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什麼像不像的,根本就是,我跟你說,那小子的那玩意白白凈凈,還有點透明的感覺。哇,我都忍不住想象將那神奇的玩意放進我的那裡的感覺,咯咯……」

「別說了,我都濕了。」

「這麼快?你真沒用。不過可惜了,那小子肯定是得罪黃凱了,那段監控錄像是黃凱放的,估計用不了多久他就會被黃凱幹掉吧。」

「哎……」

兩個女人說說聊聊,與夏雷擦肩而過。不過她們沒有任何反應,夏雷與她們來說就如同是一團空氣,不可看見。

這是白天在圖書館里,大腦在推演行動,制定計劃的時候發現的一個新的能力。這個能力也是在他的宇宙烙印浮現之後得到的能力,只是在之前他並沒有發現而已。

當時,他的大腦在思考怎麼才能避開飛船內部的密集的監控攝像頭,還有眾多的船員的眼睛。在地球上他用得最多的手段便便人皮.面具,可在這個世界上他並沒有合適的材料來製作人皮.面具,作為主要基礎材料的硅膠就是其中之一。沒有材料,無法製作可以讓他換臉的人皮.面具,他就得另外想辦法。

這一想,他的大腦就自動根據他的能力進行推演。開始的推演無論怎麼推都是以失敗而告終,最後他的大腦將他的宇宙烙印也納入到了推演之中。結果這一推演,他的大腦利用宇宙烙印對烙印之力能量的絕對控制在他的皮膚上凝結了一個「能量軟殼」。這個「能量軟殼」不僅隔絕了大部分光線的折射,還能將剩餘的光線吸收掉,從而達到一種在強光下也能隱形的效果!

這個新能力的發現讓他驚訝,更讓個他激動。當時他就做了一個實驗,動用宇宙烙印控制烙印之力能量在他的身體上形成形成一個「能量軟殼」,然後在圖書館里溜達了一圈。他拍了好幾個女生的肩膀,那些女生回頭去看,卻看不見他。

這樣的惡作劇證實了這種隱形能力的可靠性,這也是他敢連衣服都不換就進入飛船內部的依仗之一。

無論是人的眼睛,還是監控攝像頭,能拍攝和看見東西的原理都是光線的折射。如果一個一個物體沒有光線的折射,那就是不可看見的,是隱形的。這個新能力的誕生,它的牛逼程度一點都不低於最初出現的透視能力。

依西塔布和卡西亞魯伊斯也有這樣的能力,不過那是因為沒有真實身體的原因。夏雷現在能在有身體的情況下做到隱形,這再次證明了他的進化之路更自然,更健康,更符合宇宙進化的「規則」。

兩個女人漸漸走遠。

她們的對話讓夏雷很是無語,他的嘴角浮出了一絲苦笑,「隨隨便便談論我的那個,你們也沒有想過我的感受?」

通道的盡頭是一部電梯。

走到電梯艙門口夏雷皺起了眉頭,他看到了掃描裝置和需要輸入密碼的裝置,除了暴力手段,他沒法打開電梯的門。

就在他尋找別的路徑的時候,來時的通道里傳來了腳步聲和說話的聲音。

夏雷回頭就看見了蘇雅和馬坤。

「我已經說得很明白了,不行就是不行!」 狂少獵寵:囂張迷糊妻 蘇雅的情緒有點失控。

「為什麼不行?」馬坤很生氣的樣子,「我們已經交往半年多了,別的戀人找早在一起居住了,可你一次都沒有和我做過。我是一個男人,你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

「你有什麼感受那是你的事情,與我無關。我不是你的泄.欲的工具,你想發泄你去找別的女人吧!」

我開始搖滾了 「你是什麼意思?」

「我不是你的女朋友!我一直把你當哥哥來看的,你還不明白嗎?」

「哈哈哈!」馬坤怒極反笑,「搞了半天你把我當哥哥,媽的,當初你加入烙印軍團需要我幫忙的時候你怎麼不說當我是哥哥?你利用了我,利用完了就想甩掉我是嗎?」

「你要這麼想我也沒有辦法,我今天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我們不是戀人,不要再在別人的面前說我是你的女人了,我根本就不是,將來也不會是!」蘇雅的情緒越發激動了。

啪!

