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馮震東呵呵一笑不敢作答。

這段時間他一直都在查蒯瑜這個人,古蘭帝國和反抗者聯盟那邊根本就沒有這號人,最後他將目標鎖定在最不可能出現的大漢朝身上,可是整個大漢朝都流傳這一個人,那個人打敗了獨孤沖,是名副其實的大漢朝第一天驕。

那個人就叫蒯瑜,年方二十,喜歡穿藍白色服飾,使著一把湛藍寶劍,是個劍道高手。

這樣的人不正是當初打敗葉飛揚的那個人嗎?現在從柳美茹嘴中得到答案,馮震東暗暗心驚,沒有想到幾乎快要落魄的大漢朝,居然還出現蒯瑜這樣一個人,真是幸運啊!

「大漢朝與亞特蘭帝國兩國一直都是友好之邦,既然大漢朝的諸位兄弟暫時還沒有落腳處,如果不介意的話,兩國修士就住在一起,一來可以好好交流交流修鍊的經驗,而來彼此也有個照應。」馮震東大義凜然的說道,聽得所有人掉了一地下巴。

在不正常的地球開餐廳的日子 明明剛才亞特蘭帝國還要趕大漢朝的人了,鄙夷之意異常明顯,現在怎麼就成友好之邦,還要相互照應和交流,這不是扯淡嗎?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等瑜弟弟過來,我一定要他親自上門像葉飛揚師兄好好道謝。」柳美茹故意在道謝兩字咬上重音,明顯就是要等蒯瑜過來秋後算賬。

馮震東訕訕一笑,不敢多言,蒯瑜之威,恍如昨日一般,

輕輕鬆鬆就將使出全力的葉飛揚給打趴下去,還一副意猶未盡的模樣,鬼知道當時的蒯瑜有多強,半年不見,葉飛揚都突破生死境後期,還自覺沒有十足把握贏得了那個時候的蒯瑜,現在的蒯瑜要有多強。

萬一再得罪了他,像那天一樣,將葉飛揚身邊的人給殺光,那還不把亞特蘭帝國的新生代給打殘了。

想當年古蘭帝國的崛起就因為誕生一個絕世天才,力壓另外兩國,在元仙境內擊殺了大量其他兩國的年輕修士,讓兩國自此一蹶不振,被古蘭帝國死死壓制,甚至還不得不聯手,才勉強抵擋住古蘭帝國的入侵。

聽到柳美茹與馮震東的對話,大漢朝的所有修士都非常吃驚,亞特蘭帝國的修士居然如此畏懼蒯瑜,一看到柳美茹將蒯瑜的名字報出來,那個臉變的比女人還快。

兩國邦交,友好交流,相互照應。

簡直就是扯淡,可是一時間大漢朝的修士的脊梁骨的都挺直了,原來他們大漢朝也有可以威懾一方的天驕。

「馮震東我不服。」海破空看到心上人每次提到蒯瑜時,臉上露出的甜蜜之色,異常憤怒,喊道。

馮震東冷笑的轉過頭,道:「不服氣,去找葉師兄,讓他告訴你蒯瑜師兄有多強,當然你想跟龍慶峰和顧俊亮一樣的話,就留在這裡繼續挑釁。」

海破空的身子一抖,想當初龍慶峰和顧俊亮也僅僅只是比他弱上一籌而已,真正打起來沒有上百個回合還真拿不下他們兩個,可是他們兩個跟隨最強的葉飛揚師兄卻相繼隕落,現在看到應該是死於那個蒯瑜之手。

海破空看了一眼絕世尤物的柳美茹,最後咬牙說了一聲:「不敢!」

柳美茹帶著大漢朝所有修士進入鼎福酒店,這時候他們才發現,鼎福酒店內還有修鍊房的套房還有十幾個沒有人居住,只是入住的價格不低,套房一天一百個仙玉,修鍊房內可供十人修鍊,攤到每個人身上一天也要十顆仙玉,十天下來就上百仙玉,對於大多數修士來說,這實在是太貴了。

特別是一些家族底蘊就差的修士,進來半年才找到百多顆仙玉,叫他們十天就將身上的所有仙玉花光,那接下來的日子要怎麼辦?

