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也虧得玄蛇的身體夠大,這才沒有被三種屬性的力量炸得粉碎,可繞是如此,玄蛇的大腦袋上也出現了一個車輪大小的洞口,裡面被炸出了多少的空間就不得而知,正有大量的黑血自那洞口中彷彿泉水一樣的噴了出來。

玄蛇那巨大的身體此時更是翻轉的厲害,可是腦袋的頭痛已經讓它忘記追殺葉星辰,特別是幽藍魔劍,更是不停的吸收它的精血,剛開始速度還很慢,對於玄蛇來說就彷彿平時抽血一樣,短時間內還不會有什麼問題,可是隨著它力量的增強,所吸收的速度越來越快,讓玄蛇徹底的意識到這是一件多麼恐怖的武器,再加上被葉星辰的三把飛刀射中,玄蛇的神經已經陷入了崩潰邊緣。

它只能夠本能的掙扎著,巨大的身體不斷的翻滾著,似乎在忍受著巨大的痛楚。玄蛇的體積實在是太大,整個祖殿都被它真的連連晃動,周圍的牆壁更是不斷的裂開,就彷彿大地震一樣。

眼見玄蛇竟然還沒有死去的跡象,葉星辰也不敢大意,強忍著體內的劇痛,抱起司徒婉玲不斷的躲避著那落下的石塊和玄蛇那巨大的身體,最後總算來到了離大蛇較遠的一個角落。

此時,葉星辰早已經到了筋疲力盡的時候,他體內的星光之力已經耗盡,肉體也受到了極大的重創,要是這條玄蛇還不死的話,他實在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對付?

司徒婉玲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醒來,看著抱著自己的葉星辰,忽然覺得心間一陣溫暖,可是她體內的傷勢實在是太重,此時甚至連說話的口氣都沒有。

大蛇依然在掙扎著,在扭曲著,在翻滾著,周圍那刻滿圖像的牆壁全部給它的巨大的身體掃成了碎片,最後偌大大殿只剩下十二根足足要十多個人合抱的大圓柱,也正是這十二根大圓柱支撐著頭頂那鑲滿夜明珠的蒼穹。

不知道過了多久,大蛇慢慢的平息了下來,不知道是毒液的原因,還是幽藍魔劍吸收了它的能量,周圍也慢慢的恢復了平靜,那漫天的塵埃也慢慢的消散,除了這十二根巨大的柱子之外,周圍竟然是空空蕩蕩的,也就是說,整座大山竟然被人從裡面掏空……而這座大殿就坐落在山的最中央……

這需要多大的工程,這需要多大的手筆?就算是以現在的科技和人力也難以辦到啊?

看著周圍的漆黑的一切,葉星辰似乎想到了什麼?這大殿或許以前本來就是露天的,只不過後來為了掩飾什麼,所以將其埋下,甚至很可能是夏桀在夏朝即將覆滅的時候,下令將這裡掩埋,隨著歲月的流逝,逐漸形成了這麼一座巨大的高山。

若真是那樣,那一切也就好解釋了,畢竟,自己掉進來的地方完全是天然的,很可能是因為埋葬這裡的時候沒有埋葬好而已。

不過,現在顯然不是去想這些的時候,看了看懷中的司徒婉玲,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醒來,不由的開口問道:「你現在好些了么?」

「嗯,謝謝你,大哥哥……」或許是已經恢復了一些體力,司徒婉玲開口說著,不過聲音依舊是那般的虛弱。

「啊……大哥哥……你……」看著眼前這依舊是泛著藍色光芒的少女,葉星辰一陣疑惑,這不該是那個冰冷的司徒婉玲么?怎麼會叫自己大哥哥?

「我記起了所有的事情,大哥哥,以後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司徒婉玲……」司徒婉玲卻是朝葉星辰笑了笑,不知道為何,在這死後餘生之後,葉星辰覺得這個笑容,好美好美。

「你的意思你的記憶融合了?」葉星辰還是不肯相信這麼一個冰冷的女子忽然變得這麼的可愛。

「恩……」司徒婉玲重重的點了點頭。

「那你到底是冷冰冰的那個?還是純真可愛的那個?」葉星辰實在不知道兩種不同的性格忽然融合之後會出現什麼樣的後遺症,會不會像以前一樣時不時的變換性格?

