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就在白毛糰子氣急敗壞地蹦噠的時候,玉傾歡已經來到了晏爍跟那個女人約會的咖啡廳。

玉傾歡直接坐在了他們兩個對面的空位上,並點了一杯咖啡。

之後她就拿出了手機,開始玩遊戲。

一邊喝咖啡,一邊玩遊戲,簡直爽爆了!

玉傾歡玩得非常嗨皮。

就在她玩的正忘我的時候,突然被人拉了起來,撞進了一個充滿冷香的懷抱里。

玉傾歡在心裡刷屏,什麼情況?

晏爍的智障病又犯了嗎?

不好好約會,把她拉起來幹什麼?

晏爍看了一眼面懷裡面帶不滿的小女人,對他的約會對象說:「我已經有女朋友了,紀小姐。」

紀淑雲眼中充滿了懷疑:「她真是你女朋友?」

這女人剛剛進來的時候,明明都已經看見他們兩個了,但是她卻一點異樣也沒有,她嚴重懷疑這個女人是晏爍臨時拉過來。

晏爍低頭在已經踩到他腳上的小女人唇上碰了一下:「她就是我女朋友。」

紀淑云:「既然你已經有女朋友了,為什麼還要過來跟我相親?你耍我呀?」

說著他瞪了晏爍一眼,拿起包包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見他走遠了之後,晏爍馬上鬆開了自己懷裡的玉傾歡,人模狗樣地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坐在了玉傾歡的對面。

玉傾歡拿出紙巾在那誘人的紅唇上擦了擦,眯眼笑了一下:「金主爸爸什麼時候成了我的男朋友了?我怎麼不知道?」

晏爍:「咳咳,你都看到了,還問什麼?」

金主爸爸這個梗她還要玩到什麼時候?

「行吧,我不問。」

不知道為什麼,玉傾歡不問了之後,晏爍反而有一種淡淡的失落。

她這是在嫌棄自己嗎?

不就是親了她一下嗎?

至於擦的那麼乾淨嗎?

「晏……爍,我給你的書你扔了嗎?」

晏爍沒什麼表情地說:「我要是扔了,你會怎麼樣?」

玉傾歡哼了一聲:「當然是再給你送一打。」咱手上的書多的是,隨便扔。

晏爍:「……」

「沒扔。」

玉傾歡:「乖啦!」

要不是晏爍跟他的距離有點遠,玉傾歡還真想在他頭上摸一摸,第一次碰見這麼乖的氣運之子。

晏爍再一次無言以對,他從來沒想過乖這個詞有一天會用在他的身上。

已經在氣運之子跟前刷了一波存在感了,她剛想站起來走人。

就被白毛糰子抱住了腿。

【白毛糰子:親愛噠宿主,請教氣運之子修鍊《魔神錄》!】

【玉傾歡:書他又沒有扔,讓他自己慢慢學去。】

【白毛糰子:他又不了解《魔神錄》,親愛噠宿主你就教教他吧。】

抱大腿,絕對不能松,一松宿主就溜走了。

白毛糰子心好累啊!

它怎麼就攤上了這樣一個宿主?

被拖住大腿的玉傾歡面帶微笑:「你了解《魔神錄》嗎?」

晏爍一言難盡:「不了解。」

說完之後他就發現,玉傾歡看他的眼神都變了。 抵達安家,已經是深夜。

葉簡汐把天佑天寶放回卧室,留下郭嫂照顧他們,回到自己的卧房,她看著慕洛琛,把自己忍了一天的問題說出:「阿琛,這個蕭雁南到底是誰?」

「他是天寶的親生父親。」慕洛琛還有任何遲疑,點明了蕭雁南的身份。

葉簡汐聞言,渾身都僵直了。

從蕭雁南對天寶的態度,她已經看出些許端倪,可真的得到這個肯定的答案,她腦子還是有些轉不過彎了。

蕭雁南是天寶的父親,那他來找他們是為了什麼?

帶走天寶嗎?

不,不行……

天寶是她的兒子,她養了他整整四年的時間,而蕭雁南作為天寶的生父,他做了什麼?當初天寶被人從帝都帶走,丟棄在A市,他幹嘛去了?

現在才來找天寶,他要,他們便要把孩子給他嗎?

世上哪有那麼便宜的事情!

葉簡汐緊緊地攥住了手心:「他是來要天寶的?」

慕洛琛按住葉簡汐的肩膀,「簡汐,你聽我說。蕭雁南的確是來要孩子的,不過,他跟王家的人不同,他這個人講道理。」

葉簡汐聽他幫蕭雁南說話,肚子里憋著火氣,可還是耐著性子,說:「我不管他講不講道理,當初是他們不要天寶的,現在想把孩子要回去,沒可能!」

慕洛琛早料到了她會反應激烈,當初他得知蕭雁南身份,同樣也不想他靠近天寶。

可現在不同了,他必須把蕭雁南的事情解釋清楚:「當初天寶的母親懷著天寶的事情,蕭雁南並不知道。大概在一年之前,他偶然得到消息,知道自己有一個孩子流落在外。當時,他委託了王家幫他找孩子,沒想到王家會為了得到他的幫助而針對慕家。蕭雁南說,王家對慕家所做的事情,他會悉數討回。至於天寶的事情,他希望跟我們商量一下,再做決定。」

