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從馬家出來以後,這還沒有和馬謖定親,沙冬就主動避開了馬謖,帶著部落的幾個人走在前面。

在快要進入雄溪部落的時候,因為不能和沙冬待在一起,馬謖興趣索然,索性停下來休息一天,讓沙冬先回沙家寨。

到了沙家寨,沙摩柯倒是沒有怠慢馬謖,親自到寨門口迎接。

馬謖讓衛隊把禮品抬進去,他本以為送上聘禮,就算定親了!

誰知道,一進寨子,沙摩柯根本就沒有接收他的聘禮,反而非常正式地給了馬謖一個擂台上參加決鬥的通知。

石波過來找沙摩柯替孫朗提出了決鬥申請,沙摩柯也非常糾結,要是別人要求決鬥,肯定被他當場趕走了!

但孫朗的身份非同小可,而自己的這個堂妹可不是省油的燈,多少人上門說親都被她拒之門外。

現在沙冬好不容易找到自己喜歡的男子,誰知半路里殺出來一個孫朗,一定要插上一杠子!

沙摩柯知道,以沙冬的脾氣,鐵定不會同意嫁給孫朗,但辰溪部落的酋長石波親自出面張羅,為孫朗請求一個擂台上決鬥的機會,沙摩柯也不好否決。

先不說石波這個酋長的面子,單單是孫權弟弟這個身份,和那份武器交易的協議,都讓沙摩柯不敢不給面子。

好在沙摩柯通過龔力等人知道,馬謖這兩年和猛將張飛在一起,武功大有長進,倒也不怕他輸給孫朗!

雖然衝鋒陷陣的次數並不多,但馬謖這幾年經過戰場上的磨礪,並不是孫朗這樣的公子哥兒可以相比的。

也許是怕影響馬謖的心情,沙摩柯並沒有告訴馬謖事情的真相,只是說蠻族傳下來的規矩是這樣。

他雖然不擔心馬謖輸給孫朗,但對孫朗輸了以後到底會出現什麼變故,他的心裡也沒有底。 馬謖一聽對手孫朗的名字,就知道自己又一次躺槍了,聯想到上一次的遭遇,他心中不由哀嘆:「這雄溪部落,還真是自己的躺槍福地!」

沙摩柯雖然說得含含糊糊,但馬謖並沒有被蒙在鼓裡,很快就知道其中的原委!

因為馬謖的一百名衛士中,有二十餘名是雄溪部落的戰士,他們回到家裡,打探消息自然非常方便。

但事已至此,馬謖也不能自重身份,只能入鄉隨俗,按照沙摩柯的安排,出面與孫朗一戰。

這種為愛情和決鬥的事例,在蠻族並不少見,但像這次兩個男子都不是蠻族人是絕無僅有的!

雖然這次參與決鬥的兩人身份非同一般,但孫朗和馬謖都不是想出風頭,而沙摩柯也不想搞得盡人皆知,只有石波唯恐天下不亂!

但在大家的刻意隱瞞之下,決鬥場並沒有其他觀眾出現。

決鬥的地點,還是選在沙場正中的擂台上,馬謖和孫朗各站一面,等待沙摩柯派出的主持人宣布開始。

蠻族的這個決鬥規則有點奇葩,和蠻王之爭有點類似,並不是當事人之間一錘定音,也是採取三戰兩勝制的,如果你請不到幫手,就連參加決鬥的資格都沒有!

俗話說:「一面籬笆三個樁,一個好漢三個幫。」也就是說,在蠻族爭奪美女的決鬥中,要想抱得美人歸,僅僅憑自己的武功高強是不行的,還必須有夠分量的幫手才行。

「窮文富武」,如果男子的家世不好,沒有幾個武藝高強的朋友相幫,就算自己練武資質過人,練得一身好武功,還是要敗在別人手下!

因此,蠻族雖然不講究門當戶對,但寒門武士要想抱得美人歸,就要與那些大家族的子弟在決鬥中勝出,其難度可不小!

