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儘管眼下弱小,將來卻會強大,這可以用時間來證明。

只不過,因為大宣各處動蕩的局勢,改變了許多事情。裴家增強勢力的機會,現在就來到了。

剛開始的時候,他並不是很明白阿衡所說的意思。如今三個多月過去了,局勢發展到這一步,他當然已經明白了。

是的,阿衡說得沒錯,這次山東道的寇亂,是裴家的一大機遇,是裴家的青雲之力。

只要他能夠抓住這一次機遇,便可以改變過去勢弱的狀態。儘管還不能獲得軍中的勢力,卻會比之前好很多。

這時,裴光說話了:「山東道的賊寇,朝廷當然會剿滅,卻不一定會成立招討司。畢竟,事情尚未到那麼嚴重的地步,朝中想必對此爭議不下吧?」

裴定點點頭,說道:「父親說的沒錯。山東道的府兵,要調動起來不是件簡單的事情。兵部倘下調令,動靜未免太大,恐於國朝平穩不利。而且,府兵離開駐紮地,皇上並不放心。因此,皇上遲遲沒能沒定下主意。」

末了,裴定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父親,我打算去找中丞大人,向他提起那個建議了。」

裴光沉吟良久,才說道:「可,現在是提那個建議的合適時機了。」

第二天當值的時候,裴定便去找了御史中丞傅日芳。當其時,傅日芳正在想著御史台的情況,少不得嘆息一聲。

因當初有孟瑞圖死諫一事,至佑帝對御史台一向不喜歡,然而御史台掌諫官,地位實在太重要,至佑帝不得不倚重。

用之,卻不能信,這便是至佑帝對御史台官員的態度。

誤入狼懷:老公放肆疼 御史台的主官當然清楚這一點,是以他們對朝中大事一向不太積極,御史大夫張珩是,御史中丞傅日芳也如是。

幸運的是,這兩年來,張珩和傅日芳都有改變御史台局面之心,只不過還沒有什麼好辦法,收效甚微罷了。

此刻聽到裴定的話后,傅日芳騰地站了起,脫口而出:「什麼?繡衣使……上疏請求設立繡衣使,前去山東道剿匪?」

他實在太震驚了,說罷便愣愣看著裴定,再不有言。繡衣使,怎麼突然提起了繡衣使呢?

「是的,大人。下官以為,設立繡衣使一職,可以前去山東道剿匪,穩住朝廷局勢;同時,也能改變御史台的局面。況且,設立繡衣使,乃遵太祖之意,宜當可行。」裴定這樣說道,將無數次斟酌過的建議說了出來。

太祖曾設立過繡衣使一職,由御史台的官員擔任,曾手持虎符,督軍平定過動亂,因而深得太祖的看重。當時御史台前去督軍的官員,曾衣繡衣,因此才有繡衣使這個名號。

繡衣,以示帝王恩重。

太祖駕崩之後,繡衣使之名便不復存。如今裴定提請設立繡衣使,其實也可以稱為恢復繡衣使的名號。

倘若御史台能設立繡衣使,能夠前去山東道平亂,那麼御史台現在這種尷尬的局面,必定能得到改善。更重要的是,繡衣使能立赫赫威名,成為朝中一股新勢力。

如今山東道動亂,設立繡衣使正當其時。

繡衣使亦稱「繡衣直指」或「直指使者」,向來有御史台官員就任。顧名思義,繡衣使的職責乃「指事而行,無阿私也。」

所謂指事而行,當然是帝王所指之事。事實上,繡衣使之所以存在,就是因為帝王的需要,也因為帝王的恩寵。

傅日芳身為御史中丞,當然清楚繡衣使的存在。只不過,他從來沒有想過可以恢復繡衣使這官職。不,繡衣使並非一個官職,而是一個名號。

繡衣使之所以存在,完全是因為皇上恩寵倚重。以御史台在皇上心目中的地方,怎麼可能恢復這樣的名號呢?

