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

「沒事兒的!如果真的回不來,就不回來了吧!畢竟你本來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你該來這個世界吃苦,你已經幫了我們很多很多了。」

這個時候夜歌公主走上前來,眼眶紅潤聲音哽咽的看著姜辰道!

這是一份大愛,她雖然無比想讓姜辰回來,但是她又不確定姜辰會不會在後面的戰鬥中活下來,與其看著他死,還不如讓他好好的活著。

「對!姜英雄!你已經幫我們夠多了!其實可以去過你安逸的日子了。」

這個時候將軍小風也開口說道!畢竟經歷了這麼久的戰鬥他和姜辰也算是出生入死的兄弟了。

「瞧你們說的!我肯定會回來的,剛開始來這裡的時候我還在想到底要找什麼方法回去呢!而如今我從來沒有想過回去了,我說過既然來了,那肯定不可能白來,你們就等著我吧!等著我的好消息,我一定會回來的。」

「好了!時辰已到!請姜國王開始準備!」

這個時候西亞國王發話了,而姜辰把身上的所有裝備裝進了乾坤袋裡面,然後看著流淚的眾人微微一笑道!

「每次分別你們怎麼都哭呢!這次又不是去送死,這次是去採購,買東西!放心吧!我肯定會活著回來的」

然後朝眾人揮了揮手,在一旁長老的引領下,姜辰坐進了水晶容器,剛坐進去的姜辰就感覺裡面有一種神秘的力量好像要把自己整個身體給拉扯開來一樣,他快速的深呼吸控制著自己的身體,慢慢的感覺到水晶容器在開始猛烈的旋轉,速度越來越快,而水晶容器外面,視線和周圍的事物都變得模糊和扭曲,慢慢的姜辰感覺頭要炸了,呼吸也跟不上,只聽見轟隆一聲自己眼前閃過一道巨量的白光,姜辰終於扛不住這難受的勁兒,昏了過去。

等他再次醒過來以後,看著自己躺在石洞內,姜辰看著自己一絲不掛的身體,頓時慌了,立馬起來找乾坤袋,發現乾坤袋被自己狠狠得捏在手裡還好沒事兒,說著姜辰把乾坤袋裡面的武器和弓箭以及一些吃的都拿了出來,但是並沒有穿的,自己的衣服在容器裡面已經被全部給撕碎了,早知道就多帶一套穿的,或者直接準備一套穿的,那層想到這東西居然會有這麼大的威力衣服都撕碎了,姜辰開始環顧四周,居然是自己之前遇到銀龍的那個山洞,自己真的穿越回來了,真的回來了!說著姜辰趕忙跑出了山洞,看著周圍這熟悉的山川森林,自己真的回來了,姜辰頓時有一種喜極而泣的感覺。

他現在特別想去找自己的同伴朋友們,告訴自己還活著,告訴自己去了一個特別特別遙遠的地方,現在那些東西好像和自己並沒有多大關係了,但是腦海里突然出現夜歌公主和晚霞公主以及同伴們那張流淚的臉,姜辰心裡又狠狠的痛了一下,他感覺自己做了一個很奇特的夢,但是這個夢又是那麼的真實,自己真的不能欺騙他們,遊俠說過的話就一定要兌現,此刻沒有多少時間了,姜辰立馬拿著樹葉弄了一個草裙,打開乾坤袋裡面的飛蛇器直接開始滑翔出山,要先到人類居住的地方,自己只有三天時間,要坐飛機去M國,但是要有身份證還要申請護照還要搶機票這些東西短短三天根本來不及,而且姜辰身上身無分文,雖然帶了一些矮人族和人族的財寶回來,但是並不能馬上變成現金,自己要處理的事情還有很多很多,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弄好,不然真的回不去了。

姜辰本來想回去找一下自己的朋友,告訴他們自己沒事兒的,但是回去一時半會兒根本解釋不清楚而且還會浪費很多的時間,所以姜辰也懶得弄了,到時候拿著手機發一個消息便可以了。

現在要做的就是套人,套人,瘋狂的套人,把這些人套住然後帶到那邊的世界去。

姜辰接著飛蛇器最先降落是在一座小縣城的樓頂,因為樓頂涼著一些男人的衣服,他便降落在這裡,然後快速的降落在這裡,找了現代的衣服穿上,如果自己一絲不掛的出現在街上肯定會引起圍觀的,雖說現在已經凌晨2點了,街道上沒什麼人。

這是一座不知道名字的小縣城,姜辰也不知道這是哪個縣城,他準備先帶點煙在身上,畢竟那邊的煙他還有些吃不習慣,還是這邊的煙好一些。他剛開始是拿一枚金戒指換了幾條煙丟進了乾坤袋裡面,笑得這個超市老闆合不攏嘴,心想賺大發了,但是姜辰覺得帶這麼點東西過去堅持不了多久索性,直接想試一試能不能把整個超市給套進去。

於是他摸出了乾坤袋,心裡默念道!

