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啊…..嗯………」周憐惜立即亢奮的尖叫起來!

第二天一大早,金清石就離開周憐惜的家回到了卧龍名苑的別墅里,在服下療傷靈丹后,開始修復著受損的經脈。

轉眼一個星期過去了,盤坐在床上的金清石慢慢的睜開了眼睛,在服用大量的靈丹之後,身體里的經脈和元嬰終於全部恢復了!

「滴滴……」金清石將關了七天的手機剛剛打開,十幾條信息立即出現在了手機上!

「石頭!謝謝啦!我已經來中紀委報到了!監察一室主任正廳級!」老謝在信息里開心的說道。

「石頭!我去國安三局當局長啦!哥哥從老家給你帶來了好多好吃的!閉完關就給我打電話!」強子寫道。

「石頭!哥哥現在入常了!請吃喝嫖賭一條龍啊!」小志說寫道。

「石頭!哥哥當刑偵局局長了!謝謝就不說了!因為這是必須地!」奎奎寫道。

「哥哥!我要走了!雖然有太多的不舍,可是我這隻醜小鴨真的配不上你!……….」

金清石看完這條信息,連忙一邊撥著電話一邊向著大門外沖了出去!

「丫頭!你在哪?」電話一接通金清石立即焦急的問道。

「哥!我…我…我在機場!現在準備登機了!」王萌萌哽咽的說道。

「你要去哪裡?」

「我…我….我去巴黎留學!」

「我不同意!你在機場等著我!我馬上過去找你!」金清石大吼著道。

「哥哥!我愛你!」王萌萌說完立即掛斷了電話,然後登上了飛往巴黎的飛機。

「劉董事長!我是GZ軍區的金清石!你馬上派人把王萌萌給我控制起來!她就在飛往巴黎的飛機上!」金清石連忙撥通了首都航空公司董事長劉執信的手機號碼!

飛往巴黎的飛機剛剛起動,機長立即收到了停止起飛的信息,緊接著四個公安急匆匆的衝進機艙,然後將滿臉苦笑的王萌萌押下了飛機!

金清石趕到機場,剛剛跳下汽車剛剛衝到大門口,劉執信帶著機場所有領導,立即迎了上來!

「首長!我們已經將王萌萌控制起來了!」劉執信連忙彙報道。

「謝謝劉董事長!我妹妹跟我吵架了,想要離家出走!我實在是沒有辦法,只能求你幫忙了!」金清石苦笑道。

「啊?原來是這回事啊?我還以為…」劉執信苦笑著道。

「哥哥!」這個時候四個警察押著戴著手銬、淚眼汪汪的王萌萌走了過來!

「哼!等回家我再好好收拾你!」金清石瞪著眼睛,一邊說著,一邊抱起萌萌向著汽車走去。

「老沈!趕緊把王萌萌的辭職書處理了,辭職的事情就當沒有發生過!」劉執信將金清石送走之後,連忙向著首都航空公司總經理沈文圖小聲的說道。

「幸好不是我們逼她辭職的!要不然可就出大事了!」沈文圖苦笑著道。 「哥哥!我還戴著手銬呢!」坐在副駕駛上的萌萌撅著小嘴、舉著雙手道。

「活該!誰讓你離家出走的?」金清石瞪著眼睛道。

「我離家出走,還不是因為你?」萌萌低著頭,眼淚汪汪的小聲說道。

「臭丫頭!還挺有個性的嗎?當了部長也告訴哥哥一聲,是不是怕請客啊?」金清石微笑著道。

「你幾個月都不給我電話,而且又總是關機!讓我怎麼告訴你嗎?」萌萌一邊擦著眼淚一邊說道。

「哥哥去索馬利亞護航了兩個月,然後又被人四處追殺兩個多月,今天才把傷養好!」金清石苦笑著道。

「啊?哥哥你受傷了?傷到哪裡了?嚴重嗎?」萌萌聽到金清石受傷了,她連忙焦急的問道。

「傷到了經脈,不過經過一個星期的調理,現在已經沒事了!」金清石微笑著道。

「那就好!那就好!」萌萌鬆了一口氣道。

一個半小時后,金清石將戴著手銬的萌萌放在了卧室的大床上,然後一邊脫著她的衣服一邊微笑著道:「丫頭!你真的要戴著它?」

「嗯!只要這樣,你才一輩子不會忘記我!」萌萌雙手捂著臉,羞答答的點了點頭道。

「如果我要了你,你就真的就不走了嗎?」金清石認真的問道。

「嗯!」萌萌用力點了點頭道。

當萌萌粉嫩的肌膚出現在金清石眼前的時候,金清石的慾火頓時猛烈的燃燒起來!

「丫頭!準備好了嗎?」金清石一邊親著一邊粉嫩的葡萄,一邊輕聲的問道。

「嗯!」萌萌輕輕的嗯了一聲!

金清石慢慢的向著萌萌壓了下去!