傅日芳無奈地笑了笑道:「設立繡衣使是好,然而繡衣使的榮光,屬於太祖時候。現在幾乎不可能出現了,便是本官上疏,皇上也不一定採納。」

裴定拱手道:「大人,皇上准允是否,在未上疏之前,誰都不能知道。下官只覺得,當前的局勢,是設立繡衣使的良機。 吾乃大皇帝 而且,下官另有補充,是關於繡衣使的,請大人聽下官仔細道來……」

裴定鳳目半斂,蒼白的臉色一如往昔,絲毫瞧不出他心底的火熱激蕩。設立繡衣使是他所想,然而這最後補充的內容,才是他這個建議的最精到之處。

繡衣使的存在,的確是因為帝王恩寵,但是朝廷局勢也不可或缺。然而比這兩者更重要的,是權力的博弈。博弈,不過就是你來我往罷了。

他相信,有了最後這個補充,皇上定然不會拒絕傅大人的上疏,繡衣使的設立,並不是那麼艱難的事情。

傅日芳聽罷裴定的話語,臉色不禁動容,捻須點頭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繡衣使一事,本官會上稟張大人,稍後再作決定。」

傅日芳打算這就去找御史大夫張珩了。他很肯定,張大人定會贊同這個建議的。

設立繡衣使啊……沒想到御史台最榮耀的時候,還能有再出現的一天。雖則不比太祖之時,然而有繡衣使這個名號,便是好事。

第二天,御史大夫張珩向至佑帝上了一紙奏疏,奏請設立繡衣使、前去山東道剿匪,懇請皇上准許。

接到這個奏疏后,至佑帝不禁有片刻恍惚。繡衣使,朕彷彿……從鄭太后那裡聽說過的。

看無彈窗廣告就到【愛尚.】 ?一秒記住【筆÷趣♂樂.】,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朕應該聽過繡衣使這個名號,是在什麼時候呢?好像在很久之前,朕還很小的時候。

那時候,母……鄭太后是如何說的呢?說了繡衣使什麼?朕……已經不記得了。

至佑帝合上奏疏,年輕的臉龐布滿了疲憊,不復見平時的威嚴。

朕已經不記得了,不應記得了。朕所記得的,是朕的江山天下……

隨後,至佑帝將中樞三省的主官葉獻、王元鳳和謝惠時召來了紫宸殿,將這個奏疏示下,並問道:「愛卿對此有何看法?」

乍聽到御史台奏請設立繡衣使、前去山東道剿匪,葉獻等人都覺得頗為震驚。一來御史台很少參與朝局大事,二來繡衣使他們似乎並無所聞,可以前去剿匪的,這是什麼官職?

對「繡衣使」這三個字,他們不如傅日芳等御史台官員那般熟悉,好一會兒才想起繡衣使是什麼。

嚴格來說,繡衣使不算朝中官職,而是一個名號。然而這個名號代表著皇上的恩寵,也就是代表著一種新勢力。

如果這股勢力存在,並且能前去山東道剿匪,那麼,朝中的勢力格局必定有所衝擊。

這對把持著朝政的葉獻、王元鳳等人來說,可不是什麼好消息。

下意識地,他們就對這個奏疏持反對意見,心想著御史台竟然想設立一股新勢力,張珩和傅日芳好大的野心!

待他們完整看過這奏疏之後,心裡的想法就變了。已經到了嘴邊的反對話語,就開始遲疑了……

葉獻等人對繡衣使所知不多,但有一點卻是清楚的,那就是繡衣使又稱繡衣御史,向來由御史台的官員擔任。

理所當然地,他們認為張珩上的這個奏疏,就是為了御史台官員而謀划。

哪知道,這奏疏根本就不是如此。

張珩在奏疏中稱,鑒於國朝當前的局勢,奏請設立繡衣使,以御史台官員、軍中勇猛兵將、世家子弟充當繡衣使……這之後的奏言,他們不及細看下去,全部心神都集中在前面一句話了。

以御史台官員、軍中勇猛兵將、世家子弟充當繡衣使!這也就是說,繡衣使這股新勢力,是由三部分組成的,而不獨由御史台把持。

見到這句話,葉獻、王元鳳等官員便瞬間沉默了。不得不說,這句話是一種巨大的誘惑,畢竟,凌雲葉氏和京兆王氏,就是世家大族啊!

