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我們分開才多久?你怎麼就變成這樣了?」

女人冷漠又憤怒的話音徹底澆醒了還在發愣的顧黎,那雙獃滯震驚的瞳孔驟然放大,終於有了反應。

回過神來的顧黎,這才意識到自己剛才說了些什麼。

「對,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也不知道怎麼了。」

她有些慌不擇路,顫顫巍巍的想要上前一步,卻差點沒有站穩。

腳底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發軟,她現在又緊張,又害怕,焦急地看著前方的女人,「宋,你別生氣了。」

她很慌,連解釋都是結結巴巴的。

看著她倉皇失措,一副著急想要澄清的懺悔模樣,宋晴暖終究還是於心不忍。

畢竟是多年的合作夥伴,況且她實在是不願意為了不相干的人破壞她們之間多年的情誼。

她無奈地微微嘆了口氣,起身扶住顧黎,語氣已然平靜很多,「對不起,也怪我一時沒有控制好,不該對你生這麼大的氣,希望你也不要計較。」

「不,是你千萬不要跟我計較。」

幾乎是她話音剛落的瞬間,顧黎顫抖急促的聲音再次響起,「你放心,以後不會了。」

宋晴暖遲疑一秒,輕輕點了點頭。

安撫好顧黎后,宋晴暖拉著她,問了許多最近關於宋敏和宋門的事。

一切,照常如前,和她知道的一樣。

只是除了偶爾提到顧中淮時,顧黎臉上絲絲的微妙變化外,再無其它。

宋晴暖覺得,大概是因為在她走後,顧中淮在生意上指點顧黎的比較多。

所以,她難免生出一些欽佩之意,倒也算正常。

兩人談到最後,氣氛已經好了不少。

「宋,我這裡還有一些資料要去複印。」顧黎起身,臉上的微笑一如從前。

「好,你去吧。」

宋晴暖看著她,回應一個同樣的笑,點了點頭。

房門關上的那一刻,她臉上的笑意漸漸消散下來,眸底的警覺,才終於流露。

顧黎剛走,她的手機便響了起來,是秦騁。

「你那邊還沒結束嗎?」

男人低沉的聲音聽起來莫名有些親切。

慢慢地,她揚唇一笑,「來接我吧。」

電話掛斷不到半小時,她的手機再次響起,這次,還是秦騁。

「我到了,下來吧。」

宋晴暖伸手,輕輕拉了拉窗帘,果然,樓下不遠處一輛熟悉的轎車緩緩闖入視線。

她顯然有些無奈,「秦騁,你倒是把車子開到後門也行,你這樣是怕顧中淮看不到你嗎?」

電話安靜了一秒。

「那你快點。」

那邊有些不悅,說完便不耐煩地掛斷了。

「嘟嘟」的盲音有些刺耳,宋晴暖皺了皺眉,立刻將手機拿遠了一寸。

與此同時,樓下的車子也緩緩啟動起來。

宋晴暖迅速地收拾好后,輕輕出了門。

宋門的後門還算隱秘,確定沒有人跟蹤自己后,女人一個溜煙兒,立刻鑽進了車裡。

她的動作又快又急,差點撞上男人堅實的胸膛。

「就這麼想我?」

秦騁絲毫不躲避,反而壞笑著一把將她拉入懷裡。

「秦騁,你正經一些。」

心臟猛地漏了一拍,她迅速靈巧地從他懷裡鑽出,羞惱又緊張的眼神撇了一眼前排的司機。

那抹不安的小眼神,男人看進了眼底,瞬間,他唇角邊的壞笑更重了些。

「你要是想,我可以讓他下去。」

宋晴暖怔了怔,臉上的表情又是尷尬又是羞憤,身上的每一個毛孔,都在怨念著。

這男人,分明就是在故意曲解她話的意思!

突然,秦騁一下子湊了過去,兩人鼻尖對著鼻尖,挨得近極了。

邪魅的氣息撲面而來,英俊豐朗的臉近在咫尺。

宋晴暖瞬間記起來,上一次她與他在車裡做的那些事情,光是想想,就害羞得不得了。

陽光下,那張小臉紅的簡直快要滴出血來……. 前排司機職業素養頗高,曖昧氣息如此濃厚,仍然目不斜視。

他不是不想,是這裡不方便。

「秦騁!」

宋晴暖又羞又惱,不知道哪來的力氣,重重地推了他一把。

她別過頭去,急促的呼吸聲車裡的三個人都能聽見。

「你信不信再這樣,我馬上下車?你以後都別再來接我!」

她慌亂無措的模樣,哪還有半分剛才對峙顧中淮的氣勢?

