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聽完高嚴的講述,林寒臉色也隱隱有些不太好看,在船身劇烈的搖晃中死死抓緊船弦,對他問道。

高嚴苦笑了一聲,搖搖頭解釋道,

「林寒兄弟你可能還不清楚,海上航行,原本就是一件玩命的事情,無論往哪裡行駛,都有可能遭遇到不可預知的兇險,回龍峽在淺海區域算是個令人恐懼的大凶之地,然而放到深海,卻根本不算什麼。」

口中頓了頓,高嚴繼續講道,

「我曾經在靠近深海的區域遭遇過一道直徑數萬丈龐大的漩渦,同行數百支艦船,一下子就給攪碎得連渣都不剩,若非船上還有一名靈境大能,以大法力背負起了整艘巨輪,帶我們橫渡了上千里高空,只怕我早就沉屍海底了。」

說起這段遭遇,高嚴明顯有些后怕,伸出手掌來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目光流露出一些驚懼的意味。

長梭形的鐵甲巨船緩緩行駛,經歷過最初的手忙腳亂,眾人已經習慣了一路上的顛簸,船行也變得越來越平緩,舵手小心翼翼地避開那些暗礁,一臉沉穩地駕駛著艦船航行。

「呼,看來已經擺脫危險了,大家都趕快回到客房裡吧,客房兩側都有鐵板,是利用特殊的玄鐵加工煉製而成的,可以抵抗龍捲風暴。」

高嚴也在這個時候鬆了一口氣,他經常往來這片海峽,對於船上的設施還算了解,因此刻意出聲提醒。

「好,快走吧,這狗日的回龍海峽,真他媽嚇人!」

同行的大多都是實力處在氣境實力的強者,氣境之下,很難有人出得起十幾萬金幣的航海價錢,然而即便是這些放在陸地上絕對可以被稱作一流強者的人物,面對這鬼神莫測的天地之威,也唯有任其擺布,絲毫沒有反抗之力。

在天地法則之下,所有人都只是螻蟻。

林寒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正打算回到自己的客房,不過就在他剛剛抬腳的那一瞬間,內心卻莫名感受到了某種說不出來的強烈危機感,眉頭一挑,趕緊將精神力盡數釋放了出去,隨即臉色劇變,嘴角頓時變得抽搐了起來。

「怎麼了,你不舒服?暈船了嗎?」

身邊的幾個漢子發覺林寒神情有異,頓時停下了腳步,在一旁低聲詢問,在他們看起來,此刻危機已經解除,倒沒有必要那麼匆忙地顧著回到房間。

「所有人,快集中起來!沒有戰鬥力的趕緊躲回房間,把防護的鐵門拉下來!」

林寒沒有功夫理會這些人的詢問,而是直接臉色一變,開口大聲示警道。

「嘿,看這小子嚇的,也難怪,他畢竟是……」

聽到林寒的大聲疾呼,卻沒有幾個人肯將他的提醒當做一回事,其中一個方下巴,面黃肌瘦的男子以手抱胸,還只當他是被剛才的晃動嚇傻了,正待出言玩笑,一句話還沒說完,卻頓覺背後似乎有所異樣,臉皮子頓時就抖了起來。

哆哆嗦嗦地一回頭,他嘴裡嚇得「啊」了一聲,腳下連連後退,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入眼處,一頭近百丈大小的巨型章魚,正瞪著一對比磨盤還要大的烏亮眼睛,一動不動地看著自己,數不清的觸手上遍布吸盤,牢牢攀附在鐵甲輪船的側面,龐大的身軀高出船體半個頭,艦船因為承受不住壓力,都已經開始傾斜了下來。

「魔鬼章魚,快乾掉他!」

巨大的勁氣炸響聲傳來,高嚴渾身都范起了一層極為狂暴的勁氣風暴,手掌中光華暴涌,凝聚出一顆瑩白色的龐大能量晶球,將之迅速托舉過頂,口中厲喝一聲,氣灌雙臂,能量晶球朝著正打算將觸角伸過來的巨型章魚暴沖而去。

嘭!

