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決定了晚上在這睡覺,武芸便回房間拿了枕頭過來。

想象中的旖旎並沒有發生。

武芸睡在右側,陳墨睡在左側,武冰冰則睡在他們兩人中間。

小丫頭高興極了,一會兒摟抱著陳墨,一會兒又摟抱著武芸,折騰了好久才終於睡著過去。

武芸卻是翻來覆去睡不著覺。

「我說,你能不能別翻身了,等下把冰兒吵醒就不好了。」陳墨小聲地說道。

「你也沒睡?」

「修鍊呢。」

「這麼勤奮,難怪你的功力精進得這麼快。」武芸有些意外。

畢竟陳墨平常看著就懶懶散散的,沒想到竟然還有這麼刻苦的一面。

就連睡覺的時間,都拿來修鍊了。

「不勤奮一些,怎麼能保護好你們。」陳墨道。

「我們根本就不是那些勢力的對手。」武芸說到這裡,語氣有些頹然,「目前雖然只有櫻花社等少數幾個勢力想搶奪我手裡的寶藏地圖和鑰匙,可後面肯定會有越來越多的人知道。到那個時候……」

「那個寶藏到底是什麼東西,值得你拼了性命去守護?」陳墨對這個好奇很久了。

可每次武芸都閉口不言,他也問不出個所以然。

這次,他當然也沒指望能讓武芸開口,只是純當發個牢騷罷了。

然而,武芸卻是輕聲說道:「其實,那個寶藏只是一個傳說。」

「一個傳說?」

「傳說,在天山深處有一口神泉,能讓宗師強者突破後天桎梏,踏入先天之境。就算不是宗師強者,服用之後也能夠功力大增。」武芸解釋道。

陳墨沒見過宗師級別的武者。

他見過最厲害的武者,除了自己的師傅和師叔之外,就是張凝雪了。

在張凝雪之上的化勁和宗師,陳墨是真沒見過。

而武芸說的什麼後天桎梏,先天之境什麼的,他更是頭一回聽到。

「宗師級別的武者已經是頂尖,在宗師之上,還有其他境界?」陳墨不禁問道。

「宗師是人道巔峰,再進一步,就能褪去凡軀,吞吐天地靈氣,日月精華,成就先天之境。」武芸說罷,又搖了搖頭道:「這個說法,也只存在於傳說當中。」

「神泉是傳說,神泉的效果也是傳說,那你幹嘛還守著寶藏地圖和鑰匙不放呢?不如直接把這個燙手的山芋丟給那些勢力,讓他們去搶罷了。」陳墨對那所謂的神泉沒什麼貪念。

那是傳說中的東西,誰知道存不存在呢!

就算真的存在,也輪不到他區區內勁武者去搶奪啊!

混到現在,陳墨總算是對自己有點自知之明了。

原本他還以為,以自己的武力值,在都市中能夠橫著走。

沒想到人外有人山外有山,無論是那五毒門,還是櫻花社,都不是他一個人的力量就能夠抗衡的。

「寶藏地圖和鑰匙是我武家傳承,傳家寶能輕易交給別人嗎?」武芸紅著眼眶道:「何況,他們屠盡了我的族人,我就是把地圖和鑰匙毀掉,也不讓他們得逞!」

陳墨也不知道武芸這麼做,到底是對還是錯,只道:「我不管這些,反正冰兒是我閨女,誰要敢欺負我閨女,我就跟他玩命。」

「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武芸看著陳墨,平靜地說道:「以後我要是有什麼不測,冰兒就交給你照顧了。」

陳墨搖頭拒絕,「這個我可不答應,孩子不能沒有媽。」 「這個由不得你不答應,我只希望你能好好對待冰兒。」武芸一副視死如歸的口氣。

「別傻了,那些人要是幹掉你,能放過冰兒嗎?」陳墨撇撇嘴。雖然他不知道那些勢力到底有多麼龐大,但竟然能屠滅武芸滿門,那定然有強橫的實力。

被這種龐大的勢力給盯上,想要全身而退哪裡有這麼容易。

不說那櫻花社,就說臨江市的五毒門分部,陳墨就已經覺得很難對付了好吧。

「武芸,你可千萬別有犧牲自己,保全冰兒的想法。即便你如實交出了寶藏地圖和鑰匙,你又怎麼能確保他們會放過你和冰兒呢?何況,那天山神泉只是一個傳說,有了地圖和鑰匙,找不找得到還是兩說,而且現在安全部門也會庇護我們,還是靜觀其變吧!」

