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我來救人的。」林楠朝被一名警察護在身邊的曉蝶指了指說道,並且道出了小蝶被人騙來的情況,如此夏冰才算是明白過來。

不過即便是如此,林楠也還是被帶到公安局,需要錄個口供,二次進局子,而且也因為他的緣故,讓這次夏冰等人的行動大獲全勝,目標一個不落的被抓,豆蔻年華會所一干主要人物全部被抓,與此同時被抓的還有數十名男男女女,不少人到被抓時都還衣衫不整的模樣,一看就知道發生了什麼。

而且,這還僅僅是豆蔻年華這一個地方,這一晚整個公安局都出動了,在對豆蔻年華動手的時候,其它各個部門一起對整條巷子都進行了徹底的清查,一夜之間讓數百人被抓,公安局裡都快要待不下。 晚上人散了,易陽想走,被老郭留下了,周子怡也沒走,陪著嫂子聊天,小岳媳婦兒也過來了,小岳現在在外面開專場,特意交代媳婦兒多過來看看,結果三個女人一台戲,自己熱鬧去了。

「怎麼樣,下一步工作是怎麼安排的。」

大霖在旁邊伺候著倒水,老郭坐在沙發上,都是自己人,也放鬆了不少,外人面前多少還是要拿著點兒。

「暫時停止了,先看看這部戲的情況吧,下部戲我想走電視台路線。」

網路雖然不可忽視,但是不可否認,現在的導演也好,演員也好,演電視的盼著上衛視播出,演電影的盼著在電影院播出,單單隻是在網上,總感覺差了那麼一點兒。

「這倒是應該考慮的,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就告訴我,很多電視台和咱們合作還是挺愉快的。」

當然,也有很多不怎麼愉快,幾個人說說笑笑看著十一點多了,小岳媳婦兒也沒走,孩子家裡有人看著,就住下了,易陽被大霖拉著打了兩把遊戲,實在是困的不行,衣服都沒脫就睡著了。

正做夢夢的正香呢,身上一涼,易陽直接醒了,大霖不知道什麼時候也上來睡了,老郭家大通鋪有兩個,為了玩遊戲兩個人特意找的屋子,只不過這孩子睡相差了些,自己被子扔了,把他被子搶走了,天也亮了,易陽起來洗洗臉,就這動靜大霖都沒醒,易陽看看鏡子里的自己,第一次懷疑自己是不是要老了。

「張明,怎麼了?」

閑來無事,其他人也沒起,易陽一個人弄了個茶壺跑樓上喝茶去了,雖然這個時候天不是太冷,但是大早上樓頂喝茶的,看了一圈,易陽確定,就他一個。

「老闆,在網上找水軍的人找到了,也是一個導演,只不過沒什麼名氣,新弄了一個網路劇,打算炒作一下,他找的那個水軍正好我認識,所以才打聽出來。」

喝了口茶,不知道是茶苦還是心裡苦,易陽也沒想到自己這麼快就被人蹭熱度了,他的認知里,他還是個娛樂圈的小透明,沒成想這也有人蹭。

「都說人紅是非多,我這都過氣了還這麼多,果真是人太帥總是挨欺負,隨他去吧,對了,你讓林宇今天別去家裡了,我這不知道什麼時間才能回去,等我電話吧。」

張明習慣了老闆的說話方式,早就波瀾不驚了,掛了電話看了看一旁的林宇無奈的聳了聳肩,沒辦法,當老闆的,都任性。

「起這麼早,被大霖吵醒了。」

老郭習慣了早上起來練功,出院子看易陽樓頂坐著呢,也跑樓頂上望風了。

穿越:暴君的小妾 「這孩子睡覺實在是不老實,我估計等他找了媳婦兒就好了,話說上次那個小姑娘怎麼樣了。」

有一次老郭和易陽聊天,說起來有個小姑娘挺喜歡大霖的,而且老郭也希望他早點成家,包括他爺爺奶奶都是這樣想的,就撮合了一下,結果怎麼樣,易陽還真沒問。

「別提了,大霖帶人小姑娘上了幾次網吧,人小姑娘受不了放棄了,說他一點情趣都沒有,不過我看這小子就是故意的,之前談女朋友的時候我可知道又是送花又是接送回家,這個看來是沒看上。」

