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自然是牛皮啊,」白千帆終於抬頭看他一眼,「對了,這張牛皮在老伯屋子裡拿的,瞧著花紋挺好看的。」她放下剪刀,把牛皮拎起來,「瞧,還行吧,蒙一隻鼓綽綽有餘。」

站在門口的烏特敏把目光收回去,在心裡默然嘆氣,暴殄天物啊……

皇帝終於鎮定下來,問,「你還會做鼓?」

「不然怎麼辦,」白千帆把剪好的牛皮放在一邊,「你又不給我鼓。」說完從賬子後頭摸出一把刀來。

皇帝嚇得臉都白了,嘶聲喊到,「你拿刀做什麼?快放下,放下!」

他的叫喊召來了鐵血侍衛,但侍衛現身,也沒敢輕舉妄動,沉默的圍在旁邊,等著皇帝下達命令。

皇帝問,「你哪來的刀?」

白千帆往院子里一指,「撿的。」

誰都知道是鬼扯,院子里怎麼可能撿著刀?但駐守在院子里的一個普通侍衛頓時白了臉,他發現自己的配刀不見了。

白千帆看著他們如臨大敵的樣子,哈哈大笑起來,「怕什麼,我不過是拿刀砍幾根竹條而已。」

她往院子里走,攔在前面的侍衛紛紛散開,給她讓出一條路來,白千帆提著刀,大搖大擺走到院子里,揮刀砍竹條。

皇帝醒悟過來,忙道:「這種小事哪用你親自動手,快回來,讓底下人去做。」

他說話的功夫,白千帆已經砍了幾根細竹條扔在地上,又蹲下來處理細枝葉,並不搭理他。

當著眾人的面,皇帝碰了釘子,自覺臉上無光,一波波的怒氣往外冒,又一波波的壓下去,生生把自己那張老臉憋得五顏六色,好在侍衛們都眼觀鼻,鼻觀心,只恨自己為什麼要長耳朵,要是聽不見該多好。

皇帝揮揮手,讓眾人都散開,緩步走到院子里,彎下腰來說話,「濃華,你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朕已經決定了,要立你為後。」

他以為白千帆聽了這番話會大吃一驚,但她並沒有抬頭,連手上的活都沒有半點滯頓。

皇帝自認為的一記重拳打在了棉花上,不痛不癢,波瀾不驚。

他試圖再說點什麼,「濃華,你要當蒙達皇后了,難道不高興嗎?」

白千帆撇了一下嘴,東越皇后我都不稀罕,蒙達皇后算個鳥。

「濃華,你心裡倒底怎麼想的,說句話啊。」

白千帆拎著刀削竹條,竹屑在陽光下四濺,卟卟打在皇帝的龍袍上,她淡淡的道:「選對了夫君,平頭百姓也願意,選不對夫君,神母娘娘也不想當。」

這話說得夠直白,還是嫌棄他啊。

蒙達皇帝心有戚戚,緩緩直起身,望著高遠的天空,那裡有一隻鳥在盤旋,時而俯衝,時而翱翔,他看了半響,感慨的嘆了一口氣,「想當年,朕也是一隻高飛的鷹啊。」

白千帆大半天沒搭理他,倒被這句逗笑了,「老伯,好漢不提當年勇,您如今子孫滿堂,該享清福了。」

皇帝,「……」這丫頭有張利嘴,一句罵人的話都沒有,卻總能讓他心塞塞……

感謝fuyuyuky,懶惰的笨熊,lyh885,可笑的成雙,@心情咖啡@,63不瓶,尾數為2044,0488,5866,7263,5088,7504,7579,1440的朋友,謝謝大家的月票,謝謝大家的支持。 南宮瑾就像是故意的,帶著葉紫涵見了兩個人,就帶著她,直接走過去找葉墨笙和歐陽清凌。

眼看著就要走近葉墨笙和,葉紫涵的神情有些為難:"南宮瑾,你這是要去找我哥嗎?"

葉墨笙不喜歡她跟南宮瑾走的太近,她現在要是和南宮瑾一起走過去,葉墨笙肯定會生氣的。

她雖然答應了南宮瑾,要跟著南宮瑾一起走,可是,她卻是想著,盡量避開葉墨笙的。

卻沒想到,南宮瑾直接往槍口上撞。

看著葉紫涵為難的樣子,南宮瑾冷聲道:"你要是不願意就算了,何必這樣扭扭捏捏的,搞得像是我在強迫你一樣,難道我跟你走在一起,連葉墨笙都不能見了嗎?"

