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透過前方的鏡子,看到女人那麼笑容,顧承恩這心中咯噔一下,不知是什麼滋味。

突然猛然一個剎車,林青青直接撞了個正著,腦袋都被撞的嗡嗡的。

隨即,又連忙惶恐的趣問:「這是個什麼情況?怎麼好端端的突然急剎車?」

小人攀天 說話期間,又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無辜的額頭,白白遭了這麼一個罪過。

聞言,顧承恩卻冷笑一聲,”如果你承認女人都是口是心非,我就告訴你答案。」

這話說的實在沒來由,不就是想讓想承認,剛才說的都是違心的話嗎?

然而,林青青但腦袋一根筋見到顧承恩都已經激動得語無倫次,此刻他生氣更是不知所措。

「也不能以偏概全嘛,我說的是實話,你不要生氣!」

……

有那麼一瞬間,顧承恩真有一種想要撞死自己的衝動,之前是誰借著醉酒給他表白,現在又翻臉不認人!

把別人的心思搞得一團糟,她早在這裡樂在其中,不為所動!

隨即見男人不再多說,陰沉著一張臉,直接踩了油門,一路快速而去。

等到車子停下,這才憤然的甩了車門,替她開了後座的車子。”下來。」

這一臉嫌棄和不耐煩的態度讓林青青不知所措,只能連忙跟著惶恐下了車子。

也不知究竟是哪裡得罪他了,明明之前還好好的,”那,我走了。」

輕輕蠕動著嘴唇,此刻越發的不甘,故作聲張只能夠丟下道別的話,連忙踩著腳步,毫不猶豫的便衝進了別墅裡面。

可是在那關門的一瞬間,林青青忙不停倚靠著門,多幾分大口喘氣,心有餘悸的惶恐模樣。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調侃的聲音,卻冷不防的響了起來,”呵呵,你這小丫頭,至於這麼激動嗎?」

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喬語,方才在窗戶口上將那一幕都看在眼裡。

說好的等酒醒就送回來,沒想到直接到了第二天晚上!

隨即,冷不防的就直接湊到了林青青面前,多了幾分意味深長的姿態,”趕緊告訴我,你們兩個都發生了什麼呀?」

林青青看著突如其來的女人,卻多了幾分惶恐之色,眸光微微一陣,又忍不住甩了個白眼,”能發生什麼呀?我剛才都要嚇死了!」

兩個人說著一路坐到了沙發上,只見林青青不斷的到這湖裡面的水,一個勁兒的喝著。

連續喝了三大杯,這才微微回過神來,又緊跟著深深吸一口氣,”你可是不知道,這莫名其妙的,讓我和他們去看電影,還送我回來,結果對我發脾氣,你說我這究竟怎麼得罪他了?」

林青青就是想破腦袋都想不通,看電影的時候盡量不打擾他們的二人世界,讓自己降低存在,車子里不說話則已,一說話對方更是不爽。

聞言,喬語卻沒忍住,捂著嘴唇大笑起來,”你這丫頭,平日里追人不是挺得心應手的嗎?怎麼還自己鬱悶起來了?」

看來這林青青,也並非表面這麼大大咧咧,還知道什麼叫做糾結難為情嘛!

聞言,林青青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你可就不要再繼續打趣我,我現在都快鬱悶死了,你說這顧承恩和白秋雨之間……”一想到兩個人在一起。

自己儼然成了多餘的第三者,林青青這心中就煎熬萬分,愛而不得也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喬語若有所思的摩挲著下巴,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其實你也不用這麼扎心,要是兩個人真的有什麼,又怎麼會讓你去做電燈泡,你應該勇於嘗試才對!」

