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廣播中突然響起空姐甜美的聲音。

十六個小時的飛行時間,總算是安全抵達終點,阿黎只睡了一個多小時,而且這一個多小時里,她一共醒了五次,只擔心會出現意外。

阿黎偏過頭,望著坐在她身邊的沈默寧,笑得燦若夏花,「我們到了!」

她跟沈默寧一樣,已經很久沒回過來了。

透過旁邊的小窗戶,阿黎看到外面不斷移動的建築物,真好,時隔三年多,她又回來了,但願這裡的一切都不曾改變過……

「是啊!到了。」

沈默寧也笑,一雙勾人的桃花眼閃著笑意,直勾勾地瞧著她。

阿黎尷尬地扯了扯嘴角,不動聲色地說了一句:「我答應了小糯米,等這次的任務結束之後,就帶著他一起回帝都。」

這是她第一次在沈默寧面前提起小糯米。

沈默寧微怔,狐疑地問:「小糯米是誰?」

阿黎抿唇一笑,就連那一雙清冷的杏眸,也染了幾分笑意,說道:「我兒子呀!親生的。」

「你,你結婚了?」

「沒。」

……

他們一行人是從貴賓通道走出來的,因著擔心那些人會在機場下手,阿黎寸步不離地守在沈默寧身邊,其他幾個人也嚴陣以待。

很安全!

與此同時,薄寒池帶著易胥朝著機場大廳走去。

「少爺,那個人……」易胥皺起眉,總覺得那個背影跟宋黎很像,可他們趕時間,也不能現在折回去,把人家叫住對比一下。

可真的很像,雖然時隔三年,但易胥覺得自己還是能一眼就認出宋黎。

薄寒池剛好在接電話,並沒有注意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從旁邊走過。

一直到易胥叫他,他扭頭易胥一眼,問道:「你剛才想說什麼?」

「少爺,我剛才看到一個背影,跟阿黎小姐很像,真的很像,只不過那人是長頭髮,我也不知道阿黎小姐會不會把頭髮蓄起來了……」

易胥為難地皺了皺眉,似是還想說什麼,一抬頭,卻發現身邊的男人不見了。

重生豪門女學霸 他連忙轉身,發現自家少爺竟然往回跑,易胥心下一急,連忙跟了上去,「少爺,你去哪?」

剛才回頭,薄寒池也看到了,那個背影,真的很像她,真的很像……

他不顧一切地往回跑,可,等他追過去的時候,她已經上了一輛黑色轎車,而且她不是一個人,她身邊還有一個長得很好看的男人。

即使他只看了那個男人的側臉。

薄寒池愣在原地,眼睜睜地看著那一輛車疾馳而去,他的腦海里只剩下一個念頭,她身邊已經有一個人了,她已經不需要他了。

又或者,像他三年前那樣,失去了一段很重要的記憶。

見自家少爺又不動了,易胥心裡咯噔一聲,小心翼翼地問道:「少爺,你怎麼了?」

「她回來了。」

扔下這句話,薄寒池轉過身,大步流星地朝著安檢口走去。

她回來了,她沒有告訴他她回來了,也許剛才她還看到他了……

無數的念頭,就像是一根根尖利的刺,狠狠地扎進他的心臟。

他緩了一口氣,盡量讓自己不去想。

「她回來了?誰回來了?」易胥狐疑地自言自語,一時之間,如同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可下一刻的時候,他整個人徹底愣住,艱難地咽了一口唾沫,少爺口中的「她」,除了曾經的阿黎小姐,再也不會有其人。

難道剛才那個人真的就是阿黎小姐?易胥瞬間又興奮得不能自已,他是替自家少爺高興的,這三年沒有白等,總算把阿黎小姐盼回來了。

可,可少爺怎麼不把阿黎小姐攔住呢?

易胥百思不得其解,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薄寒池已經走遠了。

他一愣,連忙追上去。

猶豫了一下,易胥還是忍不住心裡的好奇,問道:「少爺,剛才那個人,真的是阿黎小姐?」

飛快斂去眼底的冷凝,薄寒池語氣清冽地說了一句:「是她。」 錦堂歸燕 他突然想起昨晚上的那個夢,難道這就是念念不忘必有迴響嗎?

