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驚靈:未來,你別搭理他。

天海:哈哈哈,未來小兄弟,現在驚靈是你嫂子。

斯蒂爾凱克:……

花間柔:我幹嘛去找你?你還想怎麼報恩?嘿呀,要不這樣……你來找我,我以身相許!

天海:強勢圍觀。

驚靈:八卦之火燃起來了。

斯蒂爾凱克:瑪德,你們要幹嘛,虐單身狗嘛?

白色:你夠了!

夢蘿:我也要嫁給大神!

火焰鼠:好刺激啊,我要截圖了。

未來:都已經訂婚的半個少婦不要賣弄風騷,我是有家的人。

未來:感覺人少了啊。

未來:藍盾家族、谷綠、迴風刃,怎麼都不在。

驚靈:還有胭脂水粉那個浪貨也不在!

天海:很正常吧,迴風刃他們都被嚇壞了,經歷了那種情況,短時間很難走出來吧。

花間柔:可惜……

花間柔:當時我昏迷了,我真想感受一下到底有多嚇人。

「小柔!」

遙遠的宇宙星系一顆生命星系中,坐在獨立病房中的白色朝著花間柔皺眉。

「你怎麼可以這樣調侃。」

「嗷嗷,抱歉……」

花間柔也覺得剛才的話說的有問題,趕忙將消息撤回。

花間柔撤回一條消息。

「……」

她真以為其他人看不到么?

葉子晨黑著臉,忍不住拍了一下腦袋。

未來:那個……咱們說點正事兒,霸主威他到底死沒死啊。

斯蒂爾凱克:我舉報了。

驚靈:同舉報,不知道結果,等樓下回答。

夢蘿:呀……

夢蘿:咳咳,我也舉報了,不知道結果,等樓下回答。

火焰鼠:嘿嘿,我來破壞隊形了。

花間柔:你是沙雕吧,本來就沒有隊形吧。

白色:……

天海:霸主威被限制出境了,虛擬世界集團已經開始調查他們家了,可是他的家庭比較特殊,處理上還是需要一定時間的。

未來:這你都知道,你怎麼知道的。

驚靈:他是尊者,他當然知道啦。

「……」

納尼?

天海是尊者?

葉子晨怔著雙眸看著聊天群中的消息。

火焰鼠:哇,尊者啊。

夢蘿:哇哦。

花間柔:我去,咱們群里竟然混入了一個尊者嘛,天呀……

白色:……

斯蒂爾凱克:我靠,天海哥,你是尊者!

天海:你們差不多行了。

天海:星雲那幾個,你們幾個的背景我就不說什麼了吧,個個都是霸主。

天海:還有我可愛的驚靈老婆。

天海:封王級。

斯蒂爾凱克:瑪德,我好無助啊。

斯蒂爾凱克:我到底在跟一群什麼人打遊戲。

驚靈:你給我閉嘴!@天海

夢蘿他們幾個背景雄厚,葉子晨其實有想到,可也不知道他們竟然都站著霸主。

還有天海……

尊者!

驚靈封王!

他現在真的想用斯蒂爾凱的話……

我到底在跟一群什麼人打遊戲?!

都是怪物吧!

就在這時……

天海:至於未來我就不用說了吧,咱們當時都親眼看到了。

未來:我???