葉紫涵沒想到,南宮瑾生氣了,她趕緊搖頭:"不是的,不是的,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只是害怕我哥生氣!"

南宮瑾的神情有點陰沉:"怕你哥生氣,所以就不用報恩了,那行,好了,你可以走了!"

葉紫涵沒想到,南宮瑾直接讓她走。

她趕緊開口解釋:"我剛才就是隨便說說,其實沒關係的!"

南宮瑾盯著她:"真的沒關係?"

葉紫涵連連點頭:"真的沒關係!"

南宮瑾輕哼了一聲:"那就走吧!"

葉紫涵聽到南宮瑾的話,只能硬著頭皮,跟著他走上去。

葉墨笙正在跟一個合作夥伴說話,突然聽到背後傳來一聲:"葉總!"

葉墨笙猛地轉身,就看見葉紫涵挽著南宮瑾的胳膊,出現在他和歐陽清凌身後。

葉墨笙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與此同時,他也明白了南宮瑾剛才的話。

他壓著心裡的怒意,跟合作夥伴說:"不好意思,我這邊有點事情,待會再聊! 英雄聯盟意識王者

對方點了點頭,便走開了!

葉墨笙這才轉身看著南宮瑾:"你想幹什麼?"

南宮瑾冷冷的看著葉墨笙:"你說我想幹什麼!"

看著這兩個人針鋒相對,歐陽清凌有些無奈。

她看了一眼南宮瑾,其實,她是很不贊同南宮瑾的做法的。

南宮瑾救了葉紫涵,既然他不喜歡葉紫涵,就更應該保持距離啊,他難道連這點道理都不懂嗎?

現在為了氣葉墨笙,居然直接帶著葉紫涵過來,這不是存心的嘛!

雖然他這樣,的確能成功的氣到葉墨笙。

可是,歐陽清凌對他的看法,卻有些改變了。

他這樣做,作為朋友,歐陽清凌真心有些失望。

她以前都沒有想過,南宮瑾會做這樣的事情。

她看了一眼葉紫涵,葉紫涵的樣子,可憐巴巴的,好像不像得罪南宮瑾,畢竟,人家救過她的命。

可是,她也不想惹葉墨笙生氣啊!

葉紫涵感覺自己,就像是風箱里的老鼠,兩頭受氣。

歐陽清凌多少也能明白她的想法,可是,她除了無奈還是無奈。

畢竟,她不是葉紫涵啊!

葉墨笙是真的生氣了,他看著南宮瑾的神情,彷彿眸子里能噴出火:"南宮瑾,我知道你想幹嘛,可是,你如果不想死的太快的話,我勸你,不要去招惹紫涵,否則,我可沒有那麼好的脾氣!"

葉紫涵沒想到,葉墨笙這麼生氣,她趕緊解釋:"哥,不管他的事情,我只是想要報恩,讓他隨便提個條件的!"

沒想到葉紫涵會這麼說,葉墨笙恨鐵不成鋼的看了一眼她,氣的想殺人。

南宮瑾得意的看著葉墨笙,那目光彷彿在挑釁,看!怎麼樣!你讓我不舒服了,你也休想好過!

葉墨笙生氣的看了一眼葉紫涵:"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我不管你了!"

葉墨笙說完,就直接拉著歐陽清凌離開。

南宮瑾嘲諷的在背後開口:"怎麼?葉總不打算再聊聊嗎?"

葉墨笙加快了步伐。

葉紫涵看著葉墨笙的背影,那表情,就像是要哭了一樣。

葉墨笙和歐陽清凌離開,歐陽清凌感覺他的腳步很快,就好像用這種方式,才能發泄他心中的不滿一樣。

歐陽清凌沒好氣的開口道:"葉墨笙,你走慢點,這裡是宴會廳,不是逛街呢,你走那麼趕!"

葉墨笙轉身瞪了她一眼:"要你管!"

歐陽清凌無奈的開口:"我的確不想管你,我只想問你,你想不想管葉紫涵!"

葉墨笙生氣的開口道:"我管她!你沒聽到她剛才,還一心向著南宮瑾呢嗎,我怎麼管她!你說啊!"

歐陽清凌無奈的嘆口氣:"你嘴上說的好聽,不管,你真的能不管嗎?她可是你的妹妹!"

葉墨笙皺了皺眉:"你覺得我現在怎麼管呢?而且,我覺得你似乎比我更關心紫涵!"

歐陽清凌愣了愣,開口道:"我關心她,當然是因為她是我的員工,當然了,也有很重要的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她的確是個很善良單純的姑娘,我並不想讓她受傷害!"