「呵呵,在大哥哥面前,婉玲永遠是那個可愛的小婉玲……」司徒婉玲那冰冷的臉上就忽然露出可愛的笑容,口中更是輕聲的說著,後面還加了一句:「不過要是大哥哥需要,婉玲隨時可以長大……」

「嗯?」葉星辰一愣……這話該怎麼理解?

「沒什麼啦?那玄蛇應該死了吧?」司徒婉玲卻是小臉一紅,趕緊轉移話題。

「厄,不知道呢,腦袋重了那麼重的傷,應該死了吧,你在這裡呆著,我去看看……」葉星辰搖了搖頭,也沒有多想。

「恩……」司徒婉玲輕輕的點了點。

葉星辰小心翼翼的將司徒婉玲放在了那巨大的圓柱下面,然後站起身來,才發現自己的胸口一陣劇痛,不過此時顯然還不是處理傷口的時候,單手一番,集合了七老力量的「混沌」握與手中,一步一步的朝玄蛇那巨大的身體走去。

「嗷嗷嗷嗷……」就在葉星辰走出十多米的時候,祖殿之外,那漆黑的地方那個忽然傳來了巨大的狼嚎聲,更有一雙綠油油的眼睛出現在黑暗之中……

不會吧……

葉星辰和司徒婉玲的心中幾乎同時閃過這樣的想法……

(不好意思,兄弟們,這幾天有點小感冒,今天腦袋一直痛,更新晚了點~) 對於酒吧的會員問題,李天也是使勁的批評了一下手下人,這些人本來都制定好了完整的會員制度,誰知道在實行的過程當中遇到了不少的問題,很多人本來不是會員,但因為來的比較頻繁,所以也就給了她們一個會員待遇,讓很多交了會員費的人心裡就不滿意了,久而久之的就沒有人願意去交會員費了,李天知道會員才是長久的客戶,如果要是讓非會員享受會員的待遇,恐怕以後誰也不願意去多花那一筆錢,剛開始實行的普通會員價格也不高,僅僅是一百多塊錢就有一年的會員。

反正也要改革,從現在這個時候開始,所有的會員都升級為高等會員,高等會員每年需要繳納299塊錢的年費,只有會員才可以在周末聽天使唱歌,如果不是會員的話哪怕你給的錢再多,恐怕也不會讓你進來的,這就是李天的一種策略,只有繳納的會員,大家才是自己人,包括其他的東西也都會結帳的,這就讓人養成一個習慣,當你習慣了來這家酒吧的時候,其他的酒吧就會有各種各樣的不舒服,所以也就不會到其他的地方去了,這才是拉住超越客戶的一種方式。

為什麼很多高端會所都實行會員制度呢?就是因為會員的消費要超過非會員50%以上,而且不管有什麼事情,他們都會到這個高端會所里來,這就養成了他們的一種習慣,就好像這裡是他們的第二個家一樣,李天給手下人嚴格的講了一下會員制度,也讓他們要求自己手下的人必須嚴格執行,如果以後再發現給非會員會員待遇的話,那這個人可以立刻走人了,花費那麼大的代價才建立了一個會員制度,才讓人養成了到這裡來消費的習慣,才讓會員感覺高人一等,如果因為你一句話就讓這些全部都丟了,你這樣的人不走人什麼人走人呢?

「劉小姐認為這裡怎麼樣呢?」李天說話的時候,天使都已經唱完歌了,但是所有的人還沉浸在剛才那個歌聲當中,很少有人能夠回過神兒來,如果不是李天主動的坐在這裡說話的話,恐怕劉善美也沒有回過神來呢,一個女生都能夠痴迷到這個程度,更何況那些男的了很多,脖子上又龍又虎的古惑仔也傻眼了,他們感覺自己的靈魂就好像被洗禮了一樣,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感覺,剛才那個女生並不僅僅是純潔了,如果要給一個評價的話,那就是聖潔。

劉善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領,感覺剛才有些痴了,抬頭看了李天一眼,自己好像不認識這個高中生模樣的人,現在這麼年輕的孩子都在酒吧當中搭訕了嗎?