「那你就別逼得太狠,其實年齡也不大,沒必要一定什麼時候就結婚,還是自然一點的好。」 這一晚,縣公安局熱鬧不已,一輛輛警車來回不斷的押送著被抓的人回來,將整個公安局都塞的滿滿的,整個公安局人員更是加班加點,處理這些人和事。

針對這次行動,市裡直接牽頭行動,統一部署,在抓獲中年男子的同時,也對整個巷子內的一眾休閑會所等進行突擊檢查,可想而知這種戰況會如何,當場就有數百人被抓。

公安局的一間辦公室內,林楠和曉蝶坐在一起,小姑娘到現在都還充滿了陰影,一直抓著林楠的衣服不放手,嚇壞了,在他們對面則是夏冰,此刻的她已然再度換上了一套警服,看起來和白天一樣,英姿颯爽。

對於林楠和曉蝶的情況,她已然了解清楚,原本還對林楠的出現有著各種猜想,此刻查明曉蝶之事後,她才算是明白怎麼回事,也打消了各種懷疑。

當然,對於這個男人,她依舊有著一些不解,那就是林楠的實力,讓她倍感意外,而且林楠這次也算是幫了他們大忙,簡單了錄了個口供之後,夏冰更是給二人弄了點吃的。

「好了,你們可以走了,我派人直接給你們送回去。」夏冰讓林楠在口供上籤了名字,開口說道,主動安排了車輛送回去。

聞此言,林楠自然是大喜,被這麼一折騰此刻已經是半夜了,林楠正琢磨著怎麼回去的好,突然間夏冰這麼安排,自然是最好的。

「那就謝謝夏警官了。」林楠道謝道,很是客氣。

隨即,夏冰直接安排了警車,二人直奔雙石村而去。

大半夜的,有警車開道,自然是方便的多,一路疾馳,不過半個小時便趕到鄉鎮上,在這裡林楠就帶著曉蝶下車,他的車子還停在大街上,而且這般坐著警車回村,還不知道要被村裡人怎麼說呢,林楠還不想遭人非議。

找到自己的車子,林楠帶上曉蝶直奔劉庄而去,劉振國一整天都在等待著消息,下午的時候還在給林楠打電話詢問情況,估計也是徹夜難眠了。

等到林楠騎著車子將曉蝶帶到家門口的時候,果不其然剛剛聽到林楠摩托車的聲音,小院內便有了燈光,劉國棟第一時間走了出來,正好看到剛剛從林楠摩托車上下來的曉蝶。

父女再見,劉國棟雙眼通紅,自己也算是死過一次的人了,最放心不下的便是兩個女兒,尤其是曉蝶,就是一個孩子而已,孤身進入縣城,怎能讓他安心,而今再見,他也罵不出來,知道女兒的一番孝心。

曉蝶更是直接哭著撲進父親懷中大哭起來,這幾日經歷的事情當真是讓她心裡都有著一些陰影,若非王艷等人等著將她第一次賣個好價錢,沒有動粗,否則她早就被那群人給糟蹋了。

直到好大一會,劉國棟才算是反應過來,直接拉著曉蝶要給林楠跪下,雖然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但明白又是林楠救了她回來,看看林楠身上有些殘破的衣服就能看的出來。

「曉蝶,給你林楠哥磕頭。」劉國棟開口說道,曉蝶當即還真要下跪,連忙被林楠給扶了起來。

「好了,都是一家人,哪那麼見外,不早了,趕緊回家好好睡一覺,以後不許亂跑了,乖乖讀書!」林楠笑著對曉蝶說道,隨即又遞給劉國棟一沓鈔票,今日他在縣城取的,基本上沒啥用,正好先給他們家應急。

劉國棟原本不要,但林楠丟下錢之後就直接離去了,小院門口劉國棟和曉蝶一直注視著林楠的背影,直到他失去了蹤跡,才收回了目光。

「曉蝶,你要記住,咱一家人的命都是你林楠哥救的,以後要好好報答他們一家!」劉國棟開口對曉蝶說道。

大半夜的,林楠也沒有直接回家,所幸直接來到大棚內休息,自從自己的大棚在這裡落成之後,這片地方也變得熱鬧了不少,白天一直有人在這裡幹活,還有村民沒事過來看看的,哪怕是大晚上的也一直有燈光亮著。