「啊!」一聲慘叫立即響了起來!

「疼嗎?」

「嗯!」

「那還要繼續嗎?」

「嗯!」

「啊!」

一朵朵鮮艷的梅花落在了粉色的床單上!

第二天一大早,萌萌坐在金清石身上,一邊扭動小蠻腰一邊得意的道:「哥哥!這就叫反敗為勝!農奴翻身把歌唱!」

「臭丫頭!你這是惹火上身!」金清石說完一把將萌萌抱在懷裡,然後翻身將她壓到了身下,強大的馬達立即高速運轉起來!

「嗯!…….嗯!……….」

金清石將容光煥發的萌萌送回到了機場,然後一邊打電話一邊向著市區疾馳而去!

中午,在卧龍名苑的別墅里傳來了一陣陣開心的笑聲,老謝、小志、強子、奎奎各自帶著全部已有身孕的老婆,聚集在了別墅里!

「小志!再過幾天就要當爸爸了吧?」金清石看一眼挺著大肚子的溫雅妮,然後微笑著道。

「呵!呵!呵!還有三天就是預產期!而且還是一個帶把的!」小志高興的說道。

「石頭!我懷是的男孩還是女孩啊?」懷孕三個月的梁爽連忙向著金清石問道。

「女孩!」金清石掃了一眼后,馬上說道。

「啊?不會吧?」梁爽苦笑著道。

「女兒好!我就喜歡女兒!」老謝連忙說道。

「石頭!那我的呢?」剛剛懷孕兩個月的阿依蓮緊張的問道。

「哦?奎奎!你可以啊!竟然弄了一對龍鳳胎!」金清石高興的道。

「呵!呵!呵!那是必須地!」奎奎先是一楞,緊接著開心的大笑道。

「石頭!那晴涵呢?」強子急著問道。

「是個帶把的!」金清石看一眼陳晴涵然後微笑著點了點頭道。

「真的太好了!哈!哈!哈!」強子跳起來高興的大叫著道。

「現在就差一個老廣了!如果艾麗雅也懷了那我們就大團圓了!」沈雅微笑著道。

「艾麗雅正在忙著全球巡迴演唱會,如果想要當爹恐怕還要過幾年吧!」老謝苦笑著搖了搖頭道。

「他是活該!如果找個國產的,早就當爹了!」強子笑著道。

「這話以後就別說了!老廣聽了鬧心,艾麗雅聽了傷心!」沈雅認真說道。

「是!」強子馬上立正,然後大聲的回答道。

一頓中午飯整整吃了二個多小時才散去,金清石一個人搞完衛生后剛剛沖了一壺茶,他的手機就開始響了起來!

「二叔! 名門棄婦:帝少,悠着點 我正想給您電話呢!看您那天有時間,老謝他們想好好請你吃一頓大餐!」金清石看到是二叔的號碼,他連忙接聽道。

「吃飯的事情以後再說!我已經查到唐門具體位置了!就在四川省蟠桃縣的岷山!不這那裡都是深山老林,而且山裡到處的帶著劇毒的動物和植物!你最好還是別去了!」葉政仁擔心的說道。

「二叔!唐門這次得到了不少靈石,如果再讓他們壯大起來,恐怕以後就很難收拾他們了!而且他們也不會放過我的,所以我必需要斬草除根!」金清石認真的說道。

「唉!那你自己要多加小心!到了你這個級別,家裡已經沒有人能幫上你的忙了!」葉政仁嘆了口氣道。

「二叔!你就放心吧!以我現在的修為,自保是完全沒有什麼問題的!」金清石微笑著道。

「那你一有時間就給家裡打個電話,讓我們好安心一些!」葉政仁叮囑著道。

「好的!只要有信號,我一天打一個電話!」金清石連忙答應道。

金清石和二叔通完電話,馬上編輯了一條信息群發了出去,然後給萌萌打了一個電話后,立即開著龍霸汽車向著機場趕去。

趕到機場后金清石和萌萌在宿舍里又纏綿了一個多小時,才拿著萌萌買好的機票登上了飛往四川成都的飛機。

在岷山海拔近六千米雪寶頂主峰上一間木屋裡,唐門老祖唐玉皇抱著一個三十歲左右,皮膚白皙,長相嫵媚的女人,一邊撞擊著那個嫵媚的女人的身體,一邊亢奮的說道:「彩蝶!我們現在有了靈石!明天我就幫你突破金丹期!然後我們一起修鍊陰陽造化功!」

「嗯….師..師…父!那…嗯…那…那我什麼時候才能突破到元期期呢?」那個叫彩蝶的嫵媚的女人一邊呻吟著一邊激動的問道。

「元嬰期可不是那麼容易突破的!你還是把黑羅陰煞功的上半部練成再說吧!」唐玉皇苦笑著搖了搖頭道。 「師父!黑羅陰煞功太難煉了!有沒有更容易修鍊的功法啊?」彩蝶苦笑著道。