「不好意思,我還有事情。」酒吧當中很多這樣無聊的人,看到別的女孩子比較漂亮,就坐在人家那裡搭訕,劉善美顯然也把李天當成這樣的人了。

「先別忙著離開,我雖然不知道你的事情是什麼,但我卻知道你應該想找這裡的老闆吧,你不覺得我跟這裡的老闆長得有點像嗎?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前幾天你還想要見這裡的老闆呢,現在就坐在你的面前了,難道你就想放棄這樣的機會嗎?」李天做了一個稍安勿躁的動作,劉善美跟自己想象的有些不一樣,原本以為這個女孩會非常精明呢,誰知道剛才也失神了,這也難怪了,當天使在唱歌的時候,很多人都會想起自己脆弱的地方,劉善美也是這樣。

如果是平常的時候,劉善美肯定不會就這麼走了的,也會對李天進行一番研究的,但是剛才聽了天使的歌聲之後,劉善美彷彿回到了自己的小時候,讓自己有很多的回想,這個時候的劉善美是脆弱的,也就沒有那麼多時間去研究周圍的事情,現在聽了李天的話之後,劉善美再次看了一眼李天,都說這裡的老闆也是一個高中生的模樣,雖然劉善美沒有見過李天,但現在也相信了幾分,畢竟剛才的時候這個傢伙說了,他說的行程跟自己做的是一樣的,這絕對不是騙子。

劉善美又轉頭看了看角落裡的幾個大漢,雖然這些人都是若隱若無的掃過這裡,但劉善美能夠從他們的眼睛里看到一絲尊敬,那些人當然不是尊敬自己了,肯定是尊敬他們的老闆了。

「李先生真是年輕有為,我原來以為李先生應該是一個十分幹練的小夥子,但沒想到李先生外表竟然跟高中生一樣,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李先生應該還沒有20歲吧?」劉善美的確是一個交際大師,很快就能夠穩定下自己的情緒來,剛才還處於激動的回憶當中呢,這會兒就變成了那個精明的生意人,今天她真的是感覺到壓力了,自從來到華夏之後,很多華夏的酒吧都跟他競爭,但最終都不是自己的對手,在李天這裡感覺到了壓力,如果李天繼續發展下去的話,對於劉善美的酒吧來說真是很困難的。

「很多人都這麼說了,我只是長得比較年輕而已,其實我的心理年齡很成熟的,要不然的話也不會有這麼大的一間集團公司了,開門見山的說吧,我希望跟劉小姐建立合作,我們雙方互有爭鬥,現在也算是一勝一負了,從戰績來說我們這也是打平了,不知道劉善美小姐的意思呢?」李天笑著說道。

如果是閑聊天兒的話,李天可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在這裡還是趕緊的直奔主題比較好,李天的話讓劉善美也感覺到吃驚,別的男人跟自己聊天兒的時候總會胡扯的,一般都是不會那麼快速的進入正題的,因為他們垂涎於自己的美貌,希望能夠給自己留下一個好印象,但眼前的這個年輕人似乎一點都沒有這種想法,這讓劉善美第一次懷疑自己的魅力,甚至懷疑李天的取向,莫非這個傢伙是喜歡男人的嗎? 看到那綠油油的眼睛,司徒婉玲的臉上露出了驚懼之色,雖說她的性格冰冷異常,但畢竟是個女孩子,剛剛經歷了一場生死大劫,此時猛然遇到這樣的情況,哪兒有不驚懼的道理。

葉星辰雖然沒有什麼明顯的變化,但手中的混沌卻更加的緊了緊,此時他身上的飛刀已經用去了七把,雖然可以自主的吸收空氣中的能量,可是短時間內絕對難以復原,最多就是一把比較鋒利的飛刀而已,而「星曜」更是沒有吸收足夠的星光之力,根本沒什麼威脅,如今唯一能夠有威力的就是這把「混沌」了。

如果再來一直和九幽玄蛇同等境界的怪獸,他們可沒有那麼好的運氣擊殺它。

畢竟,要不是司徒婉玲的幽藍魔劍有吞噬精血的能力,而他的飛刀又是龍一雷等人親自凝聚著前大的力量的話,那死去的肯定是他們。

「嗷……」又是一聲狼嚎,那綠油油的眼神更是自黑暗之中慢慢的走出。

葉星辰本來想去看看九幽玄蛇的身體退了回來,緊緊的守護在司徒婉玲的身前,兩人一起經歷的生死,感情自然加深了不少,此時司徒婉玲全身重傷,根本難以動彈,可經不起任何的打擊。

