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王都第四統領,鬼母翠翡。」葉飛直言開口。

此女,他並非第一次見,當初離開王都之時,第三統領靈道出現之時,此女便是隱藏與後方,並非逃過葉飛的感知。

正因為這第四統領,本身是一位鬼修,這才讓葉飛印象深刻。

「冥大哥,讓我引你進城。」

「如今城主府封閉,幾大統領隨大哥一起進入蠻荒之地,你需要無名城內,等候一段時間,可以暫住花滿樓。」鬼母沉聲開口,聲音中透著冷漠。

她對於眼前之人,本身沒有好感。

哪怕此人,如今踏入界主之列,那也只是個界主初期的小輩,要知道這次邀請的強者中,可是有著界主巔峰的存在,而讓她親迎之人,卻未有眼前之人。

此事,冥帝顯然事先有所交代。

「我知道。」葉飛低聲回應。

他的目光,此時也從前方之聲身上收回,王都四大統領中,眼前之人的戰力,顯然是最弱的一位,儘管也達到了界主中期,但與吳封,冥帝相比著實是差了不少。

「是那裡么,若無事,你請回吧。」他不在理會前方之人,便是要轉身離去。

此言一出,前方鬼母頓時臉上露出不悅之色。

「葉飛,我不知道,冥大哥為何這般看重你,但你在本座眼中什麼都不是,無名城你最好老實點,若是惹出什麼事端,本座不會救你。」鬼母冷聲開口道。

葉飛聞言,臉上神情如常。

「不勞費心。」

「請便。」

說罷,他便是轉身,向著遠處的一座紅牆酒樓走去。

「你……」

「無名城內,共有三大勢力,其首領均是界主後期強者,冥大哥沒有回來之前,你最好不要招惹。」鬼母此刻被氣得不輕,她還是頭一次被人這般無視。

儘管心中憤怒,但這些必要之事,她還是直言開口。

前方長街,此刻前方之人的身影已然走遠,二人之間本就有些不太感冒,葉飛自然是懶得自討沒趣,自己一個樂得清閑。

「哼,冥大哥交代的話,我已經帶到,你若死在城內,本座可沒工夫理會。」長街前,鬼母冷哼一聲,同時轉身離去。

……

無名城內,此時隨著葉飛的步伐前行,不多時那座紅牆小樓,便是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相比整個無名城,給人的凶戾之感,這座紅牆酒樓,無疑顯得格外的惹眼,其內裝飾較為精緻,時而有清淡的酒香撲鼻,讓人忍不住為其住足。

「花滿樓,名字不錯。」

葉飛淡笑一聲,隨即移步踏入。

「這位大人,樓上請。」

「冥城主有交代過,但凡新入城的大人,本樓都會好生招待。」前方迎面走來一位布衣青年,臉上滿是賠笑抬手開口道。

這酒樓大堂內,已然聚集了不少武修,都是各自閑聊,時而大笑嘲諷,略顯得有些嘈雜。

而此地二樓,則明顯要幽靜許多。

隨著眼前之人,葉飛踏上二樓,樓上同樣聚集了不少武修,其中多都齊聚與二樓的東南角,足有數十人之多,之前入城的那位高大男子,也在人群之中。

這些人,顯然是被冥帝邀請而來,此刻聚集在一起,似乎是在商議著什麼。

「嗯,是他。」

葉飛目光掃去,只見西邊窗前,那位頭戴斗笠的男子,此刻也出現在了店內,此人身旁藍小女孩跟隨。

他並沒有與那些人一起,而是選擇了獨自帶著女兒,坐到了西邊窗前。

「這位大人,您這邊請。」

「二樓雅座,您可隨意挑選,這花費城主大人早已經付過。」葉飛的身旁,那位布衣青年,顯得很是禮貌,他臉上的笑容不斷。

葉飛聞言,隨即微微點頭。

他向來喜歡清靜,便是隨之選了一處靠窗的位置,緩緩做了下來。

「大人,有何吩咐,可直接傳音與在下,在下必將隨叫隨到。」布衣青年臉上的笑容依舊,隨之抬手抱拳,便是恭謹地退去。

酒樓窗前,葉飛稍有沉吟,隨即下意識地望向窗外。

他的眼中,此刻有藍光忽閃,這無名城內,雖說主城半空,沒有古陣防禦,但城內的許多地方,都暗藏殺陣,將整個古城,大致分成了三大塊範圍。

這三片範圍內,應該就是城內三大勢力的駐地。

「防陣不俗。」

「確實有界主後期強者坐鎮。」葉飛此刻內心暗道,就算還是他,若是在不觸動任何人的情況下,探查那殺陣之內的情況,怕是有些不太可能。

而無名城內,那第四統領鬼母的氣息,此時也消失無蹤,應該是用了什麼方法隱藏起來,使得靈識無法查探。 酒樓窗前,就在葉飛思索之時,此刻只見一位身穿長衫,相貌較為英俊,眉宇間帶著笑意的男子,隨之緩步走近。

