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魔修,注重於煉體,每一次魔劫降臨,均是欲破而後立。」

「既然無法抵抗,何不散開心神?」

此時,葉飛的識海之中,一道悠遠的聲音,此刻緩緩響起。

那聲音,低沉中,帶著幾分細膩,猜不透來源,分不清男女。

半空之中,此時的葉飛,在前方巨人的一拳之力下,體內再無完好之處,隨著腦海中聲音的響起,他的武道根基,同時隨之崩潰。

「破而……后立。」

「置之死地而後生。」

天階半空,葉飛穩定心神,靈識迅速內斂。

他體內的力量,開始不斷地向著神魂凝聚,身軀的瓦解,此刻已經不在在意,古魔訣飛速運轉,魔煞之力翻滾的同時,凝聚出神魂之體。

此刻,隨之下方眾人的目光望去,在那恐怖的一拳之力下,葉飛的身形被直接轟碎。

「此子,太過狂妄,有此下場也在情理之中。」

「界主魔體的一拳之力,就算是那幾位冥主都不敢硬接,一個外族人怎麼可能抵擋?」

「……」

下方天階之上,此刻魔族的族人,均是輕輕搖頭,儘管他們對於葉飛,沒有過多的好感,但上方之人的魄力,著實值得欽佩。

只可惜,此子註定夭折於此。

「嘶!等等,那人的氣息,並沒有完全消散!」

忽然間,下方天階之上,一位有著八星天魔巔峰的族人強者,猛人抬起頭來,臉上露出震驚之色。

眾人聞言,均是抬頭仰望。

可見半空之中,界主巨人一拳之威,隨著慢慢散去,而恐怖威勢的中心地帶,視線可見的,出現一團幽黑的魔煞之力翻滾異常。

其內,葉飛的氣息尚存。

「小子,這一拳,就當之前天階深淵下,本尊還你的一擊。」

前方半空,那魔體巨人,此刻忽然開口,聲音有如雷動,回蕩在四周。

說吧,巨人的身形,伴隨著一陣呼嘯之聲,開始迅速縮小,很快恢復了尋常人的身軀,此人正是第一魔狄艮無疑,他此時臉上帶著爽朗的笑容。

「呼,呼嘯。」

「……」

天階半空,前方視線可見,那翻滾的魔煞之力,開始瘋狂凝聚,只待片刻已然化為人形,但其翻滾的頻率,卻是不曾有半點停滯。

那幽光人影,身軀開始迅速膨脹,很快便是化作小山大小。

「多謝前輩,葉某愧領。」

葉飛的聲音,同時緩緩傳來。

這一刻,二人的力量,彷彿相互交換了一般,前方狄艮身上的氣息越發的低弱,而葉飛的身形,則是不斷膨脹升高。

「吼!」

身軀四周,魔煞之力趨於平穩。

葉飛發出一聲低吼,四周空氣一凝,彷彿整個聖墓都為之一顫,那無比巨大的身軀,在加上周身散發的渾厚之力,氣勢足以驚天。

界主聖墓,發生顫震。

如此同時,聖墓之外,魔族冥主看台的位置,那五大冥主,都是忍不住猛然站起身來。

「怎麼回事?」

血魔族冥主,此刻抬頭望向前方,不禁皺起了眉頭。

目光所致,界主聖墓隨著方才的震動,已然將這幾位冥主的探查之力,全部隔絕在了墓外,聖墓內的情況,他們瞬間變得一無所知。

「感知不到墓內的情況,難道是出現了什麼意外,導致聖墓提前關閉。」

「有可能……」

看台之上,其他的幾位冥主,此時也均是同時站起身來。

能夠隔絕他們的探查,唯有聖墓關閉,界主的殘靈排斥,否則以他們五人的實力,至少在魔族境內,無人能干擾他們的探查之力。

