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想了一下,程可歆便也開始工作起來了,內心也同樣是期待。

不過跟大家的期待並不一樣。大家期待看看顧遲長什麼樣子。

程可歆則期待顧遲會怎麼來審查公司,她這是第一次聽到顧遲審查公司。

心裡期待是難免的。

一大早上,公司便安安靜靜的,完全沒有往常嘈雜的樣子。

很快,樓下便傳來了聲音,聽著像是皮鞋的聲音。

大家便知道,顧遲來了。

一個個精神緊繃,甚至有人不敢喘-息,想要看看顧遲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腳步聲越來越近,很快便看到了顧遲的身影。

大家僅僅盯著顧遲,頓時吸了一口氣。

怎麼會有這麼帥的人?

大家心中感嘆,但是由於現在是上班時間,他們還不能太明目張胆地看著,只能悄悄地看幾眼。

程可歆則是看顧遲的樣子,覺得好帥。

還是認真時的男人很帥。

花翎一看到是顧遲,便趕忙看向程可歆。

顧遲她看到過好多遍,但是今天看上去還是有點驚艷的。

不過,花翎覺得還是程洛比較符合自己的胃口。

顧遲盯著大家看了一周,隨後跟程可歆的眼睛對視了一下,而後便走進了總裁辦公室。

這間辦公室經過上一個總裁的離開,程可歆已經重新裝修了一遍了。

當時公司人們都有自己手頭上的工作要做,就程可歆比較閑,所以便負責了。

但是後來在知道總裁是顧遲以後,便又給裡面添加了一些東西。

導致現在顧遲一眼看上去,便知道是程可歆的手筆。

員工看不到顧遲,便繼續低下頭工作。不過有些在竊竊私語,都在議論顧遲的老婆是誰。

但是知道的人不說話,不知道的人說得比誰都激動。

程可歆聽著他們討論的問題,而後笑了笑,低下頭繼續看著文件。

中午,程可歆他們下班了,顧遲在考察完公司以後,便回了遲耀。

現在還沒有下班。

因為顧遲說過今天中午要跟程可歆一起回家的。

現在顧遲還沒有給程可歆打電話,就證明顧遲在開會了。

程可歆回到家裡做了一些小點心,打算給顧遲送過去。

回到家以後,程可歆想了想幾種顧遲做喜歡的口味,經過了長時間的烘焙以後,便出發去了遲耀。

「你好,請問有預約?」程可歆被前台的小姐擋住了。不讓她進。

程可歆無奈,只能亮出自己在雜誌社的工作證,說了長時間的好話,才進來。

因為程可歆來過這裡很多次,不用找辦公室,便知道顧遲在哪裡。

走上去的時候,恰好碰到了上次自己來公司時領路的女子,便把自己領了上去。

順便還進了顧遲的辦公室。

「你是什麼身份?」程可歆心裡疑惑,看起來眼前的女子並沒有什麼特點,但是卻可以進去總裁的辦公室,這讓程可歆有點不是滋味。

「我是顧總的助理。」女子笑著回答,而後程可歆看了一下她,便沒有多說什麼了。

以前顧遲的助理都是男生,現在怎麼突然變成了女的?程可歆有點難受,不過還是沒有直接說出來。

等了好長時間,程可歆還是沒有等來顧遲,便直接把東西放到了顧遲的桌子上面,而後離開。

「夫人你要走了么?」

助理一早便知道了程可歆的身份,所以對待程可歆很是客氣。

「恩,我還有事。」

程可歆微微點了點頭,便離開了。

對於眼前的助理,程可歆還是提不起多大的興趣。

助理的身材首先不說什麼,前凸后翹。光是助理的性格,便比程可歆好上很多。

【在桌子上面留了點心,餓了吃點。】

程可歆編輯了這一段簡訊,便發送了過去。

但是等了很久,顧遲都沒有回復。程可歆索性不再等下去,而是去公司繼續工作了。

終於熬到了下班的時間,程可歆看著自己發送的簡訊仍然沒有回復,看了一眼便關掉手機了。

他應該在忙吧。

程可歆心裡這樣安慰著自己,但是卻怎麼也不舒服。

她回到家以後,看到顧遲仍然沒回來。便跟萌寶一起吃了晚餐,而後躺在床上睡著了。

睡夢中,感受到有個手在抱著自己,程可歆便知道是顧遲了。

程可歆朝著顧遲的懷裡下意識鑽了鑽,而後甜甜地睡著。

像前幾天一樣,程可歆起床以後,仍然沒有發現枕邊的顧遲。

她心下無奈,但是知道顧遲最近忙,想要抱怨,但是怕抱怨了以後,顧遲壓力會很大。

她索性不去抱怨。

吃了早餐以後,程可歆在鏡子前面多磨嘰了一會,便去公司了。

不過,到達公司以後,程可歆便聽到了一個震撼人心的消息。

這讓程可歆頓時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程可歆愣愣地坐在位置上面發獃。

遲耀總裁手挎當紅女星季瀾瀾!

看到這個大得要命的標題,程可歆頓時腦子「轟」的一下,不知道該作何反應了。

在程可歆的心裡,顧遲一直都是一個好丈夫,從來都不不會做那些勾三搭四的事情。

但是今天,他竟然這樣?!

