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夜歌公主趕忙全身發抖的懇求道!

而所有子民包括此刻無憂國的國王和長老們,都流下了情不自禁的淚水,他後悔真不應該讓姜辰去採摘血紅花的,這樣他就不會。

而獸人國的三虎,和三眼獅王以及矮人族的老國王們,沒想到這個經歷了各種困難艱苦都活過來的大英雄卻死在了即將回家的路上,所有人都不能接受。

「開炮啊!」

姜辰仰天長嘯道!

而歌賽此刻渾身發抖,臉上布滿了淚珠終於發瘋似的喊道!

「開炮!」

當這聲命令下達,無數炮火只衝懸崖上,懸崖頓時燃燒出巨大的火花,伸出來的懸崖,直接被這猛烈的炮火給炸斷了,那些岩蛇也向著萬丈深淵下面落去。

那一刻所有人的心都死了,因為他們天下大陸的大英雄死了,沒有了在他們的見證下,完成了最有一件偉大的事情以後死了永遠的死了。

這一刻彷彿全世界都安靜了似的,所有人都不由得垂下頭痛哭著他們的英雄走了,這會徹底的走了。

「媽媽!那個飛在空中的是什麼啊!是大鳥嗎?」

這個時候天都廣場上的一個小孩兒吃著棒棒糖指著大屏幕上的角落一個飛在空中的東西說道!

對於小小年紀的他還並不知道此刻發生了什麼只看見身邊的大人們都在哭泣。

「那是!我的天那是國王殿下,他沒死!快看那飛在空中的是國王殿下」

這個時候那個母親激動的尖叫了起來,而隨著他這聲尖叫,所有人隨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在大屏幕上的角落裡一個滑翔傘般的東西正在飛,而上面掛著奄奄一息的姜辰。

這一刻天都廣場所有子民都喜極而泣的歡呼了起來。

「這太偉大了,在這種環境下都還能夠死裡逃生,這隻有是我們人族的大英雄姜辰殿下」

「看來天不滅我人族啊!真是上天保佑啊!」

而聽著外面震耳欲聾的歡呼聲,指揮室裡面一個將領立馬伸出了腦袋看去,這殿下死了這群人怎麼還歡呼了起來啊!

「我們的殿下沒死,萬歲!萬歲!」

聽著眾人的歡呼,這個將領有些摸不著頭腦,而這個時候他看向了屏幕發現果然有一個小小的滑翔傘在萬丈深淵和身後巨大的火焰下漂浮著。

「沒死!國王殿下沒死!」

這個將領瞬間尖叫了起來,而正在指揮室裡面痛哭的將領們隨著這個將領手指的方向看去,在隨著鏡頭一拉近,果然發現是姜辰殿下,只見此刻他幾乎已經接近昏迷,靠著滑翔傘隨著氣流的方向自由的飄著。

而夜歌公主和晚霞公主看到這裡哭得更大聲了。

歌賽更是激動的跳了起來。

「來人啊!傳我命令下去,讓遠征隊不惜一切代價找到姜辰殿下」

緊隨著歌賽發布了姜辰殿下死裡逃生的消息,這一刻整個天下大陸彷彿都響起了歡呼聲似的。

「我就說姜英雄絕對不可能這麼輕易就死去的,你們說是不是」

三眼獅王一怕鼻涕一帕淚的說道!

「就是!他怎麼可能死在我們前面呢!他這麼好的一個人,應該長命百歲,絕對不可能死的」

三虎也不停的擦著眼淚哽咽道!這些都是真正生死相交的兄弟,姜辰的死是他們發自內心難過的淚水。 很快,天翔如願以償得到了影樓,影樓里所有的員工都已經跟隨趙以諾自行離開。

「趙總,我們今天晚上去慶祝一下吧!」一個小妹說道。

「以後大家就不要再叫我趙總了,我現在已經不是你們領導了。」趙以諾尷尬的低聲說道。

「不過,慶祝這事,一定是難免的!」趙以諾繼續說道。

慶祝什麼?當然是慶祝他們這個團隊沒有解散!

