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楚紅盯著林逸抿嘴淡淡的淺笑道。

「什麼?黑玉赤精?你,你確定不是在開玩笑?」林逸一聽,頓時宛如被人踩到了尾巴一樣,瞪著眼睛就發出了一聲驚恐的尖叫,黑玉赤精,便是放在域外星空,那也是了不起的天才地寶啊!

不但能夠延長壽命,特別是對於傷勢的恢復,有著極大的幫助,這次煉化神龍真血,他唯一的擔憂便是自己煉製的那些丹藥無法在第一時間修復他的傷勢,至於痛苦什麼的,倒是不在他的考慮範圍內,上一世,他苦修千年,其中吃的苦,受的難何其多啊!

這點痛苦他還真沒有放在眼裡的意思,卻沒想到,這扭頭,秦嵐竟然就給他送來了這黑玉赤精,有了這種逆天的寶貝,他這次煉化真龍寶血的成功率最少能夠在六成以上,這簡直就是一個無比讓人激動的數字啊!

畢竟修行如逆天而行,很多人甚至經常在為那百分之一的機會而努力,六成的成功率已經算是比較恐怖的了,只要他不是特別的倒霉煉化這真龍寶血,絕對不是什麼難事兒。

楚紅從未見過林逸如此激動震驚,便是在得到墨麒麟的寶血時,也不曾見過,當即也不敢遲疑了,急忙把九龍戒指遞給了林逸,「東西都在裡面呢,你看看是不是你要的。」

「好!」

林逸激動的接過了九龍戒指,當看到裡面那如棗核大小的黑玉赤精,不禁神情微微一怔,那黑玉赤精就飄浮在了他的面前,「嘿嘿,沒想到這分量倒是不小呢。」

「可以幫助你煉化神龍真血嗎?」

楚紅關切的問道。

林逸微微點了點頭,「有了這東西,我最少能有七成的把握,幾乎不存在失敗的情況了,你馬上安排人去第三關下戰書,就說三天之後,我林逸親自去第三關!」

「好!我親自前去!」

楚紅點頭說道。

「不要,姜家的人能夠抓長風作為要挾,顯然也不是什麼講道理的人,隨便抓一個白家子弟去就行了,接下來不管有天大的事情,都不要打擾我。」

林逸某種凝重的說道。

楚紅聞言,微微點了點頭,便轉身走了出去,不過白嫩的唇角卻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意,林逸之所以能夠有如此多的奴僕,除了他超強的戰鬥力之外,最恐怖的便是他的心思,以及隨時存在的關心,這些東西對於他們這些下人來說,簡直就是一種無比奢侈的東西。

宛如公司的董事長,經常關心下屬一般,公司的下屬自然會覺得無比的激動,感恩,這都是一個道理,雖然林逸一直沒有把這件事兒放在心上,可被關心的人,往往卻會很感動甚至願意為他付出性命。

有了秦嵐帶來的這些寶貴藥材,林逸再度祭出了那件已經進化到命器級別的煉丹爐,此時的內部的格子也誇張的變成了六十四種,可以說是目前整個崑崙虛最厲害的一個,再加上上一世的煉丹經驗,各種珍貴的丹藥,不斷的被他煉製出來。

時間過的飛快一天的時間眨眼間就過去了。

在任家密室內,第二天的凌晨,突然有一道震撼人心神的怒吼驟然響起,隨後,一道金光燦燦,光芒萬丈的金色神龍竟然猛的衝天而起,攜帶著驚天動地的可怕氣息朝著漆黑無垠的蒼穹深處衝去。

不少正在修行的強者,都被那恐怖的一幕驚呆了,神龍啊!那可是許多人一輩子甚至十輩子都不曾見到過的可怕存在。 最重要的是這東西它非常的龐大,便是在百里之外的人都能夠清楚的看到。