馬坤揮手就是一耳光抽在了蘇雅的臉頰上,雖然是左手,但蘇雅卻還是沒能躲開,她的臉頰頓時腫了起來,嬌嫩的臉頰上也多了一隻青紅色的巴掌印。

「你……」蘇雅捂著臉頰,眼裡滿是屈辱的淚花。

「媽的!婊子!」馬坤用手指著蘇雅的鼻子,表情猙獰,惡狠狠地道:「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我現在就回我的艙房等你,你洗乾淨了過來給老子操。不然,哼!新一輪的淘汰賽就要開始了,你是什麼實力你自己很清楚。沒有我的幫忙,你根本就沒法留在烙印軍團!」

「你終於露出你的真面目了!馬坤,我告訴你,就算不能留在烙印軍團,降職去學生武裝團,我也不會自賤到陪你上床的地步!」蘇雅憤怒地道。

「呵呵。」馬坤冷笑了一聲,「你放心吧,我不會讓你活著離開烙印軍團的,你當初是怎麼進入烙印軍團的你很清楚,是我幹掉了你唯一的競爭對手。我能對那個可憐的傢伙下殺手,我也一樣可以對你下殺手。你等著吧,你會後悔的。」

兩人爭吵中來到了電梯門口,蘇雅停下了腳步,不知所措的樣子。夏雷從她的眼裡看到了憤怒和恐懼,還有深深的悲傷。

「哼!我現在上去等你,機會只有這一次,怎麼選擇就看你自己的了。」馬坤站到了電梯門口,輸入密碼,然後接受了掃描。電梯艙門打開,他走了進去。

蘇雅沒動,她家木樁一樣站在那裡。

夏雷猶豫了一秒鐘的時間,然後在電梯艙門啟動的那一剎那間躋身進了電梯。

電梯艙門運動的聲音掩蓋了他的移動的聲音。

不過,馬坤可是一個烙印戰士,他就算再弱,對這種突然傳來的輕微異響還是有反應。他警惕的看了看身體的左右兩側的盲區,然後又看了看後面。他什麼都沒有看見,他放鬆了警惕。

夏雷其實並沒有在他的身後,而是在他的身前。人的眼睛是最會欺騙人的存在,馬坤甚至沒有考慮身前會有什麼東西,第一個反應也是去看眼睛看不見的地方。

「媽的,那個賤人居然敢利用我,好吧,就算她今晚來個給我操,淘汰賽里老子也要弄死她!」馬坤自言自語,他的聲音里滿是陰毒的意味。

夏雷看著他,腦子裡浮現出了蘇雅那含淚的雙眼,他的嘴角浮出了一絲冷笑,他的心裡暗暗地道:「馬坤啊,你沒有那天了。」

電梯停下,艙門打開。夏雷先馬坤一步走出電梯。馬坤跟著也走出了電梯,然後進入過道,沒走多遠便在一道艙門前停了下來。艙門再次對他進行了掃描,然後自動打開。

馬坤進了艙門,可他一點都沒有察覺到一個「影子」也跟著他進了他居住的艙房。

PS:感謝lyp2001zjw朋友的打賞,謝謝你! 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

在夏雷的計劃里,唐聖和羅蘭都是他今晚要殺掉的人物。他要解放天珠學院,讓天珠學院重新回到為人類復興的正確軌道上來。而馬坤卻不在他今晚的死亡名單上,他或許殺了馬坤,但不是在今天晚上,是在以後的隨便什麼時間裡。可在過道里看到馬坤欺負蘇雅,那副惡棍的嘴臉激怒了他,所以他就臨時在名單上加上了馬坤的名字。

這叫什麼呢?