「乾坤袋!這超市你能裝不?」

只見手裡的袋子微微散發出一道黃光,姜辰把他丟了出去,整個袋子立馬在半空中變得無比巨大,口袋口也變得無比巨大,而小超市老闆直接瞎蒙了,尖叫著跑出了超市,而下一秒這袋子直接往前一衝,直接把整個小超市連同房子都給吞了進去,現場只剩下地基和鋼筋混泥土了。

「我的乖乖這太牛逼了吧!」

此刻姜辰都震撼不已,這種場面在這個世界肯定會讓人驚掉大牙,但是當他們知道天下大陸的魔法以後他們可能就不這麼認為了。 「嫂子,你別擔心,放心去吧,後邊有我們呢。」山貓說道。

「嗯。」趙以諾回答。

她沒有什麼好擔心的,只要孩子安全,她願意付出一切。

「嫂子,你沒事吧?」周陽過來擔心的問道。

從早上,她就看到這個女人臉色很是蒼白,一副虛弱無力的模樣。

「我沒事。」她按了按自己的太陽穴,輕聲回答。

可是周陽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嫂子,昨天晚上,那個男人後來給你打電話了么?」周陽故意問道。

趙以諾愣了一下,立馬搖頭,眼睛里有一絲慌張。

「沒有沒有。」她回答。

怎麼會沒有?看她這副表情就知道,對方的計劃一定有變!周陽走到山貓身邊,趴在他耳邊嘀咕了幾句,男人的臉色立馬變了。

「嫂子,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你都必須要告訴我們,不然我們後期會很難做,我也沒有辦法向大哥交待。」山貓嚴肅的看著她,低聲說道。

沙發上的趙以諾,緩緩抬起頭來,認真的看著面前的兩個人,有些崩潰。

「昨天晚上,他又給我打了一個電話,讓我一個人去見他。」趙以諾說道。

果然,他們還是警惕了,不過這倒是很正常,山貓半眯著眼睛,歪著腦袋看著天花板,像是在思考著什麼。

「行,我知道了,這樣,嫂子你就去吧,我讓那些人回去,我一個人跟在你後邊。」山貓突然說道,語氣很是堅定。

旁邊的周陽,眼睛亮了一下,很是驚訝。

「你搞什麼? 獨寵閃婚契約妻 你一個人去?你是不是瘋了? 一曲畫未最相思 萬一遇到什麼意外怎麼辦?」周陽將男人拉到一邊,焦慮的說道。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他答應過顧忘,他必須用盡全力保護趙以諾和亮亮還有林夫人!

「沒事,我可以的,我可是山貓。」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自信的說道。

「不行,山貓,我告訴你,你休想一個人過去,要不然我也去!」周陽冷冷的說道。

這個女人是瘋了吧!這麼危險的事情,她也敢去?

「行了吧,你到時候沒被嚇死,我就已經謝天謝地了。」山貓故意說道。

「我說不行就不行,要麼你就找幾個兄弟一起去,要麼我就陪著你去。」周陽緊緊的抓住男人的領帶,說道。

她怎麼突然變得這麼霸道了?山貓不可思議的看著面前的女人,眼睛里有些好奇。

「我可以理解成,你現在是在擔心我么?」山貓玩味的笑了笑,問道。

額,一下子,周陽立馬放開了男人。

好像,剛才自己表現的有點過了。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試圖讓自己淡定下來。

「今天的天氣,好像很不錯啊。」周陽一邊說著一邊走向趙以諾。

看著女人的背影,山貓的嘴角處勾起一抹滿意的弧度。

終於,他看到她在乎自己了!

「啊?」趙以諾轉過身子,不明所以的看著周陽,又看了看外邊的天氣。

哪裡不錯了?外邊明明就是一陣霧霾好么?