林楠將車子直接騎到大棚內,趁著四下無人,林楠所幸用大棚內的水龍頭沖了一個涼水澡,然後躺在躺椅上過了一夜。

第二天一大早,當林楠醒來的時候,發現林母已經和其它人都來幹活了,自己先前睡的太死,不曾注意到。

看著兒子在這裡將就一夜,林母自然少不了一番教訓,林楠也只能苦笑著聽著了,然後插科打諢的混了過去,不過也通過暗暗有了決定,等會有時間去集市上買張床放這裡,如此哪怕是不回家,也不至於再沒地方休息了,反正在這大棚內,也能遮風擋雨,還是不錯的。

大棚內的事情,依舊很順利,不用林楠操心,貨也有劉桂蘭和楊老二安排人來拉,然後再去分配銷售。

在大棚內轉了一圈,林楠正準備回家吃早飯,突然間接到林長河的電話,不過一開口卻不是林長河本人,而是其他人,一開口就讓林楠臉色大變。

「林楠,你爹被人打了,趕緊過來,在那棟房子里!」

聽到這話,可想而知,林楠也瞬間知道發生在哪裡,電話里林楠還能聽到林長河的呻吟聲,在阻攔打電話的人,還有周圍一些囂張的怒斥聲,還不待林楠多問兩句,便聽到有人怒罵了一聲,直接將手機打落在地,然後一切就聽不到了。

「林楠,怎麼了?」林母此刻就在林楠身邊,看著林楠臉色的變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連忙開口問道。

林長河出事,林楠自然不敢給多說,否則又不知道母親要擔心成什麼樣子了,倉促應付了兩句,林楠直接騎上摩托車,一個加速直奔那棟小樓而去。

小樓的事情,林長河這兩日在安排人裝修,還要修建一個倉庫,一大早林母就告訴林楠這件事,為此林長河這兩日也都沒有來大棚幹活,不曾想出了這種事情。

林長河這兩日也都沒有來大棚幹活,不曾想出了這種事情。 林楠疾馳,不過兩公里的路程,不過幾分鐘,林楠便趕到,離多遠就能看到一群人圍在小樓門口,林長河坐在地上,一手捂著頭,透過手指,有血液冒出,在他身邊還有著一些施工人員,正和七八名社會上的人士對峙著,林長河的電話也在地上摔個稀巴爛,那林楠之前剛給他們買的。

再看看一旁,原本的大門旁的一些施工用的東西,也被扔的到處都是。

「你們要幹啥,怎麼能打人呢?」幾名施工人員護著林長河,和這七八名社會人士對峙著,但是顯然他們勢弱的多,七八名社會人士一看就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為首的是一個光頭大漢,一件花褂襯衫,帶著大金鏈,一臉凶神惡煞之意。

「打什麼人?欠債還錢天經地義,除非還錢,否則這裡就是我們的,誰都別想動,趕緊都給老子滾蛋!」光頭大漢冷笑怒斥道,毫不在意打人之事,在這片地方,這種事情他們沒少干,哪怕是派出所的人來了也奈何不了他們,在他們背後,可是有大靠山的。

高利貸,不是什麼人都敢放的,這群人這般有恃無恐,自然有自己的底氣!

林楠急速將車子停了下來,看到林長河的慘狀,心中怒不可止,也不知道以前是不是自己太老實了,這段時間自己接連碰到這種事情,不管在哪,這種惡霸混混總是存在,讓他有著濃濃打人的衝動。

林楠臉色陰沉的朝這裡走來,光頭大漢等人根本沒有注意,依舊氣焰囂張的站在大門口冷笑,威脅著讓這林長河等人滾蛋,這裡誰都不許動,還是因為錢的問題,雖然林楠將購買小樓的錢給了對方,但估計他們還沒有第一時間還給這些人,故而找上門來,一看到林長河等人在這裡動工裝修,便直接強勢要趕人,然後林長河反抗就被打成這樣。