柳美茹沒有多說什麼,帶著公孫家嫡系直接入住,當然他們湊不到十人,最後還拉上藥皇宮一脈,當然最關鍵的是葯皇宮一脈的人,還有黎明這個藥王在,每天閑暇時還可以煉藥賺點仙玉。

煉藥師不愧是最賺錢的職業,黎明每天煉兩個小時的葯,就足夠一個套房一天的開銷,讓柳美茹別提多開心了。

因為被黎明認作弟妹的關係,公孫世家進入修鍊房的四人一沾了柳美茹的光,剩下這筆仙玉,當然在元仙境后,一直與黎明不對頭趙子云都要乖乖聽從黎明的指揮,自然道人一脈的修士不鳥他,他的修為又低,才勉強突破生死境初期,離開黎明他們的保護,怎麼死都不知道。

所以葯皇宮的修士是所有進入天華城後日子過得最舒服的人。

修鍊房可以無限居住,不用擔心仙玉不夠的問題,甚至每月還有固定收入,說句不好聽的,等離開元仙境后,黎明他們最少還可以賺上千仙玉。

「不知道蒯瑜師弟現在怎麼樣?」黎明將丹爐的丹藥取出來,有些擔憂說道。

段子羽將手中的寶劍插入劍鞘之中,道:「蒯瑜師兄吉人自有天相,更何況他那麼強,元仙境內能夠威脅他的人也就那麼幾個。」

然道子有些疑惑的問道:「蒯瑜師弟真有那麼厲害。」

然道子一句話,將所有人的目光都轉移到柳美茹身上。

柳美茹微微一笑,將清風峽谷當時發生的事情說出來,引起一陣驚嘆。

可是所有人都快遺忘到在角落一個修為只是半步生死境的獨孤無忌,此時他滿臉驚慌失措的看著周圍,如果沒有柳美茹的保護,他甚至連進入天華城的資格都沒有。

半年多的時間,他還依舊是半步生死境,其資質在所有人眼裡,簡直就是垃圾中的垃圾,就連公孫無雙也不知道什麼原因突破了生死境中期,讓公孫無忌幾乎快要絕望,他很清楚,如果不能突破生死境,到元仙境關閉時,他會有什麼下場。

甚至他直接將突破不了的原因,推卸到蒯瑜的身上。

如果不是當時蒯瑜讓他看到那一幕,也不會破了他的道心,造成他今時今日的局勢,可惜公孫無忌萬萬沒有想到,這一切都是那個平時對他溫柔親切的柳美茹造成。 另一邊,蒯瑜繼續帶著翁水玲到處橫掃各地的零食小吃,翁水玲真的被嚇怕了,將蒯瑜送的一個一百立方米的乾坤袋都給裝滿才意猶未盡的結束她的購物行動。

這段時間裡,蒯瑜也對這個城市有所了解,在這個城市內,是不是本土居民很容易區分。

進來這裡的人幾乎都是生死境大能,而本土居民則是什麼修為的也有。

儘管如此,可是這裡的修士普遍武技要比人間界的修士強,只要是修士,幾乎每個家族中都流傳有地品功法地品武技,稍微強一點的家族天品武學更是比比皆是,甚至連天解武技都用,至於那些擁有解脫境仙人的家族,比天解武技更高級的武學都擁有,造就元仙境的修士比三國修士普遍要強上一籌。