她回來了,真的回來了……

呃,易胥愣住了,眉頭緊緊擰起,就這麼簡單?不應該是這樣的啊!想了想,他又繼續厚著臉皮問道:「少爺,您剛才怎麼不把阿黎小姐叫住?」

薄寒池挑眉,語氣依舊清冽:「你最近很清閑?」

易胥一下子就噎住了,不敢再多問半句。

……

一路上,阿黎一直緊繃著神經,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那個身影。上了車之後,她更是時刻注意周圍的情況,還有最後一個小時,一定不能出半點差錯。

開車的路野也不敢開小差,一雙銳利的眸子冷冷地注視著眼前。

相對於她和路野的嚴肅,瑪莎就輕鬆多了,不時找沈默寧聊天,不知道的人,還真以為她是特意來旅行的,哪有半點保鏢的自覺性。

「好繁華的大都市!」瑪莎一眼就喜歡上了這座城市,當然,沒有人知道,她是不是因為身邊那個叫沈默寧的男人。

說著,她又笑吟吟地扭頭望過去,說道:「沈美人,你一定要帶我好好逛逛。」 沈默寧沉默。

自始至終,除了阿黎之外,他的眼神沒有在任何人身上停留超過一秒鐘。

「沈美人,你不說話,那我可就當你答應了。」微揚起下頜,瑪莎依舊驕傲得像一隻白天鵝。

沈默寧聞言面色瞬間沉了幾分,冷聲呵斥道:「聒噪!」

瑪莎嘴角微動,一下子就噎住了,一雙眼憤怒地睜得大大的,愣是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她竟然被人嫌棄了!

瑪莎氣呼呼地瞪向他,后牙槽咬得咯咯直響,「沈默寧,你,你太過分了!」

這一次,沈默寧沒有再開口,只是抬起頭,意味深長地睇了一眼阿黎。

對上那一雙瀲灧的桃花眼,阿黎眯眼笑,暗自慶幸自己見多了美男,尤其是像白染那種,所以她現在還很淡定,絲毫沒有被影響到。

可儘管如此,她還是得感嘆一聲:妖孽啊!瑪莎這丫頭被他迷得七葷八素的。

「瑪莎,現在是你的工作時間,你要是想扣仔的話,能不能換個時間?」

見阿黎發話了,瑪莎頓時乖巧得像一隻小白兔,鼓了鼓腮幫子,「我知道了。」說完,又故作兇狠地朝沈默寧揮了揮小粉拳。

本公主要定你了!

「阿黎,後面有車輛跟蹤。」

路野突然開口說道。

阿黎斂眸,一雙漂亮的杏眸微微眯了眯,沉聲說道:「我知道。不過,這裡是華國帝都,我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隨意開槍。」

「我知道了,那盡量甩掉他們。」

「好。」

……

路野的車技很好,黑色邁巴·赫在川流不息的車流中疾馳,一路超車。沒多一會兒,緊跟在他們後面的幾輛車被甩在了後面。

一車人總算是吁了一口氣,也就意味著他們暫時安全了。

「沈美人,你知道這些人是誰派來的嗎?」阿黎不動聲色地問了一句,從沈默寧鎮定的神情中,她看得出來,這絕不對不是他經歷第一次謀殺。

沈默寧偏過頭,看向阿黎的目光極其溫柔,旋即他漫不經心地勾了勾唇,唇色緋紅,說不出的誘惑,「有人不想讓我接掌沈家。」

阿黎微怔,眼底閃過狐疑之色,「沈家?」

「我是沈凡凱同父異母的弟弟,二十多年前,我母親是一個陪酒女,沈家少爺沈思看上了她,於是金屋藏嬌,後來就有了我。爺爺想讓我接他的位子,掌管整個沈家,跟很多的大家族一樣,沈家也是盤根錯節,窺覬那個位子的人很多……」

說到這裡的時候,沈默寧突然停了下來,他掀了掀眼皮子,目光灼灼。

阿黎已經猜到了沈默寧和沈凡凱的關係,可路野和瑪莎不知道,當他們聽到沈默寧說,他是沈教練同父異母的弟弟,他們都愣住了。

那可是沈教練,在他們眼中,沈凡凱是神一般的存在……

「所以,阿黎,你應該能想到這些人是誰派來的。」沈默寧笑了笑,看似毫不在意。

阿黎自然知道,按照他的說法,沈凡凱也脫不了乾洗,因為他們是競爭關係,沈老爺子意屬的人是沈默寧,至於沈凡凱,她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蟲,不能保證他沒有一丁點爭權奪利的心思。

