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最開始那些村民還是懵逼的狀態,但很快就在被瘋狂的兔子攻擊后,就展開反擊。

在星魂神域中,村民的陣營和BOSS的陣營,是敵對關係,所以雙方接近之後,馬上就打成了一團,場面異常火爆。 看到村民們在奮力地同那三隻BOSS進行戰鬥,陸凡嘴角浮現出笑容——他的目的總算是達到了。

當他發現這三隻BOSS的追擊距離異常長的時候,他就萌生了通過勾引它們下山攻擊村民,來讓這兩個遊戲陣營互毆的想法。

之前他看到玩家們攻擊村子里的雞,村民們表現出的戰鬥力,讓他在電光火石之間萌生出了這主意。

要知道,這些村民可各個都是LV10,對付這三隻LV8的BOSS,他心裡暗自覺得,應該是綽綽有餘。

果不其然,在經歷了最初的慌亂后,村民們很快就反應過來,他們開始有序地組織起各種反擊,拎著各種鋤頭、棍棒等農具,開始和BOSS們展開了捉對廝殺。

陸凡躲在村長家的屋子後面,看到了這熱血的一幕,不禁感嘆自己可真是機智。

這些BOSS的追擊距離,剛好可以覆蓋隱霧村的範圍,仔細想想,這可能也是遊戲設計者刻意製造的漏洞也說不定,不然他們不會刻意給BOSS這麼設計。

真有你的啊,紳士遊戲!

不過,陸凡看了一會兒村民和怪物之間的混戰,就發現一個問題。

這些成年村民雖然等級在LV10,但是他們只會普通的先鋤一下,再踹一下,最後再揍一下,也就是所謂的農夫三拳,這種招式的威力實在是太感人。

也就是說,現在這些農夫,空有一身高數值,但是卻沒有辦法把它們發揮出來。

而那三隻BOSS就不一樣了,他們雖然只是LV8,比村民的平均等級還要低2級,但是這幾位各個都是身懷各種BOSS級的戰鬥技能。

所以一時之間,雙方竟打得僵持不下,難解難分,在某些情況下,瘋狂的兔子一方,甚至更勝一籌,隱隱有壓制村民的意思。

村長這時候看不下去了,也顧不上找陸凡的麻煩了,拎著拐棍顫顫巍巍地就加入了戰團。

原本平靜安寧的小村落,此時被這三隻BOSS給搞得雞飛狗跳,各種戰鬥的吶喊聲和廝殺聲震天。

學霸重生:女神嬌養手冊 此時,陸凡忽然察覺了,這些村民實際上打起來並沒有章法,他們並沒有發現那個規律:BOSS裡面,誰唱歌誰就是無敵狀態。

恰恰相反,現在偏偏是誰唱歌,村民就去招惹誰,結果打出了一個個華麗的MISS。經歷了一番無用功,很多村民的血條,已經開始慢慢地下降了。

這樣下去可不行!

陸凡眼珠轉了轉,跑到村子中央的檯子上,喊道:老鄉們,誒,老鄉們,你們聽我說一句,你們現在這麼打下去,打到天黑也打不完啊,你們得講究一下技巧好不好?

村民們紛紛白了陸凡一眼:害我們在這裡苦逼地打怪到底是誰啊?你沒有B數么,竟然還有臉在這裡吆五喝六的……

陸凡並沒有在意村民們的白眼,他掃視了一下全場的隊形,發現這些村民雖然不是專業的士兵,但是列起各種陣型來還是挺快的,想必是平時各種集體田間勞作養成的習慣吧。

想到這裡,陸凡清了清嗓子,喊道:「大家聽我說,接下來我讓大家進攻哪個方向,大家就進攻哪個方向,千萬不要有所延誤!」

村民們面面相覷,不知道陸凡這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

看到村民們似乎還有些動搖,陸凡知道,是時候發動自己的口才了!他語重心長地說道:

「老鄉啊,你們想想看,是誰讓你們辛苦一年種的莊稼,最後都顆粒無收的。 王的寵妃 是誰把你們村子里的雞,都偷走了,想想那些可憐的雞,被這些看起來就不正經的怪物擄走之後,天知道它們都經歷了些什麼。」