而且,繡衣使還有勇猛兵將,這可是個光明正大與軍中勢力接觸的機會,可謂機會難逢。

王元鳳與葉獻不著痕迹地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心動之意,倏忽便隱了下去。

王元鳳心潮最為熱切,難以抗拒繡衣使這個極大的誘惑。自他之後,王家子弟沒有什麼驚艷之人,大多才能庸碌,這正是王元鳳的一大心病。

家中人才青黃不接,如果循著出仕為官的途徑,那麼這些族中子弟能官至四品已經頂天了,家族衰敗已經不難預料。

現在,有了個天賜良機,那就是繡衣使!如果籌謀得當的話,這其實是一股極為重要的勢力,太祖時候的繡衣使,有哪個官員敢輕慢?

難得御史台想到了繡衣使這個名號,而且山東道形勢如此,設立繡衣使實在是最合適的時機,他有什麼理由反對張珩的奏疏?

葉獻心中同樣有思慮。他在想,這個奏疏出現得太突然了,他毫無準備。

張珩和傅日芳這兩個人,在朝中表現平平,加之因孟瑞圖死諫之故,一直得不到皇上的倚重。

這樣的官員,怎麼會突然奏請設立繡衣使?而且還是由三部分人充當,很顯然將朝中勢力都算了進去。

再者,他對族中子弟早有安置。最為看重的長孫葉雍已去江南道為官,其他子孫都各有官職在身,對繡衣使並不是那麼熱切。

不知為何,他總有些不對勁的感覺。繡衣使是新勢力,然而它以後會如何,他實在無法預料。

無法把握的東西,哪怕它再誘惑,葉獻都覺得需要無比審慎。

比起葉獻和王元鳳來,謝惠時這個門下侍郎沒有太多想法。事實上,謝惠時能實際掌握門下省,少不得此兩人的相助,因此靜靜等待這兩個人的決定而已。

可是這時,王元鳳已經開口說話了:「皇上,臣覺得此奏疏甚好!朝中對山東道剿匪一事爭議不下,倘若繡衣使設立,正好解決此事。臣以為,就以山東道剿匪一試,請皇上准許設立繡衣使!」

說罷,他便朝葉獻看了看,目光略帶催促,希望葉獻能出言贊同。

王家和葉家已經是姻親了,兩家已經聯合在一起,以後只會越來越緊密。不管哪一家勢力有所增加,對另外一家來說都是件好事。

葉獻知道這個道理,可是眼下,他無法忽略心中那絲不對勁,因而只是說道:「皇上,設立繡衣使關係甚大,臣一時難有看法,請皇上示下。」

此事,不能倉促決定,還是容他在想一想。

至佑帝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吩咐他們仔細考慮,此事容后再說,讓他們退出了紫宸殿。

隨後,至佑帝還召來了吏部尚書薛以侑,問起了太祖時繡衣使的情況。

薛以侑已知張珩上奏之事,在至佑帝有召之前,便已經將繡衣使的情況查索清楚了,說得自然比張珩的奏疏更為詳盡。

吏部尚書掌官僚設置,他的態度同樣極為重要。對此,他傾向設立繡衣使,贊同張珩的建議。

無他,繡衣直指,無阿私也。

薛以侑暗暗希望,繡衣使這股新勢力,能盪去朝中某些烏煙瘴氣。最起碼,先將山東道剿匪的爭議平息吧。

許是聽了薛以侑的話語,至佑帝心中漸漸有了注意。三日後,至佑帝便下令,准張珩所奏,設立繡衣使,以御史台官員、軍中勇猛將領、世家子弟充當。

這個命令,在朝中引起多大的動靜,鄭衡還沒有知道。這個時候,她在鄭府見到了一個人。

她心中著實驚訝,沒有想到,這個人竟然會出現在鄭府。

看無彈窗廣告就到【愛尚.】 ?一秒記住【筆÷趣♂樂.】,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至佑十六年,鄭衡十五歲了,到了辦及笄禮的時候。

及笄禮對姑娘家的意義和重要性毋庸多說,鄭衡畢竟是永寧伯府的嫡長女,賀氏這個繼母並不願意在此上面落下話柄,面上倒顯得熱心張羅。

至於實際上,誰在乎呢?

