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鳳沉希沉了沉他單薄的眼睛,冷笑:「怎麼?你吃肉,我連喝湯都不行?」

「不是不行,是噁心!「

鳳沉希怒道:「商璟煜這裡不是申城,你若是來找死,我成全你!」

他的聲音很大,所有人都聽到了,一時間都停下來,定定的看著他們,有幾個男人已經站起來往商璟煜身邊走來。

商璟煜自然是不怕,他看了鳳沉希一眼道:「我不是來和你打架的,畢竟凌安和孩子還在家裡等著我呢!」

鳳沉希發出一聲冷笑:「商璟煜,若是凌安和雲淺落是兩個人,不知道你什麼感覺?你是把她當成雲淺落的替代品,還是花無月的替代品!」

「都不是!」商璟煜看著鳳沉希道:「我知道凌安是誰,也知道自己愛的是誰,不知道的恐怕是你,所以才會找這麼幾個冒牌貨在這裡借酒消愁,麻醉自己!」

說完他拿出手機,對著鳳沉希拍了章照片:「我覺得有必要讓她看看她口中的希寶,如今正逍遙快活的很!」

鳳沉希無比惱火,他卻沒有行動,只是冷漠的看著商璟煜,良久之後他揮揮手:「都下去!」

包廂里的人瞬間走了個乾淨。

轉眼就剩下商璟煜和鳳沉希,商璟煜依舊受不了包間里難聞的味道,可疑的液體,還有不少難以接受的東西。

鳳沉希見他皺眉,陰鷙的看著他,並不說話。

商璟煜只是一瞬間就調整好自己的情緒,轉頭看著鳳沉希說:「我剛從張家村回來!「

鳳沉希不動聲色,顯然對這個消息並不意外。

商璟煜也知道,這種消息肯定瞞不住鳳沉希,他說:「在那裡,我發現了組織的餘孽!」

鳳沉希笑了:「怎麼?你覺得是我?」

「當然不是你,畢竟你只是組織明面上的一個傀儡而已!」

這話說的很不客氣,鳳沉希卻沒有惱怒,顯然是默認了。

商璟煜見他沒有惱怒,心中有了底。

他說:「我來是想問問你,你知道組織幕後真正的老闆是誰嗎?」

商璟煜說完,就聽見鳳沉希發出一陣狂笑,他笑夠了才說:「商璟煜,是不是我最近讓你太好過了,以至於你忘了,當初是誰讓你做了只孤魂野鬼!」

商璟煜自然沒忘,他沉著眼睛,等鳳沉希笑夠了,說完了,才說:「我自然沒忘,若是有機會,我會擰下你的腦袋!」

鳳沉希嘴角浮起一抹冷笑:「你看,這才你是啊李肅,多少年了,我姐從來都不了解你,我才是最了解你的,你就是虛偽殘暴的小人,當年你所謂的一見鍾情,不過是因為你早就見過我姐姐,我下凡后,我姐姐給我送吃的,那一次,你正好躲避追兵受傷躲在了林子里,吃了我姐姐的食物,不是嗎?」