陸凡說罷,裝模作樣地抹了抹眼角,「又是誰讓你們龜縮在這座島上的小村子里,無法出海,進退失據,眼見著失去貿易的財富,是誰?」

陸凡說罷,目光炯炯地指向村口的那隻兔子,「是她,是她,就是她!」

他甚至感覺,自己說著說著,就差點要唱起來了。

村民們聽到陸凡語言煽動,慢慢地回過味來:對啊,他們村之所以現在日子過得這麼苦逼,不就是因為這些煩人的兔子么,現在陸凡既然勾引這些傢伙主動下山,不應該馬上去干他們一波么?!

看到這些村民的表情漸漸動搖,陸凡心中暗喜,便繼續加大力度:「哎,我也是受村長大人所託,接到討伐這群精英的任務,但是我不甘心自己一個人吃獨食,我想,你們比任何人都想得到這個復仇的機會吧?」

村民們面面相覷,然後振臂高呼:「說得沒錯,我們的家園應該由我們自己來守護,大家一塊上啊!」

陸凡接著道:「各位不要急,聽我號令。」說罷陸凡把手朝旁邊一揮。

此時,那隻瘋狂的兔子剛剛唱完,大家就紛紛朝著兔子的方向攻了過去。

「為什麼要欺負兔兔!」兔子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瞬間就淚眼婆娑。

然而已經處於憤怒之中的村民,並不會在意它的惡意賣萌。

這次聽從了陸凡指揮之後的眾人發覺,果不其然,兔子原本沒怎麼動過的血條,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下降。

村民們一陣驚喜,陸凡暗暗嘆了口氣:這是必然的結果,村民人這麼多,而且各個都是十級左右,就這樣要是還打不過那些兔子反而就奇怪了。

與此同時,陸凡才真正意識到這個遊戲設計者的用心:

說白了,玩這種開放世界遊戲,就不能本本分分的按套路出牌,這規則和現實世界中差不多,老實人總是會吃虧的。

要麼老實巴交地苦逼等刷新練級,要麼另闢蹊徑尋找規則的漏洞,餓死膽小的,撐死膽大的!

眼見著旁邊的那隻樂樂熊也快唱完了,輪到村子另一側的蘑菇小象開始唱,陸凡大手一會兒,眾人又開始把火力集中到樂樂熊身上。

很快,那頭熊身上的血量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下降,當然,光從外表就可以輕易地判斷出,這頭熊的戰鬥力不是兔子能比的,所以前線的村民們,血量也有些吃緊。

「最前排的先撤下去,吃點東西補補血,第二排的補上。」陸凡大手一揮,又開始發號施令,彷彿現在他才是這座村子的一村之長。

這要是換在之前,村民肯定翻翻白眼:你誰啊。

但是現在,他們也漸漸有點明白過來:陸凡才是真大腿,聽他的准沒錯。

陸凡本人看到村民們崇拜的眼神卻有點哭笑不得,實際上這種打BOSS的規律隨便一個有點遊戲經驗的人,都很快能發現。

只不過這些村民們,實在是戰鬥AI太過簡單罷了。 經過一番鏖戰,彩虹山上的三隻BOSS紛紛轟然倒地,它們的身體化為了一道道刺眼的光點。

「耶!!!!!!」村民們歡呼雀躍起來,因為困擾他們那麼久的山頂怪物,不費吹灰之力就搞定了。

陸凡這時候眼前忽然出現系統提示:

「擊殺BOSS成功,獲得經驗值30000,神域幣20000,傳奇掉落:【神秘抽獎箱】X1」

「恭喜你升級為LV7」

「恭喜你升級為LV8」

「你的團隊獲得全服首殺,每個人獲得稀有限定稱號!」

一連串的獎勵提示,讓陸凡有點懵逼。那些氪金大佬看著平民玩家們在互相慶賀,頓時有些汗顏。

萬萬沒想到,縱使各種VIP特權加身,他們最後還是要靠陸凡等人才能取得最後的勝利,這讓很多人的面子上根本掛不住,但是他們也沒有什麼辦法反駁。

當然,在赤果果的事實面前,臉最疼的毫無疑問是大氪學家,他甚至恨不得抓緊找個地縫鑽進去。

每個人玩家都在興奮地討論著即將到來的新大陸的冒險,不過陸凡卻有些在意一件事。

剛才陸凡身上掉落了傳奇抽獎箱,而這個箱子的外表很奇怪,看起來上面鐫刻著次元管理局的logo,這是怎麼回事?