「呦,這不是趙以諾嘛!」

突然,背後傳來一股熟悉的聲音。

這不是……李玲么?趙以諾看著緩緩走過來的李玲,頓時提高了警惕。

還有凌辰?

他們倆怎麼會在一起?趙以諾狐疑的看著面前的兩個人,眼睛里有些許不解。

「以諾,好久不見。」凌辰看著她,打了聲招呼。

「李小姐,好久不見。」李玲直接打了聲招呼。

「嗯,是挺久的。」李玲摳了摳自己的手指,輕聲回答。

「最近還好么?」李玲繼續問道。

「好得很。」趙以諾回答。

看著面前的三個人,趙以諾背後的員工一副副好奇的模樣,但有些人卻是氣不打一處來。

「李小姐,托您那些朋友的福,之前影樓還上過電視呢!」一個年輕姑娘故意說道。

李玲當然知道這姑娘話里的意思,只是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罷了。

「他們是他們,我是我,別把我和她們摻和在一起。」李玲繼續說道。

「真是厚顏無恥。」旁邊的一個攝影師不服氣的說道。

「這年頭,當然是誰有錢,誰就說了算,要不然,人家天翔也不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收購影樓啊。」李玲繼續說道。

自從她得到天翔要收購影樓的消息時,她就已經完全放棄了對趙以諾的打擊,因為她很清楚天翔比自己有勢力,而且那個人一出馬,倒還可以讓自己省不少力氣。

「李玲,你少說兩句。」旁邊的凌辰輕輕推了推她,趕忙說道。

「凌辰,你們倆認識?」趙以諾直接問道。

「當然認識,我們倆還是好朋友呢。」說著,李玲直接緊緊的挽住凌辰的胳膊。

難道這一切,都是凌辰指使的?

「凌辰,你告訴我實話,這件事情,究竟和你有沒有關係?」趙以諾繼續問道。

「你管那麼多幹嘛?」李玲直接擋在凌辰面前,鄙夷的說道。

凌辰低下了頭,沉默著,他知道這件事情,但是並沒有參與進來,可這對趙以諾來說就已經是在傷害她了。

「我知道了。」說著,趙以諾轉身便離開了。

「趙姐!」背後的年輕姑娘一邊大聲喊著一邊追了上去。

看著遠去的背影,凌辰的眼神黯淡了。他不知道該怎麼向趙以諾解釋……

「趙姐,你就別生氣了,事情都已經過去了,咱們應該向前看,不是么?」年輕姑娘低聲安慰著她。

趙以諾又怎麼會不明白這些所謂的大道理?只是她對凌辰有些失望而已。

算了,她和凌辰本來就不是一路人!

「走,姐帶你們去吃飯!」說著,她便站了起來,大踏步的走在前邊。

頓時,大家又熱鬧了起來。

一路上,幾個人相互打鬧著,玩耍著,看起來一點也沒有難過的樣子。路邊的幾個行人看到他們發瘋的模樣,一個個的都害怕的直接繞了道,反而給了他們更多的發揮空間。

「你們慢點,一定要注意安全!」前邊,趙以諾大聲喊道。

「趙姐,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婆婆媽媽的了?跟我老媽似的!」年輕姑娘大聲笑道。