而司徒婉玲也感受到葉星辰的關心,不覺得的心裡又是一陣異樣,只可惜現在她全身的注意力都落在了那雙眼睛上,根本沒有注意心中的變化。

終於,那綠油油的眼睛總算露出了全貌,竟然是一頭全身銀色的狼,是的,是一頭狼,只不過它的體型比其他的狼要大了許多,就和一頭猛虎差不多大小,而且他的毛皮呈現銀色,在夜明珠的照耀下顯得如此的美煥。只可惜它那咧開的嘴唇露出鋒利的牙齒讓葉星辰和司徒婉玲實在沒心思欣賞這絕美的狼皮。

葉星辰將全身的力氣聚集在右手之間,他體內的傷勢也不輕,要不是強悍的肉體,很可能早已經躺下,而體內所凝聚的力量也只夠他射出一刀而已。

他心裡清楚的明白,他只有一次機會,若是不能夠斬殺銀狼,那死去的將是自己和司徒婉玲。

銀狼慢慢的靠近,口中不斷的發出吼叫聲,在這空曠的山洞之中顯得如此的豪情,而它眼中的綠芒卻是越來越盛……

就在銀狼準備發動攻擊,而葉星辰也準備還擊的時候,黑暗之中忽然傳來了一個葉星辰熟悉的聲音。

「咦,奇怪了,怎麼這裡還有這麼亮的地方……」

「媽的,你還沒死就趕緊過來救命……」葉星辰當場就大罵了起來。

緊接著,那銀狼走出的地方出現了一名頭髮蓬亂的男子,不是陳小龍又是何人?只不過他的額頭上充滿了皺紋,臉上更是顯得蒼老了許多,彷彿四十多歲的男子一樣。

「靠,你們怎麼在這裡?哇哇哇哇……這……這……這是什麼?」陳小龍出現的瞬間,那銀狼竟然停止了攻擊,而當陳小龍看到大殿上,那猶如小山大小的蛇身的時候,整個人卻是跳了起來。

「蛇……」葉星辰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不過看到那銀狼竟然不襲擊陳小龍,卻也是一陣疑惑,但他更疑惑的是怎麼眨眼的功夫,陳小龍就蒼老了這麼多?

「蛇?我操,你哄我三歲小孩啊,有這麼大的蛇么?而且……」陳小龍說到一半就不說了,原因無他,本以為已經死翹翹的玄蛇竟然再一次扭動了一下身體,而那頭銀狼的毛髮更是瞬間全部立了起來,在場所有生物的注意力全部聚集到了玄蛇的身上。

過了足足半刻鐘,眾人眼見玄蛇沒有反應,這才慢慢的鬆弛下來。

「這真的是一條蛇?」過了半晌,陳小龍才心有餘悸的說道,還很形象的拍了拍自己的心口。

「洪荒異種,九幽玄蛇,不過似乎已經死了,說說你吧,到底遇到了什麼,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而且這狼……」葉星辰也鬆了一口氣,要是玄蛇沒死,他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對付。

「哦,沒什麼,精神力消耗過度就是這個樣子……」陳小龍卻是毫不在意的說著,接著將自己跳下來之後所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原來他掉到了另一處地方,也是一處遠古遺址,不過沒有這般大,那裡冰封著這頭銀狼,卻哪裡想到這頭銀狼竟然自己掙脫冰封,逃了出來,而且就朝陳小龍發起了攻擊,生死攸關的時候,陳小龍再一次使出了潛爆絕技勾魂奪魄。

結果雖然制服了銀狼,但副作用也出現了,弄得自己像個老頭子一樣。

「那有沒有辦法恢復?」葉星辰滿臉擔憂的問道。

「能啊,不過只是時間長點而已,大概要一個月吧,你們呢?怎麼會遇到這麼一頭大傢伙?還有她……」陳小龍指了指司徒婉玲說道,此時的司徒婉玲已經恢復了那冷冰冰的樣子,似乎只有單獨在葉星辰面前的時候,她才會表現出那可愛純真的一面。

「她受了重傷,是被這玄蛇所傷的……」聽到陳小龍沒什麼大礙之後,葉星辰稍微放下心來,當下,將自己兩人所遇到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

當聽完葉星辰的敘述,陳小龍長大了嘴巴,心中卻是一陣暗叫:「要是自己遇上了這頭玄蛇,估計絕對難逃一死吧?就算自己的勾魂奪魄再厲害,也不可能改變玄蛇的意識吧?不過如此看來,這銀狼似乎也是玄蛇冰凍的獵物呢?只是為何它的生命力也如此強悍?難道也是遠古時期遺留下來的生物?不過不管怎麼說,現在它已經成為了自己的小弟,這一點就足夠了?