馬謖這次前來下聘,雖然帶來的衛士不少,但在比試中能派上用場的,只有邢道榮一人。

雖然馬謖的人手不夠,顯然沙摩柯早就有預料,對參與爭鬥的武士並沒有做出限制,他可以在雄溪部落尋找幫手。

馬謖雖然只是第二次前來雄溪部落,但他在部落的名聲可不小!

因為身邊的得力助手,是僱用蠻族的龔力和田石,他們現在已經成長為劉備麾下的副將,這可是正兒八經的將軍了,在整個蠻族,都屬於被人仰望的存在。

馬謖也因此而在雄溪部落得享大名,雄溪部落的勇士們,都非常願意給他效力!

雖然龔力和田石都在武陵郡練兵,但與龔力相交莫逆的方山,早就有了投效之心,一見馬謖人手不足,馬上主動過來站在他的身後充當助手。

石波熟知決鬥的規則,自然早就替孫朗安排好了人手,他的兩個助手,一個是江東商人賈稟,一個就是石波的堂弟石東。

賈稟雖然只是一個商人,但自幼習武,他的武功可不弱,是他堂兄賈華親自教出來的高手,就算是石波與他切磋武功,不動用壓箱子絕活,也是贏不了。

而他的堂弟石東,近幾年發奮苦練,石家槍法已經大成,步入一流高手之列,與辰溪部落的其他高手比試,雖然還是沒有辦法取勝,但保持不敗還是勉強可以做到的。

為了搶親的決鬥,畢竟不是生死之戰,除了正主兒以外,那些幫手也不是非要分出高下,因此,這種比試有回合的限制,在五百回合之內,如果沒有人獲勝,就會算作平局。

因此,在石波看來,石東就算武功稍弱一點,但要保持不敗還是可以做到的。

除了參加決鬥的雙方當事人,引發決鬥的主角沙冬自然沒有缺席,她帶著幾個侍女,也出現擂台之下,剛好處於決鬥雙方的中間。

看似是不偏不倚,但實際上,馬謖和孫朗的待遇相差極大!

沙冬連正眼都沒有瞧孫朗一眼,一顆心全系在馬謖身上,目不轉睛地看著馬謖,媚眼如絲,憑添幾分嬌媚。

孫朗在江東之時,前呼后應,是人人注目的中心,那些世家大族的美女,哪一個不是對他另眼相待,暗送秋波!

現在被沙冬如此冷落,孫朗不由爐火中燒,在心裡暗暗發誓,一會在擂台上,定教馬謖好看!

交代完注意事項,主持人至於宣布比斗正式開始,孫朗一方首先出場的是石東。

本來方山站起來想要前去迎戰的,但邢道榮卻一個箭步,搶先跳上了擂台。

邢道榮自從跟了馬謖,就和金旋打過一場,並沒有像樣的戰績,雖然劉備不念舊惡,還是給與了他百人將的待遇,但他還是想要表現的更好一些。

邢道榮在張飛面前,看似無還手之力,其實並不是邢道榮的武功低下,而是他的力氣遠不如張飛!

邢道榮輸給馬謖,主要是他在逃跑過程中心神不定,加上馬謖的快搶剛好克制他的重斧,這才輕易建功。

如果讓兩人定下心來比試,馬謖雖然不至於輸給邢道榮,但要想獲勝也不容易。

邢道榮能夠在零陵郡得享大名,自然不是浪得虛名之輩!

他的武功,也是走剛猛的路子,他最拿手的武功,是起手的連環三招,勢大力沉,連綿不斷,一招比一招重,一般人很難抵擋。

要想破掉他的連環三招,只有兩種方法:

