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好啊,那我們吃過早餐就去吧。」

趙以諾希望可以早點告訴她的爸爸媽媽這個好消息。

「你就不怕你爸媽對我不滿意,不同意我們的婚事嗎?」

看著趙以諾急不可耐地樣子,顧忘有些好奇。

「我怎麼會擔心呢,我對你很有信心!我的男朋友,肯定不是普通人啊!」

趙以諾對顧忘有著盲目的崇拜,信誓旦旦地說道。

「不過你可不要驕傲哦,雖然我媽那關你輕鬆就能過,可是我爸可不是那麼好糊弄的。」

有信心歸有信心,趙以諾覺得還是有必要提醒顧忘一下。

「放心吧,就像你說的,我可不是普通人啊,他們二老一定會對我滿意的。」顧忘像是比趙以諾還有自信。

「切,說你胖你還喘上了。」

趙以諾白了顧忘一眼,嬌嗔道。

顧忘笑而不語。 當初趙以諾去見顧忘父母的時候,顧忘一直阻止她買東西。

這次輪到顧忘去見趙以諾的父母,顧忘卻在商場瘋狂購物,趙以諾拉都拉不住。

「好了好了,已經夠多了,別再買了!」

趙以諾努力地試圖勸說顧忘,他們身後的保鏢山貓已經往車裡送過兩次東西,現在手上又是滿滿當當。

「快了快了,山貓你把這些東西送回去,我們再買一會就差不多了。」

面對趙以諾的勸說,顧忘不為所動,仍然專心地挑著給趙以諾父母的禮物。

聽到顧忘的話,山貓忍不住雙腿一軟,苦著臉說道:「老闆,這已經夠多了,我們就別再買了吧。」

「嗯?山貓,是我拿不動我的刀了,還是你小子有點飄了?」

顧忘冷冷地盯著山貓,「我的話不好使了是吧?」

「不敢不敢,老闆您說什麼就是什麼。」

山貓諂媚地笑著,誰叫你是老闆呢。

「哼!」

顧忘冷哼了一聲,繼續沉浸在禮物的海洋。

「這些應該夠了吧。」

顧忘有些不確定地喃喃道。

「夠了夠了。」

趙以諾連忙上前挽住顧忘的胳膊,「我們走吧親愛的,這些足夠了。」

「那好吧,就先不買了。」 亂臣賊女 顧忘意猶未盡道。

「山貓,你去刷一下卡吧。」

「我馬上去老闆。」

山貓雖然提著大包小包,但此刻跑得比兔子還快,因為他終於可以解脫了。

將所有的東西都放在車上,顧忘這才發現買的東西是有些多了,後備箱滿滿的不說,就連車後座上也全是禮物。

「山貓,你就打個車自己先回去吧。」

這次是去見自己的老岳父和丈母娘,帶著保鏢去肯定是不行的,顧忘就讓山貓先行回去了。

「好的老闆,那我就先走了。」山貓恭敬地道。

轉臉看了看趙以諾,也是帶著滿滿的尊敬,「老闆娘,我走了。」

在他看來,自己的老闆現在說話絕對不如這位老闆娘好使,所以老闆娘是萬萬不能得罪的。

趙以諾先是一愣,而後哭笑不得。

「老闆娘」這個稱號,還真是有些奇葩。

顧忘則對這個稱呼十分滿意,大手一揮道:「上車,我們回娘家!」

一路上,趙以諾一直在偷偷地打量顧忘,想要看清他是不是很緊張,可是趙以諾失望了,顧忘和平時沒什麼兩樣,仍然是穩重平靜。

顧忘也發現了趙以諾的異常,問趙以諾道:「怎麼了?我臉有這麼好看嗎?」

「你不緊張嗎?」

趙以諾說出了自己的疑惑,自己上次去顧家的時候,都快緊張死了,可是為社么顧忘會這麼平靜。

「有什麼好緊張的,不就是見家長。」顧忘得意地笑。

「你以為都像你一樣害怕得要死啊。」

趙以諾懶得和他爭辯,小嘴一嘟不再理他,專心看外面的風景。

顧忘不可察覺地苦笑了一下,不緊張是假的!

雖然他對自己很有自信,可是誰知道趙以諾的父母會不會滿意他呢。

不過作為一個男人,他肯定要表現得很放鬆,不然豈不是要被以諾笑話了。

由於上次去過趙以諾家,這次顧忘也算是輕車熟路。

大概兩小時后,他們便來到了趙以諾父母的家中。

「爸媽,我回來啦。」

像往常一樣,趙以諾一進家門就大聲通知父母。

「以諾回來啦。」

首先出來正是趙以諾的媽媽,幾秒鐘后,趙以諾的爸爸也從書房走了出來。

趙以諾的媽媽喜笑顏開地看著以諾,同時也發現了站在趙以諾聲旁的顧忘。

「以諾啊,有客人來,你怎麼不提前告訴我呢!」趙母責怪道,「我這家裡什麼都沒有準備。」

「沒事的,媽媽,他不是外人的,您不用麻煩。」趙以諾笑道。

不是外人?難道是,以諾的男朋友?

