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你叫我滾?你竟然叫我滾?」張正氣得渾身直打啰嗦,張這麼大以來,有誰這樣對自己說過話?

「*……」葉星辰大罵一聲,直接甩出一拳,狠狠的砸在張正的下巴上,隱隱聽到下巴脫臼的聲音傳來,巨大的力道更是讓張正朝後倒飛出去。

「老子最討厭啰嗦的男人,叫你滾自己不滾,只有我送你一程了!」葉星辰摟著李筱婷的細腰,朝一旁的沙發上走去,看也不看不斷嚎叫的張正。

李筱婷看在眼裡,心中卻是一陣溫馨,她總是在幻想,自己的男朋友就是應該這樣豪邁之人,不畏懼一切強權……

一旁的李可卻是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這個少年竟然敢對張正動手?難道他不知道霸天集團嗎?而且最恐怖的是他的力道?張正也有一米八的身材,體重也有一百多斤,怎麼會這麼輕易的就飛了起來?

至於其他的人,卻也最多看看這邊,並沒有人上前勸架什麼的,雖然是高級酒吧,但打架鬥毆也屬正常。

只有不遠處幾個看場子的保安聽到慘叫聲跑了過來,一見到被打的是這裡的常客,霸天集團的張正,迅速上前扶起張正。

「張先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一名頭髮染得金黃,穿著西服,看上去不倫不類的男子說道,他應該是這群保安的隊長。

「啊……啊……」張正下巴脫臼,除了發出啊啊的聲音外,什麼都說不出來,只能用手朝自己的助理李可指了指。

李可趕緊將剛才的事情說了一遍。

「他媽的,誰這麼大膽,竟然敢找張先生的麻煩?兄弟們,跟我來?」小黃毛聽后心中大怒,張正可是這裡的常客,而且是霸天集團的行政總監,只要討好了他,以後好處多多。

帶著幾名保安就朝葉星辰兩人這邊走來。

「你……」小黃毛走到葉星辰和李筱婷桌前,正要一拍桌子,罵你他媽的是不是瞎眼了,猛然看到眼前的少年怎麼那麼面熟,特別是那條小辮子,只感覺一股涼氣從腳底涼到頭頂,硬生生的將後面的話吞了進去。

「怎麼?有事嗎?」葉星辰轉頭一看,好奇的問道。

「辰……辰哥,原……原來是您啊?」小黃毛總算認清了眼前這人,還不是那個連自己老大雷老虎都害怕的少年么?

「你認識我?」葉星辰一臉的驚訝,他記憶中沒有這號人啊?

「辰哥,你難道忘記了嗎?我是小黃啊,是雷老大的小弟啊,一個多月前,我因為有些小事得罪了您,還是您大人有大量,放過小的……」小黃神態恭敬,就彷彿一條小狗一樣。

「噢,原來是你啊,你來這做什麼?」葉星辰點了點頭,記起了第一次到學校的時候,歐陽俊幾人找人收拾自己,找的正是這個小黃毛。

「呵呵,我看辰哥在這,就來向辰哥問候一聲,辰哥需要些什麼,小的馬上為您送來?」小黃眼睛低垂,不敢看葉星辰一眼,他知道,葉星辰的眼神就像太陽一樣刺眼。

「你請客?」葉星辰問道,有便宜不佔是傻子。

「當然,當然,雷老大放話了,只要老大的地盤,辰哥玩樂絕不收一分錢。」其實這話雷老虎並沒有說過,不過為了討好葉星辰,小黃自己這麼說道。

「那好吧,既然雷老虎這麼熱情,我也不能冷了他的心才對,來四瓶人頭馬路易十三,先開兩瓶,另外兩瓶打包……」

「啊……」黃毛一張臉瞬間變成綠色,一瓶人頭馬路易十三在外面就要賣八千多一瓶,這裡更是兩萬塊錢一瓶,四瓶不就是八萬么?這可是自己幾乎一年的紅利啊?沒有雷老虎的批准,他可不敢擅作主張請客,只能以自己的紅利算進去。

「怎麼啦?難道沒有?」葉星辰淡淡道。

「有,當然有了,怎麼會沒有呢?辰哥你稍等,我們上就派人送來……」小黃毛以為葉星辰不悅,趕緊吩咐了身邊的人幾句,轉身就朝另一邊走去,生怕葉星辰再提出什麼要求,那他莫說一年的紅利,說不定十年的紅利都給填進去。

