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倆人沉默,突然紀景言的電話來電。

他接起,聲音低柔的問:「老婆,這麼早,起來了?」

寧嘉在電話那端小心翼翼的問:「你自己一個人嗎?去上班了?」 紀景言柔聲說:「是啊,在路上,你吃早飯了沒?」

寧嘉聲音低低的說:「還沒吃呢,我媽在做呢。」

他樂呵呵的問道:「咱媽給你做什麼好吃的?」

「不知道。」寧嘉語氣淡淡,手緊握著電話,「景言,我想你了……」

「嘉嘉,我也想你了……」紀景言聽她叫這聲景言,心都碎了。

寧嘉直覺不太對,問:「你是自己一個人嗎?」

紀景言頓了片刻,直言不諱道:「不是,我和叢汐月在車上呢,我倆談點事而已。」

「我相信你,你別緊張。」寧嘉呵呵笑了兩聲說,「老公,我先不說了,我媽發現就壞了,有時間我再給你打電話。」

紀景言皺眉,但礙於叢汐月在身邊,也不好說什麼,只好應道:「那好,你好好吃飯,好好睡覺啊。」

掛斷電話,叢汐月見他換了的臉色,揶揄他說:「從昨天到現在,只有你和她打電話的時候,才是真心的笑,沒想到你生氣兇巴巴的樣子,對自己愛的人柔情起來也蠻深情的嘛。」

紀景言扯了扯嘴角,沒說話。叢汐月見他不愛搭理自己,也不自討沒趣,也不再說話了。

寧嘉掛斷電話,剛刪掉和紀景言的通話記錄,寧姨就進來了,一眼就看到了她手裡的手機,不高興的問:「給紀景言打電話了?」

「沒有,我要給雨晴打個電話,你就進來了。」寧嘉臉色不悅的說。

「吃飯了。」寧姨說:「吃完再給雨晴打吧。」

寧嘉跟著寧姨從房間出來,在餐桌前坐下,看著四菜一湯,都是自己愛吃的,心裡又不禁暖上了幾分。

「媽,這白天就我一人在家,做這麼多的菜我也吃不了,現吃現做唄。」寧嘉夾了一個可樂雞翅放到寧姨的碗里。

寧姨啃著雞翅,說:「這幾天我就先不去店裡了,我在家陪你幾天。」

寧嘉一聽,吃菜的手頓了一下,「您可真是豁出去了,為了看我,連店都不去了,放得下心嗎?」

「這你不用管,等下吃完飯,咱倆好好談談你的事。」寧姨說。

「您想和我談什麼啊?現在就說吧。」寧嘉倒是一副豁達的樣子。

寧姨瞥了一眼她,夾著菜說:「我知道你生我的氣,昨天媽做的也確實沒有考慮你的感受,但我不後悔,再來一次,你媽我還會照樣不由分說的就把你領回來!」

寧嘉沒說話,繼續聽寧姨說。

「我看你和景言你們倆呀,早晚得黃,你們那結婚證也失了效,景言他呢,又被家裡安排好了老婆,這紀家的大門,我看你到死也進不去。」寧姨說到這,看了看寧嘉的臉色,頓了一下,接著說:「景言是說會來接你回去,可她家裡那位呢?他父母又能同意嗎?你也別說媽這車軲轆話翻來覆去的說,這問題都擺在這,不說不行。」

「媽,您也別鋪墊了,您就說你想說的吧。」寧嘉不耐的說道。

寧姨給寧嘉盛了一碗蓮藕排骨湯,放到她面前,語重心長的說:「媽想說的,都是為了你好的。嘉嘉,你就別等景言了,現在都知道他結婚了,你在外人眼中是什麼地位?那就是小三兒啊,婚禮上的事,媽都夠丟臉的了,你也該為自己想想,別最後坑了自己。」

寧嘉雖做好了這種心理準備,可聽進耳朵里,心裡還是不舒服的。

「媽,那孩子怎麼辦?」寧嘉挑著眉的問。

寧姨手杵著腮幫子,抿唇思慮片刻后說:「嘉嘉,這孩子生下來那就是私生子,紀家未必會要,你又是未嫁的姑娘,有了孩子,以後可不好再找,我想呢……不然這孩子,咱生下來后,就送孤兒院去吧。」