隨著喬語這一番鼓勵,林青青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也不知個所以然。

這件事情過去兩天,秦凱這雖然有了白秋雨的聯繫方式,不過每次都是被不待見的模樣。

「你說說這秋雨,號,我這麼一個大帥哥熱心的往上倒貼,他非要熱臉貼在人家顧承恩那個冷屁股上,我究竟哪點不如他?」

秦凱這掛了電話,雙手踱步在辦公室里來回徘徊。

對於自己的肯定,那叫一個相當優秀,助理卻沒忍住,尷尬點了點頭,”其實人家顧總也不差嘛……」

聞言,秦凱一陣蒙圈,歪著腦袋,以不可思議的眼神看向了自己的助理,多了幾分詫異的目光,”不是,你是不是顧承恩派來的卧底?怎麼凈跟著胳膊肘往外拐呢?」

……

此言一出,鴉雀無聲,糾結許久,秦凱這才直接約了林青青。

「歸根究底,都是因為這個林青青不努力,所以才讓白秋雨有機可乘,必須得好好說教她一番?」

秦凱這沒來由的,直接將責任都推到了林青青的頭上。

林青青應邀見面,咖啡廳裡面,依舊是如同以往那種優雅的格調。

在角落的位子上,一個戴口罩的男子,此刻即使是口罩,也無法遮擋住他那傲人的光芒。

修長的身姿,還有與眾不同的氣質,一看就知道是帥哥一枚。

林青青跟著走了過去,可是沒想到的是,這跟隨在秦凱身邊的,居然還有陳晨!

「你怎麼也在這裡?”林青青多了幾分詫異,看著陳晨,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

聞言,陳晨連忙解釋了一番,”我和小凱是朋友,就是來蹭個飯的,你可以無視我。」

實際上,就是想要借口看一眼林青青,這才死皮賴臉的跟著過來。

林青青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屁股剛剛落座,秦凱卻突然拍了一些桌子,”林小姐,你說說你,長得漂亮又有錢,溫妥妥的白富美,這麼活潑可愛,怎麼連個男人都搞不定呢?」

……

這突如其來的一陣誇獎,說的倒是準確無誤,就是這態度有點沖人。

林青青一陣蒙圈,瞬間有些不知所措,落下的屁股,此刻顯得有些無處安放,”不是,我怎麼了?」

「你還好意思問,女追男隔層紗,你怎麼搞的像是沙丘呀!就是因為你拿不下顧承恩,所以秋雨才一直不理我,我連個縫都鑽不進去呀!」

秦凱這越說越鬱悶,好不容易啊,之前顧承恩出事,自己能鑽個空子。

現在倒好了,白秋雨那黏的事越發緊湊。

林清清卻忍不住一陣語塞,這種事情都能夠怪到她的頭上,請他的腦迴路,還真是非一般常人所能擁有的。

不過,再轉念一想,何嘗是她不努力,只怪白秋雨太有實力。

就在這個時候,陳晨卻沒忍住開口說話,了一眼身旁的秦凱,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你怎麼能這樣對待女孩子呢?說不定人家就不喜歡顧承恩。」

說不喜歡那是假的,秦凱之前與他們相處,這怕是一個瞎子都能夠看出來,林青青對顧承恩的意思。

秦凱方才想要說些什麼,卻看晨晨突然對著林輕輕安慰道:「青青,沒關係的,其實周圍有很多優秀的男人,你應該把眼光放寬闊一點嘛,何必為了一棵樹,就放棄整片森林呢?」

聞言,林青青微微抬起眸子有些不明,所以卻見趁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裳,多了幾分莊重的意味。

旁邊的秦凱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心中卻若有所思,”感情就不開竅的小子,現在是遇到了真愛呀!」

隨即,突然輕咳兩聲,”我肚子疼,你們聊。」

所謂知心莫若兄弟,秦凱走後兩個人相對而坐,林青青卻不為所動。

就在這個時候,辰辰卻一把捏住她的手,多了幾分期待,”其實,有喜歡的人擺在你的面前,你應該也要好好珍惜才是。」

這突如其來的深情,讓林青青有些不知所措,其中的茫然那是再明顯不過。

林青青一陣蒙圈想要縮回手,奈何對方抓的有點緊,又連忙尷尬抽搐嘴角,”你可就別開玩笑了,就算安慰人,也不帶這麼安慰的!」

然而開玩笑是他真的想多了,陳晨這一雙期待的目光。

那透露的是無比的真摯,”我沒有和你開玩笑,若是玩笑天打雷劈,早在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就已經心儀於你。沒想到緣分再一次讓我們相遇,說不定我們就是上天註定。」

林青青感覺自己血壓都要上來了,最終這才猛然一發力,抽回了自己的手,連忙惶恐搖頭,”對不起,太突然了,我。」

林青青糾結之時,對方卻拿出了一疊明信片,”呵呵,我知道你需要時間考慮,這個東西送給你。」

明信片上的人,正是顧承恩。 夏熏溪是不會相信的,可是錢滿月說得那麼明顯,很多事情不是自己不相信就可以忽略的。

夏熏溪有些不安的攪動著手中的咖啡杯,總是有些心神不寧的往門口望去,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

既希望這件事不是他做的,又希望這件事情是他做的,也許是他做的,說不定自己還能夠找機會哀求他一下!