葉簡汐擰了眉頭。

對這樣的解釋,她能接受蕭雁南對天寶四年時間,不管不問。

但天寶的事情,她不想跟蕭雁南商量。

而且王家的事情本就是蕭雁南沾的過失,他彌補也算不了什麼。

葉簡汐沉默不語了半晌,再開口的時候語氣怨責:「阿琛,你真的想讓天寶,跟著蕭雁南走嗎?我看他那個人不簡單,連王家的人都能為了他,不惜對付慕家,那蕭雁南的身份肯定比王老爺子更尊貴。天寶如果跟著他,豈不是要進入更複雜的環境?還有,他跟天寶的生母到底是怎麼回事?他三年時間都不知情,是不是他跟天寶的生母關係不好?所以天寶的生母連生孩子這麼大的事情,都不肯告訴他?」

「你問這麼多問題,讓我先回答哪一個?」

慕洛琛笑著說。

葉簡汐伸手,輕拍了下他的手,神情嚴肅道:「我跟你說正經事呢,不許笑!」

「好,我不笑。」

慕洛琛斂了笑容,可那眉眼怎麼看怎麼覺得他還在笑!

葉簡汐瞪了他一眼:「你先回答,他跟天寶生母是怎麼回事?」

慕洛琛說:「這件事要說起來,就要先說蕭雁南這個人的身份。簡汐,今天我們去參觀的時候,你不是看到了那個基地了嗎?」

「看到了,那又怎樣?」葉簡汐頓了下,問:「蕭雁南是部隊里負責武器研發的人?」

「有點沾邊,不過不止於此。」慕洛琛抬起眼,深深的看了眼葉簡汐,壓低了聲音說,「蕭雁南是國家特工部門的負責人,他除了負責秘密的保護各位政治要員之外,還負責培訓所有的特工,今天我們看到的那些武器,其實就是他手底下負責研發的部門。」

「你在跟我開玩笑?我們國家會有特工部門?我怎麼聽都沒聽過?」葉簡汐覺得慕洛琛在天方夜譚,可看他一副認真的模樣,又覺得他說的是真的!

慕洛琛說:「特工部門所進行的任務都是秘密的,怎麼會暴露在眾人的視線之下?而且,他們不止負責保護政要,還負責秘密的偵查政要有無違法的行為。全國上下,那麼多的在職人員,有幾個人是乾淨的?一旦他們得知自己身邊有人在調查他們的一切,只怕全國都要亂了。」

葉簡汐瞪大了眼睛,滿臉寫著……我不信!「既然蕭雁南神通廣大,那當初姚明琪的案子,他們為什麼沒查出來? 呆萌影后別想逃 還有柏原崇的事情,他又怎麼解釋?」

「蕭雁南是在八年之前,從他父親手中,接管的負責人的職位。姚明琪的案子起因於十年之前,最初的原始資料不知被什麼人抹去,所以他並未察覺到這樁案子有不對勁的地方。直到三年之前,裴錦德發起禍端的時候,他察覺到了不對勁,派人到A市調查。記得之前有神秘人給你提示姚明琪一案的關鍵證據嗎?蕭雁南說,他派去的人曾經找到過那個人。」

「那個人是誰?」

葉簡汐的心驟然緊繃,因為她一直認為,自己的另一個孩子一定在那個人手上!假如蕭雁南說的是真的,那她就可以把那個人找出來,要回自己的孩子!

慕洛琛目光落在她緊張的臉龐上,唇角微微的翹起,伸手捏了下她的鼻尖:「你看,你不相信我說的,幹嘛怎麼激動?」

葉簡汐拍掉他的手,說:「慕洛琛,你別跟我打岔,趕緊告訴我,那個神秘人到底是誰?」

慕洛琛不再吊她胃口,笑著繼續說:「蕭雁南說,那個人對調查清楚柏原崇的事情,做了特別的貢獻,因此通過了特別保護條約。他作為組織的負責人,不能帶頭違背保密條約,所以不能告訴我們那個人是誰。不過他通過間接的途徑,給了我提示……那個人跟慕家有關係。」

葉簡汐聽到這,心裡有些失望。但能知道那個神秘人跟慕家有關係,那查找起來,要比之前簡單的很多。因此,她對蕭雁南的抵觸消失了大半:「好吧,我相信你說的,也相信蕭雁南是特工部門的負責人。可即便蕭雁南是這樣的身份,又和天寶的生母有什麼關係?」

慕洛琛聽她終於肯相信蕭雁南的身份,便把事情的來龍去脈,都說了出來:「天寶的生母是蕭家世交的一位小姐,她跟蕭雁南青梅竹馬。兩家原本打算,等天寶的母親滿二十歲就結婚的。可在十九歲生日的時候,蕭雁南查到了,她父親有出賣我國重要資料的行為。並且他們家跟蕭家接觸,也是探聽到了蕭家的身份,有預謀的接觸。蕭雁南當時得知了這個消息,氣的差點瘋了。盛怒之下,他沒有絲毫顧念舊情,直接把天寶的外公檢舉了。」

