍堵,還有離開的方向。

這看似簡單的一座,卻是他無數年經驗的積累。

「喂,你們聽說了嘛!九霄門的門主向天成已經給金門發出請帖了,明日就要登山去娶那齊曉雪為妻了啊!」

突然,一道激動的聲音,在上樓的樓梯上響起,隨後一名穿著普通的年輕人一臉激動的走了上來。 「什麼?向天成要娶妻?哈哈,明天可要早起,聽說他進入戮仙之境一層了,實力暴漲,我想明天發的花紅應該不會少啊!」

「可不是,好久都不曾遇到這麼厲害的人物結婚了,明天必須要趕早,強花紅啊!」

正在二樓吃飯的食客們一聽,一個個頓時眼睛一瞪,激動興奮的尖叫了起來。

至於,向天成要娶什麼人,跟他們倒是沒有關係了。

這修真界的婚禮,跟世俗界的婚禮差不多,只是消費會更大一些而已。

特別是如向天成這樣雄霸一方的霸主,他們不結婚算了,一旦結婚,那肯定是要大擺宴席,而且,還會發大量的花紅給前來參加婚禮的人,為的便是把婚禮弄的熱熱鬧鬧。

林逸因為實力強橫,倒是不怎麼缺修行資源,可這個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還處於資源缺少的階段,特別是如年輕人這樣穿著普通的人,修行資源對他們來說更是極為重要。

能夠在向天成的婚禮上搶到一些花紅,對他們來說,絕對是不小的機緣了。

「娶小雪?呵呵……」

林逸聞言,直接把手裡的花生米扔進了嘴巴里,低著頭,殘忍的獰笑了起來,這向天成是在找死啊!

「老大,那老小子膽子不小啊!這可是給你戴帽子的節奏啊!必須整死,整殘了!」

神府生怕事兒不大,急忙在林逸的識海中,叫囂到。

林逸聞言,沒有理會神府,而是直接從自己的儲物戒指中拿出了一塊兒靈晶放在了桌子上,看著那一臉激動的年輕人笑道:「小兄弟,不知可否過來一敘呢?」

年輕人聞言,下意識的看向了林逸,當看到桌子上那閃爍著光芒的靈晶,頓時喜笑顏開,急忙上前走到了林逸的面前,有些希冀的笑道:「兄台器宇軒昂,一看便知不是凡人,您肯請我張奇,那是我張奇的福分。」

林逸微微點了頭,「坐吧!我想問問有關向天成娶親的事兒。」

「嘿嘿,原來是打聽這個消息啊!如果是這樣的話……」

張奇莫著自己的下巴,眼光賊兮兮的盯著桌子上的一枚靈晶,聳動著肩膀,雖然沒有明說,不過意思卻已經明白的不能在明白了,靈晶少了。

林逸見狀,倒也不遲疑,直接再度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了十塊靈晶拍在了桌子上,笑道:「說出我想知道的一切,靈晶少不了你的。」

「哈哈,前輩敞亮,我保證知無不言!」

張奇一看到那數十塊靈晶,整個人頓時眼睛一瞪,慌忙上前把靈晶收下。

周圍的食客,一個個看向張奇的目光都充滿了濃濃的羨慕之色啊!這加在一起,那就是十一塊兒靈晶啊!絕對是一筆不小的財富了,畢竟他們都是散修,平日里想要賺取靈晶可是十分困難的,不像是宗門子弟,每個月都會有大量的靈晶發放下來。

任何一名散修,想要賺取一塊靈晶,恐怕都需要付出鮮血,乃至生命的代價,十一塊兒靈晶,絕對可以算得上是一筆橫財了。

「嗯,先說說那向天成吧!」

林逸微微點頭,端起面前的酒杯,輕輕喝了一口,說道。

張奇見狀,慌忙收起桌子上的靈晶,放在手裡珍惜的擦拭了一下之後,笑嘻嘻的放在了自己的儲物戒指里,看著林逸激動而討好的笑道:「前輩,那向天成的來頭可不一般啊!聽說他現在已經是戮仙之境一層的修為了。」

「徹底進入戮仙之境了?」

林逸聞言,眉頭微微皺了一下,這可是他來到九重天遇到的第一個強者啊!

「嗯,這消息千真萬確,所以,明天如果你去討要花紅,千萬不要衝撞了向家的人,否則,那後果……前輩恐怕吃罪不起啊!」張奇淡淡的笑道,雖然收下了林逸的靈晶,不過骨子裡倒是沒有太多的尊敬,畢竟林逸的境界實力敗在這裡,他還真沒有放在眼裡的意思。

「齊曉雪現在又是怎麼回事兒?她心甘情願的?」林逸再度問道。

張奇一聽,眼珠子滴溜溜一轉,左右看了一眼之後,才附在林逸的耳邊小聲說道:「前輩,你恐怕是不知道這向天成的來頭吧!一個五短身材的侏儒,怎麼可能有女孩子願意下嫁給他呢?我聽說是因為小雪仙子得罪了他的兒子跟,金門的大師兄,這是被人故意欺負呢。」

林逸一聽,頓時眼睛一瞪,明亮而深邃的雙目中驟然閃過一道寒光,隨後,抑制不住的冷笑了起來,「好,多謝了。」

話落。

林逸再度扔下幾枚結賬的靈晶,便起身朝著樓下走去,欺負他林逸的朋友,這向天成算是活膩味了,哪怕他是戮仙之境的修為,這次也必死無疑,神仙難救。

當林逸走出酒樓十幾個呼吸的樣子,天空上突然炸出一道璀璨的煙花,這煙花的造型無比的奇特,直達萬米高空,以至於金門附近的人幾乎都能夠看的一清二楚。

不管是販夫走卒,還是前輩高人,在看到這煙火的瞬間,幾乎都放下了手頭上的工作,急匆匆的轉身離開。

而林逸,則是嘴角噙著殘忍的冷笑,走進了一家可摘,為了煉化洪荒氣流,他可是不停歇的連續轟炸在,哪怕強悍如他,此時也有些疲敝,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畢竟,明天,可是一場大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