「小銀,你去看看,這大傢伙到底死透了沒有?」當下,陳小龍就讓銀狼去瞧瞧玄蛇到底死透了沒有,可是哪裡想到銀狼雖然彪悍,但卻寧死也不願意跑去查探,顯然之前受夠了玄蛇的欺負。

最後葉星辰實在看不下去,再次鼓起勇氣親自跑去看看,才發現,玄蛇真的死了。

此時,三人可以說都是受到了嚴重的創傷,必須接受治療,可是周圍的一切卻沒有出路,憑藉三人此時的力量,根本難以破開外面那堅固的山壁走出去,沒奈何下,三人只能夠暫時呆在山洞之中,慢慢的恢復體力和傷勢。

至於食物卻是一點也不擔心,九幽玄蛇這麼大的個子,夠三人吃多少天了,最開始,司徒婉玲打死也不吃這東西,不過當葉星辰費勁功夫的以星光之力點燃了一團篝火,烤出了香噴噴的蛇肉之後,她是再也忍不住了。

三人就這麼在大殿之中住了下來,葉星辰當場就將玄冥的修鍊靈魂也就是精神力的功法教給了陳小龍,陳小龍頓時大喜,一直以來,對於念之力他都是自己摸索,根本沒有前人留下什麼好的功法,就連勾魂奪魄也是根據一些殘篇自己補充而來的,如此一來,他念之力的恢復速度不僅大大加快,也知道更多的使用方法。

不過,三人之中,傷勢好的最快的卻不是他,也不是葉星辰,反而是肉體力量不怎麼強大的司徒婉玲,緊緊用了三天的時間,她那幾乎掛掉的身體竟然恢復如此,而且靠著葉星辰給出的功法,她的境界已經穩穩的停在了潛爆中等,離潛爆高等也不久了。

這讓陳小龍和葉星辰很是詫異,最後才想到了九幽玄蛇本來就是冰屬性的異獸,說不定正是它的血肉讓司徒婉玲的傷勢加快了復原。

一個星期之後,葉星辰那斷裂的胸骨也癒合,想來這玄蛇的血肉的確有著巨大的功效,至於陳小龍,更是回復到了原本年輕的境界,想來念之力已經全面的恢復。

而玄蛇也虧得是冰屬性的異獸,加上周圍的溫度本來就不高,血肉竟然一直保持新鮮,沒有絲毫腐爛的意思。

除了玄冥之法外,玄蛇的血肉也應該有一定的作用,至於那頭銀狼,在吞食了玄蛇的血肉之後,它的那銀色的毛皮身上竟然出現了藍色的條紋,看上去更加的精美,不過顯然三人都沒有重視它的意思。

「這幾天我和小銀查遍了下周圍的環境,發現有一處的牆壁畢竟薄弱,以你現在的力量,應該能夠轟碎那裡吧!」在這遠古遺留的大殿之中,三人已經足足生活了十天,而三人之間也完全像一家人一樣,至少此時司徒婉玲不會在陳小龍面前也擺出那副冷冰冰的樣子了,這曾讓陳小龍興奮了好一陣子呢。

「恩,可以去試試……不過這蛇的身體……」葉星辰可是清楚的明白,這大傢伙全身都是寶啊,簡直就是比玩遊戲打BOSS還刺激。

「操,你不會是想把這傢伙扛回去吧?」陳小龍長大了嘴巴。

「當然不是,只是蛇的精華都在它的蛇膽之類,這蛇這麼大的個子,我們不如把蛇膽弄回去如何?君君那丫頭也是冰屬性的,我想這些對她應該有點幫助……」葉星辰淡淡說著,不管怎麼說,龍門六傑現在也是星曜會的人,不對他們好點怎麼行?