「那家人作為間諜被秘密逮捕,逮捕的過程中,天寶的母親逃到了A市,並生下天寶。等蕭雁南的人找到她,她沒把孩子的事情說出來。審判結束后,天寶的外公被秘密的處決,而天寶的生母則被遣送回了國外,並且有生之年不許再踏足我們國家。」

「大概在一年之前,蕭雁南去外國執行任務的時候,遇到了照顧天寶生母的傭人。那傭人說漏了嘴,他這才得知自己有個孩子流落在A市。他想親自去找天寶,但他身份特殊,所以不敢明目張胆去找,於是託了王家的人幫忙找孩子。至於,後來找到了天寶卻沒讓他認祖歸宗,是因為蕭雁南不想天寶跟他一樣。」

「蕭雁南在這個位子上坐了八年時間,失去了自己的所愛,失去了自己的家人,失去了自己的朋友……他不想讓天寶同他一樣,為國家忙碌了一輩子,到頭來卻一無所有。」

聽慕洛琛不緊不慢的把事情說完,葉簡汐只覺得自己腦子不夠用了,沒想到事情牽扯得那麼多。現在所有的都串聯了起來,由不得她不相信蕭雁南的身份。

莫名的,她甚至對蕭雁南產生了一絲同情和尊敬。

這樣一個捨己為公的人,得到這場的下場,的確是不應該。

可正是因為這樣,她又看到了繼續撫養天寶的希望。如果蕭雁南肯把天寶交給王家撫養,那是不是也有可能讓天寶留在慕家,讓她繼續撫養?

葉簡汐心情複雜的開口,說:「阿琛,要不我們跟蕭雁南說說,讓他把天寶交給我們吧?我保證,把天寶照顧的好好的。」

慕洛琛沒有答應她的要求,反而另提起了一個問題:「簡汐,記得剛才蕭雁南說天佑資質好,想培養天佑的事情嗎?」

「……記得。」

慕洛琛舒了口氣,說:「現在你應該明白,我為什麼不想讓天佑跟著蕭雁南了吧?他那樣的人權大勢大,可終究見不得天日,更無法過上正常人的生活。咱們慕家的孩子,用不著為了權勢,送孩子去過那種日子。 步步謀婚:總裁老公別太勐 蕭雁南對天寶的心,跟我是一樣的。所以,現在他在考慮,到底要不要把天寶接到自己身邊親自撫養。不過,依照我的估計,他十有八九是不會要回天寶,頂多會時不時的看看他。」 霸總晏爍第一次被人用看麻煩的眼神看著,他這是又被嫌棄了嗎?

一時間晏爍心裡複雜極了。

玉傾歡:「你不想成神嗎?」

晏爍:「……現在是21世紀了,建國以後就不興做這樣的夢了。」

【玉傾歡:看看,看看,我跟他根本就沒辦法交流,教什麼教?走人走人。】

白毛糰子怎麼可能放手?

【白毛糰子:宿主,我覺得他還可以搶救一下!】

氣運之子是這個世界上最聰明的人,只要他想學的話,他一定能夠學會的!

【玉傾歡:那我就再給他最後一次機會。】

「那本書你看了嗎?」

晏爍:「看了。」

玉傾歡:「看得懂嗎?」

晏爍:「看不懂。」

【玉傾歡:他連書都看不懂,我怎麼教他?】

【白毛糰子:……】

氣運之子真的是這個世界上最聰明的人嗎?

白毛糰子水汪汪的眼睛看著晏爍,眼底充滿了懷疑和嫌棄。

但是它不能因為氣運之子笨就放棄他,他們的任務真的不能再失敗了。

玉傾歡:「對不起,打擾了。」

見她要走,晏爍想也不想就站起來攔住想要跑路的玉傾歡:「留個聯繫方式吧!」

話說出口之後,晏爍也覺得自己大概是魔怔了,要不然他怎麼會主動要一個女人的聯繫方式?

但是他心裡並不後悔,反而非常期待。

玉傾歡想了一下,覺得他說的有道理啊!

萬一有一天他想要好好學習,天天向上了,她也不介意教教他。

她飛快地把自己的電話號碼報給了他,也不管他記沒記住,直接說:「在你看懂那本書之前不要給我打電話。」

說完她就拖住還掛在她腿上的白毛糰子,轉身走了。

晏爍:「……」

又是那本書,那本書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如果不是那本書不在手邊,他一定要打開看看那本書里到底有什麼東西讓她那麼在意。

【白毛糰子:滴滴滴,親愛噠宿主,有支線任務。】

玉傾歡的腳步一頓。

【玉傾歡:怎麼還有支線任務?以前不是沒有嗎?】

【白毛糰子:宿主也知道是以前沒有,那現在有了。】

【玉傾歡:不做不做。】

主線任務她都不想做,做什麼支線任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