鄭衡自己對及笄禮並不重視,然而架不住身邊有不少人重視。——年前祖母章氏就來過書信了,提醒鄭旻及賀氏要用心籌辦這個及笄禮。

當然,還有裴家。每次她去裴家時,裴家的女眷,從裴老夫人盧氏到裴定的幾個嫂嫂,都會圍著她問個不停,還在不斷說著及笄禮要如何如何。

裴家女眷莫名其妙的興奮,總讓鄭衡心中有些發憷,也讓她減少了去裴家的次數。

她自認為面對風雲動蕩朝局都能應付自如,但是裴家那群女眷,心思太跳動,她實在難以招架,只能退而避之了。

及笄之後,就可以成親出嫁了。許是因為司天監周易的卜算關係,又或許是祖母章氏發話的關係,即使她在澹苑午宴上攢了不少名聲,鄭旻與賀氏也一直沒有打她親事的主意。

沒想到周易的話語有這麼大的影響力,竟讓鄭旻賀氏顧忌至今,幸好當初走了這一步棋子。

就算賀氏再不待見鄭衡,某些時候還不得不見鄭衡。譬如現在,她就將鄭衡喚來了承上院,對其說了及笄禮一事。

剛好賀德前來探望賀氏,就在賀德的身邊,鄭衡見到了一個熟人。不,不算熟,只能算認識。

在認出這個人的時候,鄭衡頗為吃驚:她怎麼會在京兆?還在賀德的身邊?

這個人,便是禺東學宮女學首座裘先生,裘壤歌。已經身死的宮中賢妃,乃是裘壤歌得意弟子。後來賢妃因朝香暮籽一事,被指與南景有往來,受此事所累,裘壤歌便離開了禺東學宮。

與黑絲美女老師同居的故事 鄭衡對裘壤歌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初次見面的時候。五十餘歲的老夫人,頭髮烏黑,一絲不苟地梳了起來,眼神時刻帶著評判考量,還有一絲絲不滿刻薄。

眼前的裘壤歌,頭髮仍是一絲不苟地梳起來,然而頭髮已經花白了,臉上布滿了許多皺褶,嘴唇緊抿下壓,面相愈加刻薄。

乍看來,比在禺東學宮時老了十幾歲,讓人一時認不出來。

仔細想來,裘壤歌是禺東女學首座,曾教導過賀德,此刻跟在賀德身邊,倒也有因有。

裘壤歌立在賀德身邊,就像一個低順的老嬤嬤一樣。她偶爾抬起眼皮看一眼鄭衡,倏忽就低了下去,眼中暗光一閃而過。

鄭衡向來對旁人的惡意異常敏感,裘壤歌就這麼一瞥,已讓她有所覺。她心中頗為好奇,裘壤歌怎麼會如此嫌惡……不,仇恨地看著自己?

鄭衡當初入了禺東學宮的遊學,除了甘棠雅集外,她不曾與裘壤歌有過任何交集。這仇恨,倒讓人費解了。

不過想了想裘壤歌如今的主子是賀德,鄭衡便覺得有答案了。姓賀的,一直把她當仇人看,就因為她流淌著北州寧家的血呢。

不管是為了今生的血緣,還是為著前世的追隨,寧家的血海深仇,她必定會報的。——只不過不屑對付後院內宅中的賀氏等人罷了。

一旦賀應棠與賀德妃失勢,賀氏等人又能蹦躂到哪裡去呢?至於一個裘壤歌,就更不用在意了!