「媽!」寧嘉氣的摔了筷子,生氣的說:「你怎麼能說出這種話呢?」

「你別急,我能這麼想,不也是都為了你?如果紀景言他那邊一直斷不了,你還真要領著孩子等到老啊?」

「景言他不會不來找我的!我相信他!」寧嘉情緒有些激動的說:「媽,我知道你所有的一切都是為我好,但我理解不了,今天的話,我就當沒聽過,以後你不要再說了。」

「那你就給他當小三兒?遭人唾棄,生的孩子被人戳脊梁骨?」寧姨痛心疾首的問。

寧嘉低頭,一臉的倔強,咬著下嘴唇,半晌后說:「要是景言真的不來找我了,那我就生下孩子遠走他鄉,不留在這給你丟人現眼!」說完,她氣得站起來,怒氣沖沖的回了房間。

寧姨對著她背影開口要說什麼,卻張了張,還是什麼都沒說出來。轉過身來,眼裡淚光閃閃,盯著桌子上的菜,默默無聲。

寧嘉回了房間,氣的眼淚流出來,拿過手機,看著上面老公兩個字,想了想,手往下滑,給莫雨晴打了過去。

「嘉嘉。」莫雨晴的聲音在電話裡帶著焦急的語氣,「我現在正忙著,等下給你回過去啊。」

「好吧,你先忙。」寧嘉說完,掛斷了電話。

盤腿坐在床上,心裡空落落的,看著外面,春日明媚,她把手機鑰匙裝進小包里,換了一身衣服,要下樓去溜溜彎。

寧姨看她換了衣服從房間出來,問:「幹嘛去呀?」

「悶得慌,下樓溜達溜達。」

「等我換個衣服,陪你一起。」

「你在家歇著吧,我溜達溜達就回來,你別跟著了。」寧嘉邊說換了鞋出去了。

上午陽光正好,樓下小區里坐了不少老頭老太太,還有帶孩子玩的。寧嘉慢悠悠的溜達,見到認識的人就打聲招呼。

「誒,對,就是她,寧嘉,她和她媽一起開小吃店的嘛。聽說啊,原來是個三兒,聽說婚禮上被新郎父母給攆走了,你說她媽辛苦把她養大,就做這見不得人的事,這麼大的姑娘怎麼就不懂事呢?」

「看那肚子怎麼也得有五個月了,你看看,現在那男人也不要她了,孩子還懷著呢,以後怎麼辦?多丟人啊,這以後領著拖油瓶找下家,誰要她啊!」

「現在的姑娘啊,就是不自尊自愛,為了錢,什麼事都能做!」

角落裡,嚼舌根的話一句句的飄進了寧嘉的耳朵里。她心裡聽著難受,但臉上若無其事,嘴裡哼著歌,悠閑自得的拐進了小涼亭里。 寧嘉坐下,頭靠在柱子上,心裡難過,這些長舌婦在背後能這麼說自己,自然也會說媽媽。眼淚無聲的落下來,真是真切的感受到什麼叫人言可畏了。

