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你們還真是欺負人,要把人欺負到死么?

剛來祖龍族,祖縈十調包他們的積分。之後又派人找他去賭坊,以此來回收他手上的積分。之後更是憑藉著子虛烏有的罪名,調查立案都沒有,將他碰到監獄。

泥菩薩尚有三分火氣,何況葉子晨是個人!

他也是有脾氣的!

看著站在虛空中依舊保持著笑容的正義之主,葉子晨舔著舔嘴唇用力的點頭。旋即猛地賺過身,將身上外套拽了下來,將自己的臉給捂的嚴嚴實實。

做好了這一切,葉子晨扭動著脖子……

「我怎麼上去啊?!」

就在他話音落下的瞬間,從虛空中的高台就落下一條彩虹橋,正好落在葉子晨的腳底。

「大神!」

夢蘿抬手抓住葉子晨的手臂,蘇煙和白語也都蹙眉低語。

「別上去。」

這個正義之主實在是太刻意了,刻意到讓他們沒有辦法不懷疑他的真正目的。

「這裡是學校,就算咱們不上去,他也不能把咱們怎麼樣。」蘇煙抿著嘴唇低語,「這個正義之主給人的感覺很怪,不知為什麼,我覺得他好像認識你。」

「肯定認識我。」

葉子晨不置可否的笑著,「如果不認識我,幹嘛特意上我上台。」

「那……」

「我不想再退讓了。」葉子晨摸了摸蘇煙的臉頰,低語,「你們將臉都捂好,我去會會那個正義之主。你們也說了,這裡是學校,他總不能當著這麼多學生的面把我殺了。」

話音落下,葉子晨抬腿就邁向前方的彩虹橋。

他不想再退讓了。

他發現了,退讓得到的只能是對方的變本加厲。

既然這麼想玩……

那咱們就直接玩開一些吧。 有的時候隱忍和退讓,得到的不是對方息事寧人。

就好似……

在他們的眼中,你就是那個軟柿子。

逆來順受。

他們能夠肆意的去踐踏你,哪怕你能破了他們全部的局,他們依舊不會正視你的存在。

眼下的情況不就是如此?!

祖龍族英雄之一的正義之主,估計也是跟裁決之主祖英穿將一條褲子的人,非要讓他在全校學生的面前露面。

為什麼啊?!

對其他學生而言可能這是一件好事。

能夠得到正義之主的看好,又能夠在這麼多的學生面前露臉,又可以跟英雄近距離的接觸。

但對葉子晨而言,沒有什麼比這更糟糕的了!

他就是低調一些的完成這裡的學業。

如果祖龍族真的因為銀河之主跟他有恩怨,那就私下鬥法嘛,用這樣的手段有意義么?

不覺得羞愧么?!

走向彩虹橋的葉子晨目光凜冽,他就凝望著在台上等待著他的正義之主,一步一個腳印留在彩虹橋上,徐徐走到高台之上。

蘇煙他們都抿著嘴唇,眼神中有些憂慮的看著虛空。

「祖龍族真的太欺負人了!」白語貝齒咬了下嘴唇低語,「上一代的恩怨,為什麼一定要找到葉子晨的身上來。」

「窩囊廢唄!」

花間柔撇嘴冷嗤,道,「銀河之主給他們打怕了,也就找找後背的麻煩將的能耐了。」

「反正他們別想欺負大神,如果真給我惹怒了,我真讓族裡的長輩把他們祖龍族給夷為平地!」夢蘿憤憤不平道。

就在眾人議論中,葉子晨已經踏上了高台之上。

彩虹橋徐徐的消失。

走在高台上的葉子晨冷眸看著面前的正義之主。

「我來了!」

葉子晨垂眸看著正義之主,目光凜然。

哪怕台下學生的目光再怎麼灼熱,對葉子晨而言也沒有任何意義,他現在就想看這位正義之主到底想要耍什麼把戲。

「我這裡很平穩吧,可有恐高的感覺?」正義之主低語。

「不知正義之主找晚輩來此,到底有何事。」葉子晨不卑不亢道,「晚輩自認在如此多優秀的青年才俊當中將算不上突出,您為何一定要選擇我上來。」

「我看好你啊。」

「我哪裡值得看好?」

「呵……」正義之主莫名的笑了一聲,他能夠感受到葉子晨言語中的抗拒,「我當時就是覺得你有些眼熟,而且你旁邊的那個組員也比較突出,就選中了你。你還是不要多想,至於看好你……就是單純的眼緣。」

「是嘛。」

「你為什麼要用衣服捂著臉?」

「我臉生瘡了,不太方便讓其他人看到。」葉子晨沒有半點遲疑的回答道,「當著這麼多同學的面,我還是別丟臉了。」

「這樣。」

意外的是,正義之主並沒有揭穿葉子晨的偽裝。

他當然是清楚葉子晨的臉完好無損的,葉子晨選擇擋住臉也是在被選中之後,在這之前正義之主是能夠看到的。

就在這時,正義之主朝著葉子晨走近了幾步。

葉子晨寸步不退,目不斜視的看著他。

他說了!

他不想再退讓了!