商璟煜沉了沉眼睛。

鳳沉希又道:「所以我說你最虛偽了,你喜歡我姐姐,看到那個村子的人對我姐姐不好就殺他們,我說的有什麼不對嗎?」

商璟煜冷聲道:「就算你說的對,又怎麼樣?」

鳳沉希笑了:「我知道是不能把你怎麼樣,我就是想知道,你愛的到底是誰?還有,凌安是不是我姐姐,知道了答案,我就告訴你組織的事情!」

兩個男人對視著,空氣中瀰漫著濃重的火藥味。

良久,商璟煜道:「我查到,組織和花無月可能有關係,你想知道淺淺的事情,就只能從組織內部入手!」

鳳沉希揮揮手:「既然這麼不誠心,我們就沒又必要談下去了!」

商璟煜起身離開。

他走後,占哥進了包間,看見鳳沉希還坐在沙發上發獃。

「老闆,商璟煜來做什麼?」占哥問。

鳳沉希沒有回答,而是抬起眼皮道:「我讓你查的共生會的事情怎麼樣了?」

「代理人是米建國,米建國死後就換了個人,具體是誰沒人知道,可我懷疑是我們的老熟人,耿季輝!」占哥說著眼睛不時的看向鳳沉希。

鳳沉希沒什麼表示,沉默了一會兒他才說:「米建國難成大器,耿季輝喪家之犬,不可能是他們,所以,共生會也是組織的一個新名稱了。」

他像是在對占哥說,又像是在自言自語。

占哥站在一旁始終沒有吭聲,他跟著鳳沉希很久了,他的命是鳳沉希救的,自然什麼都要聽他的。

但是人呢,舒服的日子夠久了,心態就會變,占哥也是,他去年找了個女朋友,今年想結婚,想過安穩的日子了,如今這樣就不錯,故而,他並不想鳳沉希在摻合組織的事情。

「老闆,有些話我知道不該說,但是不說出來,我心裡也不舒服!」占哥說著,心卻提到了嗓子眼,畢竟,鳳沉希心狠手黑,雖然對他不錯,但是不代表鳳沉希不會收拾他。

「說!」鳳沉希抬起眼皮看著占哥,嘴角掛著沒有溫度的笑容,但是態度還算是不錯。

「我們如今安定了,商璟煜的事情就不要摻合了,畢竟組織的背景強大,我們沒必要惹禍上身!」占哥鼓足勇氣說完了這一段話,心裡卻在打鼓。

鳳沉希沉默了片刻,沒有回答,卻反問道:「聽說你找了個很漂亮的女朋友,是不是會所前台那個女孩?」

占哥沒想到他突然問這個,只能下意識的點頭:「是!」

「她是叫小宛嗎?」鳳沉希又問。

占哥點點頭,黑黑的臉上難得露出一抹羞澀,甚至有些泛紅,鳳沉希看著他這樣,剩下的話沒有說出來,會所有很多女人想攀上鳳沉希,自然就有人讓鳳沉希印象深刻。

小宛就是其中一個。

鳳沉希之所以記得她,實在是因為小宛手段高明,比其他女人來說,簡直就是狐狸成了精。

去年深秋,小宛到將軍苑會所上班,鳳沉希也經常來,但是每次都能很巧的遇到,甚至有一次兩個人一起困在了電梯里。

而且,小宛的打扮也是鳳沉希喜歡的類型,就連穿衣服都是按照鳳沉希喜好來的… 第660章這個女人背後有大魚

一次兩次是巧合,三次四次就是精心設計了,鳳沉希什麼人,這點小伎倆怎麼會看不破。

小宛在鳳沉希這邊沒有什麼結果,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轉到了占哥這邊,如今看來把占哥迷的不清。

這是小宛追求自己不成功轉轉投了占哥,還是有別的深意?

暴龍撞上小甜妻 鳳沉希腦子飛快的轉著,占哥這邊卻忐忑不以。

良久,鳳沉希突然笑了:「既然你想結婚了,就不要摻合我的事情了,這座會所給你了,你好好經營,你當時我給你的結婚禮物了。」

占哥一愣,這麼大的驚喜砸下來,他突然不適應:「這…這不行…不合適,我的命,我的命都是你給的,我不能這麼做!」

鳳沉希擺擺手:「你欠我的都還了,就這麼說定了!」說完起身除了包間。

占哥還在原地發愣。

鳳沉希下樓,出門的時候路過前台看見小宛正低頭整理東西,看見他離開,恭敬禮貌的點頭微笑,沒有絲毫出格的舉動。鳳沉希嘴角浮起一抹冷笑出了會所。

他走後,小宛抬起頭,眼中晦暗不明。

鳳沉希的車是一輛紅色的小跑,十分的張揚,他低調的太久了,是時候讓那些利用他,不把他放在眼裡的人知道,他鳳沉希不是軟柿子,而是九天神宮都害怕的妖孽,當年天都不收他,如今沒人能收了他。