「沒事,嫂子,你在這裡休息一下,我去給你做早餐。」說著,周陽便一頭鑽進廚房。

她還會做飯?看不出來啊,一個千金大小姐,竟然還會一手的廚藝。趙以諾看著不遠處的女人,眼睛里有一股欣慰。

她之前聽顧忘說過,山貓一直都很喜歡周陽,而她也能看的出來,其實這個周陽對山貓也是有感覺的,只是一直在剋制,一直在隱忍。

突然,手機再次響了起來,趙以諾嚇了一跳,趕忙拿起手機,接了起來。

「最近家裡怎麼樣?還好么?」是顧忘的聲音。

趙以諾看了看不遠處的山貓,又看了看周陽,有些遲疑。

「挺好的,你放心吧,你在那裡忙完了么?」趙以諾低聲問道。

「沒有,這邊的事情,處理起來有些複雜,我得再待幾天。」顧忘回答。

算了,還是不要告訴他了,省得他分心,還影響他的工作。

「山貓最近有沒有去家裡?」顧忘問道。

「來了,昨天來的,挺好的,放心吧。」趙以諾趕忙說道。

女人說話的聲音和語氣讓顧忘聽起來有些彆扭,但是他並沒有想太多。他以為是趙以諾感冒了,心情不太好,也便沒有再多問什麼,直接掛了電話。

「剛才是大哥打來的電話么?」山貓直接問道。

「是他,不過我沒有告訴他這件事情。」果然還是以前的那個趙以諾,一點也沒有改變,她還是那麼善良,那麼為人著想。

終於,時間到了,趙以諾直接踏上了去找綁架亮亮的男人的路。

很快,車子停在一個破舊的倉庫門口,因為障礙物的存在,趙以諾下了車,慢慢走近旁邊廢棄的加油站,沒錯,她是一個人開車過來的!

「有人么?」趙以諾環顧了一下四周,大聲喊道。周圍很安靜,沒有任何回應。

「喂,我是趙以諾!」依舊沒有任何動靜。

「怎麼回事?一個人也沒有?」角落裡,周陽輕輕推了推旁邊山貓的胳膊,低聲問道。

「別說話,靜觀其變!」男人回答。

「咚!」突然,一個大桶直接從上邊掉了下來,上邊還有印的字跡。

沒錯,字跡顯示,對方已經換了地方。趙以諾轉過身子,向某個角落張望了大概有兩秒鐘,直接鑽進車子。

「這是什麼意思?怎麼又走了?」周陽問道。

「他們換地方了,走。」說著,山貓便拉著周陽的手離開了。

萌犬總裁的小魚妻 「嫂子不會出什麼事情吧?這樣一來二去的,她也經不起折騰啊。」車子里,周陽擔心的說著。

「放心吧,我們之間有暗語,我能看懂她的表情和手勢。」山貓回答。

「你們還挺默契的嘛。」女人故意說道,表情有些吃醋。

「這不是很正常嘛,嫂子的手機一定會被他們監控,我們只能通過這種方式來溝通。」男人解釋著。

另一輛車子里,趙以諾正視著前方開著車子,眼睛里卻是極其的恐懼,右手一直不停地顫抖著,很是緊張。

趙以諾,你可以的,你還要去救亮亮!她給自己做著思想工作…… 裝下了這麼一個小超市以後,姜辰覺得這是遠遠不夠的,畢竟他還想帶著這些東西給那邊的人嘗嘗,所以準備繼續尋找自己下手的目標。

正走著走著路邊一輛黑色的賓士大G車吸引了他的注意,對了在那邊能夠開車還是挺好的,只要不在森林裡面穿行,基本上還是有馬路的,雖說那些路基本上都是馬車碾壓出來的馬路,但是賓士大G越野性能這麼好的車應該能夠駕馭那些路邊,說著姜辰便見四下無人直接拿著套口把這兩賓士大G車給套了進去。

套進去了以後突然發現前面的十字路口的路燈上有一個監控,肯定拍下來了剛才的事件,但是這對於姜辰來說已經不重要了,畢竟他們可能把整個世界翻個底朝天也不會發現自己,而且當人們看見這個畫面的時候,第一反應肯定是跪拜以為天神下凡了是的,根本不會想著第一時間來抓姜辰,畢竟普通人誰有這種能力。