對於夏雷來說不過是順手而為的事情。

對於馬坤來說卻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來了。

馬坤的艙房並不大,大約五個平方的樣子,有一張小床,一張桌子,還有一個單獨的衛生間。那個小小的衛生間里裝了蓮蓬頭,可以沐浴。

進了艙房,馬坤脫掉了身上的外套,然後進了那個小小的衛生間。

「她會來的,那個膽小的女人很怕死。先洗個澡,等她來的時候將她操個死去活來!我要把這半年多她欠我的全都操回來!」馬坤在衛生間惡狠狠地道,然後他脫掉了內褲,伸手去開蓮蓬頭的開關。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脖子上突然多了一隻手。

「誰?」馬坤頓時被嚇了一跳,慌忙回頭,同時左肘的手肘也有一個向後撞擊的動作。

不過沒等他的左肘撞到身後的人,那個人就抓住了左肘,將他的左手擰到了他的背後。也就在這個電石火花的瞬間,他看到了一張熟悉的面孔,夏雷的面孔。

「你……怎麼進來的?」馬坤驚慌地道:「你想幹什麼?」

夏雷沖馬坤笑了一下,什麼都沒說,突然一腳踢在了馬坤的腿彎上。這一腳,別說是馬坤的腿,就算是鋼管也都踹彎了!

馬坤撲通一下跪在了地上,他想張嘴呼救,可剛剛張開嘴巴的時候,脖子上的那隻手突然就像是一座大山一樣鎮壓下來,不僅掐斷了他的聲音,甚至還有呼吸!

嘩啦!

夏雷的手猛的將馬坤的腦袋摁進了馬桶里。

馬桶里的水是黃色的,還有異味。馬坤似乎是忘記沖他的馬桶了,現在他親口品嘗他自己排泄的東西。

「咕嚕、咕嚕……」馬坤好不容易將馬桶里的黃色液體喝完,正準備貪婪的呼吸一口空氣的時候,水箱里的水突然衝出來,將他的整顆腦袋都淹沒了。他努力的想掙扎,可是他發現他的身體根本就動不了。恐懼和絕望佔領了身體的每一根神經,不過很快他就連恐懼和絕望都感受不到了……

夏雷鬆開了手,馬坤卻還跪在地上,腦袋沒在馬桶里的水裡。

黃凱死在了一隻枕頭下,馬坤死在了馬桶里。

惡人自有惡人磨。

對黃凱和馬坤這樣的惡人,夏雷從來就沒有一絲憐憫,更不會手軟。

解決了馬坤,夏雷沒有在馬坤的艙房之中停留,他離開了艙門,繼續向感應到水晶殘骸的方向走去。

最終,他來到了一道巨大的圓形艙門前。

站在這道巨大的圓形艙門前,宇宙烙印的反應更為強烈。而且不是一個感應,是三個感應。這個發現讓夏雷無法抑制心中的激動,因為他很清楚這意味著什麼,這以為著這道圓形的艙門後面存放著三個水晶殘骸!

夏雷喚醒了透視能力,嘗試將視線穿透眼前的圓形艙門。然而,他再次品嘗到離開失敗的滋味。這道圓形艙門實在是太堅厚了,使用的也是可以承載光速飛行的宇航級鈦合金材質。他的視線能進入艙門,可無法穿透。

不過這並不影響夏雷了解艙門後面的情況,他跟著將手掌貼在圓形的艙門上。宇宙烙印輕輕一顫,烙印之力幾乎毫無阻尼感便進入了艙門,然後從艙門之中向內部空間擴散。烙印之力所過之處都有信心反饋回來,他的大腦根據那些信息模擬出了一個全息投影。這個投影就在他的大腦之中,清晰無比。

那是一個半球形的空間,大約一百平方的樣子。空間的中央位置放著一口透明的水晶棺。水晶棺里放一具水晶殘骸,軀幹和雙腿!

腿與軀幹是分開的,難怪他的宇宙烙印會有三個感應。

看到水晶軀幹和雙腿,夏雷整個人都驚呆了。在宇宙烙印感應到水晶殘骸的存在的時候,他的心裡只是認為大概是一隻水晶手骨,或者腳掌什麼的,卻沒有想到會是如此完整的軀幹和腿骨!

「如果我將這裡的軀幹和腿骨拿走,加上我所從安息森林找到的水晶手骨,我就只差水晶手骨的臂骨和另一隻臂骨和手骨就能湊齊整具水晶骸骨了!湊齊整具水晶骸骨會發生什麼?」夏雷忍不住去思考這個問題。

這個時候他忘記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那就是水晶頭骨有可能還留在石頭城之中,甚至是地球上!