第三天的清晨,整個第四關徹底炸開了,每個人都無比激動的在討論那金龍到底是怎麼一一回事兒。

而密室內的林逸此時卻睜開了眸子,兩團宛如金子一般刺目的光芒,驟然在林逸的雙眸之中釋放著無比可怕的光芒,他身上的威壓,在這一刻,更是變得無比恐怖,周圍的虛空似乎都有些承受不起,出現了微微的晃動,至於這重新打造,號稱能夠扛住百萬斤恐怖偉力襲擊的密室也微微的晃動了起來,彷彿隨時都要塌陷一般。

「楚紅姐姐,這,這是怎麼了?為什麼,我感受到了一股無與倫比的壓力?」

秦嵐瞪著眼睛,無比震驚的尖叫道,她作為秦家唯一的繼承人,修行的功法自然不俗,可此時,便是如她都有種忍不住要跪下頂禮膜拜的感覺,如果此時密室大門打開的話,她怕是根本沒有勇氣站立。

已經進入化神期的楚紅,此時那英氣逼人的絕美臉頰上也是浮現了一抹濃濃的震驚,甚至一張臉都變得無比蒼白起來,她是怨靈之體,對於這種強大的靈魂威壓,她的感受尤為明顯。

見楚紅竟然沒有回答自己,秦嵐下意識的看了過去,這一看,那漂亮的大眼睛里也是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之色,急忙關切的問道:「楚紅姐姐,你,你怎麼了啊?」

「沒,沒事兒,後退,後退,這是主人在煉化神龍真血。」

楚紅哆嗦著說道,不過心裡卻充滿了濃濃的欣喜,終於成功了,光是威壓就如此恐怖,如果再加上林逸本身的恐怖戰鬥力,這次第三關之行,也未必會有什麼天大的危險。

「什麼?你說他煉化的是神龍真血?」

秦嵐一聽,頓時眼睛一瞪,絕美的臉蛋兒上充滿了濃濃的震驚,看著密室不敢置信的尖叫道:「那神龍真血可是趙家最珍貴的寶貝,他,他怎麼會有的?」

「跟你一樣啊!」

楚紅後退五六米之後,才能夠勉強抵擋那恐怖的威壓,淡淡的笑道。

秦嵐眼睛瞪的更大了,整個人完全獃滯了,她也不傻,自然明白楚紅這話是什麼意思了,過了足足三個呼吸,才吞咽了一下口水,無比無奈的苦笑道:「這個瘋丫頭,這次算是要出大事兒了,我秦家因為沒有男子,我拿了黑玉赤精出來,他們頂多會生氣暴走,畢竟這東西將來還是會傳到我手裡的,可趙家卻不同了,子嗣眾多,他們可一直在等著有人能夠煉化這神龍真血,重現上古時期的威風呢,小七這可等於是斷了他們趙家的路啊!這個傻丫頭。」

「這麼嚴重嗎?」

楚紅一聽,眉頭微微一皺,有些擔憂的問道。

「甚至比這個更嚴重,小七的確是非常受寵,可那都是在一個前提之下,她做出這樣的事情,便是等同於得罪了趙家所有人,甚至包括那些存在了無數年的老祖,不管她平時多受寵,這次怕是都要出問題,不行,我要去趙家,他出關之後,如果搞定了第三關的事情,馬上讓他去第一關趙家!」

秦嵐說完,便轉身沖了出去,她實在太清楚小七在趙家的地位了,看似高不可及,萬千寵愛於一身,可實則卻如履薄冰,一個不慎,甚至能夠要了她的性命。

「好,你自己小心!」

楚紅見狀急忙說道。

密室內,林逸眸子里那可怕的金光也慢慢的散去,可在他背後的虛空,卻有如水面一般微微蕩漾了起來,他的臉上也浮現了滿意的笑容,「一百三十萬斤的偉力,的確十分驚人啊!我現在若是權利一擊,在加上命器級別的軒轅劍,殺化神期應該會更加簡單吧!便是遇上一些真正的妖孽,也絕對有一戰之力!」