澎湃的爆炸聲響起,巨型章魚口中發出憤怒的咆哮,這顆能量球體直接轟擊在了它的眼眶之內,爆炸時產生的氣浪猶如颳起一場小型颶風,將它整個眼珠子都轟成了碎片,血流如注。

「雲裂崩天!」

林寒也在第一時間出了手,懷中閃過一道豁亮的璀璨電芒,長劍橫削,在空中划拉出一道追風疾電,兩邊的空氣受到劍意擠壓,幾乎蹦碎成了黑洞,緊接著,劍芒迎風怒漲,擴大到十來丈的體積,猛地射向了巨型章魚身下的那些觸手。

嗡!

劍影破空厲嘯,璀然生電,凌厲的劍鋒攪亂了氣流,兩邊都颳起了暴風似的龍捲,狠狠地切割在那些如同柱子般寬大的觸手上,將之一切兩半,斷口處光滑平整,隨即噴射出布滿了閑腥氣味的紅色鮮血,如同噴泉一樣湧入了甲板。

「林寒,手段不錯啊!」

高嚴眼前一亮,下意識地掃了一眼正被林寒緊緊捏在手上的隱雪劍,目光中勾勒出一抹代表讚許的笑意,點了點頭,由衷地誇獎道。

「見笑了,趕緊準備一下吧,後面還有很多!」

林寒謙虛了一句,神色隨即變得一片肅然,先前通過精神力的掃描,他非但感應到了這頭巨型章魚,還在航船的下方察覺到正有一百多頭長相猙獰的淺海妖獸正在靠近,倘若任由它們一下子湧上來,所有人都得玩完。

「你怎麼知道?我……你說的沒錯,力境巔峰以下,快逃!」

高嚴只來得及對林寒提出半句質疑,緊接著頓時便瞧見了好幾頭身披銳甲,身形好似蝦殼一樣的奇異生物躍上了甲板。

這些生物的眼睛很小,好比綠豆一樣,看上去只是擺設,腦袋細長,頭頂有著茂密的長須,幾近透明,當中一跟利齒,延伸出三尺的距離,邊緣部分十分尖銳,宛如尖刀。

「齒劍蝦,三級巔峰海獸,隨我一同出手!」

高嚴暴吼了一聲,甲板上還有二十多名氣境強者留了下來,全都全力激發出了體內勁氣,滾滾的勁氣呼嘯聲響徹海峽,猶如形成了一片渾濁的颶風,下一秒,十多道勁氣光柱狠狠地轟向了這群剛剛站穩的齒劍蝦,頓時將之轟碎成為了一攤爛泥。

「各位,不好了,我們身後還有一大群梭齒魚正趕過來,這些傢伙數量甚巨,怕不有上千的數量!」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甲板上不斷躥出各種林寒聞所未聞的稀奇海獸,與眾人展開激烈對戰,無比同時,船艙內部卻發出幾名舵手的驚呼聲,緊接著,一個中年人一臉狼狽地從裡面跑了出來,沖著眾人大喊。

高嚴隨手震退了一頭渾身覆蓋在鐵甲之下的巨型螃蟹,後者體型足有二十丈大小,一對鐵螯在天光的映照下閃爍出精鐵般的色澤,一螯砸在鐵板構建出來的船弦上,竟然碰撞出了火花。

雖說高嚴實力強悍,卻也無法在短時間內解決掉這頭實力足以媲美四級中期妖獸的生物,心頭一陣火起,沖著後面大聲喝罵道,

「你們不是有震海魚雷炮嗎?為什麼不用!」

「魚雷炮每發射一次,都至少需要往裡面填充五千塊中品晶石,我們威龍號只裝備了幾萬塊,根本對付不了那麼多啊!」

這名中年人都快哭出來了,沖著高嚴大喊道。

「奸商!」

聽到這樣的回答,所有擠在甲板上與海洋生物戰鬥的氣境強者都是臉皮一抖,心頭暗罵這些傢伙的摳門,航行在海域上,居然連保命的傢伙都不曾多準備一點。

然而事已至此,無論有多大的怨氣,也比不過自己的姓名,在略微猶豫了一陣之後,一些暫時騰出手來的氣境強者紛紛解開了自己身上的乾坤囊,從裡面取出一箱又一箱的晶石,毫不猶豫地丟給了中年舵手。