想到這裡,趙母精神一振,越發仔細地打量起顧忘來。

不錯!真是不錯!趙母越看越滿意,顧忘高大俊朗的外表和他優雅內斂的氣質,成功地贏得了趙母的青睞。

「爸媽,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顧忘,我的男朋友。」

看趙父趙母都來到了自己身邊,趙以諾開始向他們介紹身邊的顧忘。

「伯父伯母你們好。」

顧忘也適時的走上前,微微鞠了一躬說道。「

伯父,前一陣子我們還見過面。」

趙父笑著點了點頭表示回應,他自然是記得顧忘的。

以諾的男朋友么?我倒是要好好地看看配不配得上我的女兒了

女兒是父親的貼身小棉襖,這話說的一點不假,趙父對女兒的疼愛比起趙母有過之而無不及,此時也開始默默地考察起顧忘來。

「好好好。」

趙母沒有趙父那麼多的顧慮,只是覺得眼前這個彬彬有禮的准女婿,自己是越看越順眼。

「小顧啊,你們快進來坐,我去給你們泡茶去。」

「伯母,您不用這麼麻煩的。」

顧忘對趙母笑道,又對身邊的趙以諾說:「以諾,你先坐,我去把我們給伯父伯母的禮物拿進來。」

「嗯,你去吧。」趙以諾甜甜地笑道。

「來就來,你們還帶什麼禮物啊。」

趙母的嘴巴都笑得合不攏了。

自己早就希望女兒可以找個男朋友,然後有個好歸宿。

今天女兒終於帶回來一個男朋友,而且還那麼優秀,趙母又怎麼會不高興!

接下來,他們一家人開始看著顧忘從車裡往房間拿東西,起初趙父趙母還沒覺得什麼,當顧忘拿了十分鐘還沒拿完后,他們有些驚訝了。

最強紅包 「以諾,你們這是買了多少東西啊。」趙母問。

「我說了不讓他買這麼多,可是他非要買。」

趙以諾也是有些無奈的說道。

「應該差不多了吧?」

「嗯,估計快了。」

「怎麼還沒拿完?」

「再等等,肯定沒多少了。」

「還有嗎?」

「我,我也不太清楚了。」

在一家三口震驚的目光中,顧忘終於把禮物都拿了進來。

看著屋裡堆成小山一樣的禮物,趙母有些不確定地問:「你們不會是把商場都給搬來了吧?」 「第一次見面,也不知道伯父伯母喜歡什麼,所以多買了一點,等以後熟悉了,自己就可以只買你們喜歡的了。」顧忘淡定地說道。

「小顧,你有心了。」

趙母早已是了的合不攏嘴,對顧忘是越看越滿意。

「以後千萬不要買什麼東西了,你和以諾能經常來看看我們,我們就已經很開心了!對不對老趙?」

一邊說著,趙母推了推旁邊木訥坐著的趙父。

趙父並沒有說什麼話,聞言也只是點了點頭。

「你伯父他人就是這樣,不怎麼愛說話,你別放在心上啊小顧。」

趙父的無動於衷令趙母有些尷尬,打圓場道。

「沒事的伯父,我理解。」顧忘微笑著道。

看來以諾媽媽的這一關算是過了,可是她爸爸的這一關,看來不是很好過了。

顧忘默默地想接下來應該怎麼做。

「那好,你們先聊著,我去準備一會,你們等著吃飯吧。」

趙母親切地說道,「以諾啊,你進來給媽媽幫一下忙。」

「好的媽媽。」趙以諾起身走向廚房。

此時趙父也起身對顧忘說:「走吧,跟我去書房。」

聞言顧忘點點頭,跟隨趙父走了進去,帶上了房門。

趙以諾回頭有些擔憂地看了一眼書房的方向,她不知道爸爸會不會為難顧忘,只能默默地祈禱不要讓顧忘太為難。

而此時趙母卻非常興奮,見趙以諾跟進了廚房,連忙問道:「以諾啊,這個小顧是什麼來歷啊,我看他的氣質不像是普通人啊!」

「媽媽,顧忘他是顧式集團的總裁。」趙以諾實話實說道。

「顧氏?就是那麼M市最厲害的集團嗎?」

趙母一向對這種事情不太關心,不過大名鼎鼎的顧氏集團,她還是有所了解的。

「是的,就是那個顧氏。」

趙母震驚,隨後更高興了:「早就看出來他不是普通人,原來竟有這麼大的來頭。」

趙母雖然不拜金,不過能有這種女婿,她在親朋好友面前肯定很有面子啊。

不過很快她又意識到了什麼,擔憂地問道:「以諾啊,他那麼有錢有勢,你們在一起,你會不會受什麼委屈?要是受委屈的話,那媽媽可是絕對不同意的!」趙母強勢地說道。

再有錢有勢,也不能讓我們閨女受了委屈!

趙母的關心讓趙以諾非常的溫暖,連忙解釋道:「媽媽您放心吧,顧忘他對我很好的,而且他的父母也很喜歡我。」

「他還帶你見家長了?」

趙母瞬間放下心來,「那媽媽就放心了,這小夥子一看就很順眼,媽媽很滿意。」

自己的女兒有了好的歸宿,當媽媽的也是了卻了一樁心事。

「對了媽媽,顧忘他前兩天還當著很多記者的面向我求婚了,我也答應了。」

趙以諾有些害羞地看向趙母,「我們這次來也是想徵求一下你們的意見。」

「他向你求婚了?」

趙母一聽更來勁了,「求婚了好!求婚了好啊!媽媽沒意見,媽媽高興還來不及呢!」

得到了媽媽同意,趙以諾很是開心,不過隨即她也說出了自己的顧慮:「媽媽,我覺得,爸爸好像不太喜歡顧忘,這該怎麼辦?」

玄天后 「唉,你爸爸這脾氣我是了解的,又臭又硬,他要是決定了的事,九頭牛也拉不回來。我估計他是捨不得你就這麼離開我們,想故意難為小顧呢,沒什麼大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