「不過你比我媽年輕!」

「說什麼呢你,有你這麼說以諾姐的么!」

前邊的幾個女孩子又開始了追逐打鬧。

其實這樣也蠻好。看著這一張張開心的面孔,趙以諾的心中一陣欣慰。

事業沒了,他們還可以東山再起,只要團隊在,她就什麼都不怕。

「來,最近一段時間,真是辛苦大家了,在這裡,我感謝你們對我的付出……」趙以諾舉著酒杯大聲說道。

「從今以後,我們就是一支打不散的隊伍!」

「乾杯!」

而另一邊,黛兒也在和顧忘慶祝著。

「你和我合作,要是被趙以諾知道了,該怎麼辦?」黛兒直接問道。

「她早晚都會知道的。」顧忘回答。

「你就不怕她吃醋?」她繼續問道。

「不會,之前我都已經和她講清楚了。」他回答。

說實話,黛兒曾經說服自己要放下顧忘,祝福面前的他和趙以諾之間的感情,可是許久過去了,她卻發現自己怎麼也忘不掉面前的這個男人。

「顧忘,假如有一天,我要是再來追求你,你會怎麼辦?」黛兒故意問道。

「好馬不吃回頭草。」顧忘低聲說道。

雖然黛兒從小都是在國外長大的,但是她接觸的教育卻是廣泛的很,自然也理解顧忘剛才那番話的含義。

但是巧了,她偏偏就喜歡吃那回頭草。

「正面回答我的問題。」她認真的說道。

「黛兒,如果你和我合作,還懷著其他的目的,那麼我寧願沒有這次合作。」顧忘直接說道。

他說的很直白,答案但卻是在黛兒的預料之中。

「你就這麼看不上我。」說著,黛兒直接將酒杯里剩下的紅酒一口氣全喝了下去。

「沒有看得上看不上這一說,我們只是合作夥伴。」顧忘提醒著。

還真是一個謹慎的男人!黛兒別過臉去,看著窗外,陷入了沉思。

她就是很不甘心!不甘心面前的這個顧忘為什麼會對趙以諾那麼平凡的女人死心塌地,卻對她這個名媛千金置若罔聞!

「你很好,各方面都很優秀,我相信,終有一天,你一定會找到你的真命天子的,祝福你!」說著,顧忘直接抿了一口紅酒。

這麼冠冕堂皇的話,想不到也會從他顧忘的嘴裡吐出來!黛兒冷笑了一下,沉默著。

果然,他對自己真的就像是對待一個普通的客戶一樣,很是紳士和謙卑,其中也不不乏一些恭維。

「謝謝你的祝福。」黛兒笑了笑,回答。 此刻姜辰早已經沒有了意識,完全是把身上的衣服撕成了布條把自己給綁在了滑翔傘上,任憑滑翔傘隨著氣流,漫無目地的朝著遠方飄去。

「搜索到殿下現在的位置沒有!」

指揮室裡面歌賽此刻雙眼還通紅的對身邊的將領們詢問著。

「探測到了,他現在的位置已經飄出了岩蛇谷的範圍,而且身後也沒有岩蛇的追擊了,從我們現場反饋回來的畫面和數據看這群岩石應該是回去了,並沒有在追擊了,可能想著殿下已經死亡了的緣故了吧!」

「好的!你立馬通知在岩蛇谷外圍的導彈先鋒部隊,以最快的速度去救治殿下,還有便是盡量多安排一些隱性的攝像機監控岩蛇谷裡面岩蛇的情況,雖說這群傢伙不會出岩蛇谷對我們不會造成什麼危險,但是能夠密切監視他們,他們萬一有個什麼反常,我們也好第一時間有反應聽見沒有?」

「是!」

很快歌賽下達了命令不得不說,如果姜辰最適合做國王的話,那歌賽就是下一個最適合做國王的人,他是一個無比有頭腦智商和遠見的人。

當確定好姜辰的方位以後,救援隊便立刻出發了,直升機開始在蠻荒森林裡面搜尋著,最後在一顆巨大的樹上發現了姜辰的身影,只見他已經完全處於了昏迷狀態。

隨性的醫生立馬對其進行了救治,要是放在以前那個醫療水平的話,就算姜辰被尋找到,也不可能救治活的,不過好在現在有著和現代世界般發展的醫療水平,現實各種抗生素給姜辰用上了。