修為越到後期,彼此之間的差距就越恐怖,甚至有些化神後期的強者,因為在這個境界停留太久的原因,他神識可以輕鬆的斬殺兩到三名同級別的強者,這並不是什麼秘密。

陳風就是一個溫室里的花朵,在某種意義上,並不能真正的代表化神期的強者,而且到了這種境界之後,他們的壽命也會極大的增強,有的是時間研究招式,提升自己的攻擊力,可以說一名合格的化神期強者,他不動則已,一動必定傷人。

便是趙四跟楚紅也僅僅只是境界到了化神期而已,真正的戰鬥力,跟那些強大而恐怖的化神期強者相比,還是有很大差距的。

「嘩嘩!」

籠罩在密室周圍,那無比恐怖的氣息,在這一刻,就像是潮水找到了退卻的地方一般,快速的消散。

站在密室門口的楚紅,一感受到那些恐怖氣息的消散,眉宇間便浮現了一抹濃濃的激動之色,她知道林逸成功了,當即便焦急的衝上前推開了房門。

重生年代福妻滿滿 「主人,可是成功了?」

「哈哈,你家主人,神威蓋世,煉化一滴真龍寶血又有什麼難度呢?長風沒事兒吧?」

林逸豁然起身,一臉得意的大笑道,一百三十萬斤的偉力,的確是一個值得讓所有人高興開心的事兒。

楚紅聞言,急忙笑道:「我已經按照你的憤怒,抓了一名白家的子弟前去送信,一翻折磨肯定是少不了了,不過長風的性命倒是保住了,只是……」

「只是什麼?」

林逸眉頭一皺,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威嚴,沉聲問道。

原本僅僅只是有些擔憂的楚紅,一看到林逸皺眉頭,竟然有種惶恐不安的感覺,彷彿,此時的林逸就是那威震四海八荒,擁有無邊法力的巨龍一般,一頭猙獰恐怖的巨龍站在你面前,有幾個人能擋住它的威壓呢?

「你怎麼了?」

林逸急忙上前抓住了楚紅的蔥蔥玉手,關切的問道。

「我,我不知道,只是主人剛剛在皺眉頭的時候,楚紅突然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彷彿主人便是那猙獰的巨龍一般,還請主人收了威嚴!」

楚紅說著便要朝著地面跪去,神龍之威實在太過恐怖,她這樣的怨靈之體,根本無法承受。

林逸聞言,這才回過神兒,急忙收了威嚴,歉意的笑道:「這還真不是故意的,對了,你剛剛說只是什麼?」 「趙家小姐怕是有難了,秦嵐小姐說,那真龍寶血對趙家;來說極為重要,一旦失去趙家小姐怕是有性命之憂,讓你在處理了姜家的事情之後,趕緊去第一關找小七。」

楚紅長長的吐了一口濁氣,看著林逸焦急的說道。

「什麼?」

林逸一聽,短時眼睛一瞪,隨後焦急的說道:「現在馬上去第三關!」

說完之後,林逸便急匆匆的沖了出去。

「主人!」

大門口,曹定功看著林逸恭敬的喊道。

「派人跟著我去第三關,及時傳遞信息,我若是出了問題,你們馬上回世俗界去!」

林逸扔下一句話,便宛如疾風一般朝著第三關衝去,此時,時間便是性命,不管是第三關的任長風,還是在第一關的趙小七,可都是他的朋友,他林逸自然不會放任對方不管,讓對方陷入困境之中。

第三關,秦家拍賣會,經過林逸跟澹臺聖在這裡火拚之後,此時已經開始重新裝修了,不過正在做工的工人們倒是時不時的看向不遠處的深坑。

此時,整個深坑已經成為了姜家的臨時駐紮地,在深坑中間,則是豎起了一根足足有二十米高的樹榦,而任長風則有如木偶一般,被無力的吊在上面,隨著微風輕輕的晃動,讓人望而生畏。

在深坑邊緣,姜家的七八名強者,則是紛紛坐在太師椅上,一臉玩味享受著眾人那驚恐的目光。

姜家,上古五大姓氏家族之一,傳聞曾經誕生過真正的神明,底蘊深厚,家族中的強者更是多如過江之鯽,不過卻不在五關之內,而是處於一片非常荒蕪的地方,沒有人知道具體在哪裡,但是,卻經常能夠遇到在外行走的姜家人。