此時賀氏眉頭略皺,這麼說道:「衡姐兒,你的生辰很快就到了。及笄禮就定在元宵之後,現在加禮的贊者還沒有定下來,此事略有些難辦……」

及笄禮有三道加禮,所謂贊者,便是為及笄姑娘祝福禱願的人,一般為姑娘的母親、祖母或德高望重的老夫人等。而現在,鄭衡的生母寧氏早逝、祖母章氏遠在河東,至於德高望重的老夫人,賀氏壓根就沒有想過。

在賀氏看來,鄭衡乃喪婦長女,乃是個不祥人,不會有老夫人願意為其加笄祝福,更何況,她並沒有誠心邀請,斷不願為鄭衡長臉。

她尋思著,邀請朝中六品、五品官員夫人作贊者,便已對得起鄭衡了。

這事兒,她已經在相公鄭旻面前提及過了,鄭旻因朝中動蕩一事,只略略聽了幾句,認為六品、五品官員夫人也可,便讓賀氏看著辦。

鄭衡沒有想到賀氏喚她來,是為了贊者一事,當下便說道:「這些事情我都不懂,有勞大夫人費心了。」

及笄禮讚者這樣的事情,她並不在乎。前世她及笄禮的時候,正跟著老師在各大道遊歷,根本就不記得自己的生辰了,家破人亡、一條命還是胞弟以命相換,遭逢這些劫難,及笄禮有什麼好過的?

倒是老師在某年秋天興緻偶發,忽然記得她早滿了十五歲,便草草為她挽了個髻,隨意在髻上插了根樹枝,便說及笄禮已經成了,阿暄已經是大姑娘了……

沒有了老師參與的及笄禮,有什麼意義呢?贊者是誰,又有什麼關係?

聽到鄭衡這麼說,賀氏只是輕嘆一口氣,道:「我已經在努力想辦法了,只是元宵之後官員夫人們大多有要要事,抽不出空來,衡姐兒你且將就將就吧。」

賀德笑了笑,在一旁補充道:「妹妹,你也知道元宵之後是什麼情況。幸好我的及笄禮在年前,當時中書令夫人、尚書令夫人都有空來當加禮讚者,真是幸運……」

她彷彿想起了不應該說這樣的話語,突然止住了話語,眼神滿含歉意。

鄭衡沒有說話,反而覺得有些莫名其妙。如果賀氏和賀德想藉此來讓她不舒坦的話,那還真是白費心思了!莫非賀氏將自己喚來承上院,就是為了這等無聊的事情?

事實證明還真的是,除了這加禮讚者外,賀氏便沒有什麼好和她說的了。見狀,鄭衡也不願意再浪費時間,隨即便告辭離開了。

裘壤歌看著她離開的背影,眼中閃過深深的恨意。贊者?她會讓這個小蹄子一個加禮讚者都沒有!

看無彈窗廣告就到【愛尚.】 ?一秒記住【筆÷趣♂樂.】,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300章了,整數難得~~)

在賢妃出事之後,與其有關的人幾乎都受到了牽連。江南胡氏自然就不用說了,男丁皆被流放至難關府,女眷則沒入奴籍,而賢妃的老師裘壤歌,同樣沒能躲過牽連。

裘壤歌一手教出了賢妃,是賢妃尊重的老師。之前裘壤歌憑藉此身份得到了多少益處,如今便要付出多大的代價。

當將裘壤歌驅逐的御令送到禺東學宮時,學宮祭酒周典只能聽命行事。他給了裘壤歌一筆銀子,推薦她前去一個官員家為女師,讓她離開了禺東學宮。

裘壤歌依然自己自己離開禺東學宮時的情景。那時候,她苦苦哀求周典,請求繼續留在禺東學宮,然而無論她怎麼說,周典都沒有答應。

女師雖然不是奴籍,但也只比奴籍稍微好一點點而已。裘壤歌最先就是女師,後來因為教導了賢妃,又恰逢甘棠雅集這樣的機會,才因緣巧合成為了禺東女學的首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