身後傳來了腳步聲。

夏雷收回了雙掌,警惕的貼在了圓形艙門旁邊的牆壁上。

這次出現的人是唐聖和四個烙印戰士。那四個烙印戰士都是生面孔,沒有見過。

「黃凱那傢伙一直聯繫不上,肯定又在搞女人了。」一個烙印戰士說道。

「搞女人?哼,我可知道那傢伙的口味,恐怕又在禍害哪個女學生吧。」另一個烙印戰士說道。

走在唐聖身邊的中年男子沒有說話,卻用眼角的餘光在觀察唐聖的反應。

唐聖說道:「卡特,讓你的人閉嘴吧,我不需要這樣的暗示。黃凱那傢伙確實好色,但能力還是有的。他很懂得討好羅蘭院長,還有委員會的那些委員們。所以,讓他接我的班並不是我決定的。事實上,我一直很看好你。」

「謝謝,軍團長去委員會了,可在我的心中你永遠是軍團長。我和我的人會一直跟著你,隨時聽后你的調遣。」被稱作卡特的中年男子說道。

唐聖笑了笑,「放心吧,我唐聖什麼時候虧待過跟著我的人?有朝一日我做了院長,你們都會跟著我一起發達。」

「還不快謝謝軍團長,你們幾個傢伙。」卡特提醒他的手下。

另外三個烙印戰士跟著向唐聖道謝,表忠心。

這一幕簡直是人類世界的一個縮影,都到快要滅絕的邊沿了,卻還在為自己的利益勾心鬥角。

在這裡幹掉唐聖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卻就在夏雷準備下手的時候,卡特的一句話讓他改變了主意。

「軍團長,不知道這麼晚了院長還讓你去實驗室幹什麼?」卡特隨口問了一句。

唐聖說道:「他沒有說,不過我猜大概是夏雷那小子的血樣化驗結果出來了。」

「一份血樣的化驗報告而已,至於讓軍團長親自跑一趟嗎?讓我們給軍團長送過去就行了,真是的。」一個烙印戰士抱怨的方式討好唐聖。

唐聖說道:「那小子很邪門,估計他的血樣化驗報告非同尋常吧,我估計委員會也會派人過來。走吧,不要廢話了,去了實驗室就知道了。」

五個人從夏雷的身邊走過。

路過夏雷身邊的時候,唐聖停了一下腳步,視線也移到了夏雷所在的方向。

夏雷屏住了呼吸,就連心跳都控制到了十秒鐘才跳一下的程度。

「奇怪……」唐聖嘟囔了一句,收回了視線,然後繼續向錢走。

如果論實力,武官唐聖,也就是烙印軍團的軍團長當然是實力最強的。在路過夏雷的時候,唐聖感應到了什麼東西,他的直覺是相當靈敏的,所以那一剎那間他很警惕的看了一眼夏雷所在的方向。可他除了一點光線有點奇怪之外什麼都沒有看到,然後他就放鬆了警惕離開了。

還是那個原因,人最容易相信的就是他的眼睛,而不是直覺。

「我的血樣報告?我倒要去看看是個什麼樣的報告。羅蘭也在,正好讓他來打開那道艙門。」夏雷打定了主意,沒有對唐聖下手,跟著唐聖和四個烙印戰士往通道的另一端走去。

穿過兩條過道,兩道艙門,唐聖和四個烙印戰士來到了實驗室。

很大的實驗室,裡面有很多實驗設備和實驗耗材。這個實驗室比夏雷在地球上見過的任何實驗室都要先進。

實驗室里已經有幾個人了,但羅蘭並不在其中。

一張熟面孔進入了夏雷的視線,百靈居然也在這個實驗室之中,前凸后翹身材高挑的她成了那幾個先到之人中最搶眼的一個。

夏雷跟著唐聖和四個烙印戰士進入實驗室之後為了避免被人察覺到氣息,他乾脆鑽進了一張辦公桌下。不但隱形,而且有辦公桌當掩體,他被發現的幾率幾乎為零。雖然有辦公桌擋著,可在他的透視之眼下,那張辦公桌就如同是空氣一般的存在。

