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傅父愣住。

方樂蓉心裡暗道不好,為了不讓靖安想起安清歡,她很少在他跟前,提起安清歡。回到A市,只想快點到家裡,沒事先跟傅叔叔打好招呼。

眼下,再阻攔傅叔叔,也於事無補了。

方樂蓉勉強扯出笑容,攔在了兩父子中間,道:「快別說了,咱們進屋子裡,吃飯吧。傅叔叔,我跟靖安流落在外,沒吃上好的。你可得做點美味佳肴,好好給我們補補。」

傅父心裡生出疑惑,但沒問出口。

方樂蓉推著傅靖安,徑自往裡面走。

傅靖安眸光沉了沉。

他忘記了前塵往事,但不代表他沒腦子。

方樂蓉擺明了,是不想讓他知道慕家的事,還有……父親剛才那番話,是在說他失憶跟慕家有關係嗎?

看來,要查清楚事情的真相,還是得多了解慕家。

……

吃過飯,傅父把方樂蓉拉到角落裡問:「靖安,他是怎麼了?」剛才跟他談話,好像不記得所有事了。

「叔叔,我之前一直沒跟你說,慕家給靖安灌了攪亂記憶的葯。他現在什麼都忘記了。」

「這……這……他們怎麼能這樣對靖安?」

傅父緊擰了眉頭,生氣的問。

「叔叔,那些世家豪門多的是齷齪手段,你太小看他們了。靖安能撿回一條命,已經非常幸運了。咱們還是別去招惹他們了。」方樂蓉道,「等明天收拾了東西,咱們一起搬去別的城市住吧。我和靖安找份工作,一個月怎麼說也有五六千,足夠咱們花了。」

傅父點頭說,「走吧,再也不要回這裡了。離慕家遠遠地,再也不跟他們有牽扯。」

他早就想搬走了。

留在這裡,只是為了等方樂蓉和靖安回來。

現在,他們倆回來了。

高冷Boss的命定妻 自己也沒什麼可留戀的了。

……

兩人商量好,傅父馬上收拾行李,方樂蓉則回家,接了自己的弟弟妹妹。

傅靖安在卧室里轉了一圈,找到了自己的一個筆記本。

翻看了前面幾十頁。

發現了一個叫安清歡的女孩。

幾乎所有的日記,都是跟她有關係的。

他能得到一個結論——自己很喜歡她。

可安清歡呢?

她現在在哪兒?

為什麼父親說,自己高攀不起她?

難道她是有錢人家的女兒?

傅靖安把筆記本,放到了自己的衣兜里,轉身出去找父親。

沒看到方樂蓉的身影,只有父親在忙碌的疊衣服。

傅靖安走上前,斟酌再三,開口問:「爸,你剛才說的安清歡,是誰呀。她現在在哪兒?」

傅父聽他提起安清歡,頓時氣不打一處來,瓮聲瓮氣道:「不是誰,一個無關緊要的人。我哪裡知道她在哪裡?你把東西收拾一下,明天我們要去崇明市區。」 傅靖安見父親如此避諱,心裡愈發肯定,安清歡與自己關係不同一般,「為什麼突然要去崇明?」

她聽方樂蓉說了,自己的老家就在A市的鄉下。

後來讀書也只跑到了市區。

崇明離A市那麼遠,這麼著急的搬到那邊,難道是為了避開安清歡和慕家嗎?

「爸,是不是慕家害的我失去了記憶?他們為什麼針對我?因為我喜歡安清歡?他們家的兒子或者親戚跟我是情敵嗎?」

傅靖安一連串的發問,惹怒了傅父。

他把手裡的衣服摔在了床上,大喊道:「張口閉口慕家!我看你還是沒得到教訓!的確是慕家把你弄成的這樣,難道你要去找他們報仇嗎?你別自不量力了!傅靖安,咱們是老實本分的命!鬥不過人家!他們動動小指頭,就能把你置於死地!」

「馬上收拾東西跟我去崇明,再也不要回來。不然,你自己留在這裡吧,我不會再管你死活。你也別拉阿蓉下水。她是個好女孩,為了你連命都不要了,你但凡有點良心,都別去禍害她。」

這次,方樂蓉幫他把兒子救回來。

傅父已經覺得虧欠她很多了。

若是兒子再跟慕家有牽扯,並禍及方樂蓉,那他只能以死謝罪。

傅靖安沉默的望著父親半晌。

而後,轉身默默地退出了房間。

傅父也不搭理他。

……

等把行李都收拾好了,傅父給方樂蓉打了電話,問她那邊怎麼樣了。

電話剛接通——

便聽到那邊方樂蓉說,「傅叔叔,我已經到門口了。您跟靖安準備好了嗎?」

「好了。」

傅父走出門,掛斷了電話。

看到方家的幾個孩子,熱情的跟他們打招呼。

方樂蓉把行李放在了客廳里,掃了一眼,沒發現傅靖安的身影,奇怪的問:「靖安呢?他怎麼沒在家?」

「剛才還在呢……」

傅父話說了一半,忽然想起來什麼,不由道:「壞了!」

「怎麼了?」

方樂蓉問。

傅父懊惱的抓了把自己的頭髮,說:「剛才他一直在我耳邊嘀咕慕家和安清歡。我就告訴他,是慕家害的他。他聽完這話,就沒影兒了。我還以為,他出去收拾行李了。樂蓉,你說,他會不會去慕家了?萬一慕家的人看到他……」

那不是羊入虎口嗎?