「這位道友,看閣下氣度不凡,想必也是受到了冥帝之邀,來此共商大事?」那男子臨近,隨即抬手開口。

葉飛聞言,轉過頭來。

「你是?」

前方男子連忙再次開口:「在下余前,乃是無名城,黑風閣供奉,我閣閣主大人,特派在下前來與各位前輩共商大事。」

此人臉上笑容不變,目光凝聚在葉飛身上。

「黑風閣……」

葉飛低喃一聲,臉上露出古怪之色。

這圍攻王都一事,本身較為隱秘,以冥帝的性子,不會大肆宣揚,眼前之人知曉,可見這黑風閣應該就是鬼母所言的三大勢力之一。

但此事,若是商議,應該等冥帝歸來,一通前往城主府才對,與這黑風閣似乎沒有什麼關係。

「閣下有所不知。」

「我黑風閣閣主,同樣答應了相助冥城主,但這其內的具體細節,我等還是一起商議一番為好,與古仙國為敵,可不是什麼小事,若沒有讓人無法拒絕的好處,想必閣下也不會動心。」

余前連連開口,如今城主不在城內,他所言自然不會顧忌。

「閣下請看,那數位前輩,也是受邀之人,以杜永安杜前輩為首,暫時結為聯盟共商大事,杜前輩特意交代,讓在下邀請閣下入盟。」

酒桌前,余前向著遠處那群武修微微點頭,隨即轉頭望向葉飛笑著開口道。

葉飛聞言,臉上不禁露出思索之色。

這所謂的聯盟,其最終的目的,無疑是想要從城主府內,多得到一些好處,至於黑風閣這邊有何目的,葉飛一時間難以猜測。

「此事,葉某沒興趣。」他稍有沉吟,隨即開口拒絕。

冥帝與他之間的事情,二人早已達成共識,確實沒必要參與這所謂的聯盟。

「既如此,還請閣下離開無名城。」前方余前忽然話鋒一轉,儘管臉上的神情不變,但周身凝聚的威壓,已然籠罩了前方之人。

觀其氣息,可見是一位仙境巔峰的強者。

葉飛聞言,眼中不禁閃過一道寒芒。

「滾。」隨之一聲低喝傳來。

前方余前聞言,頓時目光一閃。

「哼!」只聞一聲冷哼。

此人抬手之下掌中有黑芒凝聚,隨之帶出破空之聲,這一言不合,就忽然爆出殺機,可見這無名城內,均不是泛泛之輩。

「哐。」

「哐當!」

那一擊臨近,確實在靠近葉飛的瞬間,被生生彈開,前方的余前更是被直接震退了數步。

「你是古境?」余前眼中閃過一絲驚恐之色,能夠這般輕易,將其攻勢擋住之人,那無疑是古境強者。

他方才敢出手,心中是斷定了眼前之人,最多只是仙境武修,此時感受到前方之人的氣息,心中頓時暗道不好。

酒樓窗前,葉飛掃了此人一眼,隨之不在理會,一位仙境小輩,還沒有資格讓他出手。

前方余前,此時極為識趣,連忙身形向後退了數步,周身氣息收回,他身為仙境強者,豈能不知古境的恐怖,眼前之若想殺他,怕是後方那諸多強者,來不及營救。

酒樓二層,這余前在遠離了葉飛之後,並未回到東南角的人群之列,而是徑直走向一旁的那位頭戴斗笠的男子。

「這位道友。」

「在下,黑風閣余前。」余前臉上換做笑容,此刻抬手開口。

他身為黑風閣供奉,被閣主派來接待邀請來此的強者,此刻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確實沒有臉面,在回到東南角的聯盟之中。