無數次的退讓得到的結果他並不滿意,他不想再做那個讓步的人。

「我喜歡你的謹慎。」莫名的,葉子晨的耳畔突然傳來正義之主的低語,「所以,我說我中意你。」

這份低語的聲音很輕,能夠聽到的也就正義之主和葉子晨兩人。

他凝眸朝著正義之主看去……

才發現正義之主已經重新回到了原來的位置,臉上依舊是那副柔和善意的笑容。

「好了!」

「這位學員,你可以選擇向我詢問問題,在我了解的範圍內,我會為你解答一切。當然,你也可以選擇向全校的新生們介紹你自己。」

正義之之手臂輕抬,葉子晨真的差點忍不住……

想問他,你們祖龍族到底要臉不要!?

上一代的恩怨都過去那麼久了,總跟著他這個小輩較勁算是幹嘛的?

可是他的腦海中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了正義之主在他耳畔前的低語,那份低語中充滿了善意,倒是沒感覺出有什麼惡意存在。

啥情況啊?!

「你確定讓我自我介紹,而不是你介紹我?」葉子晨蹙眉。

「靠,這小子真是找死,竟然對正義之主用這種語氣說話,還要讓正義之主介紹他。他算是幹嘛的,他配么?」

「誰說不是,正義之主是何等存在,怎麼可能會認識他這個無名鼠輩。」

「就是運氣比較好,被選上了台,還以為自己是什麼傑出人物呢!」

「這小子實在是太欠收拾了,等入學儀式結束,有沒有想要堵他的?」

「我!」

「我!」

「算我一個!」

祖龍族的學生們又開始議論紛紛。

台上的正義之主莫名的笑了一聲,又是那道貼近耳畔似的低語。

「你確定要我介紹你么?」

……

果然,正義之主是知道他的。

可是他沒有選擇在這種情況下,將他的身份曝光出來,看的舉措好像確實是想讓葉子晨自己去介紹。

眯了眯眼,葉子晨默默的轉過身面朝著下面的學生。

從他這裡能夠清楚的感覺到下面祖龍族青年才俊對他的惡意,甚至他都看到了有人朝著他吐口水,伸出中指。

「讓我自己介紹么?」

葉子晨舔了下嘴唇,莫名的露出一縷笑容。

「咳咳……」

「下面的螻蟻們,能聽到我說話么?」

輕咳嗽了兩聲清了清嗓子,葉子晨就朝著下面的學員們開口。

當螻蟻一出,下面的學生們全都火了!

「看樣子你們是聽的到我說話。」葉子晨抿著嘴唇冷嗤道,「別用那種可憐的眼神看著我,你們很惱怒么?可惜,你們跟我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的人。」

「大神……大神他是怎麼了?」夢蘿一臉驚訝道。

「估計是瘋了吧。」花間柔舔了下嘴唇,「正義之主給他的壓力太大,讓他開始放飛自我了!」

「其實我不想上來的……」

台上的葉子晨又輕聲低語道。

「主要是有些話我不想對你們說,怕觸碰到你們脆弱的心。但正義之主偏偏給我這個機會,那我索性也就直接一些的告訴你們!」

「我……」

「來這裡的目的跟你們不一樣。」

「祖龍族的英雄學院,對我而言只不過是墊腳石罷了。」

「我是註定要站在這眾生之巔的人,而你們……在我的眼中都是渺小的螻蟻而已,我對你們不屑一顧。」

「還有,那個積分榜排名第一的……」

「我不知道你在不在,有沒有在聽,我建議你一會入學儀式結束,趕快到我這裡跪地磕頭,奉我為主,這個學校只需要一個第一,也只需要一個王者。」

「那個人就是我,獅洪!」 夢蘿:???

火焰鼠:???

夏可可:???

角落處葉子晨小組的人面面相覷。

「我是出幻覺了么?」夢蘿用手指拍了拍自己的小耳朵,「完蛋了,我剛才一定是出幻覺了,我剛才聽到大神說他是獅洪。」

「我也聽到了。」火焰鼠低語。

「我也是!」

夏可可咬著嘴唇,目瞪口呆的看著站在高台上大放厥詞的葉子晨。

獅洪?!

她覺得自己應該沒有聽錯。

偏偏就在這時,蘇柳兒情不自禁的笑了出來,眾人都朝著她看了過去,旋即就聽到她搖頭苦笑道。

「這個葉子晨,真壞啊!」

「啊?大神怎麼壞了?」夢蘿不解。

就在夢蘿話音落下的瞬間,蘇煙和白語都跟著笑了出來,溫妮也情不自禁的搖頭道。

「領主可真行。」

「你們都在說什麼呀?」夢蘿還有些沒反應過來,旋即就看到花間柔也拍了下手露出瞭然的神情道,「嗷,葉子晨是在打這個算盤啊,他這樣做有什麼用啊,正義之主到時候不也一樣能夠揭穿他么?」

「未必!」蘇柳兒聳肩道,「我看那正義之主好像沒有想暴露葉子晨的樣子。」

「是有這種感覺。」蘇煙也跟著點頭。

「不是,你們……你們能不能跟我分享一下嘛,你們都明白了,我還不知道這到底是為什麼吶。」夢蘿急切的嚷著,花間柔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平時看你挺聰明的,怎麼這回這麼蠢。你大神這不是在栽贓陷害嘛,你瞧瞧下面的那些人,個個都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剝了。可是他說自己是獅洪,臉又是擋著的,到時候那些要找麻煩的人,不是都得找到獅洪的頭上么?」

「那怎麼了?」夢蘿眨了眨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