「老子告訴你們,想要房子好說,趕緊拿錢來,否則來一次我打一次,直到我們拿到錢為止,其它的都不要給老子們廢話!」光頭大漢指著林長河說道,一副老子說的算的模樣。

然而就在這時,林楠已然來到這人身邊。

「小子你幹嘛的?」光頭大漢身邊之人看著林楠陰沉著臉,一人開口問道。

然而林楠根本沒有理會,陡然間一腳直接踹了過去。

「砰!」林楠的一腳,何其重,直接踹在光頭大漢屁股上,一瞬間一道慘叫聲響起,然後重重的來個狗吃屎,整個臉都碰觸在地上,讓這光頭大漢慘叫連天,整個臉上看起來都滿是血跡,門牙直接磕掉兩顆。

林楠突然動手,再加上光頭大漢的慘叫,一旁之人根本都不曾反應過來,皆是驚愕在原地。

「特么的還楞著幹嘛?給我弄死他!」光頭大漢疼痛之極,此刻轉過身子看到林楠,怒不可止,帶著濃濃的殺意,怒吼而出。

直到這一刻,周圍幾人才反應過來,老大被打,他們這些人再不動手的話,肯定說不過去。

「弄他!」一群人當即上前動手,直接朝林楠暴打而去。

小樓大門口,林長河單手捂住腦袋,被打的不輕,但看到這一幕也是滿臉的擔心,畢竟林楠只有一人,這些卻有七八人,第一時間就要起身去拚命,其它幾名施工人員也大有上前的架勢。

「你們都別動!」然而就在這時,林楠開口,不讓他們插手,一邊說著,林楠已經開始動手了,看到林長河的模樣,林楠怒不打一處來,對待這些人毫不手軟,一腳一個,一巴掌掀飛一個,不到兩分鐘,七八人一個個滿是鬼哭狼嚎的躺在地上慘叫著,痛苦之極,這段時間接連動手,林楠的打架的本領越發嫻熟,得心應手。

「這?」一旁之人,尤其是林長河完全愣住了,看著林楠這個時候的模樣,和自己記憶中的完全不同,甚至一度都有些懷疑這還是不是自己的兒子,什麼時候這麼能打了?

不過一兩分鐘的時間,將七八個兇狠的大漢打趴下了。

「老林,這就是你兒子?這麼厲害?」林長河身邊,幾個施工人員滿是震驚的看著林楠,又看看林長河說道,當真是被驚到了,林楠這一出手,就很讓人震驚,他們和林長河都熟悉,也知道林楠的一些事情,以前甚至不少人嘲諷過林長河,哪成想到真正見到后,竟然如此神武!

「就是,這小子也太厲害了,估計一個能打俺十個沒問題!」另一人也開口感嘆道,這些高利貸的人哪個不是人高馬大的,但都撐不住兩分鐘,可見林楠的實力。

林長河雖然腦袋疼痛,但也充滿了震驚之意,原本還很擔心兒子,但看到這一幕,除了驚訝之餘,便是欣慰了。

不曾想,不知不覺中兒子竟然連這種能力都有了,終於不需要他這個父親再去保護了,終於要反過來照顧老兩口了。

「滾,這裡現在我買下的,想要錢找其他人去,再敢來這裡搗亂,打斷你們的腿!」林楠站在中央,環顧地上的一群人,開口警告說道。

一群人這個時候還真是被林楠打怕了,沒有人不怕痛,尤其還那麼痛!

當然,也有不怕死的,為首的光頭大漢被林楠一腳踹的著實太慘了,門牙都掉了兩顆,滿嘴的鮮血,慘不忍睹,對林楠著實是恨透了,他在這片地方絕對算是牛掰的人物,以往都是他欺負人的情況,哪裡有其他人這般欺負他。

