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路彥昭笑了笑:"那你現在,是不是答應我,要跟我一起上樓去餐廳坐一坐呢!"

秦未央想了想,轉過頭看向路彥昭:"那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我們在車裡坐一坐,跟上樓去坐一坐,有什麼區別嗎?"

路彥昭一愣,搖了搖頭:"好像沒區別啊,只不過,在殘影,你想喝飲料,想吃飯的話,可以隨時讓服務生上!"

秦未央癟癟嘴:"可是,我現在不渴,也不是很餓啊!"

路彥昭的眉頭皺了皺:"那我可就真的沒有辦法了!"

秦未央的眸子閃了閃,不知道想到了什麼,降下車窗,看向外面的高樓大廈。

她突然轉身,看向路彥昭:"要不然,我們出去逛街吧,我覺得逛街不錯啊,人家不都說,男人最討厭的事情,就是陪女人逛街嘛,我們今天,要不要試一試這件最讓男人討厭的事情呢!"

路彥昭失聲笑了起來:"我覺得這樣想的男人,腦子肯定都不怎麼正常,陪著自己最喜歡的女人逛街,怎麼能覺得討厭呢,只要讓我每天都跟自己最喜歡的人在一起,我覺得做什麼都是快樂的,別說是逛街了,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覺得樂此不彼!"

秦未央癟了癟嘴,看了他一眼,笑著說:"現在可別說大話啊,一會看你具體表現,還有啊,我有個問題,必須嚴肅的跟你說一下!"

路彥昭點點頭,一副認真受教的表情:"你說,我認真聽著!"

秦未央被他這表情逗笑了,她沒好氣的看了一眼路彥昭:"你以為我想買衣服啊,其實,我也不喜歡逛街,只不過呢,我這衣服……"

秦未央猶豫了半天,才硬著頭皮開口道:"是這樣的,你呢,以後可以不可以溫柔點,不要撕我的衣服!"

路彥昭一愣,好幾秒,他才反應過來,秦未央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他頓時勾唇一笑,曖昧的看了一眼秦未央:"我以後會輕點的!"

秦未央頓時被他鬧個大紅臉,她瞪了一眼路彥昭:"你在胡說八道什麼呢!"

路彥昭勾唇輕笑:"恩恩,是我胡說八道,還希望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我啊!"

秦未央紅著臉不搭理他,直接下車。

路彥昭沒好氣的笑了笑,緊跟著下車,追了上去。

秦未央走在前面,到底是有點不適應這樣,跟路彥昭光明正大的,兩個人走在一起的感覺。

每當路彥昭跟上來的時候,她就加快腳步,跟路彥昭拉開距離。

一開始,路彥昭還以為她是不好意思,當她周而復始的來了幾次之後,路彥昭也算是明白了。

感情這個小女人,是還沒習慣跟自己在一起呢!

想到這裡,他快速的加快腳步,直接走到秦未央旁邊,秦未央還沒有來得及拉開距離,就被路彥昭一把抓住了手。

路彥昭將秦未央的小手,緊緊的抓在自己手心裡,一顆心都被填滿了。

秦未央轉身瞪了他一眼,路彥昭挑眉笑了笑,不以為然。

秦未央有些無語,悶聲道:"你抓住我的手幹嘛?"

路彥昭輕笑:"我倒是沒想過這樣抓住你的手啊,可是,我不僅僅的抓住你,你就跑了,我思索再三,與其讓你跑這麼快,還不如拉著你,我們倆一起跑!"

秦未央對他這奇葩邏輯,不可置否。

因為她不想在路彥昭面前表現出來,自己其實在被他拉住手的那一刻,很不好意思。

打死她都不要承認,自己居然害羞了。

所以,她就硬生生的問了一句,路彥昭幹嘛拉著她的手,這樣的話。

不過好在,路彥昭也沒有什麼過激的反應。

秦未央偷偷的轉過頭,偷瞄了一眼路彥昭,感受到他掌心的溫度,秦未央只覺得,心跳都加快了。

秦未央還以為,自己的一些列舉動,路彥昭沒有發現。

卻沒想到,路彥昭突然轉身看了她一眼,勾唇道:"未央,你要看我就光明正大的看,反正,我現在整個人都是你的,你不用偷偷摸摸的瞄一眼,又瞄一眼的,我怕你累!"

秦未央大囧,小臉頓時紅的像柿子。

這怕就是做賊被抓包的感覺吧!