這個箱子的道具說明,也很讓陸凡在意:傳奇抽獎箱,次元管理局旗下的《言靈遊戲》中的道具,在宿主進行任何言靈遊戲行為時,都有小概率掉落此道具。

打開此箱子,將會隨機獲得言靈系統中的各種稀有道具,當然也有整個遊戲中最珍貴的道具。

陸凡舔了舔嘴唇,準備開箱子的時候,忽然靈機一動:等等!既然是最珍貴的道具,那為何不用【歐皇技巧線】試一試呢?

當然,他心裡也有點打鼓,因為他並不知道歐皇技巧線是否適用於這個系統箱子,因為之前的靈裝卡池,系統明確說明不能使用歐皇技巧線的。

他懷著忐忑的心情把歐皇技巧線連接在箱子上,然後點了點。

忽然,整個箱子在彩光大盛之後打開,毫無疑問,這是抽到了概率最低的那個獎勵了,畢竟歐皇技巧線的作用是百分之百出稀有掉落。

只見一個六芒星形狀的小道具落在陸凡掌心,系統彈出提示:恭喜獲得傳奇道具:【光芒之星】。

這東西到底是做什麼的?

陸凡打開言靈系統,從道具界面取出道具,查看說明:

光芒之星,在進行《言靈遊戲》過程中以億分之一的超低概率獲得的珍品寶物,效果是讓言靈系統的里程碑王冠直接充滿。

「等等!」陸凡抹了抹眼睛,幾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把王冠充滿的意思,不就是直接通關嗎?」

他顫抖著手,點擊了一下道具界面上的「使用」按鈕,在他按下按鈕的瞬間,忽然眼前出現了萬丈光芒,周圍世界的一切,都化為了像素點。

陸凡起初以為只是遊戲中的畫面是這樣的,直到他卸下了自己的遊戲頭盔,才發現,現實世界也是如此。

然後這些像素點就像風旋一樣,圍繞著陸凡旋轉了一圈后,直接消失不見。

陸凡面前出現了一個虛擬的黑暗空間,這個空間里各種五彩的光帶四處飄蕩,看樣子像是主神空間。

陸凡對這裡並不陌生,之前他對戰夜叉王的時候,曾經在這裡出現過,當時他以為這裡是類似復活之間的地方。

他面前出現了一個對話框:恭喜通關《言靈遊戲》,我是次元管理局的遊戲策劃——奇行貓。按照我們次元管理局的規定,在通關言靈遊戲的時候,我能夠滿足你一個要求,親愛的玩家,請問你有什麼要求?

陸凡對忽然出現的意外之喜感到震驚,他萬萬沒想到通關言靈遊戲的事件,竟然提前觸發。

他似乎想到了什麼,問道:我能問一下,把我送回原來的世界,也是能夠滿足的願望之一嗎?

遊戲策劃答道:並非如此,只要你通關言靈遊戲,就可以回到原來的世界,除此之外次元管理局還會再額外滿足你一個要求。

陸凡心中振奮,他舔了舔嘴唇,仔細盤算了一下。

老實說,忽然就通關了遊戲,他還是有點捨不得的,畢竟他在這個世界上,也認識了很多有趣的人。

青梅竹馬的黑長直美少女陶雪然……

臉像大餅一樣的胖子死黨楚雄……

魅力四射的「劇毒曼陀羅」班主任雷婭……

外冷內熱的傲嬌學生會長凌舞……

溫柔可人的小蘿莉徐圓圓……

黃毛富家公子哥陳光耀……

能讓男人們噴鼻血的女裝大佬莫小萱……

滿頭銀髮依然精神矍鑠的學長趙克金……

天才美少女科學家佐倉優子……

「我如果回到原來的世界,他們還會記得我嗎?」陸凡喉嚨動了動,問出了這句話。

「根據次元管理局的規則,這個世界的人中,所有關於你的記憶會強制抹除,否則會出現時空悖論。不過我相信,你們的友誼是印在靈魂深處的,他們肯定還會在不經意間再感受到你曾經存在的氣息。」