「特么的你給我等著,老子不弄死你,就不姓王!」光頭大漢沉聲怒吼著,充滿了怨恨之意。

聽到這話,林楠眼中明顯一冷。

「無論你弄不弄死我,你還是都姓『王八』!」林楠淡淡說道,但是所有人聽到這話之後都忍不住大笑而出,這完全是罵人的話語,在林楠這不知不覺中給罵了出來。

這光頭大漢自然聽的出來,被林楠大罵王八,更是生氣了。

「我草……」一時間,光頭大漢就要怒罵而出,然而就在這時,林楠陡然間再度動手了,猛然間一腳重重踢在他身上,剎那間傳出殺豬般的嚎叫聲。

「再敢給我橫,我讓你變成一個死王八!」林楠寒聲,不需要多餘的言語,眼中的冷意便足以讓人驚恐,這一刻林楠身上自帶寒意,冰冷的注視著光頭大漢。 「你打算什麼時候結婚,我看也快了吧。」

易陽笑了笑,他還真不知道,因為心裡很矛盾,說他沒有事業不對,說他事業很成功好像也不是,最起碼他欠老郭的錢都有幾百萬,成家立業,立業成家,一直是個矛盾的話題。

「順其自然吧,不過應該不會太久,畢竟要給人一個交代。」

吃完早餐,周子怡扶著老郭媳婦兒走了一會兒,大霖問易陽到底什麼時候去醫院,易陽還真問了,老郭的意思是醫院人多不安靜,在家呆兩天,剩一周多的時候再去,易陽覺得也對,而且也找了傳說中的產婆在這邊,主要是為了防備突髮狀況,老郭他們這輩人還是挺信任產婆的。

吃了午飯,小岳媳婦先走了,孩子在家哭呢,爸爸不在家,媽媽也不在孩子著急了,易陽看特沒什麼事兒,帶著周子怡也走了。

「嫂子,要不然你們倆過得了,怎麼還依依不捨的呢。」

「快滾蛋吧。」

易陽笑著帶周子怡走了,把周子怡送回家,又給張明打電話,讓他把林宇帶過來,林宇接到電話也無語了,不知道老闆什麼情況,不知道帝都的交通情況嗎?他剛到家好嗎……

「這首歌寫的就是我。」

聽了小樣林宇眼眶就濕了,他沒想到易陽真的專門根據他的經歷寫了一首歌,而且那麼的貼合,他看到詞,配上曲兒的時候,就瞬間投入到裡面,好像從這首歌裡面看到了自己的過往,自己在娛樂圈中掙扎的模樣。

「我上次和你聊了之後,覺得你的經歷很打動我,於是我想了很久,寫了這首歌,雖然過程很艱辛,但是看到你的樣子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值得的,希望這首歌能讓你有所收穫。」

巴拉巴拉說了一堆,易陽自己都快吐了,老天爺明鑒,他真的費心費力從大腦庫中提取的,實在是累的很啊,所以說過程艱辛也沒有錯不是。

「回你家……」

易陽嗓門都高了。

「你不願意?」

「怎麼可能,當然願意,只是沒有準備而已,有點嚇到了。」

周子怡的電話把易陽的睡意都打消了,他倒不是不願意去她家,主要是沒有心理準備,好在上次周子怡的媽媽對他還比較滿意,但是上次他是假的,沒有心理負擔,這次不一樣,還真的感覺有點兒忐忑,再說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好,老丈人可就不一定了,萬一被掃地出門,不對,老爺子是練武的,很可能是打出門去。

「什麼時候回去?」

「周三,我定機票,你準備好就行了,就這樣,掛了。」

得,沒人權,周三,易陽看手機日曆今天是周一,直接說後天不得了嗎,當然,他只敢偷偷的吐槽。

這邊內心戲還沒結束呢,電話又響了。

「我靠,難道內心戲暴露了。」

結果並不是周子怡來的電話,而是二胖,這幾個月易陽和二胖都沒見面,主要是他各地走,二胖當上了公司的小領導,事情也多,只不過偶爾微語上聊一聊。

「二胖啊,我都以為你把我忘了呢。」

「沒時間扯淡,江湖救急,給我送十萬塊錢,在帝都醫院。」

沒等易陽問詳細,電話就掛斷了,打回去就關機了,估計是手機沒電了,易陽趕緊給張明打電話,讓他去取錢,他有一個私人賬戶在張明那,裡面有二十萬,就是為了應急用,他自己開車直奔帝都醫院

最近沒查錯別字 小樓前,林楠狠辣出手,毫不留情,一身的冷意,尤其對這光頭大漢,先前他囂張跋扈的模樣林楠看在眼中,林長河頭上的傷就是他親自動手打的,為此格外受到林楠的照顧。