「靜觀其變?這跟坐以待斃有什麼區別!」武芸搖頭嘆道。

「區別就是,前者是做好準備,後者是坐著等死。」陳墨停頓了一下,又接著道:「咱們現在雖然人手不多,但櫻花社派來的那點人,絕不會是咱們的對手。你也不要太悲觀。」

「這次櫻花社失利,下次肯定會加派高手過來……」

「行了行了,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咱們總不能洗好脖子等死吧?」陳墨坐了起來,看著武芸道:「既然睡不著,那我們去小廳坐坐,別吵到冰兒。」

武芸本來就沒多少睡意,見陳墨這麼說,便點頭答應了。

兩人來到了小廳。

陳墨用微波爐熱了兩瓶牛奶,遞給武芸一瓶,又忍不住多看了她兩眼。

武芸身上穿的還是那套貼身的保暖衣,窈窕有致的身段在暖色燈光的映照下,顯得更加魅惑動人,讓血氣方剛的陳墨有些難以控制住自己的目光,總是不知不覺中往她身上瞟。

「變態。」武芸臉紅紅的啐了一聲,隨即抓過旁邊的毯子,蓋到了自己身上。

陳墨尷尬的笑笑,卻沒有去接她的話茬,低頭喝了一口牛奶。

武芸撇了他一眼,忽然道:「這陣子,你有沒有跟安靜聯繫?」

「有打過幾次電話。」

「見過面沒有?」

「好一陣沒見了。」陳墨如實回答。這陣子他又是訓練,又是受傷,還得和林星娜執行任務,還真沒什麼時間去跟衛安靜見面。

「你這男朋友當成這樣,也不知道安靜為什麼會喜歡你!」武芸從鼻間哼出一聲,顯然是很不滿意陳墨對待衛安靜的態度。

「那你呢?」陳墨鬼使神差的問道。

「我,我沒有。」武芸趕緊喝了一口牛奶壓驚。

陳墨見她面露羞赧之色,又追問道:「那之前你怎麼主動親我,還拉開了我的褲鏈。」

「我……」武芸羞紅了臉,拿起牛奶又往嘴裡灌了好幾口。

陳墨趁熱打鐵道:「那時候要不是冷清出現,怕是咱倆直接就在沙發上辦事了,你要是對我沒感覺,怎麼會這麼主動呢?」

武芸辯無可辯,又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一時間有些語塞。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對陳墨是什麼感覺。

喜歡?

那是沒有的。

討厭?

有時候是挺討厭的,但多數時候,這廝不僅不討厭,還很可以依靠。

比如上次櫻花社的事。要不是陳墨,冰兒肯定會被櫻花社的人給抓走,而她也會死在出租屋裡,不可能活下來。

而在躲過了櫻花社一劫后,她跟冰兒又被安全部門的人給抓了。

如果沒有陳墨,她跟冰兒現在估計還被關在基地里。

所以,武芸其實很感激陳墨,打從心底里感激。甚至之前還一度失態,想要以身相許,在沙發上就情不自禁的和他纏綿了起來。

不過後來冷靜想想,武芸覺得會出現這樣的失態,主要有兩個原因。

一是陳墨幫了她太多太多,她發自內心的感激他,想要報答他。

二是,她單身的時間太久太久,長這麼大還沒處過男朋友,恰好陳墨有恩於她,又是帥氣小鮮肉一枚,這才讓她把持不住。

這是武芸總結的兩個原因。

陳墨見武芸紅著臉低著頭,便又繼續逗她道:「你說說,你對我印象怎樣?」

「你……」

「對對對,你覺得我怎樣?」

武芸咬著嘴唇,陡然抬起頭道:「你再這樣,我就告訴安靜了。」

「哎,我跟你開玩笑的。」陳墨霍然一驚,連忙擺起了笑臉。這事要讓衛安靜知道,那事情可就大了。

不過仔細想想,陳墨又覺得委屈。

明明那次是武芸主動的,他是被動的一方好吧!

搞得現在還要被威脅。

陳墨又想到自己跟明雨卿林星娜安清雅那不清不白的關係,頭就疼了起來。

桃花多了,那就不是桃花運,而是桃花劫了啊!