陸凡點了點頭,他也同意這種說法。

那麼現在,只剩下一個問題了,他沉默地了一會兒,開口道:「那……伊利亞呢?」

——是的,這是他在這個世界最在乎的人。

「伊利亞是次元管理局的實習生,這次實習結束后,我們將會帶她回次元管理局。」

「可是,我覺得伊利亞在你們次元管理局的工作,似乎並不開心。」陸凡追問道。

這並不是空穴來風,伊利亞自己也曾經多次和陸凡說起在次元管理局的情況,可以看出她的眼神中很寂寞。

「嘛……伊利亞和她的哥哥輝夜,在次元管理局這裡早就是長久以來的問題員工了,不過這種事我們自會處理。」

「我想要把伊利亞帶回去。」陸凡斬釘截鐵地說道。

「納尼?」遊戲策劃驚得直接飆出了日語。

「我說,我想要把伊利亞帶回我原來的世界。」陸凡堅定地重複道,「你不是說會滿足我的任何要求嗎?」

「可是,你見過玩遊戲玩通關然後把遊戲公司的客服娘拐走的先例嗎?」遊戲策劃有些哭笑不得。

「這有啥,我今天就開這個先例了,你們不會想抵賴吧?」陸凡霸氣回應。

「這……」

「當然,我也不是強買強賣,不如給伊利亞本人一個選擇的機會好了,如果她願意跟我走,你們不得阻攔,如何?」

遊戲策劃沉默了許久,然後點點頭:「哎,也只能這樣了。看來下次找宿主不能再找貓耳蘿莉控了,不然非讓你們把我的團隊給挖空不可……好了,時間不早了,我先送你回去了。」

神秘讓我強大 陸凡心裡一驚,急道:「誒你等等……」

他話說道一半,只見眼前出現了刺眼的白光。陸凡急忙閉上眼睛,但這股白光似乎有穿透任何阻礙的能力,直接照入了他的腦海。

這陣刺激,讓他直接暈了過去。

……

……

……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手機的鬧鐘聲把陸凡從睡夢中驚醒,他睜開眼,出現在眼前的是久違的熟悉天花板——

是的,他又回到了之前世界的房間中了。

「嘶——頭、頭疼。」陸凡掙扎著爬起身,然後撫摸著後腦勺。

這時,他發現自己的電腦沒有關,而電腦上正在運行著他前一天晚上通宵玩的遊戲:《巧克力與香子蘭》

陸凡忽然感到一陣惆悵——難道,穿越到另一個世界發生的一切,難道只是一個夢?

不過,喉嚨火辣辣的感覺很快就打斷了他的思緒。

「水……水……」陸凡一邊搖頭努力清醒著,一邊爬下床準備去客廳接水喝。

在他推開門的瞬間,愣住了——

一隻白髮貓娘,蜷縮在沙發上睡著了——正是伊利亞。

睡著的她,卸去了臉上那層冰冷表情的武裝,露出了精緻可愛的睡顏,睫毛微微顫抖著,似乎是在做什麼奇怪的夢。

她的姿勢像貓一樣,小手抱在胸前,肉肉的小腿微微彎曲著。

聽到客廳門響,伊利亞揉著惺忪的睡眼,爬起來道:「喂,我肚子餓了。」

「馬上做吃的。」陸凡擼起了袖子,連水都忘記喝了。

「我跟你說,從今往後,你要一直負責填飽我的肚子,明白嗎?」伊利亞拍了拍自己圓鼓鼓的小肚皮,媚眼如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