一旁不遠處,青魔族的冥主小青,此時也是緩緩站起身來,她的雙眸微閃,眼中露出奇異之芒。

「除了聖墓關閉,還有另外一種情況,我等的探查之力會被阻隔。」小青眨了眨明眸,抬頭望向前方的聖墓,輕聲開口道。

此言一出,其他的四人,均是眼中爆出幽光。

「你誰說……」

這幾大魔族冥主,自然不是愚笨之輩。

此刻心中已然明了,縱觀魔地各族,能夠影響到他們的,當屬界主之力無疑,這一次的聖墓的動蕩,或許是預示著,真正的傳承者已經出現。

如此同時,聖墓之內。

此時天階之上,各大部族族人,臉上的神情同樣是無比的震驚。

「這……這是界主真身?」

「不會錯的,能夠引動我族血脈沸騰的力量,除了我族界主,這世間再無他人。」

「魔地族人,拜見界主!」

下方天階之上,此刻那些小型部落族人,紛紛跪倒在地,望向眼前的巨人,他們的眼中,均是忍不住露出了狂熱之色。

界主真身的出現,無疑是預示著外域魔族的重新崛起,能夠進入聖墓之內的魔族之人,並非無名之輩,此刻心中的激動可想而知。

半空之中,葉飛慢慢平復了體內的氣息,他的身形很快恢復如初。

體內滂湃的力量,充斥著他身軀的每一個角落,手臂上的第八顆星點,早已經點亮,更是一舉踏入七重劫境之列。

「劫境天劫,我不曾感應到。」

葉飛抬頭望向天空,此時臉上不禁露出思索之色。

隨著實力的提升,他愕然察覺到,自從踏入外域魔地之後,自己的劫境天劫,彷彿消失了一般,沒有半點降臨的跡象。 除去魔劫不談,上一次天劫,還是在源界之內,那差點將他抹去的抹仙大劫。

而此刻,在傳承了前方之人的魔體之力后,因為融道之術的原因,他本身的境界,得到了極大的提升,一句踏入七重劫境。

按理說,天劫早該降臨,但直到此刻,葉飛仍舊沒有半點感應。

「這裡……是外域魔地。」前方不遠處,那位第一魔狄艮,似乎是看出了葉飛心中的想法,此刻抬頭望去,緩緩開口道。

此言一出,葉飛頓時腦中一片清明。

「同屬實界,規則不同。」

「多謝前輩提點。」

葉飛目光一凝,隨之抬手抱拳。

前方之人,確實如之前的牧童所說,對他並沒有惡意,方才的一拳之力,雖說將其身軀震碎,顯然是為了更好的重塑魔體。

葉飛如今這幅身軀,已然達到了一種難以形容的程度,他甚至感覺,只見可以硬抗魔仙強者的攻勢。

前方半空,狄艮面露微笑,眼中露出欣賞之色。

「進去吧,能不能繼承界主大人的力量,只能靠你自己了。」

狄艮說罷,沒有過多猶豫,同時抬手之下,後方的黑門緩緩打開。

幾乎是在同一時刻,他的身形慢慢淡化,最終化作一道幽光,消失在了半空之中。

天階半空,葉飛見此情景,眼中有精光閃過,他的身形閃動,隨之踏入黑門之內,如此同時那剛剛開啟的黑門,再度關閉恢復如常。

……

那奇異的黑門,有如一處傳送入口。

葉飛在踏入之後,有短暫的靈識限#制,在恢復之後,踏入一片灰暗空間。

四周虛無,分不清天地,空氣中瀰漫一股無形之力,壓制著他體內的力量,靈識更是無法伸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那股壓制之力,還在不斷的提升。