「厄,那好,我們動手挖蛇膽……」陳小龍當下就出口同意道。

而司徒婉玲更不會多說什麼,她手中的幽藍魔劍此時更是發出深藍色的光芒,她可以明顯的感覺到這把魔劍如今所蘊含的恐怖威力。

三人一狼一起朝玄蛇的身體奔去,可惜玄蛇的身體實在太大,繞是知道蛇膽大體的位置,三人也挖了足足一個小時,這還是使用本身力量的情況下,可是當挖出蛇膽的時候,三人都楞楞的站在原地。

原本以為,這麼大的玄蛇,蛇膽起碼也有熱氣球那麼大吧,可是現在,葉星辰獃獃的看著手掌心中,那玻璃球大小,呈現出藍色光芒的珠子,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這真的是這條蛇的蛇膽么?

不過感受到那藍色珠子所蘊含的冰冷的能量,葉星辰也只能夠接受這樣的現實,不過原本在他想來,要是蛇膽夠大的話,那還可以分給龍敏君和司徒婉玲,可是現在這麼小一顆,該怎麼分?想到這裡,葉星辰看向了司徒婉玲……

「大哥哥,你還是留著吧,我還有它呢?」似乎是看出了葉星辰的為難,司徒婉玲拍了拍幽藍魔劍那深藍色的劍身說道。

看到似乎還在打著飽嗝的幽藍魔劍,葉星辰無奈的點了點頭,他很是懷疑,是不是玄蛇的精華都被它給吸了進去,要不然為何蛇體內那麼大的空間,竟然就只留下這麼一小顆蛇膽?

收拾好一切的三人帶著銀狼一起離開了大殿,一起來到了陳小龍所說的那塊山壁的牆面。

輕輕的摸了摸山壁,入手處一陣冰涼,好在三人都吃了這麼多天的蛇肉,抗寒能力大大增強,這才不會感覺到有多寒冷。

「怎麼樣?有把握嗎?」看到葉星辰緊鎖眉頭的樣子,陳小龍開口問道。

「若是我的星光之力全面的恢復還可能,可是在動力,吸收星光之力的速度實在太慢,可能有點難度……」葉星辰實在難以捉摸這石壁的厚度,不好準確把握。

「讓我來吧……」這個時候,司徒婉玲口中卻傳來淡淡的聲音。

陳小龍和葉星辰同時一愣,這丫頭可不是以力量見長啊?可是兩人還沒有開口說話,司徒婉玲已經抽出了幽藍魔劍,就朝牆壁插去,頓時就有一股暴戾的寒氣爆發而出,而那本來就很冰冷的石壁更是瞬間一片冰涼,緊接著表面就凝成了一層薄薄的冰晶,接著整塊牆體都開始冰裂……

更是碎成了一塊塊的冰晶,開始整個的垮塌下來……

葉星辰和陳小龍的神情同時一變,這……這不是安妮的絕對零度么?溫度可是幾乎達到了絕對零度,這把魔劍現在竟然蘊含了這等恐怖的寒氣?要是這一劍砍在了人身上,會是什麼樣子?

司徒婉玲顯然也沒有料到幽藍魔劍竟然已經進化到這樣的地步,眼中也是充滿了驚愣,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整座牆壁徹底的倒塌下來,化成了那漫天的冰晶,四處飛灑……

好在三人的反應夠快,及時的退到了十米處,這才沒有被那垮塌下來的冰晶壓住,而當那漫天的冰晶全部掉落之後,露出了一個巨大的洞口,此時外面正是烈陽高照,金色的太陽揮灑下來,映成著那一片雪白的世界,那強烈的光線讓三人忍不住閉上了眼睛,直到片刻之後,才慢慢的睜開雙眼。

「媽逼,總算見到天日了,還以為要一輩子呆在洞里呢?」睜開雙眼之後,陳小龍所說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句。

葉星辰笑了笑,沒有說話,反而轉頭看向了司徒婉玲,他的眼中充滿了詢問的意思,若是司徒婉玲現在要離開,他不知道自己是該攔住,還是該放任她離去?