街上有著不少的青年修士來回逛著,這些人都是從外界進來的人。

蒯瑜看了一下,所有人交易都是用仙玉交易,靈石在這裡只屬於零錢,用於平民間的交易和購買日常物資,所有關乎修鍊的東西,一律以仙玉為主。

這還不算,讓蒯瑜吃驚的是這裡的人的肉體強度超乎了他的預料。

天華城內的本土居民,一個先天境中期修士的肉體強度,已經趕上黎明這些生死境大能的肉體強度,要知道,黎明他們的肉體肉體可是經過蒯瑜的特別調理,早已經不是同日而語了,比起外界的生死境大圓滿的修士也不弱。

「外來人,不知道你們需不需要一個嚮導呢?」

蒯瑜剛走沒有多久,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從街邊的一座茶樓里走出來,臉上帶著淡淡的傲氣說道。

聽到這個話后,蒯瑜看了過去,二十來歲的年紀,長得眉清目秀,不過只有先天境初期的修為。

「哦,呵呵,不知道你能幫我什麼呢?我們有玉簡內儲存的信息!」蒯瑜聞言后淡淡的看了這人一眼說道。

他的確需要一個嚮導,同時了解現在天華城的情況與自己預料的那樣有沒有出入。

「外來人,玉簡內的信息只是一個基礎的信息,其他的一些機密上邊都沒有記載!我知道你們所求的是什麼,悟道果。你們知道悟道果什麼時候成熟嗎?試練秘境你們知道什麼時候開嗎??」

聽到蒯瑜的話后,這個人並沒有多少在意,而是傲然的笑了一下說了起來。

天華城內的本土居民,都有一種優越感,在這城裡。沒有人敢得罪他們,因為他們都仙人的後裔,不是那些俗胎凡人可以比擬。

他們一出世就擁有造化境實力,成年就可以達到玄妙境,只要稍微認真修鍊,就能達到先天境,一些天才都能在三十歲前達到生死境,外面的凡人能夠和他們比嘛!

雖然百年才有一批外來人進來,但是兩大城區的區長早就發話了,也把所有的要注意的地方跟他們說了。

「呃……」

聽到這些話后,蒯瑜不由得一愣,悟道果成熟時間和所謂的試練秘境,這些東西他還真的不知道。

甚至他曾經的記憶中也沒有這些的介紹,剛剛買的那些玉簡中也一點沒有,可是仔細想想這裡又是金華仙人的掌中秘境,他到底遺留什麼手段,蒯瑜不知道也是正常。

聽到這個年輕人的話后,蒯瑜略微思索起來,這裡既然有試練秘境,那就要好好瞧一瞧,看看金華仙人有沒有留下什麼後手。

蒯瑜沉吟了一下,道:「那就麻煩兄弟了!」

入鄉隨俗。有這樣一個人也算是不錯,因此,蒯瑜並沒有拒絕。

「哈哈,好,請,先喝杯茶,咱們在聊!」

看到蒯瑜答應,這個年輕男子大笑著說道。

有人進來。是他們收穫的大好日子,丹藥他們是最缺的,尤其是修鍊丹藥。這是他們修鍊必備之物,仙玉則是他們向四大城區的修士購買丹藥用,畢竟他們大多數沒有達到解脫境,仙玉對於他們來說,還是太悠遠了。

只是這天華城內,除了兩大城主府,其他勢力都沒有自己的煉藥師,也沒有不允許擁有,他們也想過煉藥,但是卻沒有絲毫辦法。

這些能進這裡的人,不會有人把配方留下,就算真的留下來,沒有人的指導也不行,而且很快又會被城主府的人給收過去。

這也是所有家族進來前都有交代的事情,這也是他們榨取天華城內價值的一種方法。

以前這樣還好說,但是現在這效果越來越差。天華城內本土居民,他們賣的東西也越來越貴。

其實雙方都在想辦法保持這樣的平衡,不過,那些大家族而言,帶進來的丹藥也越來越多,為的就是換到足夠多的仙玉。

而這些人出手十分大方,所以城裡的居民一般天賦差的都會出來當嚮導。這樣一來,他們也能小發一筆。

蒯瑜沒有任何猶豫跟著年輕人來到了一個茶樓裡邊,茶樓內香茗的香氣四溢,讓人不知不覺中冷靜下來。

「我叫周勇敢,外地人你叫什麼?」

來到茶樓后,這人對著蒯瑜問道。

這個年輕人說話的時候,帶著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就像是鄉下人,去了大城市,那些大城市的人表現出來的樣子,不知道那股優越感那裡來,修為比人低那麼多,還沒有自知之明。