姜家人的高傲,姜家人的強悍,那是眾所周知的,更何況,這次為了對付林逸,整個姜家可是足足出動了七八名超級強者。

在他們看來,林逸若是敢出現,那是絕對死定了。

「任長風啊!你好歹也算是一名化神期的強者,你看看你現在,簡直連地上的螻蟻都不如,要不這樣,你只需要大喊一聲,林逸是王八蛋,我就放你下來如何?」

姜成放下手中上等白玉製成的茶杯,盯著被吊在半空中的任長風玩味的獰笑道。

「哈哈,不錯,不錯,這個主意好,你罵一聲林逸是王八蛋,不但能夠放你下來,我姜玉坤還做主,讓你好吃好喝如何?」

姜玉坤聞言,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至於其他的姜家子弟,一個個也是神情玩味的獰笑了起來。

任長風在他們眼中,便是一具屍體,現在之所以還讓他活著,是因為他還有用,一旦解決了林逸,任長風也註定難逃一死。

姜家既然親自出手了,自當是斬草除根,讓整個崑崙虛再度見識到他們的恐怖跟強悍。

無比虛弱,彷彿已經油盡燈枯的任長風聞言,艱難的抬起了腦袋,他的臉頰上髒兮兮的,全部都是血污,嘴巴此時也乾的裂開了一道道縫隙,絲絲的血跡順著嘴角溢出,說不出的狼狽可憐,不過他的神情倒是沒有絲毫痛苦之色,反而還帶著濃濃的嘲諷。

「姜家?呵呵,你們真的以為自己很了不起嗎?我主若是在這裡,你們誰敢跟他一戰?誰敢坐在這裡?」

任長風扯著嗓子,抬起頭,憤怒的呵斥道,因為動作太大,使得他整個人在半空中,再度飄蕩了起來。

姜玉坤一聽,豁然從太師椅上站了起來,一臉囂張的盯著劇烈擺動的任長風獰笑道:「本少就在這裡等著,他若是敢出現,我一招殺他,他若是不敢出現,我便去第四關找他,殺的他跪在我的腳下求饒!」

任長風一聽,頓時就像是挺大聽到了什麼極為好聽的笑話一般,忍不住仰天哈哈大笑了起來,他的主人何等的高傲逆天,如何可能跪在姜玉坤的面前呢?

更何況,區區一個剛剛進入化神期的姜玉坤,又怎麼可能是林逸的對手呢,要知道,之前如果不是其他人幫助的話,姜玉坤怕是已經死在了他任長風的手中,哪裡還能夠站在他的面前大言不慚呢?

「小子,你笑什麼?」

我帶包子住進首富他家 姜玉坤咬著槽牙,神情無比猙獰的怒吼道,之前,他堂堂一位姜家的少爺,差點折在任長風的手中,這已經讓他無比憤怒了,現在任長風竟然哈哈大笑,這在姜玉坤看來頗有幾分嘲諷他的意思,不禁讓他惱羞成怒,當即陰測測一笑,手臂一抖,啪嗒,一條足足有筷子長,暗紅色的蜈蚣便落在了任長風的身上。

姜玉坤咧嘴,宛如吸血魔鬼一般,猙獰的冷笑道:「小子,落在你身上的這可是好東西啊!慢慢的享受,它會一點一點的蠶食掉你的骨頭,骨髓的,不過你不用擔心啊!它的個頭不大,在吃完你之前,我相信林逸應該會出現的啊!」

姜玉坤話音一落,任長風那滿是血污的臉上就瞬間變得無比猙獰起來,痛,一股非人的劇痛從他的身上傳來,痛不欲生,他任長風也算是經歷過風雨的人,可他卻承受不住那樣的劇痛,彷彿全身上下每一處關節都痛的要死一般。

