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林逸讓他們劉家捐出三分之二財產的原因,他現在也搞清楚了,不外乎是因為劉家子弟在外面惹的天怒人怨而已,如果這群人進來,再爆料出點什麼料,劉家怕是連這三分之一的財產也保不住了啊!

「劉家主,讓他們進來吧!」

林逸淡淡一笑,一道虛無縹緲的聲音驟然在劉恩東的腦海中響起,把劉恩東整個人嚇的猛的一抖,隨後急忙看著大門口熙熙攘攘的人群,不自然的笑道:「諸位,林少有請,裡面請,不過切記,不可高聲喧嘩,否則,馬上趕出劉家!」

「是是,我等絕對不敢。」

眾人惶恐,紛紛看著威嚴十足的劉恩東,討好的笑道。

隨後一群人依次走了進去。

坐在客廳里的林逸見狀,起身走了出去,宛如一家之主一般,看著眼前的眾人淡淡的笑道:「不知道諸位,找我有何事呢?」

「神仙,您可是幫了我們的大忙,我們這些人都是來感激您的啊!」

「對對,都是來感激您的,我們都帶來了自己家裡的古董,不知道仙人您是否能夠看上眼呢?」

「哐當!」

一聲脆響,打斷了眾人,一個破破爛爛的碗在林逸的面前,嘩嘩的轉動著。

「叫花子,你做什麼啊?」

眾人扭頭,一個個目光不善的鎖定了叫花子。

「呵呵,你們給你們的寶貝,我給我的寶貝有什麼問題嗎?」

叫花子看著面帶不善的眾人,沒有絲毫的緊張,咧嘴呵呵的笑道。

「哼!你這算是禮物?半個破碗?」

「就是,你這東西拿出來,簡直給我們丟人,趕緊回去。」

「就是,趕緊走,趕緊走,我們拿出來的那可都是價值千金的古董,你懂不懂啊?」

一名名商販,看著叫花子不滿的呵斥道。

可林逸此時卻上前一步,面帶凝重之色,彎腰從地上撿起了那半個碗,能夠讓他的神府有所感應的東西,在林逸的眼中可都是無價之寶啊!

「諸位都散了去吧!我就收下這半個碗就好了。」林逸看著眼前的眾人淡淡的笑道。

「什麼?」

眾人一聽傻眼了,放著上好的古董,珍寶不要,竟然去要叫花子的半個碗?

「不是,仙人,我這個可是唐朝的貢品啊?」

「我這個也了不起啊!宋朝佳品,存在的數量非常少啊?」

「仙人,您再看看我這個啊!祖傳了三百多年,絕對是您的首選啊?」

眾人紛紛上前,看著林逸焦急的勸說道,畢竟誰的東西能夠被林逸收下,那可就等於是跟神仙結緣了,那以後在古玩一條街上的地位,可就不大相同了,甚至能夠讓他們一躍成為當地的首富,這其中的價值,簡直無法用金錢來衡量。

林逸見狀,大手一揮,頓時狂風大作,飛沙走石,天地間黑風肆虐,眾人視線受阻,根本無法看清楚周圍的東西,只感覺自己的雙腳好像在不斷的倒退,等狂風消散,眾人全部都驚呆了,他們竟然又重新回到了劉家府邸門前。

「老爺子,這東西我的確需要,不知道您想要什麼作為報酬呢?」林逸看著全身上下髒兮兮的乞丐,一臉恭敬的笑道,對方能夠感應到他的神府存在,更能夠確定他需要這個鐵腕,光是這一份眼力勁,就足以說明老者的恐怖。 神府不但是林逸最大的秘密,而且也是非常神奇的至寶,一般人想要發現它的存在,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甚至,林逸牙根兒就沒有想過,在地球上,還有人能夠發現神府的存在。

「呵呵,我要的東西你給不了,不過我倒是有個小事兒想要讓你幫忙!」

老者看著林逸淡淡的笑道。

「前輩請講,如果我能做到,定當儘力。」

林逸神情越發凝重起來,依然明白自己猜對了,這個看起來跟乞丐一樣的叫花子,絕對是一名非常恐怖的超級強者。

老者聞言,髒兮兮的大手伸進了自己的懷裡,掏出了一封信,隨手扔給了林逸笑道:「等你哪天能夠進入崑崙虛的時候,在打開吧!」

「是!」

林逸低頭行禮,可當他抬頭的時候,眼前空蕩蕩一片,哪裡還有老叫花子的人影呢?