一直站在黃毛身後的張正和李可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這個少年到底何許人也?連在這藍色魅影作威作福的小黃竟然也這樣卑躬屈膝?知道撞倒鐵板的張正只好在助理李可的扶住下離開了現場,他們卻不知道小黃這類人並不怕那些有錢人,也不怕那些有權的政治官員,他們最怕的還是拳頭,誰的拳頭大就是老大。

李筱婷也是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為何這個葉星辰總是充滿著神秘,不管在哪兒,都有他認識的人,記得第一次和他見面的時候,似乎最後也是有人站在他一邊?

「總算安靜了,李老師,你今天真漂亮?」葉星辰斜躺在沙發上,眼睛盯著李筱婷,嘴角掛著邪邪的笑容。

李筱婷今天穿著一件水藍色的紗裙,紗裙有好幾層,呈半透明,不過卻看不到什麼春光,只能夠看到那雪白細嫩的脖子和香肩。

下面大腿也全部罩在裡面,只露出一雙細滑的小腿和穿著水晶涼鞋的可愛腳丫,而她還將那一頭順直的頭髮燙成了微卷,扎在腦後,看上去少幾分性感,多了幾分秀麗。

「你這小鬼,嘴總是這麼甜,要喝點什麼?老師請客?」李筱婷聽在耳里,甜在心裡。

「呵呵,剛才不是說了么,四瓶人頭馬,你看,已經送來了?」葉星辰指了指一名端著四瓶人頭馬的兔女郎說道。

「啊,他真的請你喝四瓶路易十三?」李筱婷剛開始還以為兩人是在開玩笑,畢竟路易十三的價格可不低。

「不,是喝兩瓶,兩瓶打包,難道老師認為我們兩人能夠喝四瓶?我肯定沒問題,只是擔心你再像上次那樣?」葉星辰呵呵一笑。

性感的服務員恭敬的將兩隻水晶酒杯放在桌上,又拿起一瓶開了的路易十三,為兩人倒上,動作嫻熟,沒有一滴酒灑落出來,逐漸其深厚的功底。

「好了,把酒放在這裡,下去吧?」葉星辰目光是不是的瞟向兔女郎那露出乳溝的胸部,可李筱婷在,只好強忍住揉捏的衝動。

「好的……」兔女郎微笑著點了點頭,將酒放在說上,退了下去。

「這家酒吧的老闆是你朋友?」李筱婷總算相信了這一切是真的。

「恩,算是吧,對了,來,我親愛的老婆,為我們的愛情干一杯……」葉星辰點了點頭,臉上忽然露出了邪惡的笑容。

「你這小鬼,就知道占老師便宜……」李筱婷輕笑一聲,卻是舉起水晶酒杯,和葉星辰輕輕一碰,對於他所說的話並沒有絲毫的反駁之意,這讓葉星辰心頭一喜,難道她默認了? 「怎麼能說是我占老師的便宜呢?剛才可是你自己說是我女朋友的噢,你還叫我老公了的噢?」葉星辰輕輕抿了一口路易十三,只感覺一股甘甜,口味極佳,果然不愧為幾千塊錢一瓶的名酒。

「呵呵,那我的小老公,你願不願意要我這個大姐姐做女朋友呢?」李筱婷嫵媚一笑,眼中更是秋波暗送,直讓葉星辰心神一盪。

「當然願意,來老婆,老公親親……」葉星辰沒想到李筱婷會如此爽快,也不管她是開玩笑還是認真的,抱著又便宜不佔非好漢的心理,張開雙臂就朝李筱婷抱去。

李筱婷沒有絲毫躲避的意思,臉上依舊掛著嫵媚的笑容,任由葉星辰抱住,還在葉星辰的耳邊輕輕吐到:「小老公,感覺怎麼樣?」

不妙,絕對的不妙……

葉星辰腦海中閃過這樣的念頭,今天的李筱婷很不正常,極其的不正常。

雖說抱著她的確很舒服,特別是胸前的兩塊肉球緊緊貼著自己的胸脯,那種軟綿綿的感覺實在銷魂,還有她身上所散發出來的獨特芳香,無時無刻不挑逗著葉星辰內心的防線,可她的口氣,她的神態,卻感覺很奇怪,至少葉星辰不認為自己的魅力大到能夠輕易迷倒她的境界。