「嘖嘖,這小子倒是個硬骨頭啊!」

「不錯,在赤炎蜈蚣的劇毒之下,竟然還能夠不求饒,難得,難得啊!」

「哈哈,我現在對那個林逸倒是有些興趣了,竟然能夠培養出來如此有意思的僕人,我想他本人應該也不錯吧!值得我們姜家出手!」

一名名坐在太師椅上的姜家子弟,宛如指點凡人的上仙一般,無比高傲的冷笑道。

可下一秒。

這群人卻面色驟然一變,只是他們還來不及做出反應,怒火衝天的林逸便已經衝到了他們的面前。

「砰砰!!!」

一張張太師椅炸開,一名名姜家高高在上的子弟,更宛如被炸彈擊中了一般,紛紛朝著天空上飛去,七零八落,好不狼狽。 「怎麼回事兒?」

周圍的路人全部都傻眼了。

這可是姜家子弟啊!

可現在竟然被恐怖的力量炸的飛向了半空中?

哪怕親眼所見,眾人也依舊有種不敢置信的感覺。

「沒事兒吧?」

林逸的聲音驟然在任長風的耳邊響起,隨後白凈的大手宛如鋒利的刀子一般,輕輕一揮,綁在任長風身上的繩索直接斷裂,他便帶著任長風緩緩落在了地上。

而被林逸狂暴沖開的那些姜家子弟,此時也一個個狼狽不堪的落在了地上,特別是那兩個直接被林逸衝擊的人,更是無比的狼狽,直接飛出去一二十米遠,骨頭當場都斷裂了好幾根,簡直狼狽到了極點。

上一秒,還高高在上,指點眾生,宛如神明一般的存在,下一秒,卻一個個無比的狼狽,這簡直讓他們恨欲狂,一個個的身上都爆發出了宛如魔神一般恐怖可怕的氣息。

「是誰?」

「到底是誰?給老子滾出來!」

姜玉坤咬著槽牙,歇斯底里的怒吼道。

「呵呵,主人!」

任長風看著林逸,慘淡一笑,而一身紅色長袍的楚紅,此時也悄然落在了兩人的背後,只是鳳眸同樣無比的冰冷,死死的盯著眼前的姜家子弟,在林逸答應幫她報仇的時候,她跟林逸便是禍福相依了,她從來不會去管林逸的敵人有多強大,她只知道一點,林逸要殺的人,就是她楚紅要殺的人就行了。

「照顧好長風!」

林逸捏著那一條赤炎蜈蚣,緩緩上前一步,盯著眼前一個個灰頭土臉狼狽不堪的姜家子弟呵斥道:「這條赤炎蜈蚣是誰的?」

姜玉坤一聽,頓時仰天哈哈大笑了起來,「小子,你便是那林逸吧!果然有點眼力勁兒,竟然還能夠認出我這寶貝,赤炎蜈蚣,堅硬如鐵,體內蘊含劇毒,可是折磨人的好東西啊!」

「唰!」

林逸動了,沒有任何的廢話,整個人快的簡直就像是瞬移,瞬間便出現在了姜玉坤的面前。

「該死,好快的速度!」

姜成一看,頓時面色一變,他的實力在姜玉坤之上,可他都不可能爆發出如此恐怖的速度,姜玉坤自然也無法擋住這種程度的攻擊。

「唰!」

幾乎沒有任何遲疑,姜成瞬間就朝著林逸沖了過去,姜家子弟雖然高傲,可畢竟是一個族群中人,自然不可能看著自己的族人被林逸秒殺。

「滾開!」

林逸咬著槽牙一聲怒吼宛如驚雷一般天地間炸響。

這方圓數千米內的所有人,在這一刻都有種靈魂顫抖的可怕感覺,那一聲怒吼,彷彿在眾人的心頭上響起一般,便是強悍如姜成此時也是面色大變。

而後。

勁風襲來。

姜成眼睛猛的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驚恐之色,他竟然感受到了一股死亡威脅,彷彿林逸的一拳落下,便是他要死無葬身之地一般。

「該死的,他怎麼可能這麼強?」

姜成頭皮都彷彿要炸開,咬著槽牙,揮拳就朝著林逸砸了過去。

「哼!不堪一擊的廢物,你也敢擋本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