「快,趕快給老子拿去轟!」

高嚴交出來全都是上品晶石,足有數千塊,鐵青著臉丟了出去,大吼道。

「是……是是!」

中年舵手唯唯諾諾,抱著晶石往後跑,很快,眾人耳邊就響起了一大片震耳欲聾的爆炸聲。 「宗主,大事不妙,新陰流劍派要舉派遷移。」性子急的甲斐龍一,一踏入大殿,就迫不及待說道。

上原優子臉色微紅,因為白瑜居然這個時候在底下不規矩起來,讓她難受的要死。

「這個其實不用那麼擔心。」上原優子聲音之中帶著一絲顫抖。

「可是······」

其他長老一門心思在新陰流劍派舉派遷移的事情上,根本沒有注意到上原優子聲音的不對勁。

只有上原直樹跪在地上,不敢起來,他非常擔心,萬一上原優子與白瑜苟合的事情被發現,會不會讓其他太上長老一氣之下廢了她的宗主之位。

「沒有什麼可是,三十三天仙域可不是那麼好混,那裡的宗門實力的確不足大和仙陸,但是那裡的神獸遺族和宗派聯盟可是不是鬧著玩。」上原優子將當初在三十三天仙域所見的龐然大物說出來。

別的神獸遺族他不知道,但是鳳凰仙族足足有六十多位大羅金仙境仙人的事情他還是清楚的,據說其他幾個神獸遺族也差不多這麼多人,更別說宗門聯盟,那可直接與四大神獸遺族叫板的超級實力。

正因為這兩個龐然大物存在,三十三天仙域宗門林立關鍵原因,在沒有足夠的理由下,絕對不允許出現滅門滅派的事情發生,自然而然,很多宗門都有大羅金仙境仙人存在。

一宗的太上老祖比起在其他門派當個長老舒服多。

上原優子將三十三天仙域的大概勢力做成一個玉簡丟出去。

宮本玄信看完臉色微微一變,終於明白三十三天仙域的恐怖。

難怪這麼多年,大和仙陸和虛域魔人聯手都無法攻破三十三天仙域,一直以來三十三天仙域的頂級勢力都沒有出手,都只是一些宗門聯軍和次一等的仙獸遺族。

可是就是這樣一群被他們看不起的散沙就足足擋住他們幾十萬年,如果背後的神獸遺族和宗門聯盟出手,別說打到大和仙陸,覆滅整個大和仙陸的宗門都沒有問題。

「沒有想到三十三天仙域居然如此強大。」甲斐龍一心有餘悸的說道。

上原優子忽然深吸了一口氣,身子微微顫抖起來。

「嗯!啊!」上原優子很快穩住心神,打開手中的紙扇擋住臉上的紅暈。

「這一點諸位可以放心,新陰流劍派能夠在三十三天仙域落腳最好,我們的少宗主可是三十三天仙域的鳳凰仙族的少主長,當初來大和仙陸主要目的是召回大和仙陸上的鳳凰仙族仙人。」上原優子輕拂手中的紙扇說道。

白瑜的身份,讓在場所有人大吃一驚。

唯恐兩個踏入飛升境的甲斐龍一和宮本玄信頓時大喜,他們還在緊張到時候仙越境道的名額問題,現在看來全部游刃而解。

「好啊!」甲斐龍一忍不住笑起來。

「沒錯,等新陰流劍派到三十三天仙域落腳后,到時候仙越境道開啟,我們就一併解決了,那不過是時間問題,現在我們要考慮的是如何將鳳凰仙族的叛徒烈焰鳳凰仙族找出來,然後滅之,投上投名狀,以示兩派結盟。」