第一是以力破力,要求力氣比他更大,以力破力,讓他發不出后招,張飛就是這樣贏他的。

第二種方法,就要先發制人,以快制慢,讓邢道榮發不出他的連環招式,馬謖就是用這種方式獲勝的。

邢道榮跟了馬謖以後,兩人經常切磋武藝,邢道榮已經四十有餘,武功已經沒有可塑性,武功並沒有太大的提升。

但他經過張飛的指點,他對自己武功的優劣,有了更加清醒的認識,知道怎麼去揚長避短,武力還是有所提高的。

這次他上到擂台以後,主持人剛宣布開始,邢道榮也不客氣,提起斧頭就搶攻,石東驟不及防之下,只能舉槍硬擋斧頭。

但這樣一來,石東引以為傲的石家槍法就無法施展,只能與邢道榮比拼力氣。 因為石東的力氣遠不如邢道榮,一上手第一招就硬碰硬,自然落入下風,被震得連退兩步。

石東還沒有緩過勁來,邢道榮的第二招接踵而至,而且力量又加大了三分,聲勢不小!

石東面色不變,一個側轉,橫槍撥開了大斧,但因為氣力不加,被震得連退五步,身形也有些搖晃不定。

石東還沒有來得及穩住身形,邢道榮的第三斧呼嘯而至,聲勢駭人!

身形不穩,躲閃不及,石東只得勉力舉槍一攔,但再也抗不住邢道榮斧頭上大力的衝擊,長槍被震得脫手飛出,掉在地下。

按照比試的規矩,石東的兵器脫手,自然是算他輸了,邢道榮的斧頭,堪堪在左肩上方一點收住,險險沒有傷到石東。

石東臉色煞白,連忙開口認輸!

這沙場的擂台,似乎已經成了石東的噩夢,上次就在這個擂台上,被馬謖打得狼狽不堪!

痛定思痛,石東苦練武功,這次自信滿滿上到擂台上,僅僅三招就敗下陣來,比起上次更為不濟,臊的他滿臉通紅,也沒有臉面面對孫朗和石東,跳下擂台就獨自離去。

孫朗一見石東出師不利,心裡有氣,白了石波一眼,面色陰沉,但還是強忍怒氣,頷首示意,讓賈稟繼續上台比試。

因為有了石東的前車之鑒,方山和賈稟都謹慎異常,兩人不敢冒險,都緊守門戶,顯然兩人都抱著「未爭勝,先防敗。」的想法,比試自然是乏善可陳。

他們在台上你來我往,中規中矩地打了五百餘招,不分勝負,被主持人判為平局。

這場比試的結果出來以後,沙冬算鬆了一口氣,因為她知道,現在基本上是大局已定,就算馬謖輸了,自己也不用面對要嫁給孫朗的尷尬局面。

對蠻族少女來說,有人為了她而決鬥,是一件倍有面子的事情!

但有得就有失,一旦有人為了她決鬥,她就失去了愛情的自主權,淪落為決鬥的籌碼!

就算心愛的人能夠和情敵戰平,但最後的決定權並不在他們的手裡,要看自己父母的態度。

儘管深得沙摩柯的寵愛,父母也不會違背自己心愿,沙冬平日里非常任性,但事到臨頭,她也非常糾結,生怕馬謖輸給孫朗,讓她難做!

這種維護愛情的比斗規則,與蠻王之爭又有不同,為了保證其公正性,不能讓當事人坐享其成,因此,當事人比斗的勝敗勝利,在比試中權重較大。

雖然每個人可以請來有二個武功高強的助手,但就算是二個助手都取的勝利,如果當事人輸了,還是不能取得了決鬥的勝利。

也就是說,就算兩個助手都取得勝利或者一勝一平,但決鬥的當事人失敗了,結果只能算做是平局,決定權就交到了女方家長的手中。

出現這種情況,無疑對家境貧寒的當事人非常不利,姑娘的父母自然希望自己的女兒嫁過去以後過得更好,這才有了那麼多姑娘的父母「嫌貧愛富」的傳說。

現在馬謖的兩個助手一勝一平,等於領先一分,雖然還不能鎖定勝局,但也沒有失敗的風險,因此,沙冬心情非常輕鬆,笑面如花,更加美麗動人,看得孫朗雙眼冒火。

美色當前,兩個主角終於上台了,孫朗對自己的武功非常自信,上台以後,抱著讓馬謖出醜的心態,先發制人。

孫朗三十六路霸王槍法展開,一桿長槍使得虎虎生風,勁道十足,搶得了先手,馬謖似乎擋不住孫朗的鋒芒,節節敗退。

孫朗的這霸王槍法,使得純熟異常,但霸王槍法的威力在於自身力量的爆發,如果是天生神力的孫策使將出來,馬謖肯定只能拱手認輸。

孫朗使將出來,表面上同樣的威力十足,但因為他本身的力氣不夠,與馬謖只是在伯仲之間,隨著時間的延長,不但不足以壓制住馬謖的快搶,反而落到了下風!