她紅著臉,氣鼓鼓的瞪著路彥昭:"誰偷看你了啊,就知道自作多情,我明明是看你旁邊的商鋪,你真的想多了,而且,你就是你的,什麼叫你是我的啊!"

路彥昭拉著秦未央的小手,用了用力:"未央,你這樣說,我可就傷心了啊,我一直都以為,我現在也算是你男朋友了,自己便是你的了,可你怎麼能說,我不是你的呢?"

秦未央覺得,明明是很正常的話,怎麼從路彥昭嘴裡出來,就變成胡攪蠻纏了呢!

她挑了挑眉,看了一眼路彥昭:"那個……我個人建議,我們還是先去逛街,對!逛街,我先買幾件衣服再說!"

路彥昭勾唇,溫柔的看了她一眼,點點頭:"好,沒問題,老婆想要什麼,我都給你買!"

秦未央沒好氣的翻了翻白眼,選擇沉默。

他們到了女裝區,秦未央的眸子,剛掃視了一圈。

結果,路彥昭就拿起一件衣服,在秦未央身上比了比,一臉邀功的開口道:"未央,這件衣服,你穿著肯定好看!"

秦未央扯了扯嘴角,看了他一眼:"好看啊,那你自己穿吧!"

路彥昭一愣,有點無奈的看著她:"未央,我說的是實話啊!"

秦未央看他像個孩子一樣,還帶著幾分委屈,無奈的搖搖頭:"好了,你說好看,我待會就試一試!"

路彥昭臉上的笑容,立馬出現。 一晃眼,半年過去。

錦園內,變得更熱鬧了一些,有兩個小不點,在錦園內鬧騰。

若是放在地球,也就三個月大的嬰兒,還在襁褓中吃奶,但在這裡完全不同。

一男一女,兩個小孩童,看起來和地球上兩三歲的孩童一般,會說話,會自己吃飯,雖然還不曾正式修鍊,但赫然有著普通大修士的實力,一躍之下,數丈高。

兩個小不點,奶聲奶氣的聲音,如同喝醉酒一般的走路姿勢,正是惹人愛的時候。

整個錦園內,都是他們的樂園。

哪怕是禁止林楠等人出入的仙湖,閣樓區域,也經常能發現兩個小傢伙的身影,就連不苟言笑的勝雪仙子在沒人看到的時候,也抱起過兩個小不點玩耍。

至於青鸞,早已成為他們的青鸞阿姨,親切不已。

半年多的相處,雖然和勝雪仙子見面不多,但和青鸞他們是經常相見,自然而然關係也拉近了不少。

與此同時,整個錦園內也瀰漫著一種瘋狂修鍊之風。

包括陳佳影在內,都是如此。

進入最大的,自然是林楠。

其次,是蔣鑫唐雯等人,每隔一段時間,便會給人一種新的感覺。

整個錦園附近的妖獸,都死傷不少,甚至惹得七階妖獸不斷追殺林楠,大恨不已。

就連蔣鑫唐雯等人,也紛紛外出拚命。

重創,對他們而言不過是家常便飯,早已習慣了。

林楠,通神境了!

這個速度,不可謂不快!

然而,依舊不夠!

接下來的修鍊,林楠對自己更為殘酷了。

錦園外千裡外,七八頭六階妖獸,散發著強大氣息,價格林楠團團圍住,上天入地無門的那種。

「滾開!」林楠怒吼,頭頂一隻金黃色古皇印懸空,手上一柄長刀不斷怒斬而出。

「蓬!」

一頭六階妖獸被林楠斬飛出去,半邊身子被斬開,然而剎那間一頭妖獸直接撞擊在林楠身上,讓他整個人喋血,瞬間遭到重創。

「死!」

然而這個時候,林楠沒有退去,古皇印瞬間落下,瞬間鎮住身前一頭六階妖獸,陡然間手中長刀怒劈而下。

「撲哧!」

剎那間,一頭六階妖獸被斬殺。

而與此同時,林楠也再度被周圍幾頭怒極的六階妖獸圍殺的慘不忍睹,半邊身子都蹦碎了。

從一開始的足足十頭六階妖獸到現在的六頭,林楠斬殺了四頭!

這其中不乏六階巔峰的妖獸!