艾德在車內的時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領帶,進咖啡廳的時候,還在玻璃門前照了一下自己的形象,看到整個人沒有任何不妥的時候,才裝出一臉隨意的樣子往裡面走去!

笑著在夏熏溪的對面坐下,淺笑著跟一旁的服務員說到:「一杯摩卡,謝謝!」

轉頭看著夏熏溪正目光灼灼的看著自己,輕笑到:「怎麼了?許久沒見認不出來了呀!是不是變帥了很多!」

「阿德出事了,你知道嗎?」

原本以為這個問題要問出來需要很大的勇氣,可是現在一開口才發現原來其實這件事情也沒有那麼難以開口!

如果真的要說難以開口的話,應該是那個真的做了虧心事的人吧!

「對!我做的!」

「阿哈,我就說了吧,這件事情怎麼可能是你做的呢……不是……」

夏熏溪楞了兩秒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艾德追問到:「你剛才說什麼?你說這件事情是你做的?你不會是少說了一個字吧?」

夏熏溪的臉色有些難看,她好像聽到了什麼奇怪的話?怎麼就會是他做的呢?如果真的是他做的話,為什麼他要如此爽快的承認呢!

艾德淡定的拿貨夏熏溪面前已經有些涼的咖啡喝了一口感慨到:「有些東西還是要在適當的時候用才是最合適的!」

「為什麼?」夏熏溪有些失神的看著艾德!

為什麼要對我身邊的人下手,為什麼要傷害阿德,為什麼要如此輕易的就承認了,又為什麼要獨獨放過自己?

艾德當著夏熏溪的面將她的咖啡整個喝了一個底朝天然後才對著服務員說到:「給她來一杯溫牛奶,謝謝!」

夏熏溪情緒有些複雜的皺起眉頭看著艾德,她實在是有些不明白艾德這個人!他到底想要幹什麼?自己這麼多年以來是不是其實重來都沒有認識過他呀!

「你想聽什麼?」

艾德帶著柔和的笑容看著她說到:「這些年發生的事情有沒有感覺自己的人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是不是突然覺得原來作為千金小姐其實也不是無憂無慮的!」

夏熏溪眼神複雜的看著艾德,她知道他還有話沒有說,她在等著他解釋清楚,她不相信艾德是那種心狠手辣的人,不然她怎麼會獨獨跟他成為好朋友!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只是想要你父親手上的一件東西,之前我們這邊的人有人跟他交涉過,只是他拒絕了!可是他身邊有一個何建成被保護得跟銅牆鐵壁一樣,我們在國外勢力不高,也就沒有下手,但是你不一樣……」

夏熏溪壓抑著自己的呼吸聲,好像只要自己呼吸聲一大,就會把他說出的話給聽錯了一樣!

可是即便是這樣,她還是聽到你自己最不願意聽到的聲音!不由得露出了几絲苦笑!

「那你為什麼不幹脆抓了我來威脅韓風寧,這樣比你兜兜轉轉做這麼多的事情更有用!」

艾德有些驚訝的看著夏熏溪說到:「如果這樣的話,那一切不是就變得沒有意思了嗎?」

「有意思?」夏熏溪滿臉痛苦的看著艾德怒吼到:「為了你的一己私慾,你竟然將阿德做成人棍,你還不如給他一刀來的痛快,這樣我也不會像現在這麼恨你!」

艾德微皺起了眉頭,眼神有些奇怪的看著夏熏溪,想了想說到:「當時我看你因為他出事運走他鄉,甚至是在卧室裡面放上了他的照片,我就想著你應該是希望他在你身邊的,所以才會想盡辦法留住他的命,你知道的,我也是不想看到你太傷心的!」

「不想看到我太傷心!」

夏熏溪像是看怪物一樣的看著艾德追問到:「你告訴我,看著身邊的人一個個的離開,你讓我不要太傷心!你叫我怎麼不傷心?我以為我真的是天煞孤星,恨不得離他們所有人都遠遠的,就怕碰到他們,就有一個人出事!」