沿著路邊走,姜辰又套了幾輛其他牌子的越野車,豐田普拉多,漢蘭達,還有哈佛H6這些都給套走了,這些洋玩意兒,到時候獎勵給身邊和自己征戰多年的這些將軍們,一半的什麼小轎車管他的還是來一些,那邊肯定只會嫌少不會嫌多的。

被套了這麼多車肯定對這些人有著不少的損失,萬一這些是普通人,損失也挺大的,思前想後之後姜辰直接拿了一根很大的蛇皮口袋,在裡面裝滿了,矮人族哪裡帶來的巨大紅寶石綠寶石,還有貓眼石,和各種精美的水晶以及金器這些。這些東西放在現代世界可是無價之寶啊!光是一個幾克拉的鑽石都能賣出幾千萬甚至上億,而這拳頭大小的各種閃閃發光的寶石不得幾個億甚至十幾個億了,

姜辰把一大蛇皮口袋裝進了財寶,然後掛在了監控下,只要到時候他們打開監控就會看見所發生的事情,而且姜辰還在裡面留了一張紙條。

「凡是消失的東西都是被我拿走了,裡面的金銀珠寶應該夠了,你們要好奇這些東西去哪兒了,我只有告訴你們,神徵用了,凡是被徵用的東西神都會保佑你們的」

留下了這句話姜辰心裡就平衡多了,因為在這個世界,人們最相信的就是上帝,神還有佛了,而這出現的畫面也只有用神佛才能解釋,失去東西的人必然會痛苦,但是當得知是神徵用的,而且神還補償了成倍的補償,這對於他們來說應該是一件好事,因為姜辰在紙條裡面說了,寶貝所換來的錢請以雙倍的價格補償損失的人。

就好像姜辰之前裝那個小超市可能50萬,到時候直接會補償他100萬,而這些寶貝如果是神留下的,肯定會有各種富豪聚商不惜一切代價來拍賣,畢竟神用過的東西多多少少都會有些靈氣,在怎麼說也能讓他們強身健體保一家平安啊!而神打過招呼的必須雙倍補償損失著,這些人絕對不會違背神得意願,這就造成了後面這個小縣城變成了著名的旅遊景點,而且那些被神所洗劫了東西的人,反而還成了名人,畢竟獲得了雙倍的補償,還上了電視,讓一些沒被盜的人懊悔不已為何神不來洗劫自己。

準備好了這些東西以後,姜辰便心裡平衡多了,而且帶著頭套也沒人能夠看得出自己是誰。

正當走過一家加油站的時候,姜辰突然想到對啊!這TM把車弄過去了,那邊是沒有油的,這怎麼能行啊!然後直接把整個加油站給套了過去,加油站還有幾個值班的員工直接給一起套了進去。

沒走幾步發現又是一個有些大的沃爾瑪超市,管他的直接套吧!也不知道這乾坤袋到底是有多牛逼,當姜辰想套沃爾瑪的時候,這乾坤袋直接把沃爾瑪給罩了進去,在拔出來的時候,就只剩下一塊地基了,而且兩邊的房子絲毫未損,而且沒有任何聲音響動,可能在沃爾瑪裡面睡覺的保安些,都不知道自己已經到了另外一個空間了。

人是貪心的,這點姜辰無比認同,當套了汽車,又怕車胎壞了,把一旁的汽車4S店整個都給套走了,就連一旁的農用發電機的鋪面都沒有逃過姜辰的眼睛。

套了這些東西,那邊沒有電啊!先套一些發電機過去先用著。

這兒離機場不遠了,姜辰準備天亮之前趕著機場,然後開始拿出飛蛇器,低空飛行,而乾坤袋直接在姜辰耳旁飄著,這東西好像有靈氣是的,彷彿能夠聽懂姜辰說的話和思想,果然是上古天神所遺留過的錦囊啊!