這份戰績,足以震人。

終於,林楠撐不住了,體內狂暴的力量也跟著平息了下來,但這個時候哪怕想走都走不掉。

這剩下的六頭六階妖獸一個個誓要撕碎這個可惡的人類,一次次的挑釁獵殺它們。

然而眼看著林楠即將徹底無法堅持之際,一道身影陡然間出現在林楠身前,六頭妖獸頓時大駭,齊齊轉頭就逃。

這位,它們認識,得罪不起。

青鸞出現。

林楠躺在地上,睜眼看了一眼,努力的露出一絲微笑來。

「謝謝,你又救了我一次。」

青鸞眼中明顯帶著一絲不忍,這次傷勢依舊很重,林楠半邊身子都碎了,若非自己最後關頭出現,林楠必死無疑了。

「這樣不是辦法的,會死的。」

林楠閉著眼睛,苦笑了一聲,身上的傷勢疼痛他早已麻木了。

這大半年中,這種情況太多了。

不拚命,如何一年內踏入天人境,而今才剛剛踏入通神境,差一個大境界,時間不足了。

「謝謝好意。」

青鸞眉頭緊皺,這大半年來,她經常悄然跟著林楠,為他報價護航,看著他一次次的拚命,青鸞承認自己心中有了一種特殊的感覺。

一個男人,在專註某件事的時候,可能是最吸引人的。

林楠也是一樣。

從最開始林楠身上的那股好感,到此刻的特殊感覺,這個歷程很短暫。

「要不我去和小姐說說,你別這樣了,哪怕是你下界的親人,也不想讓你這樣。」青鸞開口說道。

林楠下界之事,她們知道不少。

畢竟徐江龍他們都是林楠的小舅子之類的,這個消息瞞不過他們。

深呼一口氣,林楠掙扎著坐起身來,隨手塞了一大把的靈藥入口。

「我沒事,麻煩幫我護法一段時間!」

青鸞默默點頭,這也不是第一次了,很多次都是她默默守護著林楠。

終於,兩個小時后,林楠身上傷勢恢復了不少,整個人也再度有了精神。

直接沖入附近一座大湖中刷洗了一下,林楠從天而降,身上已然換了一套乾淨利索的休閑服,一條黃金色大魚被他提了出來。

一頭五階的黃金鯉魚,是這個大湖的美味。

這個大湖內之前有著幾頭六階妖獸,但早就被林楠斬殺了,而今這裡成為林楠的地盤。

「難得碰到這種好東西,等下給你們紅燒鯉魚!」林楠看向青鸞笑道。

重新換洗過的林楠,給人一種煥然一新的感覺,每一次這種時候,都是青鸞心中異樣的時候,這個時候的林楠也顯得極為迷人,有著男性特殊的魅力。

女人出浴,帶有特殊的芬芳,是最讓男人痴迷的時候。

男人雖然不帶有這種味道,但也有著特殊的感覺,在女人的眼中。

「好!」青鸞點頭,沒有和林楠客氣。

不多時,二人返回錦園,林楠親自動手,不多時香氣四溢,沁人心脾,惹得吳培軍等人紛紛出關,兩個小不點更是早就跑到跟前,小嘴饞的直流口水了,一口一個姑父,喊的異常親切。

就連在外廝殺的蔣鑫唐雯等人也都返回了。

閣樓內,勝雪仙子靜坐著,看著眼前的一幕,帶著一絲羨慕之意。

「凡人,其實也挺好。」

良久,勝雪仙子發下如此感慨。

這種特殊的親情,這種溫馨的畫面,在仙界的極少會有的。

她小時,記憶中就沒有這種感覺,除了修鍊便還是修鍊,其他的一切都不需要。

哪怕是飯,只怕之前那些人吃的總共還沒有這半年吃的多。

「若不是進入仙界,他們肯定生活的很幸福。」青鸞也開口說道,帶著一些感觸。

聞言,勝雪仙子轉頭看了一眼青鸞,雖是丫鬟,但等若是自己的小姐妹,閨蜜。

「你好像對他不一樣。」勝雪仙子幽幽說道。

剎那間,青鸞臉色微變。 對於路彥昭這表情速換的絕技,秦未央已經無力吐槽。

她拿著自己挑選的幾件衣服,還有路彥昭精心挑選的幾件,去更衣室里換。

話說,秦未央剛進更衣室,路彥昭便聽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他皺眉轉身,便看見冷汐月興沖沖的向著這家女裝店衝進來。

她笑嘻嘻的看著路彥昭,想都沒想,直接伸手拉住路彥昭的胳膊:"彥昭哥哥,你在這裡做什麼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