再加上他還敢出言威脅,林楠更是不客氣,直接將這光頭大漢打個半死,渾身都感覺快要散架了,讓這光頭大漢慘叫連天,看的光頭大漢一群手下膽寒,林楠這個時候太可怕了。

哪怕是再硬氣的光頭大漢,在林楠的蹂躪之下也終於求饒起來,不敢再出言不遜,哭的是鼻子一把淚一把的,就差往林楠身上摸眼淚了,大喊大叫著求饒。

「還敢不敢橫了?」林楠沉聲,遇到這種橫的人,就是比他更橫才行,這是林楠總結出來的經驗。

光頭大漢此刻只能用一個慘字來形容,一張臉都變成了豬頭,林楠直接猛扇巴掌,整個臉龐都腫了,再加上嘴裡門牙被磕掉兩顆,顯得血流不止,看的更是滲人。

「不敢了,我錯了,再也不敢了!」光頭大漢這個時候當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在林楠面前再也沒有橫的勇氣,這魔神般的手段,讓他心裡留下了濃濃的陰影,被打怕了。

林楠看著他這副模樣,確定眼中沒有了那種怨恨之意,也才停了下來。

「帶著他趕緊滾,我不欠你們錢,誰再敢來找事,下次比這還要重!」林楠寒聲,對光頭大漢等人教訓道,一群人連忙點頭說不敢,沒有人不怕,光頭大漢此刻太慘了,估計這個模樣真是他媽都認不出來,沒有人想為了一點錢搞成這樣。

當即,幾人抬著光頭大漢直接上了一輛麵包車,然後灰不溜秋的逃走了,一刻都不願意待在這個地方。

都市之少年仙尊 隨即,林楠連忙來到林長河身前,他頭上的血跡不少,顯然傷的不輕,不過此刻還算是清醒,看著兒子的行為,他很欣慰,臉上一直帶著笑意。

「爹,咱們趕緊去醫院!」林楠沉聲,隨即讓人幫忙,直接從旁邊借了一個三輪車直奔衛生院而去。

小農民大明星 衛生院內,徐曉雯剛剛給一個病人看完,突然間就看到林楠騎著三輪車直接闖了進來,然後直接扶著林長河下來,這滿頭的鮮血,徐曉雯乍一看也是嚇了一大跳。

「林叔叔,您這是怎麼了?」徐曉雯自然認識林長河,到家裡吃過飯,連忙上前扶住,然後小心查看傷勢。

「曉雯啊,沒啥大事,不小心碰到了頭,給叔叔包紮一下就好了。」林長河開口說道,不過本能的顯得很虛弱,頭部是要害,一個不慎就要出大問題的。

「這還沒事呢,流了那麼多血,趕緊坐下我給您看看。」徐曉雯嬌斥了一聲,滿含擔心之意,她知道林長河是一個好人,出了這種事情一看就不簡單,連忙給林長河簡單。

林楠站在一邊,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若是沒有人的話,林楠還能請小小醫館的神醫幫忙看看,但眼下還真不行,只能等徐曉雯看看再說了。

徐曉雯仔細查看,一直到兩分鐘之後,才總算是鬆了一口氣,雖然流了很多血,但好在沒有傷到要害,只是有些虛弱而已,不過為了保險起見,徐曉雯還是建議讓他先在衛生院住院兩天好好觀察一下,同時也給他做了包紮。

聽到人沒事,林楠也沒有那麼擔心了,當即去給林長河辦理了住院手續,正好分到楊老二一間病房,讓林楠不免一陣噓噓,這叫什麼事情,自己才剛有點實力了,反倒是自己身邊之人接二連三的出事了。

讓林長河躺在病床上,林楠給林長河準備點藥品,這是徐曉雯開的一些安神的藥物,還有補血的東西,畢竟林長河先前流了不少血,不過在準備葯的同時,林楠突然間想到了大力丸,這東西對自己的作用顯而易見,林長河也服用過,治傷效果很明顯,林楠當即購買了一顆,悄然混在一堆藥物中讓他服下,林長河也不知道是什麼,還以為徐曉雯開的葯,直接服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