好在馬謖雖然取得了上風,但他在已經領先的情況下,並不想出風頭,並沒有趁機擊敗孫朗。

本來,頂住孫朗的第一波攻擊以後,馬謖就可以轉守為攻的,但他卻只是緊守門戶,見招拆招,孫朗才緩過勁來。

孫朗原以為自己就算力氣差點,但武功應該到了一流的水準,誰知道差之毫厘謬以千里,他三十六路霸王槍法使將下來,差不多耗盡了他全身的力氣。

看到馬謖遊刃有餘的打法,孫朗自然知道,馬謖能夠防得住自己的三十六路霸王槍法,自然技不止此,沒有趁勢反攻,是給他留了面子,要不他早就敗了。

孫朗這種身份的人,對面子看得非常之重,馬謖給他留下了面子,這個人情可不小!

他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收起狂傲之心,見招拆招,與馬謖開始切磋槍術,堪堪五百招過去,孫朗就主動向主持人提出與馬謖握手言和。

孫朗和馬謖的比斗雖然以平局收場,但他還是輸掉了整個決鬥,要說他心裡不窩囊,那是不可能的!

但他的城府不淺,至少當場並沒有表現出異常,也沒有在與沙摩柯簽訂的武器協議上做文章。

這次馬謖故地重遊,可不算太愉快,可以說與上次一樣,被迫上台決鬥,所幸結果還算滿意!

在擂台上,馬謖給足了孫朗面子,孫朗自然不會對馬謖心生不滿,他在心中反而認可了對方,想著要在適當的時候,要償還了馬謖這個人情。

不管怎麼樣,孫朗是輸掉了決鬥,心裡鬱悶還是難免的!

雖然與石東多少有點關係,但石東人都跑了,他也不能遷怒石波,回到辰溪部落,少不得敲打敲打他們兄弟。

孫朗自問贏不了馬謖,石東的勝負其實並沒有太大的影響,他滿肚子的怒氣,全都撒到了沙摩柯的頭上。

沙摩柯想要兩頭討好,但還是莫名其妙地得罪了孫朗。

沙摩柯也是「躺槍」了,因為在他們蠻族看來,孫朗自己實力不濟,輸了比賽,沒有怨天尤人的道理!

但人家孫朗可不這麼想,他既然喜歡你的堂妹,你不乖乖送上門去,就已經得罪了自己了,只是因為五溪蠻對江東也相當重要,孫朗不想計較。

加上孫朗自信滿滿,以為憑自己的武功參加決鬥,應該能夠獲勝,但事與願違,他在擂台上雖然沒有丟面子,但決鬥失利的這口氣,也只能找沙摩柯出了!