葉子晨一臉問號。

說實話,其實在肅清計劃的最後階段,他已經沒有意識了。

怎麼從第二宇宙回歸的現實他都不清楚。

現在天海卻說他有背景……

「我怎麼了?」

「天海,你可不要搞我!」 「真的假的!」

放置著諸多昂貴精密治療儀器的病房中。

穿著藍色病服的花間柔,嘴中塞滿零食的她整個人都處在獃滯的狀態。

寬鬆的病服依舊不能掩蓋她的偉岸。

在她驚訝時,她的胸口還在上下律動著。

「白語,你不是有查他嘛,他的來頭竟然這麼大?」

花間柔看向身邊幾乎美得讓人窒息的少女。

「我才沒有查他。」

白語有些嗔怪的皺眉,她其實是有想調查葉子晨的,就是在最後的時候她放棄了,就去查了一下在第二宇宙跟葉子晨有恩怨的霸主威。

儘管如此……

當她得知葉子晨的身份時,也忍不住內心中充滿了震驚。

「你們幹嘛要這樣。」

梳著可愛羊角辮的夢蘿,眨著明亮的雙眸充滿了好奇。

她生性天真。

又在她家族長輩們無微不至的呵護下,對世事都沒有特別直觀的概念。

不管是身份背景雄厚。

亦或是沒有背景的乞丐。

在她的眼裡其實都是一樣的,都沒有任何區別。

房間中的人都了解夢蘿。

從她的口中聽到這句話也沒有感覺到震驚。

「小老鼠,你真的沒有誇張吧。」坐在病床上的花間柔忍不住又問了一遍。

「沒有,你們沒有看到……如果親眼看到,那種場面絕對要比我說的更震撼。」火焰鼠認真的點頭,「虛擬世界集團和宇宙聯合銀行,親自出動了數千萬人前來救援。當時峰谷的封號前輩,更指明了要確定未來大神的安全,你不相信你問夢蘿。」

「是的。」

夢蘿面色如常,沒有半點變化。

沉默!!!

不說其他,虛擬世界集團和宇宙聯合銀行,這兩方力量就足夠壓的人喘不上來氣。

更別提他們還出動了數千萬人來援救。

「嗷嗷對了,當時那位封號前輩還說,如果未來大神沒有在我們這裡。他們會繼續進去村落尋找,如果找不到……讓滅了村子所有人。」火焰鼠回想著開口。

「太霸氣了!!」

花間柔忍不住雙手併攏,十指交錯。

「不用想,這絕對是狐帝大人說的話,她真是崇拜的偶像。」

「喂,不要犯病。」白語皺眉。

「幹嘛?我就是崇拜狐帝大人,不行么?」

花間柔撇嘴,從她看到溫狸的第一回專訪,她就深深的迷戀上了這位女帝大人不可自拔。

霸氣!

不管在什麼時候,做的任何事情,說的任何話,都霸道的讓人怦然心動。

「……」

白語不禁攤手。

提到溫狸大人,花間柔就是會這樣。做為她從小到大的閨蜜,她也有些習慣了……

「對了,白語……」

犯花痴的花間柔突然間回神,歪頭看著白語開口。

「這麼看來葉子晨的地位其實很高的。」

「兩大巨頭親自派人來救援,很有可能背後也站著一位至高者。如果你們倆交往,可是門當戶對哦。」

「去死啦!!」白語皺眉。

「我說的是實話啊。」花間柔聳肩,「你看……這麼久,你也沒有個能夠看上眼的人。你對未來也不抵觸,我覺得你們可以嘗試著接觸一下。更何況,你不是覺得他很特別,可能擁有火元素精靈嘛,去試試嘛。」

「如果真的交往,火元素精靈就不重要了。」

白語抿著嘴唇,「你可不可以不要總提火元素精靈,這樣顯得我功利心好重。」

「……」

就這一幕,花間柔足足呆了有半分鐘。

「不是吧,白語……我們的白語女神,你是真的想要跟未來……哇,沒想到呀,我們白語女神也會動春心呀。我的錯我的錯,我以後不提火元素精靈了,你們倆就純純的戀愛。放心,你長輩那裡有我來給你解決!」

一枚大拇指豎起,白語清楚的感覺到花間柔了言語中的戲謔。

「去死!」

白語拽著枕頭就扔了出去。

「我說的是實話,嘿呀,你怎麼還打人。」花間柔朝著旁邊一閃,也抓住個枕頭,「打我,我必須得打回來。」

……

……

銀河系交流群。

還在看群消息的幾個,都是親眼看到了當時情景的人,自然也就不需要其他人去解釋。

葉子晨不知情。

他想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