說著,夏熏溪慢慢的情緒有些崩潰的看著艾德問到:「他們也就算了,他們畢竟是在我身邊做過一些事的,可是我的一雙兒女呢?他們懵懂無知,為什麼你還要對著他們下手!」

艾德有些無奈的看著夏熏溪嘆息到:「我這人雖然壞吧,但是有些事情還是很有原則的,你的兒女我可是什麼事情都沒有做過哦!」

說著,不由得輕笑到:「不過看不慣他們兩個人的可是大有人在,畢竟你前夫的身份在那裡,他們就不可能像其他小孩子無憂無慮的長大,特別是你這一雙兒女還挺聰明的,小聰明倒是很讓人難受的!」

「你什麼意思?」

都這種時候了。夏熏溪相信艾德不會騙自己! 農門毒醫小福女 可是既然不是他的話,那又是誰!

自己的兒女不過才幾歲,怎麼會礙著別人呀!

夏熏溪突然一驚,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艾德,忍不住反駁到:「你想用我的手對付誰?陳玉還是夏熏染?是不是我以前沒有如你所願對付夏熏染,所以你才會搞出這麼多的事情!」

「溪兒呀……」

艾德有些無奈的看著夏熏溪苦笑道:「你說我對付她們還需要你出手嗎?我想要對付她們不過只是在網上放出來一些照片,就可以看到她們痛不欲生,不過我也只是嫌麻煩,不要跟她們這些女人打交道而已!不過你不一樣,你有著比男人更狠的心,更理智的頭腦,我很欣賞你,我就想要看一下你遇到這些事情會怎麼做?果然你沒有讓我失望,相比於那些大吵大鬧痛苦流涕的,我更喜歡你這樣的處事方法,給敵人最致命的打擊,絕對不綠茶的心軟!」 這突如其來的禮物,讓林青青有些猝不及防,低頭一看,那一張張明信片都是經過精心修,

男人的魅力,此刻在明信片裡面,也迸發的讓人不由得心跳加速。

林青青自顧自的蠕動著嘴唇,心中卻忍不住泛起了一陣漣漪,”你送我這是做什麼?」

聞言,陳晨跟著淺笑一聲,又連忙解釋道:「我知道你喜歡他,無論是出於粉絲還是真感情,你喜歡的我都應該喜歡,而且之前我們之間有誤會,這個算是我的賠禮道歉。」

這種內測的明信片,上面一張張,可都是顧承恩的親筆簽名,一般人可是很難弄到的,這還得有關係才行!

聽到這一番話之後,輕輕蠕動著嘴唇,心中止不住,泛起一陣糾結。

這突然是咬嘴唇,緊閉雙眼,直接將這些明信片退了回去,”這東西你還是拿回去吧,我已經不喜歡他了,我不收。」

說著,又跟著深深吸了口氣,鬼知道做出這個決定的時候,她的內心有多煎熬?

以前何止說人,連一張照片他都捨不得破壞。

如今這是下定決心,感情要和顧承恩鐵青關係,陳晨雖然被拒絕,不過心中卻止不住了開了花。

既然人家不喜歡,那自然也沒有強求的道理,將明信片收了起來之後,這才又撐起一副笑容,”現在時間也不早了,之前小凱說的話,你也不要放在心上,我送你回家吧。」

若是嚴格的來說,他還得感謝一番情感,給了自己這個機會,林青青糾結片刻,也只得跟著點了點頭,坐著他的車子,一路回到了梁家別墅。

可就在下車的時候,一抹熟悉的身影,此刻卻尤為亮眼。

顧承恩手中捧著一個小小的盒子,此刻看著林青青神色不由得多了幾分喜悅。

可是隨著車上男人下來的時候,眸光微照多幾分不悅之色,這表情變化堪比教科書級別!

「你怎麼會在這裡?”林青青走了過去,還是難以忽視對方,打了聲招呼。

顧承恩將小禮盒緊緊的撰在手中,雙手負背。

未曾回答她的問題,反而是將目光移到了陳晨的身上,”這個人是誰?你怎麼坐著別人的車回來?你自己不是有嗎?」

轉頭一看,說的正是陳晨,也算得上是1米8的高個,長得又帥而且又有氣質,難保讓人不會誤會,要是個老頭也就罷了。

聞言,林青青小作糾結片刻,卻不知該如何回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