武芸也是有些心虛,所以見陳墨求饒,也就不再深究。

「武芸,說點正經事吧。」陳墨輕聲道。

「什麼事。」

「你有沒有想過,自己去找那個寶藏?」陳墨看著武芸,正色提議道:「你手裡有寶藏的地圖,也有開啟寶藏的鑰匙,何不自己拿了那個寶藏呢!那個什麼永恆泉水喝了不是可以提升內力么,咱找到了寶藏,喝上它三天三夜,還怕他什麼櫻花社。」

「我帶著冰兒,單單是掙錢養家就忙的要死,哪有工夫去找那虛無縹緲的永恆之泉。」武芸搖了搖頭。她不是沒有這個想法,而是沒有精力去做。

「現在不就有工夫了。」陳墨笑著說道:「現在你也不用上班,冰兒也有家裡的人照顧,咱們正好可以去找一找那傳說中的天山泉水。」

武芸有些意動,但還是道:「冷鐵冷清都是殺手,我不放心把冰兒交給她們。」

「那讓簡詩琳照顧,簡詩琳你總放心吧?」

「她現在是代理總裁,成天忙工作,哪有時間照顧冰兒。」

「那要不這樣,安靜不是在本草堂工作么,我讓她過來這邊照顧冰兒,這總可以了吧?」陳墨說道。

「嗯……我考慮考慮。」武芸還是有些猶豫。

她當然是信得過衛安靜的,就是不捨得離開冰兒,同時也擔心櫻花社亦或者其他勢力的人會找上門來。 陳墨也不著急。

即便武芸答應要和他一起去尋找寶藏,他也得先把五毒門分部給幹掉,才能安心離開啊!

否則明雨卿等人的安危得不到保障,他也不放心。

兩人聊了一會兒,便回到床上睡覺了。

一夜無話。

第二天,陳墨帶著武冰冰,來到了本草堂。

衛安靜正在招呼著顧客,見到陳墨和武冰冰進來,立即就迎了上去,然後用力地往陳墨的胸口打了一拳。

當然,對於皮糙肉厚的陳墨來說,只要別打臉,衛安靜的拳頭就跟撓痒痒差不多。

「你個死鬼,多久沒來看我了!」衛安靜幽怨地看著陳墨,又忍不住給了他一拳。不過這一拳的力道明顯放輕了許多。

「這陣子太忙了。」

陳墨苦笑了一句,又道:「你不是應該在分店那邊工作么,怎麼會來這邊?項採薇去哪了?」

「她去採購了,我來這邊當幾天臨時店長。」衛安靜解釋完,又蹲下去,笑吟吟的捏著武冰冰的小臉道:「丫頭,有沒有想你靜姨啊?」

「想了,冰兒想吃靜姨做的餃子。」武冰冰仰著小腦袋,一副快要流口水的樣子。

「那靜姨中午就給你做,好不好?」衛安靜摸了摸武冰冰的頭髮,憐愛的道。

「可是,爸爸說今天有正事要做,不知道中午能不能在靜姨這邊吃飯。」武冰冰說完之後,還怯生生的看向陳墨。

陳墨哪裡能受得了這種眼神攻勢,當即就點頭道:「吃頓飯的時間咱們還是有的。」

衛安靜高興地說道:「那就這麼說定了。」

「對了,蘇薇怎麼樣了?」陳墨可沒有忘記今天過來的目的。

「她在後面的診療室休息。」

「我和冰兒去看看她,你先忙吧!」

陳墨帶著武冰冰,來到了診療室。

蘇薇正坐在床上打坐調息,聽到聲響,她便睜開眼睛。

陳墨看著蘇薇的小平頭,調笑的說道:「你這頭髮長得挺快啊!」

蘇薇別過頭,沒有說話。

「只是跟你開個玩笑。」陳墨嘿嘿乾笑兩聲,走近過去,給她把脈。

蘇薇是武者,恢復能力也是相當強悍。

加上這陣子安心調養,起碼恢復了四成。

對於經脈創傷,這個只能精心修養,但內臟損傷,這個武冰冰就可以幫上忙了。

蘇薇的五臟六腑受傷頗重,正好武冰冰也恢復了治療能力,正好可以給她醫治,幫助她快些恢復傷勢。

「去吧,冰兒。」陳墨在來的路上,就已經跟武冰冰說清楚了。

「蘇薇阿姨,我開始咯。」 搶個總裁當爹地 小丫頭雖然跟不合群的蘇薇不太熟悉,但好歹也是在同一個屋檐下生活了好一陣,所以也不怕生,小手拉住了蘇薇的大手,開始動用超能。

隨著武冰冰手上亮起淡淡的熒光,蘇薇就清晰地感受到了一股仿若能夠滋潤萬物的力量,滲透進她體內,讓她的精氣神得到了補充,損傷的軀體也仿若干涸的大地,受到了滋養,開始緩緩修復。

治療持續了半個小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