小手包里的手機響起,她擦擦眼淚,拿出一看,是莫雨晴。

「雨晴。」寧嘉問:「忙完了啊。」

莫雨晴喘口氣,說:「周一要開例會,工作上的事也不少,這剛忙完,就給你回電話了。」她聽出她話里懨懨的語氣,關心的問:「還和寧姨生氣呢?聽你好像在外面呢是不是?」

「你都不知道我媽跟我說什麼……」寧嘉忍不住眼淚唰地掉下來了,聲音也儘是滿滿的委屈。

莫雨晴說:「嘉嘉,先別哭啊,寧姨不管和你說什麼,出發點肯定都是為了你好,你們倆好好溝通,會好的。」

「不會的。」寧嘉抽噎著說:「我媽叫我不要等紀景言了,說等孩子生下來后,就送孤兒院去,你說說,我聽了能不生氣嗎?她怎麼能這麼說呢?」

「啊?什麼?」莫雨晴驚訝不已,「寧姨真的這麼說?」她又沉吟片刻后說:「其實,寧姨這麼說,也不是沒有道理,她有這個顧慮,也是人之常情。」

她同情的嘆了一口氣,說:「別和寧姨置氣了,她也不容易,你現在這樣,她比誰都難受。多體諒一下吧。」

「我也知道啊,可我聽她那麼說,是真的很生氣。」寧嘉說著說著,眼淚又出來了。

莫雨晴哄著她說:「別哭了,想想孩子。我看寧姨也不會真的會把孩子給送孤兒院,咱們要對景言有信心嘛!對了,這事,你要和景言說嗎?你心裡怎麼想的?」

寧嘉說:「我沒怎麼想,就暫時等景言唄,孩子生下來了他還沒回來,那我就自己養著,我生的孩子,我養!」

「你別胡思亂想了,你現在就好好養胎,景言不會始亂終棄的!」莫雨晴安慰說。

「這話我也不能和他說,只希望他別讓我失望!」寧嘉幽幽的說。

「不會的!」莫雨晴心疼這對苦命鴛鴦。

「雨晴,公司樓下有人找。」突然有同事對她說。

莫雨晴點頭示意,對寧嘉說:「嘉嘉,我先不說了,有人找我。」

「好,你忙去吧,回聊。」隨即掛斷了電話。

頭依舊靠在柱子上,腦子裡亂七八糟的,不知道在想什麼。

莫雨晴在電梯里,猜想是誰來找自己,反正感覺不會是顧邵霆,要是他的話,就直接殺上來了。

出了電梯,正邁步朝外走的時候,突然一把熟悉的聲音叫了聲她的名字:「莫雨晴!」

莫雨晴下意識的停住腳步,循著聲音望去,看到輪椅上帶著促狹的笑的蕭遠航,驚得立時瞪大了雙眼,脫口問道:「你怎麼來了?你不是回晉城了嗎?」

「回晉城就不可以再回來嗎?想你了呀!」蕭遠航遙控輪椅,來到了她面前。

莫雨晴下意識的往後小退了兩步,看著他的腿,關心的問:「腿好些了嗎?」

蕭遠航也低頭看自己的腿,沖她把腿稍稍抬起來一點,說:「石膏還沒拆呢。」

「那你不好好躺床上休養,大老遠的跑這來幹什麼?真是吃飽了撐的!」莫雨晴沒好氣的說,又左右看看有沒有人看這邊來。

蕭遠航笑,「寶兒,你這是在關心我嗎?」

「你少臭美了!」莫雨晴嫌惡的說:「蕭遠航,我發現你就特別能刷新我對你的認知,能別這麼噁心的叫我嗎?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她又說:「我還要工作,你走吧,以後別來公司找我!」

總裁輕點愛:前妻求再嫁 「那我來接你下班,你陪我去吃頓飯。」蕭遠航得寸進尺。

莫雨晴瞪他,警告他說:「不許來接我!聽到沒有!」

「怕顧邵霆看到?」蕭遠航痞痞的笑著,「放心,今天他不能來接你下班。」

「你怎麼知道?你憑什麼這麼說?」莫雨晴疑惑的問。

蕭遠航沖她挑挑眉,「這你就別管了,不是還有工作要忙呢嗎。快上去吧。」

莫雨晴狐疑的看著他,轉身就走。

剛走兩步,蕭遠航在後面又叫住了她,「誒,回來!」

「幹什麼?」莫雨晴轉身,又走了過去,問:「怎麼了?」

蕭遠航稍稍上前,對她說:「蹲下。」

「你要幹什麼?」莫雨晴警備的問。

「不幹什麼,又不能吃了你!」蕭遠航催道:「快點,蹲下來。」

莫雨晴看了眼他那條為了救自己而受傷的殘腿,只好依言蹲到了他面前,仰頭問他,「要我蹲下幹什麼?」

蕭遠航身子向前,雙手作勢圍住了她的脖子。她往後就要躲,卻被他制止住了。

「別動!」他聲音低柔,雙手捏住了她脖子後面的領子,說:「你看看你,西裝領子都立起來了,大公司里的人都你這儀錶啊?段承軒也不說管管。」他說完,還不等莫雨晴有所反應,又快速的在她臉頰上親吻了一下,狡猾的笑著說:「可以了,上去吧。」

莫雨晴怔愣,沒想到他會在大庭廣眾之下親吻自己,嚇得她趕緊左右看看有沒有人看到。她又氣又羞,咬牙切齒的說:「蕭遠航,你個王八蛋!」又不解氣的在他胳膊上捶了兩下,起身快速離開。

蕭遠航見她狼狽的樣子,不厚道的笑出了聲,莫雨晴聽到後面爽朗的笑,轉頭看他,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進了電梯。