剛開始的時候,姜辰在低空飛行看見了下面又有加油站,想著要降落很麻煩就隨口說了一句上乾坤袋把那加油站給我套進去,姜辰也是隨口一說的,沒想到這乾坤袋直接瓢到了加油站哪裡直接把加油站給套了進去。

這下讓姜辰驚訝不已這省了不少力氣啊!然後姜辰有試探性的問道,你知道附近有沒有什麼我在天下大陸用得著的人,這個乾坤袋直接開始向前瓢,還閃著微弱的光讓姜辰跟著他,很快來到了一棟居明小區從窗戶鑽進了25樓姜辰就飛在25樓外面獃獃的看著,很快姜辰的腦海裡面就多出了兩個人。

因為這個乾坤袋是一個虛擬空間,無邊無際他裝入了什麼東西以後,都會在姜辰的腦海裡面過一遍,而姜辰腦海裡面的畫面是這樣的,在一個虛擬的空間裡面放著一排超市,加油站還有各種商店,而車輛也停在商鋪外面,被抓來的人已經跑了出來,大家紛紛抱團噓寒問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那這樣就輕鬆了啊!果然不愧為天神之寶啊!行吧!那你就自己辛苦點!累點!把周圍覺得我能用得著的,能夠帶走的都帶走吧!而為了怕這些消失的人,家裡擔心,姜辰又用了一個字條在一個監控器下面寫著。」 「被徵用的人已經到了另一個國度體驗幸福去了,他們都是這輩子善良積德的人,放心要不了多久他們就會回來,最多一年我以神的名義像你們啟示。」

「這樣應該就沒問題了,走吧!小乾我們繼續橫掃蜀都市去,因為看著前面燈紅酒綠的夜景姜辰知道已經到達了蜀都市了」

在天亮的時候所有人手機都收到了第一條新聞,昨夜天神降臨,帶走了無數的東西,我們的現場記者了解了第一案發現場,一個小超市的老闆看著自己的超市被一個巨大的錦囊直接給吞了,他嚇得拔腿就跑,躲出去好一會兒他才回來發現自己的相依為命的超市已經只剩下地基了。

這個就是昨天晚上的錄像,然後街道上還損失了不少越野車當然也有小轎車以及加油站還有大型超市,給這些戶主造成了嚴重的損失,但是有一個好消息便是,這個所謂的天神留下了巨額的珠寶財富,並且留下紙條要雙倍補償這些失去財務的失主,而根據J方初步了解這些東西好像並不產自地球,因為這麼大的紅寶石綠寶石任何一個國家還沒有出圖過,而這些巨額的財富將難以估價,但是為了彌補丟失商戶的損失後期肯定會選擇一些拍賣,這兒我們也採訪到了當地的居民。

「你好!你就住在這個小超市的隔壁,昨天晚上發生這個事情的時候,你在幹嘛!」

「我啊!我剛剛起床撒尿,突然聽見超市老闆的尖叫聲,我還以為打劫呢!就在2樓窗戶看,我看見了讓我永生難忘的一幕,只見一個巨大的錦囊直接把小超市給生吞了,嚇得我當時尿都出來了。後面我看見錦囊又變小了,回到了一個年輕人手上,他帶著頭套看不清臉,但是感覺身材很好而且有些高。」

「那你覺得這是一起什麼事件呢」

「這肯定不是人為啊!也不是什麼犯罪份子,這明顯是天神降臨啊!普通人正常人哪有這個本事兒,你就算請最厲害的拆遷隊來或者搬家隊來也不可能短短几秒弄走這麼一個超市啊!肯定是神,據說這超市老闆一家一直信奉神,沒想到真神顯靈了,第一個就造福他們家,超市最多管50萬但是現在可以得到100萬的賠償,關鍵是他們家現在受天神所庇護啊!這可是多少錢都買不到的啊!現在都已經有大老闆打算花500萬買下他們超市的地基來自己修房子他真的一夜之間賺大發了,你說這天神怎麼不把我的房子給帶走啊!」

「好的!感謝你的採訪!我們把鏡頭轉向蜀都市前方記者,面對小高縣的發生的事件,蜀都市好像更嚴重,不!不好意思!這好像不能用嚴重來形容,因為損失的商戶們,並沒有一絲難過,反而感覺自己受到了神的眷念真無比高興呢!我們來看蜀都市的事件,據統計蜀都市總共消失了5家加油站包括裡面的員工,還有3家沃爾瑪超市,4家華聯超市,3家怡家園超市,2家大型汽配店,賓士寶馬4s店分別一家,以及周邊的2家鍊鋼廠,11家手機4S店,4家KTV,2家酒吧,一家大型圖書館,火鍋店3家,豪華別墅一棟,萬達商場3家,醫院7家,各種醫療設備,醫療用藥難以估計,化肥廠,玻璃廠,發電廠,消失各行各業教授博士科學家37人。現場又留下2大蛇皮口袋珠寶,以及一封信所有被徵用的人都去了另一個國度享受異國快樂去了他們都是神所需要的人,一年之後將全部安全回來。請你們相信神。」