「感覺很好,非常的好……」葉星辰心裡打鼓,慢慢的鬆開李筱婷,小心翼翼的說道。

「呵呵,那就行了,以後你就是我的男朋友了,這點沒問題吧?」李筱婷媚笑道。

「問題肯定是有的,不過不大……」葉星辰趕緊說道,他總覺得李筱婷在給自己下套,可不能一衝動就跳了下去,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李筱婷不可能無緣無故的找自己做她的男朋友。

「還有什麼問題?」李筱婷一愣,她可不認為自己的魅力不夠大,無法引起葉星辰的興趣。

「唯一的問題是你今天不會是腦子燒壞了吧?」葉星辰想了半天,覺得這是唯一的解釋。

「你才燒壞了呢?我可是認真的噢?」李筱婷一副認真的模樣。

「少來了,說吧,到底什麼事情,能辦到的我一定去辦?」李筱婷越說認真,葉星辰越覺得有鬼,畢竟和她相處也有一段時間了,雖然平日里兩人也經常開些曖昧玩笑,但還沒有到這種地步。

「呵呵,竟然沒騙到你小子,是這樣的,我父親要給我介紹對象,我不想去了,所以就說了自己已經有男朋友了,結果他讓我帶男朋友回家,你知道李老師沒有其他的異性朋友,就只能找你了?怎麼樣,假扮老師的男朋友?」李筱婷臉上雖然掛著微笑,但眼中的失落之情依舊一閃而逝。

「有什麼好處?」葉星辰說話一向直接。

「你想要什麼好處?」

「一天一千塊錢,只負責演戲,其他費用另算,牽手一百,擁抱兩百,接吻五百,陪睡一千,當然,你是老師,可以給你一點優惠,就九百九十九吧?」葉星辰大言不慚說道。

「你去死吧,誰要你陪睡?」李筱婷玉臉一紅,口裡嬌嗔了一句。

「厄,你不是說我是你男朋友嗎?男朋友去了你家不在你家留宿么?」葉星辰毫無自覺,一副公事公辦的模樣。

「誰說男朋友去我家一定要留宿的?」李筱婷辯解道。

「哦,這樣啊,那就不要這些吧,其他的你總要給吧?」葉星辰繼續道。

「給,不過要事成之後,我說你難道那麼缺錢用嗎?」對於葉星辰這種無賴行為,李筱婷實在很無奈。

「當然,我可是窮人家的孩子,自然缺錢了,另外,我還有一個要求……」葉星辰說到這裡的時候,臉上露出了壞壞的笑容。

「就你要求多,一起說出來吧?」李筱婷翻了一個白眼,真拿葉星辰沒辦法。

「其實也沒什麼,你要給我摸一下……」葉星辰壞壞一笑,目光更是看向了李筱婷的胸部。

「不行,這條不能答應你……」李筱婷立馬拒絕,怎麼能夠隨便給別人摸?

「那算了,你找其他人吧?」葉星辰毫不在意,退倒在沙發上,一副懶洋洋的神情。

「喂,好歹我們認識這麼久了,這麼點忙你也不幫?」李筱婷開始嬌嗔道。

「你都說了,我們認識這麼久了,你就給我摸摸也不行嗎?」葉星辰借用了李筱婷的話。

「喂,我可是老師,怎麼能夠隨便給你摸呢?」李筱婷一肚子氣,這葉星辰還真是一條大大的色狼。

「你都說了,你是我老師,我怎麼能夠做你男朋友呢?你還是另找他人吧?」葉星辰心裡快笑翻了天,臉上卻是一副默然的表情。

「你……」李筱婷為之語塞,自己也不想找他啊,雖說自己也有其他的異性朋友,可不知道為什麼,在想到假扮男朋友的時候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葉星辰,第二個想到的還是他,對於其他的異性再也興不起任何的興趣?而且他感覺葉星辰除了看上去年紀小一點,其他的都很不錯,肯定能夠符合老頭子的審美標準的,再加上他曾經救過自己一命,到時候老頭子也不會多說什麼。

原本以為找上他他一定會答應的,卻沒想到提出這麼多過分的要求,可是不找他找誰呢?