那麼她昨天給顧遲送飯,顧遲沒有出來見自己,就證明顧遲並不是在開會,而是跟季瀾瀾在一起了?

程可歆心裡越想越氣,索性直接扔下東西,也不管別人看著自己的眼光。

直接從外面開著車,去到了遲耀集團。

原本想要攔著自己的前台被自己的眼神嚇到,隨後程可歆吐了一句話,讓前台直接愣住。

「顧夫人,程可歆。」

說完這句話,前台以及所有人都不敢上前阻攔了。

按照他們的消息,知道他們的總裁跟一個女性季瀾瀾搞在了一起。

也知道他們夫人的名諱。

現在這樣一想,兩件事情一拍即合,貌似並沒有什麼不可解釋的地方。

他們便知道眼前剛剛走過的人就是程可歆本人。

看著程可歆一步步地走上樓去,隨後看著坐在一旁的助理,問:「顧遲呢?」

助理一臉懵逼地看著程可歆。總裁夫人的脾氣一般不都是很好的么? 為什麼現在會這樣?難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么?

一大早就來公司工作的助理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所以只能這樣看著程可歆。

「在哪裡?」程可歆看著助理不說話,便又問了一遍。

「哦哦哦,總裁在裡面。」

助理反應了過來,只見程可歆已經推門進去了。

程可歆推門進去前,原本以為自己會看到什麼狀況,比如兩人鴛鴦戲水,但是可惜,什麼都沒有。

程可歆仔細觀察了一下四周,發現並沒有女人的痕迹。

程可歆看著顧遲,開口說:「很忙?」

「啊?什麼?老婆你怎麼來了?」

顧遲一臉無辜地看著程可歆,那樣子,看起來什麼事情也不知道。

「我怎麼來了?我不來你是不是跟季瀾瀾孩子都造出來了?」

程可歆氣憤地看著顧遲,這叫什麼,有膽子出-軌,沒膽子承認么?

看著顧遲這個,程可歆就越是氣憤,但是還是不能吼得太大聲,被外人聽到可不好。

「季瀾瀾?她啊。她就是摔倒了,我上前扶了一下而已。」

顧遲看著程可歆現在激動的樣子,心下覺得好笑,但是還是覺得現在的場合不適合笑出來。

所以他只能強忍著哄著程可歆。

「哦?摔倒?她這麼點伎倆你看不出來?我不用想想都知道,難道你不清楚么?」

程可歆被顧遲的解釋氣得怒火直衝上天。

有一句話就是女人一旦生起氣來,真的是什麼理都不講。

「可歆,你聽我說。」

顧遲第一次惹著程可歆這麼大的火,所以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哄。

當下覺得那個做法很是可笑,但是現在也已經過去了,後悔也沒什麼用處了。

「說吧,我聽著。」

程可歆突然氣笑了起來,冷著臉看向顧遲。程可歆就是要聽聽,顧遲能給自己解釋出一個什麼出來。

「其實,季瀾瀾的確是故意的,但是當時我是必須要這樣的。畢竟他爸當時在那裡,我要是不扶有點不好看。」

顧遲說完以後,看著程可歆的臉色,希望程可歆因此消氣。

顧遲真的是承受不了程可歆這麼大的怒氣,真的是非常不好哄。

看著程可歆現在的樣子,顧遲都怕程可歆直接給自己一巴掌的衝動。

「既然這樣,那麼你還有沒有下次?」

程可歆的氣來得快,去得也快。聽著顧遲的解釋,程可歆便覺得也是很有道理的。

原本程可歆還打算問問顧遲當時既然只是那樣,為什麼報紙上面的報導卻是這樣的。

不過程可歆雖然生氣,但是理智還是在的。想了一下,便知道其中的路數。

畢竟自己也是報社的。

程可歆這句話一出,顧遲便知道程可歆已經原諒了自己了。

便趕忙點點頭說:「不敢了不敢了。」

顧遲現在哪裡還敢說些什麼?只能一直說著不敢了。只希望程可歆趕快消氣。

「恩。」

程可歆恩了一聲,不去看顧遲。

顧遲知道程可歆現在的反應。

一般女生這樣,都是要讓男人去哄的。

「可歆,我真的知道錯了,不然你打我消消氣?」

程可歆無動於衷,接下來的時間裡,顧遲一直在給程可歆說著好話,終於是把程可歆哄好了。

程可歆看著顧遲,緊緊地抱著他。

「我們分離過五年,也離開過兩年,既然我都等你等到到現在,那麼就別離開我好么?「

程可歆今早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心裡頓時就火了。不管是不是真的,程可歆都生氣。

不僅僅如此,她還怕,痛恨自己沒有本事。

如果這件事情是真的,那麼程可歆真的不知道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

總而言之,程可歆很害怕顧遲會因此而離開自己。所以現在說話的語氣都是那種唯唯諾諾的聲音。

程可歆不是那種沒有男人過不下去的人。

而是因為程可歆太愛顧遲了。

「好,不會了不會了。」

顧遲用手一下一下地摸著程可歆的背部,希望能給程可歆一些溫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