車子疾馳而去,很快他就到了首都一個高檔小區內,把車停好,鳳沉希從車上下來,收穫了一眾愛慕的眼神。

不時的有女人看著他,拿出手機偷偷的拍照。

鳳沉希笑了下,步伐緩慢沉穩,就跟在散步一樣的到了商璟煜家門口,很客氣的按了按門鈴。

這時候電梯來了,幾個女孩子說說笑笑的下了電梯,看到鳳沉希就是一愣,隨即小聲議論起來,一個女孩紅著臉大膽的道:「這位帥哥,我們能加個微信嗎?」

鳳沉希還沒說完,門開了,商璟煜穿著白色上衣,米色長褲,穿著一雙布拖鞋出現在眾人面前。

女孩臉一紅,轉身看著商璟煜話都忘了說。

鳳沉希也看了商璟煜一眼,忽然笑了:「美女,我有男朋友了!」

女孩一愣,隨即古怪的看了一眼他們兩個人,匆匆轉身和旁邊幾個女孩對視一眼,一起走了。

商璟煜臉色難看。

鳳沉希卻不客氣的進了門,看到門口沒有拖鞋,他翻了下鞋櫃,只有一雙女士拖鞋,鳳沉希笑了:「看來這裡不是會客的地方!」

商璟煜關上門,冷著臉,兩個人對視一眼,感覺氣氛有些詭異,想起剛剛鳳沉希的話,商璟煜就恨不得將他的腦袋擰下來。

鳳沉希走到沙發上,翹著二郎腿看著站在一旁的商璟煜說:「我來是找你談正事的,我同意你說的,但是我有個條件!」

商璟煜冷眼看著他:「什麼條件?」

「你還記得我曾經把凌安帶走一年嗎?」他問。

商璟煜自然忘不了,若不是情勢所逼,他就把他腦袋擰下來當球踢。

「那一年我做了很多實驗,簡單的說就是我在她腦袋裡放了一隻蠱蟲…」

話還沒說完,就被商璟煜揪著領子提了起來。

鳳沉希清晰的看到了他眼底的憤怒,他邪氣的笑了:「你看,這樣就很好,總那麼虛偽做什麼!」

說完他又接著道:「那蠱蟲叫思君,是我們西山的法寶,能看到宿主的過去未,一般人我可捨不得拿出來!」

商璟煜冷笑:「看來你一直恨著她!」

「沒錯,我是恨她,就算她失憶,離開你,我依舊恨她,我寧願她當初沒有救過我!」鳳沉希笑著說出來,眼睛里卻滿是苦澀。

商璟煜鬆開手忽然覺得沒意思,說到底他們都不知不覺的做了別人手裡的棋子,被人玩弄於股掌之間。

商璟煜臉色陰沉。

鳳沉希掉在地上,卻沒有著急站起來,坐在地板上白色的地毯上,目光空洞的看著前面。

「李肅,你說我們要是普通人該多好,人生幾十年,有再多的不痛快,一死,就可以從新開始了!」

商璟煜看著他笑,無從開口,對於鳳沉希來說,他這一生,確實是個悲劇。

「她希望你能放下,能幸福!」

「放不下,幸福不了!」鳳沉希看了商璟煜一眼,站起來拍拍身上的土道:「就這樣吧!我的條件就是那隻蠱蟲!」

說完出了門。



轉眼到了過年,我們和商璟煜也幾個月沒見,年底的時候,我帶著孩子們到了首都。首都的年味很濃,一家人在首都逛了幾天又買了些年貨,高高興興的過節。

春節這天,我們一家人一邊吃東西一邊看春晚。

將軍苑會所也是熱鬧非凡,鳳沉希喝了一肚子酒,走到走廊上透氣。

忽然看見一個身影很像凌安的女人,他跟著走了過去,看到那女人進了包間。

鳳沉希呼出一口酒氣,也推開了房間門,一進入,門就被人關上,接著一雙手就要環抱住鳳沉希。

鳳沉希沉了沉眼睛,躲開,轉身看著面前的女人。

女人很漂亮,眉眼間儘是風情。

正是小宛。

小宛只穿了件紅色的裙子,包裹著玲瓏有致的身材,白皙的皮膚在燈光下白的透明。

「你幹什麼?」鳳沉希冷聲問。

「我喜歡你!」小宛忽然說。

鳳沉希冷笑:「你不是占哥的女朋友?」

小宛美目含淚:「你知道的,我喜歡的是你!」

說完就朝鳳沉希撲來,鳳沉希一躲,小宛跌坐在地,發出一聲痛呼,門被怦然打開,占哥站在外面,臉色陰沉的看著這一幕。

小宛沒說話,只是楚楚可憐的看著占哥:「占哥,我不是…是…」

她哭了起來,她本就瘦弱,如今一哭,看起來格外的可憐。

鳳沉希站在一旁沒動。

占哥脫下自己的外套給小宛披上,兩個人默不作聲的除了屋子。

門關上,房間里只剩下鳳沉希一個人,他坐在沙發上,點了一隻煙,紅色的煙火在暗沉的包間里發出一明一暗的光芒。

除夕夜,闔家歡樂,鳳沉希在包廂里坐了一夜,第二天中午,占哥推門進來,他精神不好,腳步有些飄。

鳳沉希抬起頭看了他一眼:「怎麼樣了?是我強迫了她還是她放不下我?」

占哥沒說話,拳頭緊握,最後鬆開,他長舒了口氣,抬起頭朝鳳沉希笑了:「老闆,你說的對,我果然不適合談戀愛!」

鳳沉希掐滅了煙,站起來,走到他面前,拍拍他的肩膀:「派人盯緊了,這個女人背後有大魚!」

… 第661章哪裡不一樣了

過完年後,就再沒有什麼事,轉眼到了3月,溶月和致遠上了幼兒園,就小區旁邊,雖然他們兩個極力反對,但是我還是覺得讓他們跟同齡人接觸下比較好,省的長大了和商璟煜一樣沒有一個完整的童年。

兩個孩子上學后,我變得無聊起來,好在商璟煜最近沒事,兩個人一起去看了場電影,是最新的變形金剛,等電影結束后,我們兩又去吃了大餐,回來到時候看到致遠和溶月站在門口。

致遠靠著門框,雖然身體小小的,但是樣子一點都不像是個小孩子。

溶月也是一臉的奇怪。

重生八零:帶著空間回油田 「怎麼了?」我問。

致遠看了看我,然後對溶月說:「看吧,我就說他們兩個出去浪漫了!」

我「…」

溶月看著我吸了吸鼻子:「媽媽,真的嗎?」

我「…」

我啞口無言,商璟煜推了推致遠,致遠拉著溶月回去了。

我暗暗的抹了一把汗,正要和商璟煜回房間,就感覺身後不遠處有人似乎在看著我。

我回頭看了好幾眼沒發現什麼,商璟煜不解:「怎麼了?」

「感覺有人!」我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