「寶貝!黑羅陰煞功可是只有門主才能修鍊的!我偷偷的傳給你已經是違反門規了!」唐玉皇小聲的說道。

「師父!大師兄已經都是金丹後期的頂峰了!而我修鍊了黑羅陰煞功,連金丹期都沒有突破到!」彩蝶撅著小嘴撒嬌的說道。

「你可別小看這黑羅陰煞功!只要你突破到了金丹期,那在同級之中絕對沒有對手!」唐玉皇認真的說道。

「師父!那你明天一定要幫我突破金丹期哦!」彩蝶嬌聲的說道。

「那可要看你今天的表現哦!」唐玉皇笑著道。

「師父!我表現的還不夠好嗎?」彩蝶一邊說著,臀部開始快速前後移動起來!

「哦!小妖精!師父愛死你了!嗯。」唐玉皇舒服的大叫著道。

三個小后,一架從京城飛往成都的波音737緩緩停了下來,金清石戴著白色的棒球帽和墨鏡、穿著白色純綿長袖襯衫、淺藍色牛仔褲、背著旅行包從機場里走了出來。

「老闆!您去那裡啊?」金清石剛一出機場,七八個人立即圍上來熱情的問道。

「去蟠桃縣的岷山多少錢?」金清石微笑著道。

「啊?你要去那裡啊?對不起!我不去!」大部份立即搖著頭道。

「我去!不過要二千塊!」站在人群後面的一個二十多歲、黃色短髮、上身穿著圓領衫、下身穿是露著破洞的牛仔褲的一個女孩微笑著走上來道。

「幺兒!這可不是鬧著玩的啊!」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男人馬上拉著那個女孩小聲的說道。

「風叔!我又不是送他到山裡去!這又什麼好怕的啊?」那個女孩無所謂的說道。

「那你會進唐家村嗎?」中年人擔心問道。

「我就把他放在村口!讓他自已進去!反正他是外省來了,什麼也不知道!」那個女孩奸笑著道。

「你小心點!萬一這個人跟唐家村的人熟悉,那你就沒命了!」中年人小聲的說道。

「知道啦!我走了!」女孩說完走到金清石的身邊,微笑著道:「走吧!帥哥!我的車可是讓一般人坐的!」

「哦?不會龍霸吧?」金清石笑著道。

「你想得美!我這裡只有卡宴!如果你不坐就拉倒!」女孩瞪著眼睛道。

「不錯哦!能用卡宴拉黒活,你也算是極品中的戰鬥機了!」金清石舉起大拇指,佩服的說道。

「我不是專門拉黒活的!只是我父親斷了我的零花錢!不得已才幹這個的!」女孩鬱悶的說道。

「呵!呵!呵! 娛樂帝國系統 富二代妹妹!那我們就出發吧!」金清石笑著道。

「你穿得也是一身的名牌!恐怕也是一個離家出走的富二代吧?」女孩微笑著道。

「我只是一個中醫!這次去岷山是找幾種藥材來配藥!」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現在的醫生可真有錢!竟然能穿著幾千塊錢一件的阿瑪尼襯衫進山採藥!比我還夠奢侈的!」女孩撇著嘴道。

「呵!呵!呵!要不等進山之前我把這件衣服送給你?」金清石笑著道。

「好啊!正好我缺一塊抹車布!」女孩馬上回答道。

金清石苦笑著搖了搖頭。

女孩開著過百萬的卡宴在高速公路上快速的飛馳著,藍天、白雲、青山、綠水映入眼帘!

「成都不虧稱為天府之國!山清水秀,人傑地靈!」金清石望著窗外感慨的說道。

「那是當然!要不然怎麼會出這麼多的美女呢!」女孩得意的說道。

「呵!呵!呵!等我采完葯一定在這裡好好玩幾天!看看美女到底多不多!」金清石笑著道。

「好啊!我給你當導遊加司機!你一天給我一千塊錢就行了!」女孩高興的說道。

「沒問題!不過你能告訴我唐家村是怎麼回事嗎?為什麼你們都不敢去呢?」金清石好奇的問道。

「唐家村雖然不大,可是村子里到處是帶著劇毒的動物!一不小心就會被毒死!」女孩認真的說道。

「唐家村大約有多少戶人家?」金清石皺著眉頭問道。

「有三百多戶吧!他們非常排斥外人!所以你最好不要在村子里呆得太久!」女孩擔心的說道。

「你進去過嗎?」

「進去過一次!我上高中的時候,有個要好的同學就是村子里的,放暑假的時候跟她帶我在村子里轉了一圈!」

「都有什麼毒物啊?」

「各式各樣的毒蛇、蠍子、蜈蚣、蜘蛛,還有會飛的蝙蝠!真是太可怕了!」

「你同學還在村子裡面嗎?」

「不在了!高中一畢業就去京城打工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