「好吧,不過要事成之後,而且有個時間限制……」思量了半天,李筱婷還是屈服於葉星辰的賴威之下。

「成交,時間就十分鐘吧……」葉星辰哈哈一笑,能夠摸摸李筱婷的胸部可是自己這陣子以來最大的願望,現在總算能夠得逞。

「哼,小色狼……」、李筱婷冷哼了一聲,沒想到最後還是把自己給套進去了。

「嘿嘿,怎麼能夠這樣稱呼自己的老公呢?來,親愛的老婆,為了我們的協議乾杯……」葉星辰哈哈一笑,端起桌上的路易十三,朝李筱婷舉起了杯子。

李筱婷雖然覺得自己很鬱悶,還是端起杯子,和葉星辰輕輕一碰,將水晶杯中的路易十三一飲而盡。

達成協議之後,兩人又商量了許多細節問題,比如李筱婷的父親喜歡什麼樣的人之類,總之,所有的一切李筱婷都為葉星辰準備好了,葉星辰所要做的就是明天晚上,好好的演一場戲。

「對了,我爸爸喜歡正經一點的男孩,所以你後面的那條小辮子必須剪掉……」李筱婷強調了很多,最後似乎想起了什麼重要的事情一樣。

「一定要剪?」葉星辰問道,其實剪不剪他到覺得沒什麼,反正想留的時候再留就行了,只是看李筱婷這麼在意,不弄點好處的話如何對得起自己?

「當然,既然你答應了,就一定要讓我爸爸滿意……」李筱婷肯定的答道。

「這可是我最心愛的小辮子,留了很久的,剪了多可惜?」

「不行,必須剪……」李筱婷態度堅決。

「那好吧,不過你總要給點好處是不是?」葉星辰又開始耍無賴。

「你還要什麼好處?」李筱婷實在很無奈。

「這次不要別的,一個香吻就好了,不要等以後,現在就吻,你吻了我才會剪,否則免談……」葉星辰也是做出態度堅決的模樣,不過目光卻不斷的瞄向李筱婷,只要發現情況不變,立馬改變口氣。

「你……」李筱婷果然氣得渾身發抖,不過還沒有暴走的趨勢,葉星辰依舊一副你拿我怎麼樣的神情。

「你……」

「你給我過來……」李筱婷嬌喝一聲。

「啊……」葉星辰一愣,還沒反應過來,李筱婷已經一把將他抓過去,紅潤的雙唇輕輕的在葉星辰臉上一點,接著閃電般彈開,葉星辰只感覺一股溫存殘留在臉頰上,久久無法閃散去。

媽的,這感覺太棒了,美女老師的香吻,自己提前得到了?只是這速度是不是也太快了一點?

葉星辰很想說再來一次,可轉頭一看,發現李筱婷嬌軀亂顫,呼吸急促,似乎還在生很大的氣,只好壓住這個念頭,潺潺的坐在一邊,並不說話,只等李筱婷慢慢平復。

他卻不知道李筱婷並非因為生氣,而是因為緊張,長這麼大,她還是第一次親男人的臉蛋,而且這個男人還是自己的學生。

過了良久,心中的激動與緊張才慢慢的平復,回頭看了一眼葉星辰,發現他正一臉好奇的看著自己。

「你看著我幹嘛,我臉上寫著什麼嗎?」李筱婷被葉星辰看得有些不好意思。

「我剛剛發現,老師生氣的時候也很美,老師,做我女朋友吧,真正的女朋友,不是假裝的?」葉星辰忽然說道。

「啊……」李筱婷一陣驚訝,只感覺腦袋一陣轟鳴,嗡嗡作響,一片空白^…… 對於葉星辰,李筱婷的內心也是百感交集,自從第一次在酒吧認識這個小男孩后,她與他之間就一直糾纏不清,特別那次他奮不顧身的將自己從綁匪手中救出后,對他就有一種莫名的情意。

要說把他當成學生看待,兩人之間的關係又太過曖昧,要說當成弟弟看待,似乎一向都是他在照顧自己,可要說把他當成情人看待,他的年紀似乎又太小了一點,比自己小了足足四五歲。

但他的神情,他的眼神,他給人的感覺卻又像一個大自己很多的男人一樣,為何這樣的矛盾會在他身上出現呢?

他為何又會說出這句話?是真心的么?

李筱婷心裡很矛盾,真的很矛盾?