見她真的惱怒,秦騁才收起了臉上的笑,不再挑逗。

整理了下衣服,他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有些愉悅,「走吧。」

司機不敢耽誤,立刻踩下油門,性能極佳的車子瞬間啟動。

正值萬物剛剛復甦的季節,臨城的街道上,綠意點點,生機盎然。

只是,宋晴暖一點心思都沒有,她還在計較,剛才男人旁若無人的舉止。

可明明兩人邊上明明是有人的,要是她沒有極力阻止,他該不會真的就當著別人的面……

那張才剛剛有所緩和的小臉,瞬間又發燙起來。

她實在不敢再往下想,越想越氣。

輕輕地,她轉了下身體,索性完全背對著男人,又打開車窗,試圖讓寒風沖淡臉上的熱意。

秦騁本就一直在盯著她,見她突然這樣,英俊的眉宇狠狠一挑。

「你在想什麼?」

那邊漠然來了一句,「沒什麼。」

淡淡的聲音夾雜著風聲,秦騁幾乎聽不清楚。

男人眉頭又是狠狠一皺,伸手按下旁邊的按鈕,宋晴暖那邊的車窗又緩緩地升了上去。

「你!」

她憤然地瞪了一眼秦騁,卻又在看到他眼底的不解時,突然有些想笑。

「算了。」她往後一靠,一副懶得計較的模樣。

秦騁知道她還在為剛才的事情生氣,沒有再追問,只是話鋒一轉,詢問起了今天的情況,「怎麼樣,有沒有從顧中淮嘴裡探出什麼?」

見他這麼問了,宋晴暖也只好暫時放下心裡跌岩起伏的思緒,只是說話的語氣仍然有一絲絲不平靜,「沒有,什麼也試探到。」

她微微搖了搖頭,有些不太甘心,「我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問題,他都像是事先早就預料好的一樣,天衣無縫,一點破綻也聽不出來。」

「沒有破綻,就是最大的破綻。」

秦騁半眯著眼,若有所思,「他一定是刻意隱瞞了什麼,才能提前做好準備,滴水不漏。」

「是啊……」宋晴暖略顯疲憊,輕輕往後靠了靠。

秦騁眼裡隱隱有些疼惜,不自覺的身體,輕輕貼近了半寸。

女人眼皮輕輕顫了一下,沒再管。

「那你今天就沒有發現什麼奇怪的地方嗎?比如什麼事,或者什麼人?」

秦騁看著她,繼續問道。

奇怪的人……

話落,女人原本低垂的眼眸,倏而睜了起來,她坐定身體,堅定又有些小小的興奮。

「你這麼一問,我還真想起來一個人,顧黎,她就很奇怪。」

「顧黎?」

秦騁眉峰輕輕一挑,總覺得在那裡聽過這個名字。

「就是一直跟在你身邊的那個總裁助理?」他忽然想起,疑惑地看向身邊的人。

宋晴暖點點頭,「對,就是她。」

秦騁揚唇,淡然一笑,「她怎麼個奇怪法,說給我聽聽。」

慢慢地,宋晴暖腦海里又浮現出今天遇見顧黎的場景。

她總覺得,自己還有什麼細節沒有回憶起來。

她不太確定的眼神,落在秦騁身上,或許,這個男人真的能幫助自己發現什麼。

緩緩地,她開口,「顧黎她從來就是一個謹小慎微的人,不利於自己的事情,她從來不做,也從來不會說什麼不該說的話。」

話落,顧黎那些混話又一在耳邊響了起來,她心裡,又有一絲忍不住的氣憤。

「可這次,她不僅人變得很奇怪,居然還說,說……」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嘴邊的話有些難以出口。

秦騁倒是有些好奇,「說什麼?」

什麼話,能讓他一向鎮定自如的小暖變的如此氣憤?

「算了,那些話不說也罷。」

宋晴暖有些氣惱,煩躁地捏了捏眉心,「總之就是,只要提到顧中淮的事,她就會變得不一樣,很奇怪的一種感覺,我暫時還說不上來。」

話落,她又坐定了身體,已然是想到什麼說什麼,「而且我還感覺,她似乎很在意顧中淮對我的看法。」

「這樣的顧黎很陌生,是以前從來沒有的。」

秦騁聽完,沉默不語,像是在思索什麼。

安靜了好一會兒后,空氣里響起男人輕輕一聲噗笑,而後,他看向宋晴暖,說的還挺認真。

「你那個很奇怪的小夥伴,不會是迷戀上顧中淮了吧?」

「不可能。」宋晴暖幾乎是想也沒想,立刻否認,「顧黎絕對不是這種人。」

「呵。」秦騁像是不太服氣的冷笑一聲。

「你怎麼就那麼肯定,再說,這年頭,有點姿色的女人,想找一個富豪託付終身,不是很正常嗎?」

說這話的同時,他有些不明深意的眼神,迅速地掃了一眼旁邊的女人。

宋晴暖沒看到,只是自顧地對他的話嗤之以鼻。

「顧黎對他,肯定不是男女之情,倒像是……」她努力在腦海里尋找任何一切可以形容的詞。

恍惚間,她忽而想起,顧黎談起顧中淮親生女兒時,臉上那股淡淡的落寞和親切。

「親情」這兩個字一下子竄進了她的腦海里。

宋晴暖心裡「咯噔」一下,顯然被自己嚇了一大跳。

「你怎麼了?」

秦騁見她臉色凝重,關心了一句。

「沒什麼,就是覺得顧黎一定有什麼事瞞我。」

秦騁不知她心中猜疑,只以為她是真的是被這件事所困擾,輕輕地,他安慰,「沒關係,我幫你。」

說完,他忽而覺得自己有些矯情,略微有些不太自然地撇向窗外。

「不過,這兩人都姓顧,倒還挺巧的。」

他漫不經心的一句話,卻是讓宋晴暖微微一顫。

都姓顧……

秦騁的話,正好撞上了她心裡的疑慮。

垂眸,她悄悄掩下心事,已然開始在心裡盤算著該怎麼進行下一步…… 臨城秦宅。

接連幾天的忙碌的調查,宋晴暖只覺得身體都不是自己的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