上原優子小心翼翼將白瑜當初定下來的計劃說出來,之所小心翼翼,實在是底下的白瑜動作一點也沒有放慢,還越來越快起來,她不得不小心,實際上她忍得快要崩潰,特別是在議事廳所有大羅金仙境長老都的情況下。

眾目睽睽,這種說不出的快·感,讓正頻臨崩潰的邊緣。

「這個簡單,交給我處理就可以。」甲斐龍一說完,轉身就走,急性子的人,做事情向來風風火火,毫不拖拖拉拉。

一見甲斐龍一離開,宮本俊浪等人也跟著離開,既然新陰流劍派舉派遷移,那他們的不動產資源,自然淪落無主之物,有德者居之,先搶先得!

當一眾長老離開之中,上原直樹連忙將大門關上,連續部下幾個仙陣,滿身大汗坐在台階前。

剛剛的上原優子的一樣他都看在眼裡,這兩位住也太會玩了,直把他嚇得心驚膽戰。

大殿內,上原優子發出比平時更加的聲音,翻做白瑜身上。

·······································

隨後幾年也沒有發生任何大事,唯一讓人津津樂道的正是那兩天一流劍派的少宗主白瑜和他的道侶三島百千衣即將大婚的事情,也是以最快的速度被傳播了出去.

之所以兩人大婚的事情如何轟動,是因為三島百千衣的父親回歸同時,也突破了飛升境,一回來將秒殺了大羅金仙境圓滿的鹿兒島大長老,重奪大權。

三島百千衣的身份變得更加崇高起來。

白瑜沒有以雷霆手段斬殺了新陰流劍派兩位數的大羅金仙境,逼得新陰流劍派舉派遷移。

兩人如今都是大和仙陸津津樂道的年輕大羅金仙境仙人,不管是什麼原因,兩天一流劍派和鹿兒島結盟的事情板上釘釘的事實,兩人的婚事絕對不會轟動整個大和仙陸,那才有問題.

此時的兩天一流劍派里裡外外全是各種喜慶顏色,不僅僅是宗門內外,就算是兩天坊市中,每一個店鋪也都掛上了喜慶的裝飾.

兩天一流劍派的護山大陣全開,一排排迎賓的外事弟子分列兩旁.兩天一流劍派開派以來,第一次舉辦如此規模巨大的盛會.

所有來到兩天一流劍派的賓客,到了這裡后才知道,這次兩天一流劍派還不僅僅是白瑜少宗主大婚,還有白瑜少宗主準備重新構建與三十三天仙域傳送陣的事情。

重新構建傳送陣消耗的仙玉更好,傳送距離更遠,更加便捷,比起以往要轉十幾次傳送陣來,不知道方便了多少倍。

原本就氣勢很強盛的兩天一流劍派,隨著構建超級傳送陣的事情,氣勢更是一時無二.

無數的賓客和恭賀者紛紛前往兩天一流劍派,一些散修也前往兩天一流劍派看熱鬧.因為聚集的修士多了,就必定有大型的交流會和拍賣會.這種熱鬧非凡的盛會,在大和仙陸並不是很常見.

護山大陣門口,迎賓的外事弟子不斷的報上來賀的客人名單.

“高橋商會會長元琴親臨恭賀……”

“鹿兒島大長老上夷大雄親臨恭賀……”

“巫女宮七宮主桔梗宮主親臨恭賀……”

“陰陽道天陽道主織田信長,宗主織田信元高親臨恭賀……”

“陰陽道天陰·道道主梅·津山田,宗主陰鬼成四親臨恭賀……”

“散修公會會長羅韻親臨恭賀……”

········································

看著一個個大人物走進兩天一流劍派,那無數看熱鬧的散修更是激動不已.就算是當年的宗門大比,他們也沒有一次看到這麼多的大人物聚集在一起.