唐聖看到百靈,跟著就走了過去,親熱地打了招呼,「百靈,這麼早就過來了?」

百靈說道:「我接到通知就過來了。」

「是夏雷的血樣化驗報告出來了嗎?」唐聖試探地道。

「那份報告應該出了吧。」百靈說道:「不過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那份報告。」

「如果不是因為那份報告,羅蘭院長怎麼會將我們叫到這裡來?一定是的。你知道那份報告的細節嗎?可以事先給我透露一點。」

「我不知道,那個化驗不是我在負責。」百靈說。

「原來是這樣,那等羅蘭院長來再說吧。」唐聖轉移了話題,「百靈,外面的雨停了。無盡之海難得有一個好天氣,明天我們去島上野餐怎麼樣?我可以捕一些海魚,然後我們烤著吃。」

「那個……我還是不去了,我明天還要去向夏先生請教一些問題。」 暖曖纏情 百靈婉拒了。

「沒關係,等你哪天有空了我們再去吧。」唐聖的臉上帶著笑容,可眼裡卻閃過了一抹恨意。

就在這個時候實驗室的艙門再次打開,一頭白髮的羅蘭帶著一群人進入了實驗室。 幾句簡短的寒暄與客套之後,羅蘭忽然說道:「黃凱怎麼沒來?」

唐聖說道:「院長,我已經通知他了,可聯繫不上。」

羅蘭皺了一下眉頭,「這麼重要的會議他居然不來,他這是什麼態度?」

唐聖跟著對卡特說道:「卡特隊長,你派一個人黃凱的家裡看看,讓他趕快過來。」

卡特點了一下頭,然後走到了一個站在稍遠處的手下跟前說道:「你去黃凱隊長的家裡看看,讓他趕緊過來參加會議。」這句話說完,他的聲音忽然微不可聞,「回家睡覺去吧。」

那個烙印戰士微微愣了一下,然後腦筋忽然轉過了彎來,跟著說道:「我馬上就去!」

烙印軍團的四個隊長都來,唯獨缺了最重要的一個黃凱。不過這裡的人沒人知道黃凱永遠來不了了,他們也不知道這個實驗室里還有一個身份特殊的訪客,而他們根本就看不見這個訪客。

「我們談正事吧。」羅蘭將話題引入了正題。「今天把大家叫道這裡來主要是因為兩件事,我先說第一件,也是最嚴重的一件。」然後他將視線移到了一個帶著眼鏡的男子身上,「康龍委員,你是負責情報工作的,你給大家說一下情況吧。」

戴著眼鏡的康龍五十歲左右的年齡,身材瘦削,眼神銳利,給人一種特別沉穩特別冷靜的印象。他走到了羅蘭的身邊,但並沒有著急介紹,而是拿出了一台微型的投影儀器。他啟動了那台投影儀,一個三維立體投影頓時出現在了虛空之中。

夏雷的視線移過去,看到投影的內容,他整個人都呆住了。

那是一段藍月人進攻一座地下城的視頻,大量的藍月人士兵,新型的防護戰甲,強大的能量武器和戰鬥機甲,人類的防抗力量在藍月人的武力面前顯得弱不禁風。戰士死去,平民被抓捕,整個地下城都在燃燒、流血。

畫面很快切換到地面,在一座城市的廢墟上空懸停著一艘巨大的戰艦。不斷有飛行器從裡面飛出來,對地面武裝進行轟炸。也不斷有運輸飛船將抓捕到的人送上戰艦。

三維投影還在播放,康龍沉聲說道:「這是昨天發生在34區一座地下城的事情,一夜之間一座十萬人口的地下城就被摧毀了。所有人都消失了,戰士戰死,平民被送上了藍月充當食物。」

「可惡!」一個烙印戰士握緊了拳頭,「我們應該殺上藍月,將那些大眼畜生全部幹掉!」

羅蘭看了那個義憤填膺的烙印戰士一眼,冷冷地道:「衝動!你們的使命是保護學院,不是去當炮灰!只要保護好學院,人類復興的火種就不會熄滅!」

那個烙印戰士閉上了嘴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