「海生,」蕭遠航笑過後,叫了身後的少年,期盼的問:「你有沒有覺得,我和她更近了一點?」

海生說:「是,少爺,小姐看著確實不像從前那麼怕你了,也和你說話了,你們看著就像是朋友似得,真好。」

「就看著只像是朋友嗎?」蕭遠航挑起眼角問。

海生腦瓜轉的快,忙說道:「也不是,剛才少爺親小姐那一下,就是男朋友該做的,外人看了,指定會以為你們是一對戀人。」

「嗯,這話還差不多。」蕭遠航被這話說的心下滿足的很,臉上又露出笑來。

「走吧,下班來接她。」他又問:「吃飯的地方訂好了?」

「都訂好了,放心吧,少爺。」海生答道。

莫雨晴回了辦公室,心裡想蕭遠航剛才的話,不放心的給顧邵霆打了過去。

「邵霆,你晚上能來接我下班嗎?」 顧邵霆聞言笑著問,「怎麼了?想我了?」

狼性囚愛:總裁不可以 莫雨晴說「嗯,想讓你下班來接我。」

「可以啊,沒問題」顧邵霆爽快的答應道,「晚上想吃什麼?」

莫雨晴突然腦中靈光一閃,自己是不是傻?叫邵霆來接下班,那豈不是就會看到蕭遠航了?不可以啊!

她又連忙說到「那個,邵霆,你還是別來接我了,我剛想起來今晚要加班。」

「加班到幾點?我等你也行。」他說。

「還是別的了,你等著我,我還怪著急的,算了吧。」莫雨晴搪塞道。

「那好吧,回家注意安全。」顧邵霆囑咐道。

掛斷電話,莫雨晴心裡腹誹,自己差點掉進蕭遠航的坑裡!心裡不想被蕭遠航接下班,那不如就請半天假,讓他接不著。

說做就做,中午吃過了飯,莫雨晴就跟高主管請了假,先走了。她也無所事事,想到寧嘉今早給自己打電話時的狀態,她有點擔心,怕她鑽牛角尖,決定去看看她。給她打了電話過去,得知在家,直奔而去。

莫雨晴在去的路上買了些寧嘉愛吃的小零食,敲開門看到寧姨在家,詫異的問「寧姨,你怎麼在家,沒去店呢?」

寧姨笑笑,把她讓進屋,打趣的說「就許你休息,我一個老太太一把老骨頭了還不能休休啦?」

「能,能,寧姨,你最辛苦,最應該好好休息休息了!」莫雨晴摟著寧姨的肩膀哄著說。

「你快進去吧,和我生氣了,心情不好,你好好陪她聊聊天。」寧姨小聲的說,「雨晴,晚上在家吃飯,姨給你做好吃的。」

「好,想吃你做的干鍋蝦。」莫雨晴說著舔了舔嘴巴。

進了房間,莫雨晴見寧嘉靠在床頭,戴著耳機,磕著瓜子,追劇追的正起勁著呢。

她把小零食往她跟前一放,揶揄她說:「你這行啊,這小瓜子磕著,小劇追著,可真愜意啊。我這在路上都幫你把紙巾給買好了,就為了能在你跟我哭訴的時候派上用場,現在一看,得,紙巾你留著啃鴨脖的時候擦嘴吧。」

寧嘉把平板關閉,嬌嗔的說:「你怎麼這麼討厭呢?我都什麼樣了,你還跟我貧!」

莫雨晴坐在她對面,「你看你,怎麼那麼不懂我的心呢?這不逗你玩呢嗎。」

寧嘉失意的搖頭噘嘴,哀嘆一聲,「你們現在誰逗我我都開心不起來!」

「怎麼,你老公都不行?」莫雨晴笑嘻嘻的問:「想不想見見他?雖然你們才分開,但我覺得你們肯定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呀!」

寧嘉眼裡冒出點點星光:「是他叫你來的?」

「很抱歉,並不是。」莫雨晴撇撇嘴,「我可以帶你去找他呀,你媽不會起疑的。」

「那你怎麼說呀?」寧嘉說:「我媽老奸巨猾,我和你出去,她肯定會猜出八九不離十的。」

「想那麼多幹什麼,猶猶豫豫的,還想不想見你家紀景言了?去,換衣服去!」莫雨晴命令道。

一切準備就緒,倆人從房間出來,寧姨在客廳沙發上擇菜,一邊看著苦情戲,眼珠一轉看到倆人,不在意的問:「要出去啊?」

「不是,就下樓轉轉。」莫雨晴笑著說:「一會兒就上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