慕家能放過他一次,怎麼可能放過第二次?

方樂蓉聽言,不由得心慌意亂。

但她還是鎮定的說,「傅叔叔,你別著急,他身上沒錢,咱們先到處找找。實在找不到,再去慕家看看。」

「好。」

幾個人開始找傅靖安。

……

傅靖安離開家,腦子有些疼,扶著牆,站了一會兒,非但沒好轉,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他捂著疼痛的腦袋,一步步的向前走。

不知不覺間,來到一處老樹下。

望著參天的大樹,腦海里忽然閃過一個畫面。

但沒等他細想,畫面便消散的無影無蹤。

不行。

他不能跟著父親和方樂蓉離開A市。

既然是慕家把他弄成的這樣,那只有找到慕家的人,才有辦法恢復記憶。 第2108章雙生花:只要發現他,馬上解決

傅靖安沒有百分百的信任方樂蓉,和所謂的父親。所以,自從回到了家裡,他便把藏起來的錢,隨身帶著,沒有給任何人。

眼下,決定離開傅家,他用私藏的錢雇傭了一輛摩托車。讓車主載著他,到了一處地下買賣身份證的地方,買了個偽造的身份證,而後在市區的城中村,租了處房子。

落腳后,他四處打聽慕家的消息。

得知了慕家確切的地址,偷偷地去了慕家好幾次。

只不過,他沒跟慕家的人接觸,而是遠遠地觀望,看他們都在做什麼。

漸漸地……

熟悉了慕家的每張臉孔,他結合自己聽來的消息,將慕家所有人的關係都梳理清楚,並且跟他們本人的照片,做了對比的圖。

但只有這些不夠。

他依然沒發現安清歡的下落。

據說,安清歡是慕家的養女,也是慕家兒子的童養媳,但沒人能說清楚她的去向。

傅靖安在慕家門口,蹲點了半個月,那個謎一樣的女孩,始終沒出現。

她去哪兒了?

難道慕家對她也下狠手了嗎?

傅靖安在安清歡的名字上,打了一個問號。

必須找到安清歡。

她是一切的關鍵。

傅靖安決定買通一個慕家的傭人,跟他打聽,安清歡的消息。可是,他手裡的錢並不多。方樂蓉前去非洲找他,只拿了五萬塊。

除去機票、吃住和其他開銷,剩下了三萬五。

他用了一部分,還余兩萬八。

慕家那麼有錢,傭人的薪資肯定不菲。

想用兩萬多,打動他們,簡直是天方夜譚。

傅靖安思考了一番,還是覺得打工賺錢最緊要。

可手頭的身份證是假的,正式的單位肯定不能去。

唯一能去的,便是體力活了。

傅靖安在非洲過得並不好,跟著方樂蓉又風餐露宿的,也沒緩過來。

豪門蜜戰,妻限99天 肩不能扛,手不能提。

跟那些吃苦耐勞的農民工比,沒有任何優勢。

因此,連著找了工作好幾天,非但沒賺到錢,反倒搭進去了不少。

傅靖安有些氣餒。

也許……

自己不該在慕家這邊耗費太多的功夫,而應該跟著父親和方樂蓉去崇明。

那兩個傻子,肯定願意養著他,不用再受苦了。

當然,這個念頭一閃而逝。

他若是能安安穩穩的做一個失憶的人,也不會逃出傅家了。

早上——

傅靖安照舊出門,想去再找找工作。可天公不作美,剛出門便淅淅瀝瀝的下起了小雨。

他打開傘,向前走了幾步。

改變主意,決定再去慕家一趟,撞撞運氣。

說不定,能碰到安清歡呢?

……

另一邊,慕家——

慕洛琛將報紙放在桌子上,抬眸望向周文達:「還沒找到人嗎?」

「沒有。」

鑽礦方圓百里都搜索了好幾遍,傅家也派人去找了。

但依然沒傅靖安的消息。

他跟方樂蓉好像人間蒸發了,到處都找不到。

神魔因果 傅靖安的身份證,也沒有使用記錄。

周文達覺得,可能這兩人已經死在了非洲。

再也回不來了。

「先生,要不要讓非洲那邊的人停止搜索?出入境記錄那邊,會繼續盯著傅靖安的,只要他一回國,便會發現他的行蹤。」

「可以停止那邊的搜索,但國內的要加強。清歡這幾天要回來了,我不想出任何岔子。」頓了頓,慕洛琛補充道:「這次,不需要再留他的命了。只要發現他,馬上解決。」 第2109章雙生花:擦肩而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