「呼,呼哧。」

「吼!」

陣陣低吼聲傳來,大地隨之開始震動。

葉飛目光一凝,抬頭望向前方,視線可見彷彿一片遮天的烏雲襲來,浩浩蕩蕩的魔影,幾乎充斥了整個空間,此刻憑空而現。

不多時,魔影群臨近,兇惡的氣息充斥著每一寸空間。

低吼聲不斷,隨之向著葉飛猛然衝來。

「這些魔影……」

「難道是傳承之地,最後的阻礙?」

葉飛面色沉靜,此刻內心不禁暗道。

如此同時,他的身形閃動,帶出一道幽影,儘管體內的力量被壓制,但他的身體強度,已然無懼魔影,縱然數量在多,也無法破開他的防禦。

「砰,轟隆!」

拳鋒而至,伴隨著一陣陣破空之聲,前方的魔影群,被他硬生生衝出一條通道。

靈識被限,此刻葉飛懶得多想,他的速度沒有半分停滯,身上帶出一道流光,向著前方急行而去,想要弄清楚情況,還需尋到柳清瑤等人。

空間內,魔影群的數量,還在不斷增加,而葉飛的速度,始終不曾停滯。

隨著他的前行,可見前方不遠處,半空之中,一個巨大的藍色菱形晶體,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之中。

晶體下方,柳清瑤,蕭何等人,正盤膝而坐,在他們一旁不遠處,最新踏入此地魔族三位傳承者,此刻同樣也出現在了視線之中。

那藍色的菱形晶體下方,形成了一片方圓十丈的真空之地。

四周空間內,無數的魔影低喝,但在卻是不敢越雷池一步,此時葉飛的身影,隨之很快踏入其內。

「葉飛!」

「你真的進來了。」

前方柳清瑤,此刻睜開雙眸,她的臉上露出笑容,顯得十分高興。

「嗯,僥倖踏入。」

葉飛微微點頭,低聲回應道。

如此同時,四周其他的幾人,目光此刻同時凝聚,蕭何入往常一樣,此時報以微笑,而其他的三位魔族傳承者,臉上則是多出了幾分陰沉。

藍色晶石下方,葉飛並沒有過多的理會身旁的眾人,而是抬頭望向半空。

「此地的壓迫之力,這晶石便是源頭。」葉飛目光微閃,臉上露出了思索之色。

進入這片真空之地,他體內的力量,幾乎被壓制了大半。

那並非是有意為之,而是那晶石之內,蘊藏的力量,遠遠超過他們所修之力,散發出來的無形之威,對他們造成了影響。

柳清瑤見到葉飛臉上的神情,此時忍不住微微一笑。

「那就是界主的傳承。」

「祭出神魂之力,可將其煉化,只是這晶體內的力量,太過於強大,魔仙之下的武修,想要完成傳承,怕是要數百年的時間。」

她顯然已經放棄了,此刻倒也樂得清閑。

「數百年?」

葉飛聞言,不禁面色一怔。

沒有踏入仙境,本身就有著千年壽元的之限,單單是煉化傳承,就需要耗費數百年的時間,這確實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

前方蕭何等人,似乎已經進入了煉化狀態,可見踏入此地,就算明知無法傳承成功,此時心中多少會有些不甘。

「恩呢,至少百年。」

「而且最終能不能得到認可,也是尚未可知。」

柳清瑤直言開口,她選擇放棄,除了那漫長的煉化時間之外,更為重要的一點,便是感覺自己不一定能夠得到界主的認可。

若是煉化完成,最終無法融合界主之力,那便是白白浪費百年時間。

葉飛在聽完之後,只是稍有思索,隨之緩步上前,他在掃了前方蕭何等人一眼之後,便是隨之盤膝而坐,開始凝聚神魂。

在其一旁,柳清瑤似乎早有所料,輕輕搖頭的同時,她抬頭望向前方的葉飛,眼中隱約對了一絲期待之色。

……

藍色的菱形晶石下方,葉飛緩緩閉上雙目。

他的體內,有金光凝聚,同時很快破體而出,融入了上方的晶石之內。

「嗯!」

神魂之力融入了瞬間,葉飛身形不禁一顫。

他只感覺,只見八星天魔的神魂之力,相比起這顆藍色晶石之內蘊藏的力量而言,那就如同一滴雨露,落入了汪洋大海中一般。

那其中力量的差距,已然無法用過語言來形容。

「以雨露之力,同化這片無邊深海,就算耗費百年,怕是也無法完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