阿黎肆意地揚起眉梢,笑眯眯地說道:「沈美人,你放心好了,我一定會保護你。」

「我也會,沈美人,我也會保護你。」

聽阿黎這麼一說,瑪莎連忙湊過來表衷心。

至於路野,他只笑笑,拿人錢財替人消災,這是他們應該做的事情。

沈家老宅位於帝都西面,從機場一路疾馳,需要一個半小時的車程。

車輛行駛了三分之二路程的時候,一陣熟悉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沈默寧掏出手機,目光落在亮起的屏幕上,他將手機放在耳邊。

「喂,爺爺。」

手機聽筒里很快就傳來沈天成蒼老的聲音,又隱約透著欣慰:「阿寧,你這是下飛機了?」

「是的,爺爺,我現在已經在回老宅的路上了,大概還有二十多分鐘。」

「好!好!阿寧,爺爺在家裡等你,你路上注意安全,不用著急。」

「我知道。」

……

阿黎一行人這次任務,主要護送沈默寧安全抵達沈家,也就說,還有二十多分鐘他們的任務就完成了,只剩下最後二十分鐘。

如果那些人還不肯罷手,自然會在這段時間內,對他們進行瘋狂攻擊。

一條林蔭小道,有幾個拐彎的地方,阿黎曾經跟薄寒池來過沈家一次,只要過了這段路,他們就算是到成功抵達沈家老宅。

突然,一隻兇狠的狼狗竄了出來。

路野下意識地踩下剎車,巨大的慣性,讓車裡的人瞬間失了神。

阿黎最先反應過來,一雙漂亮的杏眸陡然眯起,連忙警示路野:「不要管那麼多,衝過去!」

可與此同時,他們的車胎爆了,兩個前輪全都沒氣兒了。

深秋的帝都,天氣說變就變,起風了,頭頂上的那一片蒼穹聚集了大片的烏雲,像是吸飽了墨汁的棉花,天色也瞬間暗下來。

一個身著皮衣皮褲的女人出現在路中間,她旁邊是個鐵柵欄,就放在路中間。

看著那一張熟悉的面孔,阿黎斂眸一笑,不由得彎起唇角。

這笑容,落進車裡其他幾人眼裡,變得格外詭異。

阿黎伸手推開車門。

可,下一刻的時候,卻被沈默寧強勢地阻止了,他緊緊蹙眉,沉聲說道:「阿黎,你不能下車,如果他們手裡有槍,那你……」

他沒有把後面的話說出口,但只要想一想就能猜到,她下車的後果肯定就是被打成篩子。

「放心吧!不會有事的,她是我債主,我要是死了,她跟誰要錢去!」

三年前,她欠傳說的錢還沒結清呢!

眾人:「……」一臉懵逼!

於是,在眾人錯愕又複雜的目光下,阿黎推開車門走出去。

可她怎麼都沒有想到,傳說傭兵隊的幾個人,除了姬唯沒出現,他們將她團團圍住,黑黢黢的槍口抵在她的後腦勺,還有腦門。

還有一把鋒利且閃著寒光的匕首。 這把匕首落在了道士手上,不時在阿黎臉上比劃幾下,嘴裡還不停地嘮叨著:「嘖嘖!這麼漂亮的一張小臉蛋,這要是划壞就可惜了……」

見到眼前的這一幕,車上的幾個人頓時不淡定了,尤其是沈默寧。

就在他想要推開車門走出去,就看到之前站在路中間的那女人抱住了阿黎,其他幾個人更是收起了手裡的武器。

「你這臭丫頭,一走就是三年多,怎麼不幹脆死在外面算了!」

傾城沒好氣地瞪她。

阿黎撇撇嘴,一副低著頭我錯了的愧疚樣子,心裡卻想著,回頭得著沈凡凱問一下,他當初到底有沒有把她安然無恙的消息傳出去。

不過,美人師父是知道呀!也就是說,姬唯肯定會知道她的行蹤。

那麼他們幾個……

我擦! 聯盟之黃金年代 肯定是姬唯隱瞞了她的消息。

「傾城姐,還有幾個帥氣迷人的小哥哥,我錯了,真的錯了,等辦完這件事情請你們喝酒擼串,到時候我們幾個不醉不歸。」

阿黎可憐巴巴地瞅著他們,一雙漂亮的杏眸濕漉漉的,任誰見了都會憐憫三分。

道士立刻就受不了了,連忙別過臉。

剩下的和尚和書生,也陸續轉過身,這丫頭越髮長得好看了。

阿黎立刻笑得像一隻狡獪的小狐狸,眯著眼說道:「你們不說話,那我就當你們答應了,既然這樣的話,那我辦完事晚點我聯繫你們。」

「行啦!行啦!真是怕了你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