「看來我華夏能人輩出,藏龍卧虎,果然不是吹噓啊!」林逸翻手就把信奉貼身放好,唏噓道。

以老叫花子的實力,那些天威之境的強者,神威之境的強者,在他的手中,怕是連地上的螻蟻都不如。

「劉家主,我需要閉關三日。」林逸扭頭看向了同樣一臉震驚的劉恩東說道。

「啊!好的,林少,請跟我來!」

劉恩東低頭哈腰,一臉恭敬的帶著林逸朝著靜室走去。

已進入靜室之內,林逸便直接封閉大門,開始煉化老叫花子給他的那個破碗,之前在交易大會上得到的好處,可著實讓林逸開心了一把,足足提升了接了五萬斤的力量,這是何等恐怖的一個數字啊!

而這次,神府顯然對於破碗更加的期待,更加的激動,連林逸都忍不住有些好奇,這破碗到底能夠給他提供多大的好處了。

三天的時間,整個古玩街上已經變得安靜了下來,可有關仙人的傳說中,卻是越傳越邪乎,不少人,甚至慕名而來,整個古玩街依然變成了景點。

而林逸在這三天內也的確得到了驚人的好處,原本的神府,竟然再度升華了一次,如果說以前的神府,只是一個破木屋的話,那麼現在的神府,已經有點類似於磚頭房子的感覺了,甚至整個神府的顏色,都似乎有點類似於那老叫花子給的破碗。

雙眸睜開,整個靜室內,頓時就像是亮起了兩道強光燈一般,可怕的神芒,在林逸的眸子內吞吐不定,宛如兩條金燦燦的毒蛇一般可怕。

「呼!神府實在太恐怖了,僅僅只是升華一下,竟然就增加了我接近一倍的戰鬥力,瑪德,這要是再晉陞一次,那我豈不是要無敵這天下了?」林逸吐了一口濁氣,忍不住咧嘴哈哈大笑了起來。

升華無法跟晉陞相比,但是同樣也會極大的提升林逸的實力,這破碗雖然珍貴,可畢竟只是一件破碗,能夠讓神府升華一次,林逸已經十分滿足了。

林逸緩緩起身,眸子內那宛如閃爍毒蛇一般可怕的神芒也緩緩消失,隨後,他雙肩微微一震,嘩嘩!一股宛如大海一般的海嘯聲驟然響起,赫然是林逸體內力量迸發出來的結果。

「力量達到了三十萬斤,我現在一拳出去,白楓怕是都要被打成血霧了吧!如果再動用軒轅劍的話,這天下誰能夠擋住我一劍?」

林逸仰天大笑,這次的蜀中之行,竟然讓他的實力兩次暴增,來的實在是太對了。

「砰!」

整個驚世內突然發出一聲悶響。

隨後,那用精鋼打造的靜室,竟然直接炸成了無數的粉末。

林逸神情一震,隨後哈哈大笑走了出去。

「恭喜主人出關!」

周小凡上前一步,恭敬的笑道。

「喂,老公,我……」唐玉站在不遠處,一雙黑溜溜的大眼睛,帶著一絲畏懼看著林逸,竟然不敢上前。

「怎麼了小丫頭?」林逸看著唐玉有些好奇的問道。

唐玉輕輕的甩了甩腦袋,嘟著杏乾的小嘴,有些茫然的說道:「我也不知道,只是,只是覺得你好像變得比之前更加恐怖了,我,我竟然不敢上前了。」

林逸聞言,淡淡一笑,明白這是因為唐玉的修為實在太低了,而他剛剛又動用了一絲力量,此時雖然已經收斂,可餘威猶在,唐玉這種級別的武者,自然會心驚膽戰。

「你爺爺的事情可曾有下落?」林逸扭頭看著周小凡沉聲問道。

「有了,根據劉家人探查的消息,我爺爺曾經出現在御劍山莊,只不過那御劍山莊守衛森嚴,劉家的人一直進不去,所以……」周小凡無奈的說道。

林逸微微點頭,御劍山莊之名,他倒也聽過,可以稱的上是華夏第一山莊,傳承了一千三百年,山莊之內的人從來不跟外人通婚,以至於生出了很多奇怪可怕的存在,堪稱是人們最不願意招惹的存在。