看來這世界真的有神,因為用科學的含義,已經解決不了了。

正當新聞滿天飛的時候,姜辰已經用死去將軍山羊鬍的深海魚膠易容術,來到了機場在去往M國的航班的時候,他偷偷將一個人擊暈然後用深海魚膠易容了他的臉然後把他的衣服護照這些東西全部拿上輕鬆上了飛機,並把他裝入了乾坤袋裡面。

正當所有的人都還在為這所謂的天神津津樂道的時候,又一個更大的消息出現在了M國,據露投社報道M國一夜之間幾十家武器店被套,而且更加恐怖的是軍事基地大量現代武器憑空消失其中不乏新研究出來還沒有投入使用的最新武器,監控只拍到了一個閃閃發光的錦囊袋子,更加恐怖的是M國兩搜航母直接不見了,還順帶丟失了十幾輛驅逐艦,護衛艦,還有5艘核潛艇,這次損失巨大,光是丟失的裝甲車坦克,還有導彈這些太多太多了,聯想到和Z國之前所發生的一樣情況,但是並沒有收到所謂神所留下的補償,畢竟面對這麼大的軍費損失已經不知道該有多少錢來彌補,還有連同消失的上百名飛行員,潛艇上的上千海員以及石油損失感覺難以統計,最好露透社做出來的總結就算神也不能隨便動人東西啊!而神也留下了一張紙條,東西到時候會全部還回來的,浪費的炮彈錢會雙倍奉還,還會送你這個世界沒有的寶貝,這才算對M國帶來了安慰。

一直忙的暈頭轉向的姜辰也發現了這個所謂的乾坤袋也不是可以隨便裝東西,因為本來姜辰還想裝一艘航母走的,但是乾坤袋一直閃著紅色的光芒,看情況是裝不下了,但是姜辰也表示理解如果真的可以裝日月乾坤的話,那不是直接一下子把地球裝了,或者在一口氣把宇宙裝了,但是能裝下這麼多東西已經很不錯了,應該可以擺放成一個鎮了。

而只有一天的時間了,姜辰必須得前往喜馬拉雅山,他想了一個最好的辦法就是召喚出一台噴氣式飛機,然後讓飛行員帶他飛到喜馬拉雅山,告訴他自己就是這次事件中的神,相信沒有任何一個人敢褻瀆天神的,立馬帶著姜辰便起飛了,這樣應該就來得及了,而飛機的起飛立馬受到了地面雷達的並監測到了,但是在這陌生的地方憑空檢查出一家飛機大家第一時間聯想到的便是神,所以紛紛也不敢將其擊落。 「你在哪裡?我到了。」車子里,趙以諾著急地問道。

「你自己來的?」男人狠狠的問道。

「對,我一個人來的,已經到了。」趙以諾回答。

「趙以諾,我告訴你,你最好不要和我耍花招!」男人大聲吼道。

此時的趙以諾,雙腿打著哆嗦,很是焦慮。

難道他已經看到山貓了?不可能,山貓做事情一向都很謹慎,怎麼會被發現?

趙以諾突然想起了之前山貓對她說過的一番話,不管對方說什麼,自己一定要予以否認。

「我兒子呢?什麼時候給我?」趙以諾直接問道。

「你下車,去旁邊的舊停車場,你兒子正在那裡等你,他走,你留,不然你們倆都別想走,還有,給我老實點,你一直都在我的視線當中。」說完,男人直接掛了電話。

如此兇狠的語氣,讓趙以諾無法反抗。

她沒有辦法向山貓傳達任何信息,只能乖乖聽對方的話,下了車,直接走向舊停車場。

「山貓,快看,趙以諾下車了,她怎麼沒有向我們打招呼?」車子里,周陽激動的說道。

「你小點聲,嫂子肯定是沒有來的及傳達消息,她一定是被人給盯上了。」山貓緩緩回答。

接著,兩個人也下了車,走向旁邊的小角落,將自己隱藏起來。

「亮亮?你在哪裡?媽媽來了!」趙以諾一邊走著一邊大聲喊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