孫朗回到江東以後,在孫權面前,也沒有捏造事實,只是把自己想要與蠻族結為秦晉之好,被沙摩柯拒絕,並參與決鬥失利的事情,如實說了一遍。

孫權聽了以後,也覺得很沒面子,要是沙摩柯的堂妹真的已經定親了,還情有可原,他居然還找了武陵郡郡丞馬謖和自己的弟弟決鬥,說明沙摩柯沒有和江東結交的誠意。

雖然孫權讓孫朗辦理和蠻族結交之事,但他還是有暗探回報消息,知道孫朗並沒有說謊,就打消了和沙摩柯結交的想法,轉而加大了對辰溪部落的扶持力度,準備用石波取代沙摩柯。

沙摩柯能夠成為蠻王,也不是簡單之輩,雖然江東行事隱秘,但沙摩柯在蠻族內部的情報工作做得還是不錯的,很快就覺察到江東的小動作。

沙摩柯並沒有採取行動,雖然沒有明面上的衝突,但雙方互生戒心,關係變得相當微妙。

因為武陵現在屬於劉備的治下,沙摩柯倒也不怕孫權越界過來找自己的麻煩,也就沒有把這些事放在心上。

這次下聘定親,雖然節外生枝,讓馬謖有些不快,但怎算沒有出現意外。

馬謖把聘禮送上,沙摩柯欣然笑納,大擺宴席,舉辦了馬謖和沙冬的訂婚儀式。

馬謖離開武陵郡的時日不短了,訂婚的事情一結束,他馬上就趕回了武陵城。

顧不上休息,馬謖先與太守鞏志碰頭,知道最近並沒有什麼要緊事,這才回到軍營準備休息。

馬謖洗漱完畢不久,劉備發來的公文調令也到了!

這次的調令,讓馬謖也有些摸不著頭腦,因為劉備派胡班來接替馬謖的武陵郡丞職務,而馬謖並沒有前往公安協助張飛,反而是回到了江夏。

更讓馬謖想不通的是,他的職位也由武職轉為文職,被劉備任命為荊州從事。

馬謖在心裡嘀咕:「是自己哪裡做得不對,引起了劉備的不滿?」

馬謖不敢耽擱,快速和胡班交結完工作,趕回了江夏。 周瑜被孫權強行下令調回柴桑,心知孫權關心自己身體是假,剝奪自己的軍權是真!心灰意亂至下,他就徹底放下手中的軍務,安心在家養病。

周瑜畢竟是江東的柱石,孫權表面上的文章還是要做好,他發出公文,讓各郡縣的官府,調查神醫華佗的下落,並推薦本地名醫前來醫治周瑜。

安排好周瑜治病事宜,孫權還沒有接手周瑜的軍隊,就開始調兵遣將,命令甘寧守巴陵郡,命令凌統守漢陽郡,這二處準備了大量戰船,聽候調遣。

孫權的大局觀卻是不錯,他做出這樣的架勢,不但威脅襄陽郡的安全,而且威壓江陵城,讓劉備和曹操都生出忌憚之心,但又摸不著頭腦。

其實,孫權的進攻重點還是合肥,因此,他令程普引其餘將士,到合肥助戰。

孫權自從赤壁大勝曹操以後,他與魯肅商議之後,覺得荊州雖好,但還是屬於江南之地,就算擁有荊州可以增強實力,但對江東並不能帶來戰略上的優勢。

周瑜執意要取荊州,孫權一直不支持,他不想在得罪劉備這個盟友的同時,還把自己的戰線拉得更長,有些得不償失。

因此,孫權並沒有與周瑜合併攻取荊州重鎮襄陽,而是領兵圍住合淝,想要打開長江對江東的局限,先取合肥作為跳板,然後染指徐州。

孫權在戰略上的眼光獨到,但在戰術上的造詣非常一般!

他率領五萬大軍,對陣張遼的一萬守軍,應該勝算不小。

孫權也是文武雙全,非常羨慕哥哥孫策在軍中的威望,這次親自領軍合圍合肥,就是想證明自己的軍事才華,建立自己的威望。

但孫權臨陣的指揮能力確實一般,與張遼交鋒,大小十餘戰,孫權可謂用盡了手段,在戰場上沒有佔到一點便宜,破城更是遙遙無期,這才變著法子向周瑜求救!

聽聞程普率領兩萬精銳前來,孫權大喜,準備親自出營勞軍。

探馬報魯子敬先至,孫權乃下馬站立路邊,等待魯肅過來,眾將見孫權如此厚待魯肅,都非常驚異!對魯肅受到如此的殊榮,無不羨慕。

魯肅見了這個情形,受寵若驚!慌忙滾鞍下馬拜見孫權,孫權請肅上馬,並轡而行,小聲對魯肅說道:

「子敬,我下馬相迎,能夠彰顯你的榮耀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