劉家雖然恐怖,可畢竟只是世俗界的王者,遇上御劍山莊這樣恐怖的存在,的確是沒有任何辦法。

「好了,我們去御劍山莊一行吧!」 新警察故事 林逸淡淡笑道,此時他實力大增,還真沒有把御劍山莊放在眼裡,只要他們還是人,就擋不住他林逸的一劍。

「老公,不行,御劍山莊,那可是比我們唐家還要恐怖的存在,你不能去,御劍山莊的人非常排外,實在太危險了。」

唐玉急忙上前,擋住了林逸的去路,焦急的說道。

「呵呵,你在關心我?喂,唐玉,你不會真的喜歡上我了吧?」林逸看著唐玉那緊張,激動的樣子,忍不住咧嘴銀盪的調侃道。

「我,我哪裡有關心你,我,我只是不想要御劍山莊殺了你,然後名聲大噪,壓制我們唐門而已,對,僅此而已。」

唐玉眸光閃爍,不自然的笑道。

「哦,原來只是這樣啊!那你可以放心了,我跟小凡二人,悄悄的過去,那御劍山莊又不跟外人聯繫,消息肯定不會傳出去的,就次告辭了。」

林逸說完,便身形一晃,宛如幻影一般連連閃爍,朝著劉家大門口走去。 「喂,你個大壞蛋,等等我啊!」

唐玉急忙追了上去。

周小凡見狀,臉上浮現了一抹感激的笑容,他知道,不管御劍山莊有多危險,他林逸都一定會去的。

因為,御劍山莊有他十三太保周小凡爺爺的蹤影,這就夠了。

看著離開的三人,神情緊張的劉恩東,長長的鬆了一口氣,抬手擦拭了一下額頭上的汗水,看著不遠處的下人呵斥道:「馬上通知下去,從今天開始,劉家的子弟,盡量不要在外面行走了。」

凡人不過區區數百年的壽命,他劉恩東實在不想折騰了,雖然按照林逸的要求,劉家捐出去了三分之二的資產,可現在他們擁有的財富,依舊同樣無比可怕。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只要劉家不去招惹如林逸這等宛如仙人一般恐怖的存在,劉家的錢,完全可以讓整個劉家所有人都富貴百年。

御劍山莊之名,在整個華夏都堪稱是威名赫赫的存在,整個御劍山方圓百里,都是御劍山莊的禁地,長年無人行走,以至於這裡荒草叢生,荊棘密布,到處都跟原始森林一般,根本無處落腳。

便是以林逸跟周小凡,唐玉三人的身手,為了上山也足足花費了接近兩個小時的時間。

「呼呼,主人,要不休息一會兒吧,我看這山中叢林密布,給您打個野味兒吃吃?」聰明的周小凡,看著林逸咧嘴討好的笑道。

林逸實力雄厚,雖然有荊棘密布,可對他來說,到沒有什麼太大的干擾,而他周小凡,個頭矮小,完全可以跟在林逸的背後前行,可唐玉卻不行了,細皮嫩肉的,走在這裡每一步都要十分的小心,就這樣,身上還是不小心被荊棘弄傷了好幾處。