面對姜辰的流血過多,便對其進行了輸血,然後以最快的速度朝著天都城敢去。

天都醫院應該是天下大陸目前來說最好的醫院,因為這裡有接近現代最好的醫療水平,甚至獸人族和矮人族以及其他族都派遣了他們族類最聰明的人在這裡來學習技術,好到時候把優秀的醫學技術給帶回他們自己的部落。

「姜辰!姜辰你能聽見我說話嗎?姜辰」

當接送姜辰的直升飛機,落在天都的停機場的時候,夜歌公主和晚霞公主早已經哭成了一個淚人兒似的,撲了上去。

「殿下!現在情況很是不樂觀,需要立馬搶救,請讓一讓」

聽著隨性的醫生這麼一說,夜歌晚霞自然不敢浪費時間趕忙讓開,而最好的醫生團隊已經開始準備就緒了。

得知國王殿下成功回來的消息,大伙兒雖然激動,但是現在卻高興不起來,因為他們得知國王殿下的此刻的情況無比的危險虛弱,搞不好回來的只是一具冰冷的屍體了,他們開始點燃了他們天下大陸人族古老的天燈,開始對國王殿下祈禱,祈禱他們的英雄國王千萬不要出事兒。

經過CD拍片和各種精密儀器的檢查,發現姜辰斷了三根肋骨,而且中間的脊椎骨也受到了破壞,而且胃和內臟出血,這要是換著一般的普通人可能早就一命嗚呼了,而他不知道是靠著什麼意志力和體力居然能夠在如此巨大的轟炸下,逃了出來,真的是命不該絕嗎?

此刻沒有多餘的時間,這些最好的醫生教授趕忙對姜辰實施手術。

「讓我進去!快!讓我進去」

當得知姜辰斷了好幾根骨頭而且傷到了中間的脊椎骨以及內臟出血的時候,晚霞公主說什麼也要進去,畢竟就算他們救活了姜辰,姜辰有很大的幾率可能會出現癱瘓或者半邊癱之類的。

「公主殿下我知道你此刻無比的著急,但是裡面的醫生正在忙於做手術是不能有半點外界打擾的啊?」

守在門口的將領們趕忙相勸道!

「讓我進去,你不知道我會治療術,醫治病人嗎?我知道現代的醫學固然厲害,但是夾在著我們天下大陸神秘的醫學方法,可能會起到更好的作用,至少我已經接過無數戰士的殘臂斷腿了,而且都萬豪如初,要是國王殿下到時候癱瘓了你們負得起這個責任嗎?」

「就是!快讓晚霞進去!」

夜歌公主也在一旁附和道!而看到這個情況守在門口的將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還是宣布了開門。

而晚霞公主趕忙急匆匆的沖了進去,路上還有醫生護士擋著,但是晚霞公主已經來不及解釋了,直接衝進了手術室,而手術室此刻的手術正進行的熱火朝天,面對姜辰碎了的肋骨,他們正在小心翼翼的用鋼釘想怎麼把他給接上,猶豫是國王殿下他們不敢有一絲馬虎,要爭取每一塊骨頭都不能出錯,要是那一塊骨頭沒有銜接好鬆動了,到時候就會形成倒刺,就好像骨質增生一樣直接刺著肌肉,讓患者坐立不安。

但是面對突然闖進來的公主還是讓這群醫生有些窩火。

「公主殿下請你出去,你這樣會要了國王殿下的命的」

「我如果不進來才會要了國王殿下的命,我說了我承認你們的現代的醫學很強,但是我們古老的神奇醫學也有著很好的效果,我已經治療過無數斷腿斷手的士兵了,經驗搞不好比你們還豐富,你們稍微讓一讓,讓我來看看這是什麼情況。」

說著晚霞公主也不顧這些醫生教授願不願意,直接擠進了人群,發現此刻姜辰的後背已經被劃開,他們正在血淋淋的肉泥拼接碎掉的骨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