“十大宗門除了逃走的新陰流劍派,好像只有絕情道沒有過來,其餘的宗門都來了,連三井寺院都有人來.”

「那個散修公會是什麼實力,居然能夠與十大宗門同坐在上席?」

「你就不懂了,散修聯盟是一個專門為我們散修謀取福利的公會,會長據說是飛升境修為,公會內還有十幾位大羅金仙境仙人,前段時間滅了無限接近頂級宗門的風魔里,從而名聲大震。」

“不是說天陰·道宗和兩天一流劍派有矛盾嗎?怎麼陰陽道宗的宗主都來了?”

“你懂什麼?鳳凰寺少宗主只是大羅金仙境的修為,就一己之力就挑了新陰流劍派,如果我是天陰·道宗的宗主,我也會來.”

·······································

白瑜和兩天一流劍派的太上長老宮本玄信和甲斐龍一單獨接待了梅·津山田和織田信長.

“兩位長輩,那波多惜月季真去了三十三天仙域?”白瑜第一句話就是詢問波多惜月季的下落,他從犬童司桐的口中得知,波多惜月季很有可能去了天路.

織田信長點點頭:”沒錯,波多惜月季肯定去了三十三天仙域,我懷疑她是為了仙越境道去的.只是現在仙越境道愈發難以進去……”

織田信長的意思白瑜知道,想要三十三天仙域路的人越來越多,而仙越境道的名額實在是太珍貴了.

白瑜聽完冷笑起來,這個波多惜月季真是找死,居然敢去三十三天仙域,而距離仙越境道開啟,還有十年的時間,還有時間,等他將大和仙陸的事情和烈焰鳳凰仙族解決,就回三十三天域。

波多惜月季不是很厲害嗎?

他就幾個飛升境仙人回去,看她一個人能打得過幾個人。

只是在這之前,白瑜要先滅了絕情道,既然波多惜月季離開波多惜月季不是很厲害嗎?

他就幾個飛升境仙人回去,看她一個人能打得過幾個人。

只是在這之前,白瑜要先滅了絕情道,既然波多惜月季離開

只是在這之前,白瑜要先滅了絕情道,既然波多惜月季離開波多惜月季不是很厲害嗎?

他就幾個飛升境仙人回去,看她一個人能打得過幾個人。

只是在這之前,白瑜要先滅了絕情道,既然波多惜月季離開 大和仙陸的格局重新洗牌,兩天一流劍派佔據了原先新陰流劍派留下的三分之一地盤和不動產資源,散修公會佔據了風魔里三分之一的資源和地盤,剩下的全部由九大門派均分。

期間,白瑜提出關於烈焰鳳凰仙族的事情,得到很多門派的支持。

大和仙陸本來就這麼大,當初烈焰鳳凰仙族一出現就直接將整個沖繩島佔據,將上面的鹿兒島仙人趕盡殺絕。

當初鹿兒島也討伐過烈焰鳳凰仙族,吃了不小的虧,再加上其他宗門在一旁幸災樂禍,袖手旁觀,鹿兒島只能將這口氣咽下,如今島主三島京突破飛升境,再加上跟兩天一流劍派已達成聯盟,正好可以組成聯軍討伐沖繩島上的烈焰鳳凰仙族。

更別說白瑜現在跟烈焰鳳凰仙族有仇了。

痛打落水狗,其他宗門也非常樂意,這麼多宗門聯手,烈焰鳳凰仙族再厲害,難道還能強過十大宗門,其他宗門宗主自然連連點頭答應,信誓旦旦要將烈焰鳳凰仙族全殲。

·······································

兩天一流劍派的少宗主鳳凰寺白瑜大婚吸引了整個大和仙陸的矚目,除了極少數的宗門,幾乎所有能在大和仙陸叫出名字的宗門都來兩天一流劍派送上了禮物,前往兩天一流劍派祝賀.

因為來賓太多,又因為還有一些其餘的事情,鳳凰寺白瑜索性將自己的婚禮在兩天廣場上舉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