葉墨笙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沒有多說什麼!

他直接問:"你有辦法嗎?"

歐陽清凌點點頭:"有一個,只不過,有沒有效果,我不知道!"

"你說說什麼辦法!"葉墨笙開口。

歐陽清凌開口:"紫涵今晚不是以楚蕭女伴的身份來參加晚宴的嗎?你看楚蕭現在跟雲軒雲朵朵,還有西門翼一直在一起,似乎都忘了他有個女伴,如果你故意告訴他,讓他的注意力,放在紫涵身上,或許他會自己去找紫涵,省了你的麻煩,還不用你出面!"

葉墨笙愣了愣,歐陽清凌的辦法,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楚蕭對葉紫涵的態度,的確跟別人大不相同,總覺得有點奇怪!

可是,仔細想想,也是個餿主意。

他本來還防著楚蕭,不想讓他跟葉紫涵走的太近,現在這不是,把葉紫涵往他嘴裡送呢嘛!

也摸著皺著眉,似乎正在猶豫。

歐陽清凌看了他一眼:"沒想到,你還有這麼猶豫的時候,只不過,關於紫涵,你的確要慎重思考!"

葉墨笙點了點頭,看著歐陽清凌開口道:"走吧!去找楚蕭!"

歐陽清凌笑了:"我就知道你會同意!"

葉墨笙一臉不可置否的表情。

葉墨笙和歐陽清凌直接去找楚蕭,楚蕭剛跟別人談完話,就看見葉墨笙和歐陽清凌過來了。

他笑著開口道:"葉總,loran律師,玩的開心嗎?"

葉墨笙黑著臉:"我妹妹都快被別人拐走了,你覺得我會開心嗎?"

葉墨笙剛說完,楚蕭的神情就陰沉起來。

因為他是今晚的主人,所以,盡量展現自己的待客之道,他基本一直在宴會廳里走來走去。

他還想著,葉紫涵估計去那個角落休息了。

都市極品仙帝 他也沒想著,找那個丫頭來繼續跟他一起受累,就默認了讓她偷偷休息休息,卻沒想到,她作為自己的女伴,卻跟著南宮瑾去轉了。

楚蕭真的生氣了。

他盯著葉墨笙:"葉總跟我說這話,是什麼意思?想讓我去幫你把妹妹拐回來嗎?"

葉墨笙涼涼的看了一眼楚蕭:"她今晚不是你的女伴嗎?"

楚蕭沒想到,葉墨笙會這麼說。

他的神情變化莫測,最終,他點了點頭:"這件事情,我會處理!"

葉墨笙看了楚蕭一眼,沒有說話,直接拉著歐陽清凌就走了。

歐陽清凌沒好氣的看著葉墨笙:"我們就這樣走了?"

葉墨笙挑了挑眉:"不然呢!"

歐陽清凌仔細想想,好像楚蕭真的答應了。

她便沒有多說。

不管怎麼樣,她今晚是鐵了心的跟著葉墨笙的。

這樣的話,她的第二個條件也算是完成了,以後她也不會受制於葉墨笙。

話說,葉墨笙和歐陽清凌走遠后。

楚蕭站在眼底,神情猶如一潭死水。

雲軒有點擔心:"老大,你沒事吧!"

楚蕭陰惻惻的開口道:"我能有什麼事,我好著呢!"

雲朵朵吐了吐舌頭,低聲道:"一般這個時候,他都是心情最糟糕的時刻!"

西門翼輕聲在雲朵朵耳邊說:"小聲點,別往槍口上撞!"

雲朵朵看了一眼西門翼:"你難道不覺得,你的聲音比我更大嗎?"

雲朵朵剛說完,西門翼就感覺到,楚蕭看了他一眼。

只是一眼,他覺得渾身的血液都被凍住了一般。

他乾笑了一聲:"老大,我就是隨便說說,隨便說說而已!"

"走!去找葉紫涵!"楚蕭平靜的開口道。

雲朵朵三人面面相覷,老大這平靜的過分了啊!倒像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只不過,他們還是很安靜的,跟著楚蕭,直接向著南宮瑾和葉紫涵走過去。

葉紫涵正在愧疚著,今天讓葉墨笙生氣了。

結果,她就感覺到一股涼颼颼的冷氣向著她逼近。

她頓時抖了抖,抬起頭來看了一眼,就看見楚蕭黑著臉走過來。

葉紫涵下意識的,想要找個地方躲一躲。

但是,她的手還挽著南宮瑾,要是她抽出來,南宮瑾會不會覺得,自己報恩的心意不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