「離開,否則死。」斗笠男子,顯然不喜廢話。

那聲音帶著幾分寒意,此刻傳遍四周。

二樓東南角,此刻聯盟人群中,已然有不少強者緩緩起身,一股恐怖的威壓之力,隨之充斥了整個二層酒樓。

此刻遠處窗前,葉飛轉頭望去,可見那人群中,唯有一位身穿灰色道袍,嘴角留著白須,身形略顯精瘦的老者,臉上神情不變,對於酒樓內的事情,似乎一副懶得理會的模樣。

「界主巔峰。」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此刻內心暗道。

那老者的修為,無疑是人群中最高的一位,應該是余前方才口中的杜前輩無疑。

……

而此時,一連被兩人無視的余前,似乎有些忍不住了,他的目光凝聚在眼前的斗笠男子身上,眼中不禁泛起了殺意。

方才那人,他無法看清修為,被其震懾情有可原。

而眼前之人,這余前可是看得真切,只是一個八重劫境的小輩而已,這樣的廢物也敢在他的面前如此囂張。

「方才那位古境強者也就算你,連爾等小輩,也敢在余某面前猖狂。」

「找死!」

余前眼中殺意凝聚,體內仙境之力爆發,抬手便會一掌拍去。

「壞人,不準打我爹。」就在這時,酒桌旁的小女孩,此刻忽然衝上前來,擋住在了那斗笠男子的前方。

目光所致,那一掌之力,即將落下前方余前並沒有收手之意。

「嗖。」

「呼嘯!」

下一刻,一聲破空之聲傳來。

余前的身形,被一股恐怖的力量推開,他的掌中被扎進了一根竹筷,周身氣息頓時混亂,嘴角忍不住溢出鮮血。

此人穩住身形之後,不禁猛然轉頭,望向遠處的酒樓窗前。

可見那出手之人,並非是前方的斗笠男子,而是一旁遠處,那位有著古境修為的白色鬼面之人,掌中的竹筷,顯然來自那張桌子。

「她只是個普通人。」

葉飛掃了遠處余前一眼,低聲開口道。

他本身是從虛界中走出,在葉飛熟知的武道界中,身為武修最為不恥的,便是對普通人出手。

縱觀三大實界,雖然沒這種法規,但此刻他還是下意識地出手。

「你……」

「很好,此事黑風閣記下。」余前面色漲紅,他深知葉飛的實力,此時也是不敢貿然出手。

遠處,此刻身處二層角落的斗笠男子,只是輕撇了葉飛一眼,便是很快收回了目光,不在理會,顯然並沒有道謝之意。

唯有那個藍衣小女孩,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向著葉飛微微一笑。

酒樓窗前,臉上的神情平靜,此刻收回目光,再次轉頭望向了窗外。

遠處的余前,已經回到了東南角的人群之中,可見一番交談之下,似乎有強者想要出手,樓內的氣息略顯躁動不安。

「杜前輩,那兩個小輩過於囂張,既然不入#聯盟,就不能讓其留下無名城內。」

「嗯,此言有理……」

「我等若不聯盟,冥城主那邊,怕是不會輕易許下好處。」

東南角眾人,此刻均是忍不住開口。

此事,關係到此次受邀來此,所有人的利益,自然不會輕易讓他們攪局。

酒桌前,那位杜前輩此時緩緩抬頭,目光掃向遠處,隨之很快收回。

「藏頭露尾之輩,老夫不屑出手。」杜前輩眼中滿是孤傲之意,他堂堂界主巔峰強者,幾乎是站在了武道之巔,這等小輩不入其法眼。

「晚輩倒有一計,還望前輩允許。」再其一旁,余前此刻上前一步,臉上露出陰冷之色。

這一刻,相比起此人剛剛與葉飛交談的模樣,無疑是有著天壤之別,就彷彿是瞬間變了一個人一般。

「呵,但說無妨。」這位杜前輩目光一閃,此時似乎也是來了興趣。

余前見此情景,隨即連忙開口道:「無名城內,一共有三大勢力,除去我黑風閣以外,戰力最強的當屬蠻地野人一族,他們對於外來者,向來沒什麼好感。」

酒樓東南角,余前連連開口。

他在說完之後,四周的眾人,臉上均是露出笑容,借他人之手,將那二人除掉,他們可在一旁飲酒觀賞,顯然也是一件美事。

杜前輩聞言,此時也是微微點頭,他對於蠻地野人一族,似乎有著不小的興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