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

“哼,南天的死訊,一年前,就傳了出來!“

“現在,肯定是鐵板釘釘了!”

“是時候,開始斬草除根了!”

“傳我的命令,立刻對南天的家族,在水藍星上,進行種族大清洗,只要和南天有關係的人,全部抓起來,祕密處死!寧可錯殺一千,千萬不可放過一個!”

烈無法,陰冷地說道。

海藍星督,都是渾身一凜,目光瞥了瞥,那個中年男子。

這個中年男子,姓氏——皇甫。

官拜:銀河聯盟最高議院的上議員!

是一位官場上的,頂尖人物!

手底上,握有滔天權勢!

在海藍星上,他有着絕對的話語權。

烈無法,能夠攀上-這個皇甫議員。

也是因爲,皇甫議員,是烈無法的舅父。

若無這層親戚關係,烈無法,也根本請不動——皇甫議員,這尊“大佛”!

“這件事情,既然要做!就一定要做的天衣無縫,斬草除根,不留痕跡。銀河軍內部編制和我們最高議院,是兩個獨立的機構!銀河軍手上有軍權,武力強大!”

“我們許多議員,在很多場合,都要受制於銀河軍的一些實權將軍!南天的級別不低啊,之前,可是輝煌大將軍頭銜,還擔任了一系列軍中的隱祕機構的高級長官。甚至,連銀河軍最高軍部委員會的一個副委員長——紫長空,都對這個南天,頗爲看重!”

“現在,雖然,南天死訊已經傳開了!但是,我們仍舊要小心,再小心!”

“畢竟,公然對烈士家屬下手,,一旦事情暴露!銀河軍的一些委員,高級長官們追究起來,我們都得完蛋!”

皇甫議員,冷靜地分析道。

“海藍星督!你是我一手提拔起來的,這件事情。我和無法兩個人,不好親自出面!”

“你就要,多多用心了!”

“記住,千萬謹慎,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放過一個!”

皇甫議員,冰冷地叮囑道。

海藍星督,不停地點着頭。

“是,是,是!”

“我一定去辦好!”

海藍星督,不停地點頭。

“叮鈴鈴!”

忽然間,密室當中的電話響了!

海藍星督,伸手去接聽。

電話那頭,傳來,情報人員,驚恐地聲音。

情報人員,彙報着:

“星督大人!”

“一夜之間,咱們海藍星上,所有的市長,都被殺掉了。還有軍警局的局長,也是被殺掉了。其中,死的最慘的,就是星陽市的市長和軍警局的局長。”

“另外,還有一些新上任的官員和大公司的總裁,都被殺了、、、、、、、、“

聽完這個彙報!

海藍星督,神色一變!

“怎麼回事!”

“到底是怎麼回事?”

“有沒有,發現什麼蛛絲馬跡!事情查出一點頭緒了嗎?”

海藍星督,沉聲問道。

“星督大人,我們查到了一點。但是,不敢說……..”

“說!”

“有什麼,不敢說的!”

海藍星督,呵斥道。

“報告星督大人,我們發現,死掉的無論是公司總裁還是官員,都是針對過南氏集團和南天家族的!”

“尤其是,南天的老家——星陽市。哪裏,我們剛上任的人,基本上,全部被殺了。星陽市,都陷入了癱瘓中!”

情報人員,驚恐地說着。

、、、、、、、、、、

海藍星督,也是徹底驚呆了,整人,都是僵硬了。

事到如今,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海藍星督,剛纔,接聽電話的時候,按的是免提!

聲音外放,讓烈無法和皇甫議員,都是聽得清清楚楚。

“能夠在海藍星上,幹出如此大的事情!”

“把我們的人,全部給剷除了!一夜之間,如此大的手筆!”

皇甫議員,眼眸逐漸冰冷。

烈無法,也是吐出一口氣,有些難以置信地說奧:“是,是,南天,,,,………他回來了?”

” 烈無法,不免有些恐慌。

雖然,事情,都是由他挑起來的!

他和汪含兩個,都是內谷弟子,而且,還頗有一些不爲人知的——基、情!

後來,得知了,汪含在枯山主星上,與南天決鬥!

最後,汪含被南天給擊殺了。

知道事情後,烈無法痛哭流涕,悲痛欲絕。

本來,要去找南天報仇!

但是,那個時候!