陳小龍也是轉過了腦袋,看向了司徒婉玲,對於這個冷冰冰的小妹妹,他可是充滿了喜歡,自然捨不得她離去。

「我想我該會魔門了,還有些事情需要我去做……」看到兩人的眼神,司徒婉玲卻是淡淡說著,語氣雖然依舊那般冷漠,但卻透露出一種隨和。

葉星辰沒有多說什麼,朝司徒婉玲點了點頭,轉身就朝外面走去,雖然不知道司徒婉玲到底要做些什麼,但他卻明白,現在的她是……朋友……

「喂,小美女,你真的不想和我們一起回去么?」陳小龍卻的眼中充滿了不舍,但那是一種狼對羊的不舍。

「嗖……」誰料到司徒婉玲猛然一把抽出幽藍魔劍,直接架在陳小龍的脖子上,頓時就讓陳小龍全身一抖,這他媽的太冷了啊。

「你要是再叫我小美女,別怪我i…」冷冰冰的聲音自司徒婉玲的口中傳出。

「哈哈哈,我錯了,還不行么?你身材這麼好,發育的也這麼快,怎麼可能小呢?大大大美女……你真的決定不和我們一起走么?」陳小龍燦燦的笑了笑,這些天來他一直不明白,為什麼司徒婉玲明明只有十六歲,卻堅決不許別人說她小,當然,似乎有幾次葉星辰叫她小婉玲,她卻沒什麼反應……

「哼……」司徒婉玲卻是冷哼了一聲,也不說話,直接收回了幽藍魔劍,朝另一邊急速奔去,只是片刻的時間,就消失在茫茫的白雪之中。

「哎,這麼水靈的一個小妞,怎麼就偏偏對你動情呢?」看到司徒婉玲那遠去的身影,陳小龍很是感慨的說了一句。

可是葉星辰哪裡理他,此時身影已經在百米之外。

「操,難道我真的沒他帥?小銀,你說呢?」陳小龍很是無語的對著站在自己身邊的那頭銀狼說著,可惜銀狼只是無辜的看了看他,根本不知道帥是什麼概念?

陳小龍無奈,整個身子躍上了銀狼的後背,一拍銀狼的腦袋,化為一道銀光就朝葉星辰奔去。

當三人趕回龍門的時候,發現整個龍門已經亂成一團,龍一雷,龍三金,等人都不在,只剩下龍二木一人留守總部,當看到葉星辰和陳小龍平安無事的趕回來之後,龍二木那苦兮兮的臉上總算露出了點點笑容,不過在葉星辰兩人看來,這笑容卻是一陣苦澀。

「老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龍門現在如此清涼?」葉星辰實在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大事,竟然要龍門的七大長老親自出動。

「還能夠因為什麼事情,你殺了魔門的一名潛元強者不說,還與司徒婉玲一起失蹤,魔門長老司徒風發飆,竟然率領他的勢力全面的投靠魔門門主,一直都處於分裂的魔門前所未有的團結起來,直接對龍門發動了總攻,現在龍門的各個分部都遭受了魔門強烈的攻擊,你大師父他們也不得不親自出動,鎮壓魔門的孽障……還有一部分弟子被派去尋找你們兩人的下落……」龍二木很是憂心的說著,不過目光卻落在了陳小龍身邊的銀狼身上,然後開口問道:「你們到底經歷了一些什麼?」

葉星辰也不廢話,直接將自己兩人所遇到的情況說了一遍,不過卻省略了司徒婉玲和巫族的事情,畢竟龍一雷等人雖然對自己不錯,可是他們畢竟是為國家服務的,而自己的身份卻實在有些特殊,要是自己真的觸犯了什麼,他們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擊殺自己。

龍二木也沒有多說,只要葉星辰和陳小龍能夠平安回來,已經是最大的驚喜,當下就讓葉星辰和陳小龍一起,往靜海市奔去,有可靠消息稱,魔門的總堂就是在靜海市不遠的崑山之上。

這一點,葉星辰是保持懷疑態度的,因為紫楓進入魔門那麼久了,都還不清楚魔門真正的總堂呢,龍門的那些間諜怎麼可能知道?