如果再不停下的話,等到了山上,唐玉這個嬌滴滴的大美女,怕是就要變成叫花子了。

「呵呵,好,我還沒有吃過這純正的蜀中野味兒呢。」

林逸說完,大腳微微用力一跺,噗噗!方圓五米之內的荊棘叢直接化成齏粉,憑空出現了一處落腳點。

「過來,坐下!」

林逸指著一處乾淨的地方,看著唐玉說道。

周小凡見狀,身形一晃,宛如幽靈一般消失在了叢林之中。

「哦。」

唐玉有些不明所以,不過心裡還是有些委屈,覺得林逸實在太沒有風度了,帶著她這麼嬌滴滴的大美女,竟然還走的這麼快。

「唰!」

林逸白凈,帶著溫度的手掌,直接抓住了唐玉如象牙一般的腳踝,緩緩往上而去。

「你,你想要做什麼?」

唐玉瞪大了黑溜溜的眼睛,小臉微紅,有些緊張的盯著林逸質問道。

「幫你活血化瘀啊!萬一這些傷口都凝結,留下了疤痕,那可怎麼呢?」林逸說著,大手摁住了唐玉的傷口,頓時,一股奇怪的感覺從傷口上傳來。

唐玉低下頭,眼波流轉,神態嬌羞,不敢在說話了,那種感覺是她一輩子從來都沒有體會到的,有點難受,可似乎又帶著一點點的快樂,讓她整個人都有些情不自禁的扭動了起來。

「咳咳,那個小玉,我可只是幫你治療傷口,你能不能不要多想?」

林逸突然抬頭,看著唐玉有些不自然的笑道,作為一名專業的老司機,如果連唐玉現在是什麼情況都看不出來的話,那就是在有些失職了。

「什,什麼啊?」唐玉抬起紅撲撲的小臉,有些底氣不足的看著林逸問道。

「什麼你妹啊!我好心幫你治療傷勢,你倒好,竟然想要睡老子?」林逸瞪著眼睛,看著唐玉不滿的呵斥道。

「這個混蛋,如此呆,他的那些女朋友到底是怎麼來的啊?」唐玉簡直要瘋掉了,在她看來,如果林逸是一個正常的男人的話,此時完全就應該順勢而為吧!為什麼要把事情整的這麼尷尬呢?

「林逸,你,你是不是彎的啊?」唐玉伸著腦袋,一臉好奇的盯著林逸問道。

「彎的?」林逸愣住了,隨後就像是被人踩到了尾巴一把,焦急吼道:「我告訴你啊!你可千萬不要胡說,別耽誤老子泡妞。」

「我去!你個混蛋,這意思是本小姐我不是妞了?」唐玉簡直要暴走了,她好歹是唐家大小姐好不好,而且膚白貌美,簡直背景也不錯,這樣的女人上哪裡去找啊?

「既然你喜歡女人,為什麼不泡我呢?」唐玉不死心,再度開口問道。

「呵呵,你太小了。」林逸莫著自己的鼻尖兒,不自然的訕笑道,說這話在林逸看來實在有些不太禮貌,不過他也沒辦法啊!不說清楚,這小妞一直跟著他,也不是個事兒啊?

「小?你是說我的年紀太小嗎?可我看你好像也不大啊?」唐玉歪著腦袋,一臉天真的看著林逸問道。

「不是,我說的是你的凶太小了。」林逸撇嘴,一臉無奈的說道。

唐玉一聽,整個就像是遇上了晴天霹靂一般,直接愣住了,凶小?唐玉低頭看了一眼,隨後指著林逸憤怒的吼道:「林逸,你是不是眼睛瞎啊?這還小?我唐門的人都是這樣的好不好?」

「咳咳,別激動,別激動。」林逸一臉尷尬的陪笑道,這怕是唐門被黑的最慘的一次了。

「吆喝,一對小情侶,在這裡打情罵俏呢?」

一道玩味的聲音驟然響起,隨後就是荊棘叢被踩踏的清脆聲音響起,三名眼神陰鷙的男子緩緩從遠處走了過來,一臉邪惡的盯著唐玉笑道。

「你們是什麼人?」

唐玉眉頭微微一皺,盯著三人沉聲質問道。

這三人雖然眼神兇殘,可是氣息卻十分的恐怖,竟然全部都是天威之境的可怕存在,這樣級別的強者,在唐玉的眼中,已經是不可戰勝的存在了。

「哈哈,我們是什麼人?來來大家自己我介紹一下,我先來啊!我叫劍茗。「

「我叫劍心。」

「我叫劍龍!」

「我們三認乃是這山中的神仙,最喜歡的就是給你們這些凡人,哈哈!」

三認介紹完之後,異口同聲的壞笑道。 在這不見天日,黯淡無光的叢林中,突然遇到三個這樣有些神經質的人,簡直讓人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

「你們是御劍山莊的人?」

林逸瞳孔微微一縮,盯著眼前的三人冷冷的質問道。

三人一聽,明顯神情一怔,隨後眼神便陰沉了下去。

「小子,明知道這裡是御劍山莊的地盤兒,竟然還敢在這裡鬧事兒,是不是想死啊?」

「不錯,我御劍山莊一生都奉獻給了劍道,最討厭你們這些凡人在這裡卿卿我我了。」

「就是,你們這是對我御劍山莊的不尊敬,小子,現在馬上自殺。」

三人一臉生氣的看著林逸呵斥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