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南天將鳳展和光子,放了下來。

“嗯,好的!”

鳳展和光子,清楚自己的實力,也不想給南天帶來麻煩,他們迅速地離開。

廣告界天王 去找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躲了起來。

南天也在他們二人,身上放置了一些神念。

只要,他們二人,有危險,南天可以第一時間感應到。

並且,由於自身已經是聖境強者。

短距離的空間穿梭,對於南天來說,幾乎是揮手般簡單的事情。

“青山,你們四個,跟我過去!今天,我們就去會一會那個東廠!看看看這個東廠,到底是不是,有三頭六臂!”

南天目光冰寒,殺氣縱橫。

“諾!”

四大將軍,異口同聲,鐵甲肅殺,英武逼-人!

“咚咚噠噠!”

南天一行奔赴皇宮深處。

還沒有走多遠,就被各大勢力的兵卒給攔下了。

“來者何人?”

有兵卒高喊。

“吾找東廠督陳浩然,無關人等,速速離開!”

南天冷冷的說道。

“可惡,侮辱廠督,該殺!”

有東廠的廠衛,怒吼一聲,直接跳起來,殺向南天。

“斬!”

“滅!”

青山將軍和影殺將軍,眼眸一冷,二人,左右出手。

一道青芒閃,一道黑光現。

“噗嗤!”

“噗嗤!”

攔路的兵卒,人頭全部滾落於地。

“走!”

南天大步向前,繼續前行。

越往皇宮深處走,遇到的各路高手,也是越來越多。

不過,對於南天來說,也算不了什麼。

那些攔路的人,最強的也不過是君級神賜戰士。

四大將軍當中,只要一人出手,就可以全滅他們。

“殺!”

“殺!”

有四大將軍開道,南天直接奔赴到了皇宮地核心地帶。

在這裏,東廠的廠督,總統府的大總統,威廉家族的家主,風暴騎軍的軍長,池畜堡的堡主等,各路巨擘,齊聚一堂。

他們親自坐鎮指揮,各自的手下,深入皇宮,很大程度上,是爲了獲得皇族玉璽。

每一個大佬,都是眼饞無比。

“啊啊!”

一些兵卒們,慘死時,發出地叫喊聲。

終於是引起了這些大佬們的注意。

與此同時,一些手下,也是紛紛過來向各自的老大彙報情況。

南天更是直接大吼:“廠督陳浩然,在哪裏?給我滾出來!”

陳浩然侍立在一個高高的臺階上,剛聽着手下人的彙報。

此刻,頓時臉色鐵青一片。

“廠督,此等無知豎子。我去剁碎了他!”

一個東廠的翡翠指揮使,主動請纓!

“廢掉他,讓他生不如死!”

陳浩然,對着那個指揮使命令道。

“是!”

“呼!”

幾乎是一瞬間,那個東廠指揮使,一下子飛向南天。

“拿命來,小子!”

東廠的指揮使,獰笑道。

“聒噪!”

現在,武神系統升級到穩定版V3.0後,能力很強大。

幾乎不用南天自己啓動掃描系統,系統就自動智能化地,將目標人物各個屬性,全部分析出來了。

甚至,連一些目標人物的弱點,都給指明出來了。

“弱點:胸口以下三寸!”

這個指揮使地實力,根本不強,甚至比段無情,還要差一點。

“劍去!“

南天手持流星寶劍,一劍而下。

“轟啦!”

這個指揮使,直接被劈成了-兩-瓣!

一個君級強者,就此隕落!

在場的諸位大佬,這個時候,纔有些側目相視。

對於蘭凱城的超級勢力來說,君級強者,也算是中流砥柱了。

隕落一個,都是心頭肉。

尤其是,東廠人,更是眥睚必報。

陳浩然,當即暴怒。

大總統那邊,倒是樂得看熱鬧。

“壯士,好身手!”

大總統,朝着南天投以讚許。

現在,共同地敵人,大氫皇族已經覆滅。

總統府的意義已經不大。

組成總統府的各大勢力,也在一刻,變成了相互攻伐的敵人。

說成是生死之敵,也不爲過。

“年輕人,不要以爲,修煉了一身武力,就可以爲所欲爲了!”

陳浩然,壓低聲音,森寒無比地說道。

“陳浩然,我問你,有個叫灤灤的小姑娘,是不是被你抓過去了?”

南天開門見山的,直接問道。

“灤灤?”

陳浩然,驀然冷笑。

“你是來救灤灤的?”

陳浩然,恍然大悟。

“廢話少說,快點放人!”

南天怒吼道。

“呵呵,原來,你就是天屠呀!“

“不錯,不錯,果然是英雄出少年!”

陳浩然,冷然一笑。

陳浩然說道此處,故意提高了聲音。

“什麼,他就是天屠!”

在場的一些大佬們,都是一驚!

尤其是,還對南天投以讚賞的大總統,更是臉色猙獰。

以他的身份和勢力,自然是查明清楚了。

他的兒子地死和飄髯先生他們的隕落,就是被天屠殺的。

與此同時,威廉家族的家主,也是發出一聲哀嚎:“三弟!”

威廉家族的三爺,死於金字塔裏頭,這一筆仇恨,威廉家族的家主,一直記在心裏頭。

“血斬統領!”

風暴騎軍的軍長,同樣是目光閃爍。

血斬統領天縱奇才,而且,有膽有識,一直被寄予了厚望,未來有希望接替軍長的班。

“副堡主!”

池畜堡的堡主,滿臉的怨毒!

他池畜堡本來在各大超級勢力裏頭,就算是比較弱勢的。

副堡主的隕落,對於池畜堡地打擊,十分大。

“諸位,現在,知道此人,身份,該知道怎麼辦了吧?”

陳浩然,冷冷一笑。

“抽筋剝皮!”

“剁成肉泥!”

“讓他不得好死!”

各個大佬,發出了厲聲嘶吼。

南天神色不變。

“陳浩然,你好陰險。”

Boss好霸道:萌妻鬥帝主 “不過,我不怕!告訴我,灤灤,在哪裏?”

南天質問道。

“哈哈,來人,將那個小女孩和那個大狗熊,帶出來!”

“今天,就讓你們死在一塊!”

陳浩然哈哈一笑,猙獰無比。

“噹噹!”

一行東廠的廠衛,押送過兩大鐵籠子過來。

南天定睛一看,兩個鐵籠子裏頭,分部關押着灤灤和大狗熊。

灤灤和大狗熊,都被上了鐐銬,捆在鐵籠子上面。

大狗熊身上,更是被打的遍體鱗傷!

南天一下子,怒髮上衝冠,殺氣直衝三千里! 好在,灤灤看起來,比較年-幼-嬌-小,身上有沒有符文之力波動。

東廠的人,估計怕用一些重刑,會打死灤灤。

所以,灤灤倒是沒有受些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