對於這樣的事情,蒯瑜只是感覺好笑以外,實在不想多說什麼,因此,蒯瑜只是笑了笑,道:「我叫蒯瑜!這是我妹妹水玲兒」

「蒯兄……」

聽到蒯瑜的話后,周勇敢打了一聲招呼,至於翁水玲,他則是理也沒理。剛剛他就看到了,不過並沒有在意,一個小女孩而已,說是妹妹,誰知道會不會蒯瑜有什麼特殊癖好,那些修為越高的修士的特殊癖好越古怪。

記得很久前,他就看到一個生死境修士,特別是搞這種幼女。

蒯瑜點了點頭,至於翁水玲不滿嘟起嘴來,不過卻被蒯瑜安撫了下去。

曾幾何時,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可愛小公主被人給這樣無視過,簡直是就是無理。

翁水玲的屍姬的身份可不能曝光,生死境後期,可以說是蒯瑜另一個殺手鐧之一,可以做到出其不意,誰會發現一個四五歲的小女孩居然是生死境後期的屍姬,所以蒯瑜寧願翁水玲被看輕。

翁水玲顯然也知道這個道理,嘟著嘴表示她的不滿后,並沒有任何的動作。

「周勇敢,天華城內有修鍊室吧!」蒯瑜聽到周勇敢的招呼后,點了點頭說道。

「有,想要什麼天華城內也應有盡有!修鍊室除了三個五星級酒店外,別的地方沒有,住一天一百仙玉,每個修鍊室可以同時修鍊十個人!」

聽到蒯瑜的話后,周勇敢趕緊說道。

修鍊室天華城內對外開放沒有多少,除了三家五星級酒店那些世家外,當然那些大世家的修鍊室更好,只是不對外開放,而且這個價格也真貴,尤其是簡直是天價。

任何一個元仙境的修士,估計也不會租用五星級酒店修鍊室,那是專門用來宰這些外來者的。

一天一百顆仙玉,這是徹徹底底的天價。

「好,帶我去看看!」說完,拿出十顆下品仙玉交給了周勇敢道:「這是賞你的,如果有我不知道的地方開放,可以繼續找我,虧待不了你!」

「啊!好!」

看到十顆仙玉,周勇敢的心裡不由得一驚。

這相當於他平時一個月的收入了,就帶下路就可以得到!

這個人絕對是個土豪! 對於蒯瑜這樣的土豪,可不時常遇到,這些外來者很多也是窮人,所以周勇敢不敢有一絲怠慢。

「蒯兄,走,我帶你去修鍊室,還有整個城裡逛一下看看!「

飛快將十顆仙玉收起來后,客氣的對著蒯瑜說道。

就算是心裡看不起蒯瑜這些外來人,但是蒯瑜剛剛這一手確實鎮住他了。

這對那些世家人來說,可能不算是什麼,但是對他卻十分重要。

他們家不但他要修鍊,他父母也需要他供養,這天華城的丹藥都被兩個區府控制,修鍊用的丹藥都需要從城主府購買出來的。

他們想要爭到足夠的丹藥修鍊,必須都給城主府打工,用仙玉去購買丹藥。

但他們這些天賦差的,根本沒有人理會,做個店裡的小二都沒有人要。

所以他的修鍊速度十分緩慢,雖然吃喝不缺,但是修鍊資源卻十分少,他還有一個天賦勉強可以的妹妹,需要修鍊,而修鍊輔助丹藥是最快的,當然也可以向修士購買丹藥,可是修士的丹藥也不比城主府便宜多少。

輸在起跑線上,一步被別人落下,步步被人落下,以後永遠沒有出頭之日了。

一天的時間,蒯瑜都在跟著周勇敢轉。

現在他對這裡的情況也基本弄清楚了,天華城是取葉衝天的天字與金華仙人的華字建立,正如蒯瑜猜測那樣,葉天區是葉衝天一脈的修士,金華區是金華仙人的後代。

以葉衝天的性格,居然沒有斬草除根,這就讓蒯瑜有些搞不懂了,難道葉衝天在元仙境另有所圖?