南天已經在銀河軍中,擔任了很高的軍事職務。

烈無法,根本無法下手。

但是,烈無法心中的仇恨,一直沒有消減。

直到,南天在混亂星域當中,死亡的消息,被傳了出來。

烈無法再也按耐不住了,靜靜地等待了一年,確定了消息無誤,便硬拉着————自己的舅父——皇甫議員,匆匆來到了海藍星。。

烈無法要對南天以及整個南天的家族,施展報復!

於是乎,有了,南天之前看到了種種事情的發生。

海藍星也是大變模樣。

之前,和南天友好的市長,星督,各大友商合作公司,全部被皇甫議員,動用自己的政、治力量,給清除走了。

整個,海藍星成了,烈無法和皇甫議員,爲所欲爲的地方了。

現在,南天又沒有死!

對於這個傳奇的銀河軍的將軍!

烈無法,終究是一個小年輕,心中,還是害怕不已。

皇甫議員,比較年老持重,聲音一沉,像是一秤砣,定住了衆人的心神。

“咳!怕什麼,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我是最高議院的上議員。他想要動我,得看看最高議院的面子!”

寂寂如風夜雨默 皇甫議員,傲然地說道。

銀河聯盟裏頭,最高議院,從某種程度上,還要高於銀河軍,享受更高的社會地位。

上議員,則是除了,最高議院裏頭,議長,副議長外的存在了!

皇甫議員,很是驕傲。

他見過的銀河軍的將軍,也是多了去,他不信,就算,南天找了過來,就能拿他怎麼樣!

大不了,此事,就此作罷!

雙方息戰!

誰也奈何不了誰!

烈無法,也是平緩了一下心情:“我最近,已經被谷主收爲了親傳徒弟!”

“有黑焚煞谷的谷主,給我撐腰!我諒那個南天,也不敢對我怎麼樣!”

烈無法,哈哈一笑。

現在,密室裏頭,唯有,這個新上任的海藍星督,一臉的苦瓜臉。

他沒有烈無法,那麼好命,有一個谷主當師傅,還有一個強大的隱修宗門,當靠山!

他也沒有皇甫議員,那麼的強勢,那麼的有背景,地位又高!

他只是,一個被皇甫議員,隨手提拔上來,暫時扶植就任的一個傀儡“星督”。

在一些大人物看來,簡直是比螻蟻,都要微小的存在!

海藍星督,現在十分恐懼!

他害怕,這個烈無法和皇甫議員,直接把他當成“替罪羊”,到最後,南天過來,興師問罪!

他就被當做皮球給踢過!

最後,他自然就沒有好下場!

豪門圈養:總裁,求寵愛 烈無法和皇甫議員,同樣是眼神冰冷。

其實,在他們的心裏頭,這個新上任的海藍星督,早就成了他們的“替罪羔羊”,,一個可有可無,隨時可以丟棄的“棋子”罷了!

、、、、、、、、、

“砰!”

星督府,密室的大門,轟然間,被踹開!

南天大步流星地,走了過來。

南天身披流星機甲,手持流星寶劍,殺氣沖天!

前不久,從軍警局,將堂弟——南勝救出來後,南天就開始大開殺戒了!

南天將南勝列了一個詳細的清單,凡是,對家族,動過手的,打壓過南氏集團的!

南天全部,將他們列爲了必殺名單!

南天果斷出手,一個不留!

一時間,在海藍星,捲起了血雨腥風!

尤其是,星陽市!

更是,被南天殺掉血流成河,許多軍警,官員,公司大亨,凡是針對過,南天家族和南氏集團的。

這一次,南天心再也沒有軟!

全部殺掉,一個不留!

南天統統送他們,下了地獄!

什麼慈悲,只不過是愚蠢的想法!

這個世界,就是強者爲尊!

你若是強大,別人自會跟着你,討好你!

一旦你失去勢力,沒有了實力,那些人,就全部會變了顏色,與你反目成仇!

你若是弱小,以爲別人會憐憫你,可憐你,那就大錯特錯了!

在武道爲尊的世界上,越是弱小,就越會被人欺辱!

越是強大,你就算是,打了別人,別人也會是笑臉相迎,卑躬屈膝,一個‘不’字都不敢說!

南天這一次,要徹底地以雷霆手段,血腥手段,將一切反叛,反對者,給徹底殺掉!

以此來絕後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