不過葉星辰顯然不會和龍二木多說,拉著陳小龍和那頭酷斃的銀狼就朝靜海市趕去,當然,要做民航是不可能的,任誰也不會放任著這麼一頭奇異的狼上飛機吧?在龍門的作用下,兩人乘坐了一架軍用飛機,第一時間趕到了靜海市,而兩人一下飛機之後就朝龍門的駐地趕去,可是當葉星辰兩人趕到的時候,卻發現整個駐地幾乎被夷為平地,整個現場已經成為一片廢墟,更是有著許多打鬥的痕迹,可是卻沒有一個人在場,兩人的眼中都是充滿了驚訝,按照龍二木的說法,龍一雷可是親自坐鎮這裡,怎麼可能被人一網打盡?

就在兩人不知所措的時候,十名四十多歲的黑衣男子出現在周圍,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散發著強大的氣息,怕是最低的也有潛爆中等境界吧?其中更有三名達到了潛爆高等境界,每一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猙獰的笑容。

當然,在這十人之中,還有葉星辰和陳小龍所見過的司徒祥磊,此時他正走在最中央,顯然是這一群黑衣人的首領。

「哈哈,師尊的計謀果然高深,先派人毀掉這裡的一切,引走龍門的老一輩人,結果果然還有人前來,而且是我們尊敬的龍少爺,這還真是一個大大的禮物呢?」看到來人竟然是魔門重點緝拿的對象葉星辰,司徒祥磊的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葉星辰和陳小龍臉上卻也同時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只因他們看到了司徒祥磊身後的紫楓和王小虎正朝著他們笑呢……

(以後的更新時間一般情況下在中午十二點左右~~兄弟們多多支持啊) 「李先生真是會做生意,說實在的,這條酒吧街上,我們兩家的生意最好了,如果繼續競爭下去的話,恐怕我們兩家要付出更大的代價,最終產生的利潤也跟我們的心理預期有一定的差距,李先生請來的俄羅斯歌舞團應該也不少錢吧,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李先生想要把這筆錢給賺回來,恐怕也不是短時間內能夠賺回來的吧?」既然是要進行談判,那就得拿到優勢地位才行,要不然的話,在談判當中就要丟掉更多,劉善美上來就說李天的弊端,就跟她說的一樣,把這支俄羅斯歌舞團請過來,費用的確不少,但是李天必須得花這個費用,如果不把這些人請過來的話,恐怕就沒有辦法對抗劉善美酒吧當中的高麗小姐姐。

「劉小姐真是厲害,你所說的全部都對,但是我有的是錢呀,我有多少資產劉小姐應該明白吧,如果真的要拼資金的話,我們李氏集團可是不會慫的,據我所知,劉小姐所在的劉家在高麗國也是很不錯的,但跟我的集團比起來還是有一定的差距的吧,而且我的集團大部分都是變現比較容易的產業,如果真的要在這方面進行競爭的話,拿多少錢出來都沒有問題,劉小姐那邊有沒有這麼多錢呢?」李天笑呵呵的說道。

對於這樣的女強人,必須得先打敗她的傲氣才行,讓這樣的女強人明白自己是不可戰勝的,不管你個人的能力有多麼的強,但是在最終的實力面前都是要低頭的,如果連這一點都看不透的話,李天也就不配成為李氏集團的領導者了。

聽了李天的話之後,劉善美才感覺到眼前的年輕人並不是那麼簡單的,這個年輕人很會審時度勢,一會兒的功夫就把他自己的優勢給說出來,把劉善美這邊的劣勢給講得很清楚,這讓劉善美感覺到有些難了,原本以為三言兩語的就能夠拿下這個年輕人呢,現在看來是自己輕敵了,這個年輕人能夠有那麼大的成就,不僅僅是外面所說的運氣問題,人家自己的實力也是非常重要的,這樣的年輕人在高麗國內很少見,高麗國內的二代們總是想著享受花他們老子的錢,在商場上的確是沒有那麼大的建樹。

「老闆,這是你要的東西。」劉善美剛想要說話呢,旁邊一個李天的手下就拿過來一份文件夾,這邊的小燈也隨之打開了,要不然在這樣的環境下,想要看清楚文件上的文字,簡直是開玩笑的。

劉善美雖然不知道文件的內容是什麼,但卻知道應該跟自己有關係,要不然的話不會在這個時候打攪的,對這個談判也應該是有莫大的關係,劉善美想要看清楚上面寫的什麼,可無奈這邊的光線並不怎麼樣,而且偷看人家的文件是一種很不禮貌的行為,劉善美從小接受的教育,也讓她不能做出這樣的舉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