想來想去只有這個可能,而且最有可能就是那個試練秘境,試練秘境的地方蒯瑜也都搞清楚了,是金華仙人生前遺留在掌中仙境的試練之地,專門用來鍛煉晚輩用,現在看來應該不是那麼簡單。

試練秘境,蒯瑜打算去看看,而且這裡還會舉辦拍賣會,拍賣會上都是一些奇珍寶物,為的就是收攏仙玉與人間界的靈藥丹藥。

元仙境的確有不少仙靈,高階靈藥也有不少,可是一些中低階靈藥,卻有點供不應求,畢竟不是什麼修士一出生就達到生死境,低階丹藥絕對是必不可少。

一路走著,周勇敢一邊給蒯瑜介紹,而蒯瑜神遊太虛。

全部心思都在駱長安給的玉簡,玉簡記載著一些關於金華仙人的一些問題,這些問題也不算是深奧,但是也不是什麼修士都能夠知道,必須與金華仙人有直屬關係才能得知,好在當年蒯瑜也是金華仙人的部下。

很快就將玉簡上面的回答,一張火紅色的符籙出現在蒯瑜手中,蒯瑜微微一笑,將符籙收到乾坤袋內,那張符籙的名字叫炎爆火龍,可以爆發出解脫境修士的全力一擊,就算解脫境仙人大意之下也會被重創。

「蒯公子!」因為蒯瑜出手大方的緣故,周勇敢很快改變稱呼,畢竟顧客就是上帝。

「嗯,有事!」蒯瑜回過神來說道。

翁水玲則是到處看,只要看到賣小吃或者零食的小攤都要駐足品嘗一番,讓行進的速度有些差強人意。

「不知道蒯公子有沒有大培元丹或者小聚元丹?我按市場價收購,而且以後我們的交易改為丹藥。」周勇敢滿臉希冀的說道。

蒯瑜點點頭,隨手拿出一大瓶大培元丹丟給周勇敢。

「這個值多少仙玉?」

周勇敢連忙打開一看,裡面足足有一百顆大培元丹,而且成色全都是品質上佳那種。

「十個仙玉!」周勇敢連忙拿出蒯瑜今天給的仙玉,蒯瑜連忙擋住。

「這些丹藥我沒用,就當是見面禮。」

周勇敢一時間不知所措,這一百顆大培元丹足以讓他妹妹突破先天境,對於低階修士來說,這些丹藥比還要珍貴得多,畢竟仙玉在沒有達到半步解脫境前,根本就沒有任何作用。

「這如何是好!」周勇敢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周勇敢,帶我去你們這裡的市場看看!」

對於蒯瑜的提議,周勇敢連忙點點頭,帶著蒯瑜來到了一個市場。

「嗯?」

當蒯瑜來到這個市場后,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絲意外的神色。

這個市場的人非常多,不但有本地人,還有他們這些外來人也在擺攤。

蒯瑜四處看了起來。

「大哥,那件武器很適合我,給我要買好不好……」

翁水玲坐在蒯瑜的肩膀上不時的亂動,並且不時的傳音對著蒯瑜說著,什麼都要看一下,可惜這些東西蒯瑜大多數看不上,翁水玲則是看不懂,純粹只是好奇而已。

可是忽然要求蒯瑜給她買武器,這是還是第一次,因為翁水玲跟蒯瑜這麼久,出來要蒯瑜個她買吃的外,很少要買別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