「怎麼了?李老師?」葉星辰眼見李筱婷不說話,開口問道。

「你這小鬼,腦袋裡到底想些什麼呢?你才多大?就要老師做你的女朋友,等你再長大一點再說吧?」最終,還是理智戰勝了情感。

「厄,我都快十八了,應該不算小吧?」葉星辰臉上閃過陣陣失望之色。

「好啦,你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讀書,知道嗎?其他的事情都不要去想?」李筱婷看出了葉星辰眼中的失望,不覺得心裡一陣抽痛,可理智卻告訴她絕對不能夠心軟。

「知道啦,李老師?」葉星辰剛才所說的話的確是發自內心,雖然有的時候他自己都不明白為何有了容蓉之後還會對其他的女人感興趣,更不明白愛到底能不能兩個人,總之,他知道自己對李筱婷絕對不是普通的師生之情,剛才說出了那些話,也有表白的意思在裡面,現在卻被李筱婷婉言拒絕,心裡要是一點失落都沒有,那可不正常。

自從進入高中之後,他做什麼事情都極其順利,從來沒有遇到過不順的,所以第一次遭人拒絕,心裡肯定很難受。

「好啦,不要難過啦,你人長得這麼帥,一定有很多女孩子喜歡你,如果我猜得不錯,班上的慕容蓉,東方藍洛,黃奕菲她們都很喜歡你啊……」李筱婷見到葉星辰如此難過,心裡也是一陣難受。

「她們只是我的朋友……」葉星辰語氣低沉,依舊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說起謊話來更是眉頭都不眨一下,更是一口把杯里的路易十三喝完,這倒不是他在演戲,只是第一次遭受打擊,心裡的確難受。

「星辰,不要難過了,好嗎?你幫了老師這麼多,老師……」李筱婷正要勸慰,卻被葉星辰打斷。

「我明白的,老師,愛情和感激不是一樣的。」葉星辰又徑自的倒滿了一杯酒,又是一飲而盡。

「星辰……」葉星辰的話語就彷彿一把刀深深地刺進李筱婷的心臟,好痛好痛,不知道哪兒來的勇氣,上前直接撲在葉星辰的懷中,淚水更是不聽使喚的流淌下來。

「老師……你怎麼了?」這一下葉星辰到是慌張起來,一手拍著李筱婷的後背,一手想要把她拉起來。

「老師沒事,星辰不要難過了,老師心裡也很難受,星辰現在還小,等星辰長大了,老師就嫁給星辰,好嗎?」李筱婷不知道是怎麼說出這句話的,說出之後,她只感覺自己心裡的一塊大石頭掉了下來,一陣輕鬆。

「真的?」葉星辰面色一喜……

「老師什麼時候騙過星辰?」李筱婷嬌嗔道。

「哈哈……以後不再叫你老師了,就叫老婆好了?」葉星辰哈哈大笑,剛才的低落之情一掃而光,很讓人懷疑剛才他真的在演戲。

「那怎麼行,說好了等你長大的?」李筱婷從葉星辰的懷裡抬起頭來,口裡說道。

「有什麼關係,反正遲早都要叫老婆的,早一點叫有什麼不好的?」葉星辰臉皮極厚,說起話來面不紅,心不跳的。

「不行,你要是現在叫,我就不理你了?」、李筱婷嬌嗔了一句,自己的學生真的要叫自己的老婆,那自己老師的面子往哪兒放?她卻忘記了,剛才她還肉麻的叫葉星辰老公呢?

「厄,那好吧,不叫就不叫,我親愛的未婚妻……」葉星辰臉上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你……」李筱婷幾乎要暴走。

「呵呵,好啦,好啦,先不說這個,有個問題我很不明白?」葉星辰知道什麼叫做見好就收,既然李筱婷做出了承諾,他就相信這承諾是真的,而且最重要的一點,說明了她心裡對自己的確很有感覺的,以後要做點什麼事情也可以大膽一點……

「什麼問題?」李筱婷一臉的疑惑?

「你老爸怎麼會給你安排相親呢?」葉星辰覺得李筱婷年紀並不大,還沒有到嫁不出去的地步啊?

「還不是最近集團遇到了一些周轉問題,我爸想來一次聯姻……」李筱婷說到這裡的時候滿臉的落寞。

「聯姻?和哪個集團?」葉星辰隱隱覺得這又是遊戲之王董浩天的一場遊戲,他知道,只有董浩天這樣的狂人才會在即將在即將得手的時候突然放手,然後再來玩一次大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